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小城”,藏着深圳7000年的历史

  2018年3月,深圳研究院水生动物救助基地接到渔政部门送来的一只受伤的绿海龟。

  当时,渔政部门接到一位本地渔民的求助电话:“一只绿色的庞大海龟正搁浅在岸边,嘴里死死咬住一根鱼线,鳍部也受伤了。”

  这座“小城”,藏着深圳7000年的历史

  绿海龟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unsplash

  如果鱼线后面连着的是鱼钩,那意味着海龟将九死一生。基地工作人员立马开车将海龟护送到医院拍片检查,好在片子里并没有发现鱼钩的阴影。研究院的工作人员将这位“海龟病人”送回基地包扎治疗,海龟获救了。

  3个月后,这只劫后余生的绿色海龟被装上了一个GPS定位装置。

  3年来,这只绿海龟的足迹遍布太平洋。据GPS显示,海龟最后一次出现,是在太平洋的一座无人岛上。此后,GPS电量耗尽,海龟“失踪”了……

  为了探寻绿海龟曾经的踪迹,新周刊记者沿着全中国最繁忙的广深高速,途经惠深沿海高速,抵达海龟曾经停留的地方——深圳大鹏半岛。

  世界上最繁忙的深圳大都市里,竟藏着这样一片世外桃源。在这里,渔民、渔政和救助组织等齐心协力救助一只海龟的故事,并不稀奇。

  大鹏新区完美诠释了既要“绿水青山”、又要“金山银山”的内涵,在城市发展过程中,人与自然的关系不断升华,从最初的敬畏到野性征服,逐渐回归到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

  这座“小城”,藏着深圳7000年的历史

  大鹏新区,就像是深圳的后花园,但又不仅于此。/大鹏新区政府在线

  距离当年送走那只绿海龟已经过去3年,而海龟每隔 2~9 年都会回到故乡产卵。研究院的同事们希望那只海龟还会回到大鹏湾——这里的环境越来越好,海龟会愿意回来产卵的。

  就像人们不断从各地会集到这里一样。

  误入桃花源

  当汽车沿着广深高速,驶入惠深沿海高速公路时,首先冲击你的是带着泥土气息和咸味的海风,这是大鹏半岛拥山抱海的自然环境带来的奇特体验。

  大鹏半岛位于深圳东部,背靠的大鹏岭宛如一只展翅高飞的大鹏,遥望海对面的香港新界。

  这座“小城”,藏着深圳7000年的历史

  依山傍海的大鹏,由绿和蓝组成。/图虫创意

  这里是绿海龟的故乡,温和的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赋予这里充足的阳光和雨水,滋润着这里的生灵。作为洄游动物,绿海龟在哪里出生,就会再回到哪里产卵,不管此生游得多远。

  大鹏湾拥有绵长宽广的海滩和平坦的海底,适合海龟上岸产卵——它被誉为中国 1.8 万公里大陆海岸线上“海龟的最后一张产床”。

  2020年,丛芳辞掉在北京大厂的工作,来到大鹏湾深圳研究院,跟海龟打交道是她的工作之一。这里的空气弥漫着舒适,深深吸引着她。自从有一次过来出差,丛芳就爱上了这里,湿润的空气、优越的自然环境和慢节奏的生活,令她心动不已。

  大鹏半岛,用“世外桃源”来形容并不过分。在卫星地图上,大鹏被一整片绿色笼罩,呈现出与深圳市区截然不同的景观——77% 的土地被季风常绿阔叶林和马尾松林覆盖。

  这座“小城”,藏着深圳7000年的历史

  在地图上,整个大鹏半岛呈现绿色。

  在它长达 133 公里的海岸线上,拥有 54 个沙滩(深圳总共有 56 个沙滩),最南端的西涌海滩还曾被《中国国家地理》评为“中国最美八大海岸”之一。大鹏半岛还有一座国家地质公园,陈列着亿万年前燕山地壳运动在这里形成的地理奇观,可谓“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在大鹏,自然的比重远远超过城市,这里有自然湿地公园 22 处,记录到的陆生野生脊椎动物占广东省的26%,植物 1500 多种、鸟类 220 多种、兽类 37 种。在这里,珊瑚群落的覆盖率达到 50% 以上……一连串的数据都在说明,自然生态是大鹏一张响亮的名片。

  但是,它的优点,也正是它的缺点。大鹏的可建设用地资源十分稀缺,城市建设面积仅占 1/20。

  另外,“偏远”也是阻碍大鹏发展的一大障碍。10 年前,刚从大学毕业的志远,通过校招进入大鹏湾的一家环保电厂。抱着对深圳的向往来到大鹏的志远发现,这里跟自己想象中的深圳大都市有点不同——有山,有海,有点偏远。

  这座“小城”,藏着深圳7000年的历史

  比起深圳的繁忙,大鹏显得过于安逸。/图虫创意

  这种“偏远”的感知,来自大鹏与深圳市中心巨大的差异:大鹏人口密度和建设强度是深圳最低的,另外,与深圳的繁华和快节奏相比,大鹏这座被山海包围的滨海小城,显得有些“与世隔绝”般的现世安好。

  2011年12月30日,大鹏新区正式建立,这块位于深圳的“世外桃源”,迈上了独立发展的快车道。

  身边的绿水青山如何变成金山银山,自然资源的价值如何才能激活?与深圳市区的生活、收入水平等差距如何才能缩小?

  这些都是大鹏人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深圳的历史,在大鹏

  入夜时分,白色的月光静静地洒在海面上,丛芳跟随团队出海拍摄珊瑚产卵。

  珊瑚礁是海洋中生物多样性最高的生态系统,所占面积不足 0.2%,却为超过 25% 的已知海洋生物提供生存空间。大鹏湾的近海海岸条件好,是国内珊瑚生长条件较好的港湾。但近些年来,随着人类活动的破坏,珊瑚的覆盖率急剧下降。

  这座“小城”,藏着深圳7000年的历史

  海底的绚丽珊瑚,在维护海洋生物多样性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2016年5月,大鹏新区与广东海洋大学共同成立深圳首家高等海洋教育科研机构——广东海洋大学深圳研究院。次年3月初,深圳研究院成立了国内首个珊瑚保育救护基地,持续开展珊瑚礁生态修复、海岸带栖息地修复及野生水生海洋动物救助活动。

  3年后,丛芳成了这里的一名海洋生态保护工作者。每年农历三四月份的月圆之夜,是珊瑚产卵的时节。团队的其他人潜入海中观察拍摄,丛芳作为后勤人员,只能在船上看着屏幕里传来的实时录像。夜晚的海上静悄悄,丛芳提着一颗心,焦急等待着。

  这座“小城”,藏着深圳7000年的历史

  600多年前的某个夜晚,一群年轻人也正紧张地望着这片无垠的蓝色大海。回溯大鹏的历史,其实也是一幅人们探寻与大海相处之道的历史画卷。

  丛芳工作的深圳研究院沿着海边向东北方向走四五公里,是一座建于1394年的古城——大鹏所城,全名“大鹏守御千户卫所城”,占地面积 10 万平方米。“没有历史”的小渔村深圳,历史最早从这里开始。

  这座“小城”,藏着深圳7000年的历史

  大鹏所城,占地约10万平方米,四周城墙保存完好。/B站

  14世纪初,日本幕府改革,战乱中不少武士沦为浪人(海盗)劫掠中国沿海地带,到 1368 年朱元璋开国称帝时,倭患愈加严重。于是,朱元璋开始着手建立北起辽东、南至两广的城防体系,大鹏所城便落成于当时。

  1394年,大鹏所城始建,“车辚辚,马萧萧”,数千将士带着家人跋涉至此守城。素未谋面的人相聚在这里,必须齐心协力直面眼前的大海。海盗突袭不定,将士们必须一再警醒。

  到清代,大鹏所城成了鸦片战争时期抗击英国侵略者的前线之一。这里还涌现了一批爱国民族英雄,如鸦片战争中的大将军赖恩爵、刘起龙以及抗日战争英雄刘黑仔等。

  这座“小城”,藏着深圳7000年的历史

  许鞍华导演的电影《明月几时有》中,刘黑仔是故事主角。

  600多年后的今天,海面上早已没有了刀光剑影,那些呼喊和搏斗的声音也消失在了海浪中。但是,从1980年开始,相似的一幕再度上演,数百万人会集到这里来建设这座小渔村。也许,深圳移民城市的传统,早在600年前就已经形成。

  如再往历史的深处潜游,大鹏新区还是珠三角地区最早有古人类活动的地区之一:距今7000多年,珠三角迎来了第一批人类,他们聚集在咸头岭(现今的咸头岭文化遗址)休养生息,繁衍子孙后代。

  从新石器时期的咸头岭到隋唐时期繁荣的海上丝绸之路口岸——南澳(注:此非汕头南澳),到明洪武时期的千户所城,再到鸦片战争、抗日战争,大鹏写在深圳的历史画卷的开端。

  这座“小城”,藏着深圳7000年的历史

  大鹏古城城门。/大鹏新区政府在线

  下班之后,丛芳偶尔会沿着海边散步到这座古城。这座历经沧桑的古城,褪去了那份历史的紧张感,迎接着来往游人的欢笑声与嬉闹声。

  每年,成千上万游客沿着广深高速,途经深圳东部快速干线和盐坝高速来到这里与大海相处。人们来这里冲浪、潜水、玩帆船,穿越东西涌、徒步、登山,体验大鹏独特的山海环境。

  深圳的历史密码,就隐藏在古城中,等着人们来探索。

  先保护还是先发展?

  手握自然生态与历史古城两张名片的大鹏,发展旅游是顺理成章的选择。2007 年左右,大鹏所城昔日的官兵沙场练兵之地——较场尾,在10年内发展成为珠三角闻名的民宿小镇,50公顷内集中了近400家风格各异的民宿客栈。

  这座“小城”,藏着深圳7000年的历史

  较场尾,因为帆船等海上运动而吸引了一批游人。

  然而,2018年9月的一场台风,重创大鹏。一夜之间,大鹏西涌景区内基础设施损毁严重,彻底暴露了一系列问题——规划层级不高、交通混乱、沙滩退化等,不仅对周边居民的生活造成影响,更极大制约了旅游产业的健康发展。

  处理好保护与发展的关系,是城市发展中无法回避的难题,对大鹏而言尤其如此。

  那场台风过后,大鹏新区下定决心,充分借鉴国内外先进滨海旅游城市的发展经验,在近6个月的时间内,拆除西涌 955 栋不合理、有隐患的建筑,并以高标准规划、建设一批与自然景观相融合的精品旅游设施。

  这座“小城”,藏着深圳7000年的历史

  大鹏吸引游客的地方,在于环境,更在于体验。/大鹏新区政府在线

  在环保电厂工作了近 10 年的志远告诉新周刊记者,大鹏就像个充满反思精神的年轻人,在这里,“破与立”的事情经常发生。

  曾经,大鹏新区东南部的南澳由于早期产业无序发展,环保问题突出。2016年,大鹏提出清理淘汰南澳落后产业的战略目标。2018年10月,随着最后一家工业企业的搬离,南澳成为深圳市首个“无工业”的特色小镇。

  提起大鹏的环保,志远颇为骄傲,“以天然气为燃料,干净无污染”。他所在的深圳能源东部燃机电厂,面朝大海,整个园区干净得不像电厂。

  为了守护好环境,大鹏新区还建立了全面的生态环境动态监测网络,将环境检测数据上传至生态环境动态监测系统平台,与综合执法、城管、城建、海洋、交警、水务、三防等部门共享。

  深圳市生态环境局大鹏管理局局长洪晓群说,以往5个部门长期存在部门间权责不清的现象。2020年8月,大鹏新区推动5个海洋监管部门签订联合执法的工作机制,效率高了很多。

  这座“小城”,藏着深圳7000年的历史

  一艘联合执法的大船。/深圳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

  值得一提的是,在大鹏,保卫山海不仅仅是政府的事,而是一件全民参与的事情。

  不少当地人都能回忆起那场惊心动魄的“抢救鲸鱼大战”。

  2017年3月12日,一头体长约12米、重约3吨的抹香鲸不小心被渔网困住,搁浅在大鹏新区东部海域。随后,大鹏的渔民、公益潜水员、渔政部门和深圳研究院的专家们展开了大营救,声呐设备、声学驱逐法等方式连番上场,大家齐心协力,只为帮它找到“回家”的路。

  不遗余力地拯救一条落难的抹香鲸,足见一个城市对生命和自然的尊重。在大鹏新区,抢救海龟、抢救鲸鱼的故事数不胜数。

  这座“小城”,藏着深圳7000年的历史

  以2017年抹香鲸在大亚湾搁浅事件为启示线索,2021年1月12日,鲸落深港澳海洋清洁联盟成立。/深圳市蓝色海洋环境保护协会

  近年来,大鹏新区积极促进11家海湾生态环境保护组织的成立,丛芳所在的深圳研究院,便是其中之一。丛芳说,他们经常收到一些来自居民的“举报”,比如2018年,他们就收到了一位渔民送来的一只大海龟——渔民和渔政联手,从一家餐厅里把海龟抢救了下来。

  同时,他们也承担起了大量海洋科普宣教的工作。丛芳跑遍了大鹏的中小学,给小孩子们上了一堂堂生动的科普课。他们救助海洋生物,也把孩子和村民带到救助基地进行科普教育,环保早已成了当地居民的共识。

  这座“小城”,藏着深圳7000年的历史

  大鹏新区某海洋保护组织志愿者引导小朋友投放鱼苗,海洋保护意识从小抓起。/B站

  丛芳说,来大鹏的一年多时间,她亲身感受到了大鹏人与自然共生的真实模样。她举了些例子:一些海龟经常看见人就会围过来,不怕生,是因为附近渔民看见了就会喂它们鱼吃;而在路上,经常有鸟类停下来和人一起“散步”——在大鹏,动物们相当不“怕生”。

  保护生态不代表限制发展,有了海洋这个天然资源库,生物、海洋和旅游产业为代表的新兴产业已成为大鹏经济发展的新动能。

  位于大鹏半岛东部的大亚湾畔坝光三面被山环绕,一面临海。这是深圳生态环境保存最为完好的区域之一,也是深圳保留的最大一片可开发区域。大鹏人善待这块宝地,但不忘因地制宜发展。如今,这里被列为深圳发展生物科技的战略区域,成为深圳国际生物谷的核心启动区。生态保护与发展高端产业在这里达到了高度统一。

  这座“小城”,藏着深圳7000年的历史

  国际生命科技中心、人才公寓建成,生物家园、绿岛国际、坝光文体中心等一批重大标志性项目将在这里落地。

  为了配套坝光国际生物谷的建设,2019年6月30日,盐坝高速(即惠深沿海高速)坝光主线收费站启用,对过往车辆实行封闭式收费,纳入全省高速公路联网收费系统,按联网收费要求建设相应的收费设施。未来,大鹏还会加快外环高速大鹏新区段、盐坝高速市政化改造、坪西路快速化改造等项目前期工作。

  自成立之初,深圳市即对大鹏新区作出不考核GDP的决定。如今,大鹏的长远眼光已经有了成果:2018年,大鹏新区生产总值实现350亿元,其中第三产业增加值153.02亿元,增长13.4%;以生物、海洋、新能源为核心的战略性新兴产业支撑地位不断增强,实现增加值201.37亿元,占GDP比重高达58.9%。

  大概是这个原因,在大鹏,人们没有了争分夺秒的压力。志远说,“在这里,适合安安静静搞科研,适合生活”。

  在这里,丛芳和他们的团队继续在与海洋打交道中实现对它的保护。对于从大厂辞职到大鹏工作,她一点都不后悔,相反,她觉得“以前觉得自己在复制粘贴,现在每天的工作都充满了意义,我亲眼看着自己守护的这片海洋越来越好,太有成就感了”。

  这座“小城”,藏着深圳7000年的历史

  人与动物与环境和谐共生,这是大鹏摸索到的答案。/Unsplash

  几千年前,庄子在《逍遥游》里探索一种“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自由状态,如今,这只展翅的“大鹏”似乎找到了通向那条“自由”的途径。

  沿着这条路,当初那只“失踪”的海龟终会“回家”。

  统筹:土卫六

  撰文:马路天使

  这座“小城”,藏着深圳7000年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