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佣金调查:新计费方式下,中小商户能"减负"吗

  今年以来“新收费标准将出炉”的消息就在餐饮界中流传,广州、东莞多家餐饮企业向南方日报、南方+记者反映,5月起,外卖平台新的服务计费方式上线,而昨日美团也向记者证实了该消息。

  外卖佣金调查:新计费方式下,中小商户能"减负"吗

  从这个被称为“外卖平台商户费率透明化改革”中可以看到,“高佣金”被降低、拆解了,新增计时收费、按时段收费等更细化、多样的收费名目。

  新计费方式下,中小商户能“减负”吗?外卖领域因此会受到怎样的影响?外卖消费更贵还是更便宜了?

  针对消费者关心的问题,记者展开了调查。

  

  调查

  现在开始“打表吃饭”

  据介绍,以往外卖平台收费模式较粗放、不透明,相比而言美团、饿了么近期新推的商户费率可谓一次透明化改革。

  美团方面表示,新版费率规则改革是将过去“一刀切”式的费率分为了两个部分:技术服务费(佣金)和履约服务费(配送成本)。其中,技术服务费是商家使用外卖平台需要支付的固定支出,费率是5.8%。而履约服务费是浮动的,受订单价格、配送距离、配送时段影响而动态变化。

  外卖佣金调查:新计费方式下,中小商户能"减负"吗

  餐饮企业向记者发来的新计费标准

  饿了么也上线了与美团类似的计费标准,分固定与浮动两部分,目前饿了么也在郑州、长沙、温州、哈尔滨、绵阳、珠海等展开了费率改革试点。

  根据新计价方式,算出的账单如何呢?

  一位品牌披萨连锁餐饮店负责人告诉记者,“可以用四字话概括:打表吃饭”,这也是最近同行圈对美团新收费措施的统一感受。

  外卖佣金调查:新计费方式下,中小商户能"减负"吗

  餐饮企业向记者发来的新计费标准

  从一份广州商户提供的新计费规则记者看到,美团的技术服务费包括:佣金6%、保底费1.34元,履约服务费则是一种同阶梯费用,类似出租打表计价。例如,3公里以内,配送起步价为3.7元,超过3公里,每增加1公里加收1元;晚上12店至凌晨2点,每单加收5角钱,超过2点,直至到清晨6店,每单加收1元。

  据了解,按新收费方式,时段、距离加收费由商家与消费者共同承担,对此,行业普遍表示会包邮,否则将影响下单率。至于时段加价,目前尚不可预知,不排除让消费者承担,这样将导致外卖费涨价。

  新计费下,小微店抽佣高于品牌店

  参考打出租车,“打表计价”的逻辑应是越接近“起步价”的商家越划算,但采访中记者发现事实并非完全如此。

  一位地方餐饮协会负责人举例说,当对比20元、30元、50元订单的实付佣金,不难发现美团这次新规调整,对小微商家不是很友好高客单价(平均单价)的品牌商家则因此可获得一定收益

  外卖佣金调查:新计费方式下,中小商户能"减负"吗

  根据新计费方式,可见客单价越高,收费费率越低

  我们具体来分析:通常品牌商家外卖订单在每份30元以上,小微餐饮门店订单以30元以下居多。该餐饮协会负责人表示,“计算显示,价格高的订单抽佣反而低于价低抽佣”,20元的3公里、4公里、5公里的配送抽佣分别为25%、30%、35%,50元的3公里、4公里、5公里抽佣分别为18.3%、21.16%、25%

  这一项数据对比结果,在记者调查的15家餐饮店中也得到了印证。

  “我们还没有完全开始执行美团的收费新规,因为还在谈价格”,一位连锁快餐企业负责人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企业共有300多家分店,是美团的大客户,有议价空间,个别门店的佣金在“二选一”时候只有不到十个点。

  在广州西门口地铁站附近开了一家60平米见方煲仔饭店的小王则表示,“新收费在5月1日上线的”,算下来比以前贵,之前保底是抽4.5元,现在保底抽5.04元。每个月给美团的总费用并没减少,因为除了佣金,还有流量推广费。接单越多亏得越多。”小王表示。

  

  问题

  被忽略的在线营销服务费

  一直以来,外卖佣金节节攀升饱受诟病,尤其在去年疫情下,外卖佣金一度猛增到26%以上,全国多家餐饮协会联合企业喊话美团降佣金。

  外卖佣金调查:新计费方式下,中小商户能"减负"吗

  记者了解到,今年以来,美团开始调整佣金,此次新计费方式更是将佣金砍到只剩零头,为6%,但采访中多数企业表示,实际计费并未明显下降,因为在佣金的基础上,还新增了其他收费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据餐饮企业们反映,相比佣金、保底费、距离计费、时间段计费,流量推广费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但它不属于强制消费,未受到行业集体“声讨”。而此次“外卖平台商户费率透明化改革”,也未将流量推广费纳入其中。

  2020年美团财报显示,美团餐饮外卖营收中,在线营销服务收入正在一路高歌猛进,2020年达到 75.6亿元,同比增长 48%。有分析者表示,在线营销服务费正取代外卖佣金,成为盈利新增长点

  在广州车陂开烧鹅快餐的阿明告诉记者,自己每个月向平台充2000—3000元。每充100元,去掉无效点击(不管是否消费,客户点击一次扣一次钱,同一人最多可点3次),可带来10个订单。“充钱越多,订单也更多,充到四五千元,一天能带来上百单的外卖。”但阿明表示,算上保底费、距离加收费等各种名目的费用,实际收益并未明显增加。

  上述餐饮协会负责人指出,外卖平台上的商家排名,不应只以花钱获得,口碑、卫生程度、菜品质量等都应作为排名的重要参考因素。

  入驻外卖平台以小微店居多

  在对15家中小微餐饮店开展的外卖问卷调查,记者观察到,即便取消高佣金,但计算各种外卖收费显示,美团向每一家店收取的总费用平均相当于20%-25%的外卖扣点,25%是一个警报线,已达餐饮企业承受极限

  外卖佣金调查:新计费方式下,中小商户能"减负"吗

  广州一家筒骨粉快餐店实施新收费标准的订单,客户支付20.5元,商家到手12.67元

  广东餐饮服务行业协会有关负责人向记者算了一笔账:传统餐饮企业,食材成本占营收的40%左右,人工+铺租成本占30%,能源消耗在5%-8%,如果再加上20%-25%的外卖扣点,经营压力会非常大

  一位资深餐饮人士向记者直言,话语权更弱的小微餐饮店,更易受外卖平台的影响与牵制,他们没有太多议价权。同时餐饮行业具有集中度低,小微企业(从业人员100人以下或年营业收入在2000万元以下)占比较高的特点,以东莞为例,当地工商注册的餐饮企业(不包括食堂)超过10万家,其中大中型餐企数量仅为6千多家,占比不到1%。美团外卖发布的《2020年中国餐饮外卖中小商户发展报告》也反映出同样的市场状况:外卖平台中的中小商户数量占比超8成。

  

  对策

  摆脱“外卖平台依赖症”

  针对外卖平台存在的问题,餐饮人正在努力摆脱依赖症,寻找新思路。

  今年初,烧烤品类里的头部企业木屋烧烤创始人隋政军就发布朋友圈称停止外卖。木屋烧烤方面表示,疫情之下,“外卖”是很多餐企在堂食停摆阶段的自救方式,但外卖平台扣点等问题也让不少人有种“赔本赚吆喝”的感觉。同时,餐企也要尽快停止无节制的外卖促销,让门店周转回到健康轨道上来。

  当然,木屋烧烤之举在业界并不多见,外卖依然有它的存在价值,比起品牌自建私域流量、自建外卖团队,小微餐饮企业能做的有限,但也在努力寻找新出路,包括抱团请第三方平台提供外送服务,开抖音、快手账号,以及控制外卖占比等。

  “这个‘五一’我们整体营收同比增长了30%,在用餐高峰时段,外卖占比要控制在10%以内,以保证堂食的品质供应。”一家粤菜餐饮品牌负责人告诉记者,疫情中的外卖高占比,只是一个特殊背景下的表现,市场是时候回归正轨了。

  

  专家建议

  政府引导降本增效

  的确,相比前几年,外卖平台的做法已有了较大改进,但从调查可见,商家仍有异议,那么服务费收取标准如何制定更合理?广大餐饮者如何表达诉求呢?

  今年3月25日,国家发改委印发《加快培育新型消费实施方案》的通知就指出,引导外卖等平台合理优化抽成佣金等费用。

  4月1日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人员就《加快培育新型消费实施方案》答记者问时表示,围绕新型消费领域特别是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面临的痛点堵点,国家有针对性地推出了解决对策。比如,针对中小商户反映强烈的网络平台收取高额服务费的问题,明确“引导外卖、网约车、电子商务等网络平台合理优化中小企业商户和个人利用平台经营的抽成、佣金等费用,用技术赋能促进平台内经营者降本增效”等等。

  对此,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说,“佣金属于市场调节价范围,所以政府只能引导,而不能强制,具体如何引导,还是要引导平台企业与商家、相关行业协会共同协商确定各方都可接受的标准。

  关注市场“自我调节”作用

  广州市社科院产业所副研究员陈峰则分析表示:一方面我们需要政府参与加强监管,让服务收费更透明,促成平台企业与商家团体进行协商定价。

  另一方面,我们还应关注市场“看不见的手”,新的商业模式在应运而生,例如有的小微企业一起联合,共同请第三方提供配送服务。陈峰预期,给市场足够的时间,外卖服务费或许有调整,市场会再次恢复均衡。

  陈峰举例谈到,“比如我们看到早期的shopping mall兴起后对于厂商的压榨,居高的驻店费、进场费让厂商不堪重负,最后阿里、京东、拼多多平台出现,shopping mall这种商业模式几乎被打趴下了。”

  在目前数字技术蓬勃发展地时代,商业模式的创新极为迅速,在压力倒逼下,市场的自然调节作用也会推动外卖生态的改变

  【记者】李劼 实习生 叶晓燕 黄雅怡

  【摄影】实习生 姚佳烁

  【作者】 李劼

  【来源】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