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期、推迟、罢赛,“史上最惨美洲杯”都经历了什么?

  欧洲杯与美洲杯都将在几天之后举行,但是两大赛事却呈现冰火两极。欧洲足坛热力翻天的同时,疫情、易地、罢赛等阴云却笼罩在一片混乱的美洲杯上。从去年到今年,美洲杯都经历了什么磨难,又为何要硬着头皮在巴西举办?

  

  【疫情冲击下摇摇欲坠的“新起点”】

  相比于举办间隔有严格规定的世界杯、欧洲杯与亚洲杯,美洲杯一直显得非常“任性”,一如这片大陆上国民的性格。过去根据南美足协章程,只要一定数量的成员国申请,就可以举办美洲杯,这导致美洲杯的举办没有明确的时间周期。过去10年,足足以各种名目举办了4届。

  延期、推迟、罢赛,“史上最惨美洲杯”都经历了什么?

  美洲杯频繁举办无疑带来了不少问题,迫使南美足协做出改革——从2020年起,美洲杯的举办周期与其他国际大赛一样确定为4年一届,2020年美洲杯为新办赛制度的起点。为显隆重,2020年美洲杯由哥伦比亚与阿根廷共同举办,这是历史上美洲杯第一次由两个国家合办,还邀请了过去两届亚洲杯得主——卡塔尔与澳大利亚作为外卡球队参赛。

  但是突如其来的疫情,打破了南美足协的如意算盘。2020年,世界足球因为新冠病毒而全面停摆,欧洲杯、美洲杯也不例外,都被延期到2021年举行。然而一年之后,由于美洲杯赛程与世界杯亚洲预选赛撞车,澳大利亚放弃了参赛;卡塔尔则“另攀高枝”,加入欧预赛练兵,美洲杯仅剩下南美10队内战。

  延期、推迟、罢赛,“史上最惨美洲杯”都经历了什么?

  4月开始,东道主之一哥伦比亚也出现了问题。税务改革引发民众抗议,进而演变成大规模的冲突与动荡。上一次(2001年)哥伦比亚举办美洲杯时,曾发生足协官员被绑架的恶性事件,担心形势不稳的哥伦比亚足协不想重演历史,因此提出延期办赛的请求。遭到南美足协拒绝之后,哥伦比亚放弃了主办权。

  除了社会动乱之外,南美大陆还受到新冠疫情的折磨。另一个主办国阿根廷是目前全世界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每天新增近4万新冠肺炎病毒感染者。虽然卫生部长维佐蒂为首的官员表示依旧能举办美洲杯,但是超过70%的民众认为不应该在疫情糜烂至此的情况下承办大型赛事,最终阿根廷了放弃了举办权,还有十几天就要开始的美洲杯一下“无人认领”。

  【反对声中草率接盘,足球成为工具】

  “幸运”的是,不到12小时之后,美洲杯就找到了新的举办地——巴西。但是看看当地的卫生通报,似乎又很难高兴起来——巴西全国新冠肺炎单日新增确诊病例超过3万例,是全球疫情第三严重的国家,比刚刚放弃的阿根廷每天要多出2000例。阿根廷因为疫情失去主办权,接手的巴西却是疫情更严重的国家,消息一出,就引起了美洲乃至世界的质疑。

  

  (巴西足协主席卡波科洛)

  对于接盘美洲杯,事实上巴西内部并没有统一的意见。库亚巴是本届大赛的承办城市之一,但是当地市长宾埃鲁公开反对美洲杯在此举办,只是慑于州政府的要求奉令行事。由于“被迫”举办比赛,宾埃鲁还要求巴西政府与州政府对库亚巴市做出赔偿,并尽快运来67万剂新冠疫苗,以免疫情进一步扩散。

  作为2019年美洲杯与2014年世界杯的承办国,巴西的体育场等基础设施基本满足条件。但是赛程安排与后勤保障,就只能马马虎虎。巴西一共使用了5个体育场办赛,小组赛阶段,每支球队都将至少前往3座球场;如果晋级淘汰赛,将5个球场全部踢满。反复的奔波不仅影响球队的休息,更增加了感染的风险。

  延期、推迟、罢赛,“史上最惨美洲杯”都经历了什么?

  (美洲杯将使用4座城市的5座球场)

  巴西足坛内部也有巨大的反对声,本赛季的巴甲联赛并未因为美洲杯暂停,弗拉门戈、弗鲁米嫩塞等俱乐部都只能暂时离开自家主场,与当地的低级别俱乐部共用球场打联赛。巴西队的国脚们也对巴西足协突然承办美洲杯感到不满,阿利松、内马尔、马尔基尼奥斯等都在会议上提出了抗议。对厄瓜多尔的世预赛前,卡塞米罗拒绝出席发布会。

  反对者如此之众,巴西还如此一意孤行,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总统博尔索纳罗。这位号称“巴西特朗普”的政治人物在最近两年的抗疫中昏招迭出,让国家成为世界上第三大疫区,招致了广泛的反对。“接盘”美洲杯,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转移民众的注意力,减轻自己的政治压力。

  延期、推迟、罢赛,“史上最惨美洲杯”都经历了什么?

  博尔索纳罗也不是第一次将足球作为自己的工具,5月份巴西疫情哀鸿遍野,但他依旧表示要重启巴西联赛。他甚至表示过,“足球运动员体质超过常人,就算感染也能更快恢复”。正是他的推动下,2021赛季巴甲在5月30日强行重启。如今他又故技重施,打算用美洲杯来作为自己的政治筹码。

  【没有选择,或许是唯一的选择】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看,疫情下强行举办美洲杯,也算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延期一年,已经让南美足协向转播商与赞助商支付了不少赔偿,如果再次延期或者取消的话,又会付出一笔让人肉痛的金额。南美足协损失惨重,下属的各个协会日子也不可能好过,因此,哪怕反对声再大,南美足协也得硬着头皮把比赛办下去。

  南美各国的防疫政策,也造成了一定的困扰。南美足协向球员提供的疫苗来自中国科兴,但不少美洲国家尚未批准其在境内使用。秘鲁、智利等也都有接盘美洲杯的意向,但这些国家都未将科兴疫苗纳入防疫体系,注射属于非法。因此美洲杯只能将举办地放在批准科兴疫苗使用的国家,这样的背景下,巴西几乎是唯一的选择。

  延期、推迟、罢赛,“史上最惨美洲杯”都经历了什么?

  无奈的还有球员们,此前巴西国家队计划罢赛抗议,并联络了其余美洲国家队的当家球星以求支持,但是响应者寥寥。归根结底,还是一个“钱”字。美洲杯参赛队有400万美元,夺冠可以加码到1400万美元。巴西球员们不少都在欧洲踢球,或许不屑于这几个“小钱”。但是玻利维亚、厄瓜多尔这些国家的球员,还是很依赖美洲杯带来的奖金。也难怪美洲10国除了巴西,都公开承诺会如约参赛。就连巴西队自身,最终也发表公开信,表示会履行起国脚责任。

  一边是愁云惨淡的疫情形势,一边是千疮百孔的美洲足坛。在官宣美洲杯易地巴西的公告中,南美足协表示“世界上最好的足球赛将为数百万的南美人带来欢乐和激情”。但是即将到来的美洲杯,恐怕和“欢乐”、“激情”并不搭界。只希望球员、球迷能够平安的完成赛事,不要为足球添上更多的暗色。

  (空调x太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