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五载变迁,生逢其时的高考,何其幸

  

每个人都生活在特定的时代,每个人在特定时代中的人生道路各不相同。在同一个时代,有人慨叹生不逢时,有人只愿安分随时,有人深感生逢其时、时不我待……

  这是2021年高考北京卷的作文题目之一:论生逢其时。

  不禁让人联想到王源曾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末尾写道:“生逢盛世,当不负盛世。”

  是啊,生逢盛世,当不负盛世!王源的文章写出了青年人该有的胸怀与抱负,怪不得很多网友都说,王源押中了高考题。

  但与此同时,又引出了另一个辩证的反问:若生不逢其时,又该如何自处?

  四十五载变迁,生逢其时的高考,何其幸

  在《理想照耀中国》之《远方,不远》的片段中,王俊凯饰演的林鸣,似乎就是一个生不逢其时的少年。

  1977年,大街小巷重复播放着这样一条消息:招生工作有了重大改革,高考恢复了,面向工人、农民等人民群众全面招生。

  一位少年欣喜若狂,向前奔跑起来。

  他,就是林鸣。

  林鸣是化肥厂的一名技术工人。他好不容易熬过了3年无收入的学徒阶段,升为正式工,工资比其他厂要高出很多。厂长也非常器重他,派他去武汉学习,想培养他成为厂里的技术干部。

  可听到恢复高考的广播后,林鸣找到厂长,激动地说:“我要参加高考,要上大学。”

  四十五载变迁,生逢其时的高考,何其幸

  厂长虽然答应了,但心里百味杂陈。好心的工友也不断劝说林鸣,让他放弃高考,安安心心做一名技术工人。

  那个时候,技术工人是光荣的,收入也稳定,而高考之后的未来是渺茫的。

  林鸣知道工友的好心,可是他想去北京、想去上海、想去更远的地方看看。

  怀抱着理想和对厂长培养的内疚之情,林鸣把制氧机的操作说明结合去武汉学习的操作心得写成一本小本子交给厂长,每天一边卖力的干活一边复习备考。

  四十五载变迁,生逢其时的高考,何其幸

  剧中有块挂在墙上的钟表,寓意很深。

  厂长总说:人有多大本事,就做多少事,就像墙上的钟表只能看时间一样。

  而林鸣用他坚定的理想和努力,证明了:墙上的钟表不只能看时间,还可以主动报时。一个人的远方到底有多远,一个人的本事到底有多大,终究还是要试过才知道。

  四十五载变迁,生逢其时的高考,何其幸

  林鸣的高考,没有舒适的环境,没有全力保障的“后勤部队”,甚至起早贪黑工作到手抖,他还是要挤出时间学习。

  结果虽不尽如人意,但这场高考为林鸣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也让林鸣和他的团队一起,创造出了“新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港珠澳大桥。

  

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珍贵的东西值得你去追随,你自己到不了的地方,知识可以带你去;青春换不来的梦想,书籍会赠予你。如果你向往大海,不应化为岛屿,要成为巨浪。

  坚定理想,勇往直前,是那年的高考带给林鸣最深刻的意义。

  四十五载变迁,生逢其时的高考,何其幸

  林鸣高考的过程是艰辛的、结果是幸运的。但还有更多的人,在1978年的那场高考中,与“新世界”擦肩而过。

  比如《大江大河》里的宋运萍。

  知道自己通过了高考的分数线,宋家姐弟高兴得快要起飞。他们终于可以走出大山,去看看山外面的世界了。

  四十五载变迁,生逢其时的高考,何其幸

  然而现实,残酷得没有说理的地方。

  一份政审材料,让宋家姐弟必须做出最残忍的选择。

  就算是宋运辉站在镇革委会院中,一遍遍地背诵着中央文件和《人民日报》中关于高考政策的文章,就算是踏破铁鞋、磨破嘴皮,也没能‬改变‬结局‬。

  为了弟弟,宋运萍的一生,就这样注定了轨迹。高考之后的人生,对于宋运萍来说,变成了永远的神往。

  四十五载变迁,生逢其时的高考,何其幸

  四十五载风云变迁,我想一定会有人说,提这样的过去没有意义。

  但巫月看到一句话,很有感触:只有铭记历史,才对得起历史;只有铭记历史,才看得清现在;也只有铭记历史,才能更好地走向未来。

  如今的高考,为考生提供的保障越来越全面。在属于高考的那些日子里,不仅有“考生”,还有许许多多的“陪考人”。

  安徽毛坦厂中学被称为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每年有上万高考复读生汇聚于此,为了梦想放手一搏。也因此,在这里诞生了“职业陪考人”。

  来自亳州的刁殿春,就是一名职业陪考人。

  他每天夜里十一二点就要和面,凌晨三四点钟就开始给孩子们做早点,五点半左右把孩子们叫起来。孩子们吃完早饭,去上学之后,他就开始收拾卫生,准备午餐。下午准备晚餐,晚上挨个查房。

  一个代理爸爸,二十个孩子,刁殿春就这样坚持了6年。

  四十五载变迁,生逢其时的高考,何其幸

  除了像刁殿春这样定向陪同的陪考人外,还有很多为高考提供着全面保障的“陪考人”。

  全国多地错峰上下班,北京交通台的广播里早早就开始动员大家避开高考考点,告知司机朋友禁止在高考考点附近鸣笛。

  长沙雨花区供电支公司早早进入“全天候”保电状态,坚守在保电一线的工作人员笑着说到:“考生的高考一生一次,我们的高考一年一次。”

  广州安排了800多辆出租车、10辆大客车,并组织了1200多名驾驶员及后勤保障人员组成的“疫情管控区域高考考生交通保障爱心服务车队”。

  比起45年前,能够这样参加高考,真的太幸运了。

  四十五载变迁,生逢其时的高考,何其幸

  生活在当下的幸运,不仅仅体现在高考上,每一个百年前的画面都应该深深地戳进青年人的心里。

  在《光荣与梦想》里有这样一个片段:

  新四军战士和老百姓在防空洞里,躲避日军的飞机轰炸和扫荡。一个妇人怀里抱着刚刚出生不久的婴儿,婴儿一直在啼哭。

  防空洞并不深,婴儿的啼哭很容易引起敌人的注意。

  随着炮火声越来越近,妇人含着泪,悄悄地把婴儿的脸贴在自己的胸口上。

  渐渐地,轰炸停止了,襁褓中的婴儿也再不会发出声音了……

  四十五载变迁,生逢其时的高考,何其幸

  我们生在春风里,远离了战火,但不要忘了,是一个又一个的革命前辈,用血肉筑起了新的长城

  我们长在暖阳下,一心只读圣贤书,但不要忘了,是一个又一个的革命前辈,用生命谱写了和平之歌。

  高考,是对知识的检验,更是对理想信念的试炼。

  生逢其时也好,不逢其时也罢,百年的历史用岁月告诉了所有人:爱国,永远是青年人最亮丽的底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