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爱情》江德福有多土?安杰看不上他,不只是因为那只钢笔

  原著中的安杰,在第一次相亲的时候,就看不上江德福。

  在以后一辈子的人生当中,安杰始终无法接受江德福的没文化,只能努力地忽略,但江德福的这个缺点总是时不时地提醒她,让她痛彻心扉。

  江昌义是这样看待安杰和江德福的爱情的:

  “城市女人可真叫绝,她们看不起农村男人,管他们叫乡巴佬,但一旦这些农村男人出人头地了,她们又一窝蜂上来把她们抢走。”

  江昌义的评价带有个人的感情色彩,但在一定程度上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况。至少安杰在嫁给江德福的时候,确实是万般委屈和无奈。

  一个资本家小姐,她幻想的爱情应该是浪漫并且美好的,她向往自己的婚后生活:“喝水用水杯,喝茶用茶杯”的生活仪式感。

  可是江德福并不是一个懂浪漫的男人,他连安杰一直想听的那句“我爱你”都说不出口,更不会理解安杰对生活的追求。

  就是这两个极其不般配的人,最终却携手度过了一生,江亚宁说:“月下老人也有办糊涂事的时候。”

  《父母爱情》江德福有多土?安杰看不上他,不只是因为那只钢笔

  安杰看不上江德福,但是江德福却铁了心要追求她,把她当成战争中的堡垒,一定要攻克下来。

  于是,江德福频繁地出入那个资本家的院子,在遭受到安杰的数次拒绝之后,他想要放弃了。可是安泰和安欣却成了他的幕后支持者,为他打气加油。

  除了为安杰的幸福考虑,安泰也有自己的私心,如果有了江德福这个妹夫,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把江德福的大名写在简历上,他的分量足以和自己的资本家父亲相抗衡了。

  在江德福和安杰的这场婚姻拉锯战中,安杰几乎是孤军奋战,她最后还是向江德福伸出了芊芊玉手。

  电视剧中,安杰是被江德福的人格魅力所打动,尤其是在听完他分享自身的经历之后。可是在原著中却不一样,安杰完全是因为万般无奈才向现实低的头,就像剧中她因为侄子生病,不得不求助江德福一样。

  她万般委屈地嫁给了江德福,但是对婚后富足的生活还算满意,安欣戏谑地称她为“军官太太”,这让她很受用。

  安杰是一个有文化的女人,她更注重精神上的享受,除了安欣之外,大院里的人以及后来海岛上的人们,因为江德福的身份,对她给予了很高的关注,正是这些注目礼支撑安杰度过了她和江德福的婚姻。

  安杰这个夫人远比江德福更懂他的人脉圈,领导和同事之间的关系,安杰都摸得清清楚楚,她远比江德福自己更注重他的仕途,这也是安杰在婚姻中寻找到的存在感。

  即使安杰努力地忽视婚姻中的那些不和谐因素,可是它一直都存在,从未消失,她看不上江德福,从一开始的那支钢笔,到后来的同学照片,她始终觉得江德福太土了。

  《父母爱情》江德福有多土?安杰看不上他,不只是因为那只钢笔

  失败的相亲

  安杰和江德福是相亲认识的,但第一次相亲却很失败。

  在安杰的父亲外逃以后,她就被分到了自己父亲被收缴的医院做会计,在领导的介绍下,她和江德福开始相亲。

  那个时候的江德福是一个二婚男人,他一直标榜自己是被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害了的人,所以才和老家的老婆张桂兰离婚,但这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却很容易被认为是抛弃糟糠之妻的负心男人。

  因此,还没有见面,江德福给人的印象就并不好。好在安杰是知识分子,她相信爱,所以江德福的这个理由还算说得过去。真正让她看不上江德福的原因,全是因为江德福自己。

  江德福坐公交车赶往相亲的地点,但是却一个不小心坐错了公交站,不仅迟到了,还老老实实地把迟到的原因告诉了安杰。那个时候公交车确实是一个新鲜的东西,可对安杰来说,早就是见怪不怪了。

  因此,安杰在心里想:“这不是乡巴佬吗?这个年代,只有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才会对公交车恋恋不舍。”

  第一次相亲,即使江德福努力地收拾,也无法掩藏自己身上的缺点。尤其是指甲缝里藏着的污垢,安杰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对江德福也就多了一层否定。

  回到家的时候,她开玩笑地对安欣说江德福口袋里插着的那支钢笔一定是装模作样,他一定连字都不会写一个。

  安杰确实是在很认真地相亲,但她对江德福的嘲笑是露骨的,当时的江德福带有农村人不讲卫生的坏习惯,文化还有待提升。安杰的看法没有错,所以她看不上江德福,自然不愿意嫁给江德福。

  《父母爱情》江德福有多土?安杰看不上他,不只是因为那只钢笔

  安杰藏着的照片

  婚后的安杰,在自己不看好的婚姻中找到了存在感,可是最初看不上江德福的原因,一直是她的隐痛。

  江亚宁看书的时候,发现了那张藏着的照片,那是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因为打扮过于时髦,被江亚宁和江亚菲认为是特务,所以交给了江德福。

  江德福有着丰富的斗争经验,他很生气,但是却不是因为他是特务,而是觉得安杰将一个男人的照片藏得这样深,她对不住自己。

  那是江德福第一次对安杰发脾气,因为照片中的男人和安杰的理想型太像了,她一直在改变江德福,条件几乎和照片中的男人一模一样。

  真实情况却并非如此,照片上的那个男人,不过是安杰的同学,所谓的藏着的照片,也不过是同学之间的留念,照片背后写着的英文字母,翻译过来就是:“安小姐。”

  在现在看来,男女之间这样的行为很正常,可是在那个年代,江德福就认为这是安杰的初恋对象,认为她欺骗了自己。面对江德福的固执,安杰只能说:“你没有上过学,你不知道什么是同学,我跟你说不清”。

  面对江德福无理的质问,安杰大叫着解释:“安小姐,安小姐。”原著中是这样描写的:

  

母亲大喊安小姐的时候,我分明感到母亲在喊她自己,喊那个二十年前在青岛街头漫步地穿着碎花旗袍的年轻的她自己,密司安,安小姐。母亲的声音穿透了二十年的时空,把那个已经走得好远好远的安小姐又叫得回过头来,她冲着泪流满面的正在衰老的母亲璀璨一笑,那笑容清晰又模糊,既亲切又悲伤,令母亲痛彻心扉。

  不愿意将就的安杰嫁给了江德福,她努力地忽视婚姻里的那些不美好,可是现实却一次次逼得她不得不直面这些不和谐,缠绕一生,最终只能默默接受。

  《父母爱情》江德福有多土?安杰看不上他,不只是因为那只钢笔

  改变

  江亚宁对安杰的评价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不管在什么样的处境,安杰都很漂亮,她注意保养,面部白皙,气色很好,她知书达理,养花喝咖啡,极其看重生活的仪式感。

  江德福一向以大男人自居,他不愿意与安杰斤斤计较,安杰在努力地改变着他,他都全盘接受,朝着安杰想要的方向走去。

  在安杰的支配下,他开始穿上了西装,坐在西餐厅里吃西餐,还会每天按照安杰的要求刷牙洗脸,因此被老丁嘲笑为“三洗丈夫”。

  江德福在安杰的要求下悄无声息地发生着改变,在和安杰大吵了一架之后,他决定再也不洗脚洗脸,但却发现已经成了习惯,不洗就没有办法好好睡觉。

  当然,也有一些习惯没有办法改变,比如吃饭的时候吧唧嘴,怎么都学不会说“我爱你”,这也是江德福最后的倔强。

  同样的,安杰也在悄无声息地发生着变化。

  曾经,她和江德华水火不容,互相看不顺眼,可是在长期的生活之后,反倒成了比亲姐妹还要亲的闺蜜,两个人相互扶持地过了一生。

  安杰看不上王秀娥包的包子,可是看着江德福吃得那么香,她又忍不住吃了起来,并说自己只吃馅,不吃皮,这些生活中被忽视的小细节一直在改变着安杰。

  他们的婚姻,在互相改变中成长,潜移默化地互相影响,而并非一直如诗般美好。

  《父母爱情》江德福有多土?安杰看不上他,不只是因为那只钢笔

  婚姻幸福的秘诀,在于相处。

  所有的感情都是相处出来的,当荷尔蒙的冲动消失之后,婚姻里只剩下死寂的沉默,要想继续生活下去,不靠爱,而靠在相处之中的包容。

  那个年代的父母爱情没有离婚,不管是男人也好,还是女人也罢,离婚都是一件丢人的事情,更是人生的重大决定,所以面对婚姻里的不和谐,唯有自愈。

  学会和婚姻中的不美好和解,也是一种能力。

  最初的安杰看不上江德福,可是在不断地相处和包容之后,她接纳了江德福所有的保护和缺点,这是《父母爱情》真正想要宣扬的爱情观。

  离婚率攀升的今天,也许不是因为婚姻里缺少爱,而是我们对婚姻看得没有那么慎重,轻易地闪婚,感受不到幸福之后就选择离婚。

  时代确实带来了更多的包容和开放,可不能成为我们轻看婚姻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