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玲爱渣男,那又怎么样?

  张爱玲爱渣男,那又怎么样?

  不能变成一个鬼,不能说鬼话说谎言,不能在醒来时看见自己觉得不堪入目。一个人应该活得是自己并且干净。

  ——张爱玲

  张爱玲爱渣男,那又怎么样?

  活到我这个年纪,往往对人事,对自我,都有了新的觉知。

  比如我,讨好成瘾。

  但付出时,看到没回馈,又有怨气。终日焦虑难安。

  在关系里,决裂没勇气。

  行事不果决。

  将自己困得不行。

  我也相信,太多人,也在“没办法”、“不得己”、“身不由己”的模式里度日,无所得,不开心。

  因此格外羡慕张爱玲。

  张爱玲爱渣男,那又怎么样?

  她太酷了。

  想要的,都实现。

  不想要的,都切割。

  她活成行走的潇洒姐。乱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试问谁能做到这样!

  张爱玲爱渣男,那又怎么样?

  年少时觉得,她晚年清冷,无子,无女,没家人,在异国一个人离开,太孤独。

  这也是许多人的共同看法。

  ——枉为一代文豪,最终无子送终,太可怜。不可取。

  但如今我想说,或许,这也是另一种圆满。

  张爱玲爱渣男,那又怎么样?

  她死时清洁、安详,一切都已准备就绪。

  在大限来临前,提前沐浴,换上干净旗袍,收拾好屋子,躺在床上,盖上毯子,不再进食,就这样悄悄离去。

  如同一段时间,消失于时间之中。

  我不知道她走时感受如何。

  但之于我而言,这种离去,比之于被病痛折磨、被子女抛弃、在养老院被虐待之后,再苦苦挣扎,狼狈离世,实在要体面得多。

  她至死,都是传奇。

  死亡,也成了传奇的收梢。

  这么硬核的离世,不能说幸福,但至少如她自己所说,活得“自己并且干净”。

  没有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没有不堪入目。

  这就是张爱玲式的生存哲学。

  也是她最令人向往的磊落清刚。

  张爱玲爱渣男,那又怎么样?

  从幼年开始,她就目标清楚,竭尽全力。而且都得偿所愿。

  比如她知道钱的好,从念书时开始,就有了目标:要赚钱。

  10多岁,因为一篇作文崭露头角。

  20岁出头,已经名震上海滩。

  和胡兰成分手时,她才27岁,一挥手,就砸出了30万稿费给胡兰成,当成分手费。

  张爱玲爱渣男,那又怎么样?

  这种魄力与能力,天底下,几个女人能有!

  再比如,她知道名的好,说“出名要趁早”。真的在20多岁,就已在华语文坛成为巨星。

  她的小说大卖。

  红得发紫。

  有时,她佯装一个路人,站在报刊亭里,一边翻自己的小说,一边漫不经心地问老板:“这种书,也卖得好么?”

  当然好。

  她的文字如有魔法,一旦看过,就不由自主跟随,成为死忠粉。如痴如迷,销魂骨。

  傅雷说,她是“文坛最美的收获之一”。

  其他文学巨匠说,看她的小说,太艳了,“一边看,一边击节。”

  以上的都是她的“得”。

  这不是最酷的。

  最酷的是她懂得“失”。

  记得有人定义过,自由不是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而是你不想要什么,就能不要什么。

  自由如张爱玲,将“不要什么就不要”,做到了登峰造极。

  张爱玲爱渣男,那又怎么样?

  张爱玲从不是缠夹不清的人。

  在面对不好的关系时,该断就断。从不拖泥带水,不犹疑不决。

  幼年时,她爸对她不好。冷漠,凉薄,无情无义。

  张爱玲爱渣男,那又怎么样?

  1937年时,因为后母打了她一巴掌,张爱玲用手挡。被诬告为打后妈。

  父亲冲下来,拳打脚踢,把她打得倒地不起。

  “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打了个半死,还把她软禁起来,不许人和她见面、说话。后来张爱玲得了痢疾,也不帮她治,预备着她死掉。

  出不去,病得奄奄一息,怎么办?

  张爱玲没认怂。

  每天练健美操,准备逃走。

  老仆人知道后,提醒她,“千万不可以走出这扇门呀!出去了就回不来了。”

  她那时小,没收入。父亲是遗少,家里有些闲钱。出去了,一个子儿都没有了,处处要吃钱的亏。

  但她没有半点犹疑。

  趁门卫换岗,借着佣人帮忙,她逃了出来。

  此后再也没有回去。

  张爱玲爱渣男,那又怎么样?

  投奔母亲后,母亲也没钱,窘迫得很,一有脾气就向她发泄。

  张爱玲说,“三天两天伸手问她拿钱,为她的脾气磨难着,为自己的忘恩负义磨难着,那些琐屑的难堪,一点点的毁了我的爱。”

  后来,她将张爱玲的奖学金,在牌桌上轻而易举输掉了。

  张爱玲气愤至极,“那是世界上最值钱的钱,可以支撑我一学期的生活费。”

  母亲却以为,张爱玲的这八百块钱,是因为和老师的不当关系。甚至在她洗澡时,偷看她的身体,想发现点什么。

  父无情。

  母无爱。

  面对这样的原生家庭,如果是你,你怎么办?

  大多数人会拍案而起,与家人天天争吵。

  但又因为无能,没钱,更愤怒,陷在困局中无法自拔。最终吵得更凶,内心怨气更深。

  张爱玲不是。

  她没有终日撕逼。

  她选择了两条路,与原生家庭正式决裂。

  与父亲的决裂,是在离家出家那天完成的。

  与母亲的决裂,她通过以下方式完成。

  一,离开母亲,与姑姑一起生活。

  姑姑一直未婚,晚年70多岁才嫁人。她留过洋。独立、开明又幽默,有着和张爱玲一样的通透犀利。

  但姑姑毕竟不是父母。这样的投奔,是否不孝?

  张爱玲才不管。

  我想要,就去做。

  事实证明,她与姑姑是投缘的。她们互相懂得,惺惺相惜。

  张爱玲爱渣男,那又怎么样?

  二,沉默地赚钱。

  她对胡兰成说过,“我总想多赚点钱,我欠我母亲的债一定要还的。”

  后来她成名。

  稿费惊人,终于经济自由。

  她不用再仰人鼻息,看人脸色。

  喜欢华服,就奇装过市。觉得欠了母亲,就还。

  她将稿费,换成两块小金条,客套地交到母亲手上。

  “从前花了你那么多钱,我心里一直过意不去,这是还你的......

  母亲眼泪刷地流下来,说,我们母女,何至于要还。

  张爱玲转身就走了。

  她心说,除了金条,从今往后,想要别的,也没有了。

  像一个陌生人,对待另一个陌生人。切割得干干净净。

  果真如此。

  黄素琼在伦敦去世前,曾写信给张爱玲,想见她一面。

  张爱玲没见。

  只回了一封信,信中是一张100美元的支票。

  她就有做得这么绝!

  这么彻底。

  ——张爱玲一生最恨不彻底,“爱得不彻底,恨得不彻底,忘记得不彻底,就连盲目得都不够彻底。”不如不活。

  她不是。

  她舍得下,能狠心。

  不心存虚妄之心,也不奢求有奇迹发生。

  看透了人,该决交,就决交。该放下,就放下。

  所以胡兰成说,她是哪吒。

  “翻江搅海闯了大祸,他父亲怕连累,挟生身之恩要责罚他,哪吒一怒,刳肉还母,剔骨还父。”

  张爱玲也有这样的莲花身。

  父给的,还!

  母付出的,还!

  剔肉还骨,从此以后,就是自由人。

  张爱玲爱渣男,那又怎么样?

  张爱玲对关系的断舍离,不仅于此。

  她有个弟弟。

  叫张子静。

  和她也没什么感情。

  晚年张子静贫困潦倒,终生未婚,住在上海一个很窄小的房间,帮别人补习英文,一边服侍继母。

  60多岁,还在想着如何攒点钱,去乡下找一个老婆,能照顾自己……

  按中国传统习俗来说,张爱玲赚钱多,弟弟没钱,无能,多多少少要扶持一下才行。

  一扶,就成“扶弟魔”,此后没个终了。

  就像“樊胜美”。

  就像“杭州洛洛”。

  张爱玲不会被绑架。

  张子静写信来,希望张爱玲救助。张爱玲没寄钱。

  在遗书中分配遗产时,将所有财产,都给了宋淇夫妇,没留给张子静。因为后者,并没有对她好过。

  她没感到过爱,就给不出善。

  没领教过情,就还不了恩。

  她就好像一只鸟。

  什么笼子都关不住她。

  什么意识形态和传统舆论也绑不住她。

  张爱玲爱渣男,那又怎么样?

  她要自由,就去自由。

  不要被拖累,就一定不被拖累。

  与原生家庭的关系,就是一个人与社会的关系。

  张爱玲待家人绝。

  对朋友也绝。

  炎樱是她最好的朋友之一。一起读书,一起经战火。还是她的证婚人。

  张爱玲爱渣男,那又怎么样?

  时过境迁,炎樱定居日本。

  张爱玲移居美国。

  炎樱那时嫁了人,有钱,在信里不免有意无意炫耀。后来张爱玲就不再理她。

  故友难得。

  朋友难觅。

  年少知己,怎么着,也要维护好,常联系,不失去,显得有情有义。

  这是我们的处世方式。

  可张爱玲才不甩这一套。

  当炎樱给她去信,问她:“为什么莫名其妙不再理我?”

  张爱玲说:“我不喜欢一个人和我老是聊几十年前的事,好像我是个死人一样。”

  当互相不懂得,相处不舒服,价值观不一致了,她就不会再将就。

  她不会留下余地,让烦恼发生,让自己被消耗。

  有人觉得她古怪。不近人情。

  她乐于如此。

  “在无人的角落,我充满了生命的欢悦。”

  张爱玲爱渣男,那又怎么样?

  面对家人、友人,她当断则断。

  面对男人更是。

  张爱玲爱过一个顶级渣男——胡兰成。

  张爱玲爱渣男,那又怎么样?

  胡兰成在今天来说,那就是一个PUA高手。

  懂人心。

  善控制。

  加上他的貌、才、地位,一般女人,基本就是被玩死的份儿。

  他硬生生害死过玉凤。

  全慧文为他生了两男两女,被他逼出精神病,也死了。

  应英娣被精神虐待,鼻子被打歪。

  小周因为他,被批斗,被捕,被抄家,一生无望。

  但他是没有内疚的。

  想要你,继续花言巧语。

  不要了,继续游戏花丛。

  这样一个人,一旦黏上了谁,就是一个隐形祸害。毕竟,女人情重,多因情苦。

  但张爱玲不是一般人。

  因为拎得清,够绝决,再爱,也历历分明。

  当她发现胡兰成到处留情以后,写来诀别信,正式决裂。

  “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你是早已不喜欢我了的。这次的决心,我是经过一年半的长时间考虑的,彼时惟以小吉(劫)故,不欲增加你的困难。你不要来寻我,即或写信来,我亦是不看的了。”

  此后二人一别两宽。

  再也没有“复合”、“复婚”、“回头”、“重新开始”之类的狗血剧情。

  ——狗血剧情,都是我们的。张爱玲,只有来去分明的爱与恨。

  后来胡兰成写《今生今世》,写《民国佳人》,甚至写了很多信,去撩张爱玲。

  张爱玲根本没甩过。

  张爱玲爱渣男,那又怎么样?

  她爱了,哪怕对方身份特殊,年纪大。也爱。

  不爱了,哪怕你搞风搞雨,百般求和。也不会心软,不原谅,不回半个头。

  “再给个机会”这种事,在张爱玲的世界里,发生概率是0。

  这种界限分明,世间少有人及。

  可能也正是如此,你可以说她自私,但不可否认,她足够自由。

  可以说她凉薄,但她足够潇洒。

  是的,她就是这么酷!

  张爱玲爱渣男,那又怎么样?

  她的一生太酷了。

  这种酷,来源于两种东西。

  一是钱。

  二是智。

  她真的是聪敏过人的奇女子。

  当年,在杭州,她在西湖边吃面。

  因为只吃了浇头,被旁边的陌生人凛然看了一眼,知道大环境变了。收拾细软,马上离开,前往香港。

  快得你无法想象。

  晚年张爱玲独居洛杉矶,深居简出,闭门谢客。

  张爱玲爱渣男,那又怎么样?

  国内有一个狂热的张粉,得知她的住址,在她的对面,租了一套房子,天天从猫眼里观察她。

  她每周扔一次垃圾。

  而她扔出的垃圾,被此人扒开,由此推测她的生活细节。

  张爱玲得知以后,没任何犹豫,也没说“我明天就搬”、“我等到什么什么就搬”。

  她不是。

  她马上、立刻、下一秒、连夜就搬了家。

  试问,你能做到像她一样果决?

  执行力有她强?

  切割起旧人、旧事、旧物时,有她一样狠?

  我们都没有。

  所以,我们都在被关系所困,为人情所扰。

  有人可能不屑。觉得她不是酷,是无情。

  我不这么想。

  她不是无情,是明白。

  她明白,别人是别人。我是我。

  于是从始至终,都将外界的归外界,自我的归自我。

  不共生。

  不预设。

  不互相掺合。

  因为一掺合,必生烦恼。个个过不好。

  她习得独处的能力,与光阴共处,与孤独为伍。

  她放下对他人的妄念,不用付出,去讨好他人。也不用义务,去绑架他人。

  于是,她身边人轻松。

  自己也轻松。

  张爱玲爱渣男,那又怎么样?

  说到底,人生走到最后,家人、友人与爱人,都会消失。

  人人终将孤独。

  人人都是自己的归宿。

  但张爱玲,却在孤独中开出花朵,变成通往传奇的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