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畸形少5个指头!命运判她酷刑,可她却举起球拍,狠狠打老天的脸

“Vamos!Si!”

在拿下至关重要的一分之后,弗朗西斯卡·琼斯用西班牙语来为自己鼓劲儿。这是她长期在巴塞罗那训练所留下的印记,“Vamos”的意思是“加油”,“Si”的意思是“没错”。这两个词连在一起,是一种双重的肯定。

无论在职业网坛,还是过去20年的人生道路上,这位因为先天基因缺陷而患有“EED综合症”的英国姑娘习惯于给予自己更多的肯定——她的左手和右手分别有3个手指和一个大拇指,两只脚加起来只有7个脚趾,医生曾经说过她连走路都难以保持平衡,打网球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天生畸形少5个指头!命运判她酷刑,可她却举起球拍,狠狠打老天的脸

但顽强的她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又变成满世界的惊叹。

2021年的1月,她在迪拜举行的澳网资格赛中连赢三场,为自己赢得了今天在墨尔本公园球场5号球场挑战谢尔比·罗杰斯的机会。

“我不是为了证明什么,而是希望所有读过我的故事的人都能够以积极的态度去面对未来。”尽管最终以4比6、1比6告负,但就如她一直所说的那样,重要的是“大家从我的故事中获得力量“,“那将是我最高兴的事情。”

如果生下来就和别人不同,那就接受它

在西约克郡的布拉德福德市,阿黛尔·琼斯和西蒙·琼斯已经住了很长时间。

夫妻两人都是金融顾问,一家人的生活既稳定又有品质。决定生下第3个孩子弗朗西斯卡之前,他们已经有了5岁的儿子丹尼尔和3岁的女儿克洛伊。

2000年9月19日,他们迎来了家里的第三个孩子。

天生畸形少5个指头!命运判她酷刑,可她却举起球拍,狠狠打老天的脸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由于先天的基因排序发生紊乱,这个小女孩从生下来就患有“Ectrodactyly Ectodermal Dysplasia综合症(简称EED)”。这是一种概率极低的病症,患者在外表上会有明显的缺陷,其症状包括手和脚的性状变化:缺少手指、脚趾,以及足裂畸形等等。

弗朗西斯卡两只手都只有3个手指和一个大拇指,手指之间长有薄薄的一层膜,右脚和左脚分别有3个和4个脚指头。

此外,她的牙齿也比正常小孩少好几颗,除了影响咀嚼和进食,这在一定程度上还会影响她在青春期以后的长相。

阿黛尔和西蒙有点懵,但他们很快接受了现实,然后以百倍的耐心去呵护这个小女儿。丹尼尔和克洛伊还太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小孩子的天性让他们同样热爱自己的小妹妹,无论她现在是什么样子或者未来会长成什么样子。

天生畸形少5个指头!命运判她酷刑,可她却举起球拍,狠狠打老天的脸

父母和哥哥、姐姐让弗朗西斯卡·琼斯在充满爱的环境里长大,尽管一直需要出入医院进行各种手术治疗和矫正,但这些都不影响她成长为一个自信的小姑娘。她像其他小朋友一样在草地上奔跑,经常摔倒也无所谓,她会快速爬起来再加入他们的行列。而且,她还找到了自己最喜欢的运动——网球。

“感谢我的家人,他们让我觉得自己没有任何不同。”提到自己的童年,琼斯说道:“当然,我知道在身体上我和大家是不一样的,但那根本不是问题。”

打球不为证明医生错了,而是实现自我

如果网球只是打着玩儿,那她患有“EED综合症”身体的确不是什么大问题。然而她是如此热爱这项运动,8岁的时候就表示自己一定要成为职业球员,梦想着有一天可以去参加大满贯。

“不可能,绝不可能。”

医生的话残酷极了,他想直接浇灭她心中的那团火苗,不去鼓励她去做无谓的尝试。她的4根手指无法完全握住球拍,缺失脚趾让她跑起来磕磕绊绊,在救球时的急转急停更是不可能。

天生畸形少5个指头!命运判她酷刑,可她却举起球拍,狠狠打老天的脸

医生是琼斯最信任的人,一直以来他们几乎就是她人生的“救星”。

从出生的那一天起,她就一直在跟医院和医生打交道。经过前前后后10次手术,他们帮助她去掉了手指之间的“蹼”,调整了她的双脚结构。

但他们能够做到的上限也只是让她“尽量像个普通人一样过日常生活”,而不是“去做一位充满竞争力的职业网球选手”。

从最信任的医生的嘴里,琼斯听见了那个“No”,清清楚楚。然后,她把球拍握得更紧了。

父母继续站在她这一边,在她9岁那年他们出资让她前往巴塞罗那,在安迪·穆雷曾经待过的桑切斯·卡萨尔网球学院继练习网球。7年之后,她转去这座西班牙城市的另一个区,进入Ad-In网球学院,并在那里遇到了现在的教练安德鲁·久莱拉。

天生畸形少5个指头!命运判她酷刑,可她却举起球拍,狠狠打老天的脸

2015年,她在意大利参加了职业生涯第一场ITF赛事。2017年11月4日,她在巴拉圭首都亚松桑的ITF15K的比赛中夺冠,那是她第一次尝到冠军的滋味。2018年、2019年她连续两次参加温网女单资格赛,都是首轮出局。

2020年的澳网女单资格赛在迪拜举行,20岁的琼斯连赢三场跻身正赛。

全世界都把目光聚集到这个拥有浅金色头发的英国姑娘身上,她被当成励志的榜样,和“EED综合症”斗争的故事更是四处传扬。在英国网球史上,上一个能够引发这种关注度的还是穆雷。

“很多人都说我是个倔强的人,用事实去证明医生是错的。但你知道吗,那不是我打球的根本原因,我只是单纯地热爱这项运动。当然,我也很高兴大家会这么想,因为我希望你们也能够改变别人的看法,把生活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澳网只是开始,我还想要挑战小威

在迪拜的阳光下,WTA排名第241位的琼斯先后战胜了罗马尼亚“怪球手”尼库莱斯库、克罗地亚姑娘雅娜·非特以及中国选手逯佳境,为自己赢得了一个出战澳网正赛的机会。

比赛结束后,她在第一时间给在英国家中的父母打了电话。

“我听见各种各样的尖叫声,夹杂着哭泣的声音,连我的狗也在大声地叫着。那种气氛真的很热闹,自从我在9岁离开英国去西班牙练球之后,我们就没有完整的在一起的时间。这通电话似乎把过去很多东西、很多情感都融入了进来,他们真的比我还要激动。”

天生畸形少5个指头!命运判她酷刑,可她却举起球拍,狠狠打老天的脸

没有人比琼斯夫妇更知道女儿为这3场胜利付出了多少努力。

她必须以和常人不同的方式站立、行走和跑动。即便如此,脚趾的残缺使得她必须时刻注意自己的击球动作,否则就很容易受伤。持拍手的4根手指握力不够,她必须采用更细的、更轻的球拍,但为了不降低攻击力,她每天在健身房里练得比谁都多,比谁都投入。

而且,在前往迪拜参加澳网资格赛之前,在伦敦训练并且度过圣诞节的她还冻裂了手指。

“很多时候,我会把劣势当成优势来对待。我们都在同一张牌桌上,只是我拿的牌和大家的有点不太一样。”

“我希望每一个读过我的故事的人,无论是成年人还是小孩,都会得到正面的激励。大家所看到的积极的部分,就是我真正想要展现的东西。”

天生畸形少5个指头!命运判她酷刑,可她却举起球拍,狠狠打老天的脸

从5岁开始打球,到8岁时决定成为职业球员,到20岁时闯入人生第一个大满贯女单正赛,弗朗西斯卡·琼斯骄傲极了,她对墨尔本公园球场也充满了渴望。

“我想,任何签位对我来说都将会是非常有趣的……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出战了,我想碰见很多人,包括塞蕾娜。我会坚定地站在大满贯的球场上,用我自己的双脚。”

最终,北京时间今天下午她见到了自己的首轮对手罗杰斯。首盘比赛她一直不落下风,只是以一个破发球局的劣势告负。第二盘她没能延续开局的表现,以1比6结束了自己的首个大满贯之旅。

“这个世界有那么多挑战,每个人又都有自己的困境。只要拼尽全力,那就没什么可遗憾的了。”

她在掌声中退场,继续身体力行着自己的人生信条:“Don’t limit your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