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学堂:欧洲杯举办地匈牙利布达佩斯,死亡之组的见证者

  本届欧洲杯的死亡之组,毫无疑问是F组。因为该组云集了三支世界级强队——日耳曼战车德国队;兵强马壮的世界杯冠军法国队以及卫冕冠军,拥有世界足球先生之一的C罗的五盾军团葡萄牙队。

  地理学堂:欧洲杯举办地匈牙利布达佩斯,死亡之组的见证者

  本组最后一个落位的球队匈牙利被视为了陪太子读书的角色。因为他们早已不是那支7-1横扫英格兰,让高傲的英国人低下头颅的宇宙队。本届欧洲杯,匈牙利是通过附加赛的方式拿到了晋级资格。

  地理学堂:欧洲杯举办地匈牙利布达佩斯,死亡之组的见证者

  然而,匈牙利却拥有一个优势——半个东道主。因为布达佩斯的普斯卡什体育场将惩办F组的三场小组赛比赛和一场1/8决赛(荷兰、奥地利、乌克兰和北马其顿所在的C组第一对阵D组、E组或者本组小组第三)。

  地理学堂:欧洲杯举办地匈牙利布达佩斯,死亡之组的见证者

  匈牙利的三场小组赛,除了最后一轮对阵德国的比赛在慕尼黑之外,其余两场都在普斯卡什球场进行。匈牙利等于半个东道主。

  地理学堂:欧洲杯举办地匈牙利布达佩斯,死亡之组的见证者

  普斯卡斯体育场

  相关链接:

  地理学堂德国(2):拜仁所在的巴伐利亚,有着不一样的风情

  除了足球之外,布达佩斯和匈牙利也有很多地方值得我们去发现,足球地理学堂,一起走进布达佩斯以及匈牙利,了解这个国家和民族背后的故事。

  匈牙利与欧洲的不同

  位于欧洲中部喀尔巴阡山脚下的匈牙利与欧洲各个国家有着非常不同的一面。以名字举例,欧洲大多数国家的姓名排序是名在前,姓在后,但匈牙利却恰恰相反。他们是姓在前,名在后。例如,对阵冰岛的附加赛打进杀死比赛进球,却因为伤病没有入选本次匈牙利大名单的00后天才球员索博斯洛伊,他的名字通常被叫做多米尼克·索博斯洛伊,如果按照匈牙利人的叫法,他应叫做索博斯洛伊-多米尼克。

  地理学堂:欧洲杯举办地匈牙利布达佩斯,死亡之组的见证者

  匈牙利上古时期的巨星费伦茨-普斯卡什,这是按照欧洲其他国家的习惯叫法。如果按照匈牙利人的叫法应该是普斯卡什-费伦茨。

  地理学堂:欧洲杯举办地匈牙利布达佩斯,死亡之组的见证者

  普斯卡什

  欧洲国家虽然语言众多,除了少数语言之外,大部分都同属印欧语系。只是分属于不同的语支。比如,西班牙语、法语、意大利语属于罗曼语族,英语、荷兰语属于日耳曼语族、俄语、塞尔维亚语则属于斯拉夫语族。匈牙利语是少数不属于印欧语系的语种之一。

  地理学堂:欧洲杯举办地匈牙利布达佩斯,死亡之组的见证者

  从语言学的角度来看,匈牙利语属于乌拉尔语系,与之相似的仅有芬兰语和爱沙尼亚语。但因为距离相隔太远,彼此之际的交流难度还是比较大。芬兰和爱沙尼亚之间却没有交流难度。

  地理学堂:欧洲杯举办地匈牙利布达佩斯,死亡之组的见证者

  乌拉尔语系分布(匈牙利语在zuo下角)

  匈牙利人:从劫掠者到天主之盾

  匈牙利的翻译来自其英语名称Hungary,其中Hun来自英语Huns,这个名称就来自匈人帝国。说起匈人,很多人脑海里浮现的或许是中国历史上让中原王朝头疼的游牧部落——匈奴。欧洲的匈人帝国核心区潘诺尼亚平原就是今天的匈牙利平原。

  地理学堂:欧洲杯举办地匈牙利布达佩斯,死亡之组的见证者

  因此,很多人根据字面意思来看,很多人都以为匈牙利和中国历史上的匈奴似乎总有着神秘的关系。但是,Hungary的叫法在匈牙利并不被认可,他们认为自己的祖先并不是匈人,而是马扎尔人,匈牙利的本民族语言叫法是Magyarország,即马扎尔。

  这一切的一切,都跟欧洲的民族大迁徙历史有关。匈牙利所在的匈牙利平原有着欧洲第二长河多瑙河的滋润,是一片不可多得的沃野。最早在潘诺尼亚平原设置政权的是罗马人。公元4世纪末,一支来自中亚的部落匈人在杰出首领阿提拉的带领下横扫欧亚大陆,建立起匈人帝国。

  地理学堂:欧洲杯举办地匈牙利布达佩斯,死亡之组的见证者

  然而,这个帝国时间不长。随着阿提拉的离世,匈人帝国灰飞烟灭。此后,日耳曼人、阿瓦尔人和斯拉夫人(西斯拉夫人)都曾在匈牙利平原建立过政权。直到公元9世纪,一支来自第聂伯河流域的部落马扎尔人的到来,彻底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地理学堂:欧洲杯举办地匈牙利布达佩斯,死亡之组的见证者

  马扎尔人的迁移

  公元896年,一支马扎尔人在杰出首领阿尔帕德的带领下到达了潘诺尼亚,并以此为基地,劫掠西欧各地。他们灭亡了西斯拉夫国家大摩拉维亚,劫掠范围包括了德意志地区、巴尔干半岛北部(今塞尔维亚伏伊伏丁那、克罗地亚)、意大利北部和西法兰克一带。就连雄伟的阿尔卑斯山,也无法阻挡这些马扎尔人。

  地理学堂:欧洲杯举办地匈牙利布达佩斯,死亡之组的见证者

  马扎尔人劫掠图

  直到公元955年,德意志邦国在奥托大帝的带领下击败了入侵的马扎尔人,才稳住了局面。与此前的匈人、阿瓦尔人不一样,马扎尔人在远征时就已经建立了稳固的政治体制。因此,马扎尔人虽然被德意志人击溃,但没有像此前的匈人帝国一样迅速崩溃。经历了这一次溃败的马扎尔人也意识到了西欧文明的先进,开始了学习西欧的过程。皈依天主教,加冕国王,团结十个部落组成统一的封建国家。这个国家就是匈牙利王国的前身。此后,马扎尔人再也没有离开过这片土地。直到今天,匈牙利人依然以马扎尔称呼自己。

  地理学堂:欧洲杯举办地匈牙利布达佩斯,死亡之组的见证者

  那么,马扎尔又是怎样变成匈牙利的呢?关于这样的说法有两个版本。第一种版本认为马扎尔人的劫掠让欧洲人想起了公元4世纪末的匈人劫掠,认为马扎尔人就是匈人再次到来,因此,误打误撞把他们叫做匈,也就是匈牙利。另一种说法认为这个来自匈牙利语,即十个部落。

  但不管怎么说,匈牙利人虽然皈依了天主教,但依然保留了很多于欧洲不一样的地方。他们的文化总是在亚洲可以找到相似点。因此,关于匈牙利人的祖先和匈人的关系,还需时间来考证。

  自建国起,匈牙利王国就是欧洲对抗外来入侵者的第一道防线。因此,匈牙利也从劫掠者变成了“天主之盾”。1241年,匈牙利人抵抗了蒙古帝国的入侵,并修建了大量堡垒保护自己的家园,为匈牙利民族主义的兴起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地理学堂:欧洲杯举办地匈牙利布达佩斯,死亡之组的见证者

  匈牙利抵抗蒙古帝国入侵

  16世纪,面对奥斯曼帝国的入侵,匈牙利人同样没有放弃。即便国王战死,即便是归属于哈布斯堡王朝,匈牙利人都不是省油的灯,不断反抗。正是这样不服输的精神,让匈牙利可以一直在欧洲的大熔炉保留自己的文化。

  布达佩斯——由三座地方组成的首都

  说完了匈牙利,我们最后来说说匈牙利的首都,也是本届欧洲杯的举办地——布达佩斯。位于多瑙河中游的布达佩斯风景秀丽,有“东欧巴黎”和“多瑙河明珠”的美誉。这样的美景吸引了中国的老艺术家陈强,他给自己的两个儿子取名陈布达和陈佩斯。其实,你可知道,布达佩斯这座城市恰恰是由老布达、布达和佩斯两座城市组合在一起形成的。

  地理学堂:欧洲杯举办地匈牙利布达佩斯,死亡之组的见证者

  布达佩斯宣传画,多瑙河西北为老布达,西为布达,东为佩斯

  老布达位于今天布达的向北2公里处。早在公元1世纪时期,罗马人就在这里设置定居点。后来,阿提拉率领的匈人大军打得罗马人丢盔弃甲。当时,他们的首都就是今天的老布达。后来,马扎尔人在这里建立政权之后,在老布达以南的地方建立了新的城市,也就是今天的布达的原型。原本的布达就成为了老布达。

  地理学堂:欧洲杯举办地匈牙利布达佩斯,死亡之组的见证者

  中世纪时期的布达(图来自wiki百科)

  与布达相比,佩斯的历史就相对年轻。佩斯一词来自斯拉夫语,据说是石灰窑的意思,因为这里有丰富的地热资源。公元896年,马扎尔人在多瑙河左岸设立布达的时候,又在多瑙河的右岸建立起一座大城市——佩斯。因为古代欧洲的多瑙河是一条地缘分割线,想在多瑙河上造桥是难于上青天。因此,在过去的欧洲,没有布达佩斯这个城市名字,只有布达和佩斯两座城市。布达和佩斯两座城市犹如一对恋人,你在河的左岸,她在右岸。

  这一历史直到1850年才打破。这一年,布达佩斯的标志建筑,塞特尼铁索桥落成。从此,布达和佩斯相对独立的状态被打破。此后,随着各种各样的桥梁的修建,布达和佩斯的联系日益紧密。此后,布达和佩斯合并的方案被提及。

  地理学堂:欧洲杯举办地匈牙利布达佩斯,死亡之组的见证者

  一桥连接起布达和佩斯

  1872年12月,布达和佩斯合并的方案被当时奥匈帝国的匈牙利议会通过。关于城市的名称,当时有两个版本——佩斯布达还是布达佩斯。经过几个月的讨论,最终,历史悠久的布达被放在前面,从此城市有了新的名称——布达佩斯。

  结语

  今天的足球地理学堂,我们跟随欧洲杯的脚步,走进了即将见证死亡之组比赛的场地——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德国、法国、葡萄牙和匈牙利究竟鹿死谁手呢?让我们一起期待欧洲杯的到来。

  本届欧洲杯的揭幕战即将在意大利首都罗马开始。意大利即将在这里迎战土耳其。下期足球地理学堂,我们即将走进揭幕战的举办地罗马,了解这里和意大利的风土人情。下期足球地理学堂,我们不见不散。

  (探戈狂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