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撤离 20年阿富汗战争难言结束

  美国白宫及北约4月29日确认,美军及北约部队已经开始从阿富汗撤离。按照4月14日美国总统拜登的承诺,美军将在9月11日前完全撤离阿富汗,从而给这场历时20年的“赢得了战斗却赢不了的战争”划上休止符,然而阿富汗战争这一悲剧并不会随着单方休止符的插曲而落幕。

  首先,阿富汗战争的性质已经发生改变。2001年10月爆发的阿富汗战争是反恐战争的主体战争,阿富汗是反恐战争的主战场,随着恐怖分子和恐怖组织向外逃窜,阿富汗战争扩散到了中东北非,到10年前击毙“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阿富汗战争作为反恐战争的主体地位已经不复存在。

  随着“伊斯兰国(IS)”运动的兴起,阿富汗战争演变为中东教派战争,最后发展成以库尔德问题为核心的叙利亚及土耳其的区域冲突。以这一背景视之,美军在阿富汗的存在,已经不再以消灭极端恐怖主义集团的武装组织为基础,他们甚至有可能进行交易——事实也证明美国与塔利班之间的确进行了数次公开与秘密的谈判,美军撤出,就是这一整体交易的一部分,这证明美国不再把实现一个繁荣、稳定、统一的阿富汗作为其优先目标,而将容忍和接受一个混乱甚至内战不断的阿富汗,并把一个不稳定的阿富汗视为其实现全球战略的一环。

  其次,阿富汗战争的影响范围已经发生改变。阿富汗战争是美军与阿富汗北方联盟势力合作的一次坚决并孤立的行动,是区域性战争,战争甚至对区域外国家没有产生严重影响,因战争双方的非对称性实力,美军获得迅速的战斗胜利并不出乎意料。然而,与“大博弈”时代英帝国军队染指阿富汗的情形不一样,今天区域外国家不受影响是因为当今权力转移格局所造成,美军在阿富汗动静不论多大,于当前世界经济与政治格局并没有造成太多的后果,除非美国把阿富汗战争的范围从区域战争延伸到全球性战争的一部分。

  早在奥巴马时代,美国就尝试着把阿富汗战争与美国“重返亚太”战略联系起来,特朗普时代则更毫不掩饰这一关联,现在拜登要做的,就是真正的行动,从区域性阿富汗战争的影响范围扩散到印太战略的范围中去,这样范围上的升级,一方面可以为耗资巨大的战争做个掩饰,另一方面,也为进一步扩张做好铺垫。如此一来,可以说阿富汗战争并没有真正结束。

  第三,自阿富汗战争爆发以来,美军始终在“撤军”与“增兵”两个跳板上相互交换。奥巴马曾提出阿富汗撤军三阶段之说,但最后还是大兴“增兵”。调兵遣将如此自如,是因为阿富汗为美军中央战区司令部管辖范围之内,其大本营就在阿拉伯海,可以快速部署,快速撤离。在阿美军最多时达数万之众,而今只留有2500名美军,加上特种兵也不过4000人。当下的“撤军”,更像是形式意义的撤兵,根本无法与美国退出越南战争时那种悲怆和逃窜相提并论。

  如果有人得出结论说,这不过是一场敷衍了事的兵家换防游戏,相信也是非常正确的。从这一意义上看,美军的撤出并不意味着“权力真空”的出现。这有两层意思:一是美军的存在从来没有创造过有治理意义的“权力体系”,二是美军的撤出,也不必得出结论说,外来的势力一定会来收拾这一烂摊子。

  可以预料,历经多年战争创伤的阿富汗,依旧面临着如何重建家园和捍卫主权的问题,这一过程依旧会很痛苦。□ 和静钧(西南政法大学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