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文被迫生二胎?不!这才是她真正关注的

  “我跟我之前的男朋友在一起了四年,我非常非常爱他;那个时候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跟他结婚,给他生小孩。”王子文在一期节目中说。

  后来,两人因为不断的争吵选择了分手,彼时发现已经怀孕的她,仍然决定把孩子生下来独自抚养。

  她说:“当时并没有想那么多,完全没想过独自一人带孩子的辛苦;那时候就一个念头,他既然来了,我就得对他负责。”

  王子文被迫生二胎?不!这才是她真正关注的

  在《怦然再心动》这个节目中,她首次公开谈论自己的儿子,言语中可以感受到她对儿子深深的爱。

  这么坦率直白的谈论自己的儿子跟感情经历,看的出来王子文已经完全从之前那段情感中走了出来,变得更加坚强;而在节目中,王子文也终于遇到了那个对的人——温暖、包容的吴永恩。

  王子文被迫生二胎?不!这才是她真正关注的

  随着两人感情升温,吴永恩问她:“你以后会考虑跟我生个孩子吗?”王子文说了一句话,让吴永恩无法反驳,她说会先考虑老大的想法。

  在一个家庭中,受二孩出生影响最大的,往往是家庭里的长子长女们。

  王子文被迫生二胎?不!这才是她真正关注的

  二胎出生对老大的影响

  家庭是一个整体,每个家庭成员之间都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羁绊,家庭的任何一个变动,也通常有着“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影响。

  因此,在老大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的情况下,二胎的出生很可能会给他们造成极大的心理冲击。

  王子文被迫生二胎?不!这才是她真正关注的

  二胎政策开放后,长子女们对此产生的一系列激烈反应,使得人们越来越关注生二胎对老大产生的消极心理影响。

  1.情绪问题;

  人本主义心理学家阿德勒根据自己的心理治疗经验,发现在接受心理治疗的儿童中,长子女最容易发生心理问题。

  Grase等人研究发现,在第二胎出生前后的过渡期,儿童期长子女会表现出更多的消极情绪。

  国内研究也发现,长子女最容易出现焦虑、紧张等不良情绪,他们的情绪稳定性最差。

  王子文被迫生二胎?不!这才是她真正关注的

  因为二胎的出生,长子女受到的关注越来越少,他们往往会出现失落、不满和嫉妒等一系列消极情绪。

  2.行为问题。

  心理学家Wagner认为,二胎的出生对长子女来说是一种压力,对于心理还没发展成熟的长子女来说,会产生各种行为问题,比如:退行、自残等。

  王子文被迫生二胎?不!这才是她真正关注的

  比如,13岁的女孩得知母亲怀了二胎后,先后多次以逃学、离家出走、割腕、跳楼等极端的方式试图阻止弟弟妹妹的降临;

  还有11岁女孩在弟弟出生后,为了引起妈妈的关注20天没吃饭,等等社会新闻屡见不鲜。

  同时,据研究显示,如果父母能够认真跟老大沟通,二胎的出生反而会给老大带来很多积极的影响。

  1.智力水平更高;

  在健康的家庭氛围里成长的老大智力水平更高。

  根据扎荣茨的汇合模型解释,一方面因为老大小时候有更多的和父母相处的机会,跟智力比自己高的人相处,能够促进孩子的智力发展;

  另一方面,老大在跟老二的交往中充当了“照顾者”、“教师”的角色,通常会照顾弟弟妹妹,交给他们相应的知识,这样就给他们的智力发展提供了机会。

  2.社会性发展更好。

  而且,有弟弟妹妹的孩子往往合作性更好,因为在家经常跟弟弟妹妹一块玩耍,所以锻炼了他们与人合作的能力,使他们拥有更强的集体意识,而且往往更有责任感,在社会上的适应能力也更好。

  王子文被迫生二胎?不!这才是她真正关注的

  二胎为什么会对老大产生消极的影响?

  1.爱的平衡被打破 ;

  二胎的出生导致家庭结构改变,会打破之前形成的爱的平衡。

  二胎出生前,老大是家庭的中心,父母长辈对孩子的爱都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

  而二胎出生后,父母长辈的关注重心会转移到更需要照顾的婴儿身上。

  孩子都是很敏感的,老大觉察到这种关注重心的变化,产生被父母抛弃的感觉,以及对二胎的嫉妒感。

  王子文被迫生二胎?不!这才是她真正关注的

  他们甚至还会觉得,爸爸妈妈有了二宝就不爱我了,认为二宝是自己美满家庭的“入侵者”。

  Kolak 等人发现,对于不同年龄的长子女,如果父母更关注二孩,那么长子女将表现出更高的妒忌情绪。

  萨洛韦博士认为嫉妒通常与情绪稳定性紧密相联,在家庭中老大通常会更担心自己的地位,对二胎产生更多的嫉妒情绪,因此老大更容易出现一系列情绪问题。

  2.资源危机;

  在《奇葩说》中詹青云说,小时候她问妈妈:为什么我没有一个哥哥或者弟弟?

  妈妈当时的回答让她印象非常深刻。

  她妈妈说:“还好没有,否则,爸爸妈妈会把所有时间都给你吗?会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你吗?”

  王子文被迫生二胎?不!这才是她真正关注的

  二胎通常跟老大之间存在着资源竞争的关系。

  比如二胎刚出生通常会赢得父母更多的关注、自己喜欢的零食也总要分给弟妹、自己的玩具也总是被拿来给弟妹玩。

  研究显示,在家庭中晚出生的孩子通常会获得更多的教育资源,尤其是出生在农村地区的男孩。

  处于资源竞争关系中的老大会对二胎有更强的敌意,如果父母不能做到资源分配的完全平等,老大就很容易出现各种心理问题。

  3.缺乏安全感。

  傅首尔在《奇葩说》里曾说过,我一直想要个二胎,大儿子上小学时就跟他商量能不能多生个,你猜她儿子怎么说的?

  他说:“我觉得你得考虑清楚,万一二宝跟我一样不争气怎么办?”

  王子文被迫生二胎?不!这才是她真正关注的

  傅首尔抱着儿子猛亲了一口,说:“你是最棒的,怎么会不争气呢?”

  儿子说:“既然我这么棒,你还要二胎干什么。”

  这段话的重点是“如果像我一样不争气怎么办”,他内心想表达的是:妈妈,是不是我在你心理不够好?

  这是很多二胎家庭长子女会有的想法。

  这样的经历使得老大通常安全感更低,而缺乏安全感被认为是很多心理问题的根源。

  父母如何跟大宝沟通,

  降低二胎对大宝的心理影响?

  让孩子参与决策

  詹青云在《奇葩说》里说,老大害怕二宝的出生,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害怕存在感降低、被忽视;

  而父母告诉孩子,重要的家庭决策你有权参与,这是化解这种恐惧最好的方法。

  当把大宝放在家庭决策者的地位,他在家庭中的地位就会超越二胎,这样就会冲淡他们之间的竞争关系。

  很多二胎家庭老大都有这样的经历,妈妈消失了一段时间,然后突然抱了一个小孩回来了;

  他们说这是我的弟弟/妹妹,以后你就是大孩子了,要懂事点,帮妈妈照顾弟弟/妹妹。

  彼时年幼的长子女还不知道这会是他们一生遭受“道德绑架”的开始。

  王子文被迫生二胎?不!这才是她真正关注的

  “你是比他大,你就得让着他。”这种话是很多老大的噩梦。

  “为什么我就一定得让着她照顾他?我是比他多活几年,但这不是我的责任。

  他明明是你们的责任,是你们要生二胎的,是你们把他晚生了这几年。

  他的出生你们问过我吗?你们都没问过我,我凭什么要对他负责。”很多长子女都会有这样的困惑跟委屈,这强加的责任给他们的童年蒙上了抹不去的阴影。

  让孩子掌握决定权

  让孩子参与决策不是简单的通知,而是要让孩子拥有决定权。

  很多父母跟孩子的沟通都不能称之为沟通,大都是简单粗暴的直接告知。

  比如,夫妻打算生二胎,大家围着桌子坐好,父母严肃地说:“宝贝,妈妈怀孕了,要给你生个弟弟/妹妹了。你开心吗?”

  大宝看看爸爸妈妈期待的样子,点了点头。

  这就算是很多人认为的沟通过了。

  这样的沟通只能说是给大宝一个二胎出生的心理准备。

  真正的沟通应该是让大宝发表自己的意见,拥有事情的决定权。

  在真正平等沟通的基础上,如果大宝同意了,二胎的出生对大宝造成的心理冲击就会很小。

  如果大宝不同意,一定要认真跟大宝沟通,了解大宝为什么不同意,是不是我们哪里做的不好。

  傅首尔说,父母生二胎跟大宝商量这个过程是必须的,是不能省略的。

  大宝不同意我们可以想办法让他同意,这个想办法的过程就是修复问题的过程、就是补偿安全感的过程、是表达爱的过程。

  费孝通在《乡土中国》说,中国人的家庭关系像石子投到水面后水面上的涟漪,是一种由己推人的模式;

  你很难分清楚彼此之间的界限;

  家庭的任何改变,都会对家庭的每个人产生影响,沟通是维系家庭关系的重要纽带。

  所以,在生二胎之前,千万别忽视大宝的心理健康哦!

  参考资料:

  [1]罗震雷, & 李洋. (2017). 论出生顺序对个体发展的影响. 校园心理, 15(003), 193-197.

  [2]Sulloway, F. J. . (2011). Birth order. Encyclopedia of Creativity (Second Edition), 149-158.

  [3] Argys, L. M. , Rees, D. I. , Averett, S. L. , & Witoonchart, B. . (2006). Birth order and risky adolescent behavior. Economic inquiry, 44(2), p.215-233.

  -END-

  作者:M T

  编辑:雪梨

  设计:多纳

  (文中所有图片均来源网络,侵权可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