穿越700余年 这座古村美得原始动人

  穿越700余年 这座古村美得原始动人

  包括我在内,有很多的人,记忆都是从乡村开始的。

  浩浩荡荡的时间洪流冲击之下,城市每一天都在变幻,而农村却永远停留在当初的样子。

  穿越700余年 这座古村美得原始动人

   总有那么一扇门,阻隔着它与外界。但是无数个风起的夏夜,露白的晨晓,都会让我想起,儿时农村的土屋烟火和如碧青山。

  武义白革,百年孤独,一切,都在等一场铄石流金般的重逢。

  穿越700余年 这座古村美得原始动人

  白革村位于海拔970多米的括苍山脉状元峰,属泉溪镇,在武义、永康、缙云三县交界处。全村有230多户人家,600余人。村口有一段残留的古城墙,其圆洞门口依稀有“白革秀丽”的字迹。

  穿越700余年 这座古村美得原始动人

  700多年历史的白革村,时间在这里仿佛就是红豆杉的年轮,静静地将所有的光阴都融进一抹抹深绿的色彩里。到了秋天,变成火红。

  穿越700余年 这座古村美得原始动人

  时光缓慢的小巷里,抬头是交织错乱的电线和整齐晾晒衣物,低头是青苔的野蛮生长,旁边摆放着摞得整整齐齐的木柴。

  你会看到家养的小鸡四处追逐,嗅着地上的味,生怕错过藏匿在路上某个角落里的蚯蚓。

  穿越700余年 这座古村美得原始动人

  小时候,喜欢坐在老屋门口,一边吃饭一边吹风。在成长的岁月里,听过无数外公外婆口中离奇的故事,而那段从家门到代销店的石板路,是永远都走不腻的路。

  再回去的时候,这些东西,依然都还定格在原来的样子。所以,一直觉得农村,永远在等待每一个离开的人。而城市,永远不会等你。

  穿越700余年 这座古村美得原始动人

  风华商店四个字,已经有些年头,仿佛和这里的人一样。

  作为一个村子的CBD,这里的繁华一如即往。来的人慢慢的变老了,而存储在这里的记忆,更是渐行渐远。

  穿越700余年 这座古村美得原始动人

  村子里的人越来越少。

  循着情怀的指引,遇到了常年生活在这里的人。和老人聊了聊,他们现在的生活依然留存在白革村最兴旺的时候。

  我知道,在他的心里,有一个不远但回不去的时代,有一个永不被打扰的世界。

  穿越700余年 这座古村美得原始动人

  沿着村子的路一直走。夯土房的纹路像老人笑起来的时候脸上泛起来的皱纹,岁月斑斓的白墙上刻画的是年迈的裂痕。

  老人说:过去的这里,很热闹。但是年轻人,出去好,要在外头扎下根。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向家走去。

  穿越700余年 这座古村美得原始动人

  遇见了人,才真正算是遇见了白革村的生活,打开了这里的真实世界。满脸皱纹倚着墙面翻晒着菜叶。小时候,春天腌起来的菜,可以吃上一年。

  我听妈妈说,逢年过节才能吃上肉。去读书的时候,就炒上一罐干菜带到学校里,一罐可以吃一星期。

  穿越700余年 这座古村美得原始动人

  一位老汉正弯着腰时不时将几根木柴放入灶膛。袅袅升起的炊烟时不时呛了嗓子,传来几声带着老风箱呼啸的咳嗽声。

  我想起以前当驻村干部的时候,村里的老人和我说,那时候家里穷,孩子要上学,走十几里的山路去城里。连菜也吃不上,就用盐炒着盐巴下饭。

  那个年代的事情,很多都是一回忆起来就让人泪流满面的。甚至,太多的故事,我们连想象都无法模拟。

  穿越700余年 这座古村美得原始动人

  我问他们,“如果重来,还愿意生活在这个小山村吗?”有人点了点头,在这里生活惯了的人,是离不开的。

  穿越700余年 这座古村美得原始动人

  一瓦,一房,一木,一缸……就是他们生命的全部。

  表面的岁月静好,不过是年岁更迭里隐藏的慢慢长路。

  穿越700余年 这座古村美得原始动人

  我不知道曾经这张桌子上,有多少人在吃饭。

  但是时光悠悠而过,不知道明年是否还能遇见她。

  独居农村的老人,生活很辛苦,时代在他们身上的印记,就是朴实,勤劳。他们一年的守望,大概就是为数不多的子女回来的团聚时光。

  穿越700余年 这座古村美得原始动人

  当炊烟从烟囱里升起,最让人怦然心动的,是这穿透光影的人间烟火,只是寻常的烟火气却给人最踏实的幸福感。

  穿越700余年 这座古村美得原始动人

  花朵挂在枝梢一开就是一季,门口的对联一贴是一年,墙上爬出的青苔一晃好几年。留守在村子里的老人,一守就是一生。

  所有的一切都在昭示着:禁锢的世界,任时间流逝。

  这是一种城市人永远不会经历的生活,就这样慢速。

  穿越700余年 这座古村美得原始动人

  当脚步轻轻落在青石板上,你是否偶尔回望,我们的来路,村里老人的来路,这些隐匿在中国乡野中无数农村的来路。

  而总有一天,他们会慢慢的,慢慢的消失在,我们的来路上。

  穿越700余年 这座古村美得原始动人

  一座古宗祠,两盏红灯笼,都能读到那些氤氲在黑白分明老建筑中的古意。庄严肃清的祠堂亘古未变,是百年凝聚的苍茫,飞檐翘角静静地对望,雕栏画栋絮语昔日的辉煌。

  穿越700余年 这座古村美得原始动人

  朱氏宗祠是白革村最大的祠堂。宗祠前有旗杆石,大门正上方有一块匾,上书“唐贞观光禄大夫旨敕封许国公”字样,庄严肃穆。细细品味,你会觉得,时间、空间似乎对这里特别的宽容,并没有洗去历史的痕迹。

  穿越700余年 这座古村美得原始动人

  村子里的木门大多打开着,门头上的雕饰透着未曾修葺的岁月感。

  在每一个老门里,都有过动人的时光故事。踩着落叶石阶,推开咿呀作响的木门,斑驳的墙边堆放破旧的木梯,灰黑色的旧物与老屋,勾勒出旧时光里的质感。

  穿越700余年 这座古村美得原始动人

  红砖青瓦的房子石灰斑驳,有了锈迹的老木门,随时都能打开。但是有些门,不会再被打开,就想有些人离开,就不会再回来。

  我去的时候看到的是这个样子,许久之后,你再去,依然如是。

穿越700余年 这座古村美得原始动人

  穿越700余年 这座古村美得原始动人

  穿越700余年 这座古村美得原始动人

  农村,就像是蜷缩在青山之中的老者,悄然离开了城市化进程的会议桌。

  或许,得闲的时候,我们该多去回望,曾经的农村。

  这里尘封着无数时代的印记,还有另一种生活。

  过去的热闹或许永远回不去,但是农村,不该被忘记。

  穿越700余年 这座古村美得原始动人

  时间苍老了岁月

  村子里的情怀依旧深根

  生活于此

  是悠闲安逸的暮年

  是白革人最原汁原味的生活

  只要心中的回忆不灭

  这里就永远是记忆里的样子

  穿越700余年 这座古村美得原始动人

  本文来源:武义旅游

  本期摄影:金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