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圈惊雷:战友一氧化碳中毒!看我“钢二班”战友临危不乱

羊圈惊雷

黄钢拳

  我曾是西藏高原钢铁运输班”(简称“钢二班”)的战士,在这个荣誉的集体里,我学会许多,并让我受益终身。

  羊圈惊雷:战友一氧化碳中毒!看我“钢二班”战友临危不乱

  1973年元旦前一周,连队接到司令部命令,由团参谋长带队,必须在元旦前把这批战备物资安全运到阿里。此次任务艰巨,时间紧急,路况很差。这一天途经一条冰河,桥已坏只能从冰河上开过去,冰层受重压车陷河中,有五辆车分别经几次拖拉才过了河……到改则县也是下午九点过了。

  改则县城共计只有几幢土墙平房,县办领导为了让子弟兵都能住进宿舍,也是倾其所有腾房,甚至连羊圈都腾出来了。让我们十分感动!真是军民鱼水情无处不在。平时连队住兵站都有宿舍,沒兵站的地方就住在车上,当晚最低气温零下25度,情况特殊。

  我走在最后担任救急车,给小严修好车已经12点半,我俩扛着背包进房,打开手电发现,只有两张用水桶支撑几块木条搭成的简易床,二位战友已熟睡。屋子不大四面无窗,正中炉子里牛粪还在燃烧,烟筒却很破旧。地面羊粪足有两厘米厚但不算太湿。我们就地打开背包休息,渐渐入睡。

  突然,两声闷雷将我从睡梦中惊醒,我坐起来一看,只见两位战友从床上掉下来不醒人事,我也感到浑身无力,我立即感觉到他俩有可能是一氧化碳中毒了。

  我打起精神,立马开门通风的同时,大声呼叫小严。幸好,小严的一氧化碳中毒并不深,他被我叫醒了。我俩紧急给战友掐人中,看着两位战友慢慢苏醒,微微睁开的双眼,我和小严都稍稍松了一口气。

  我和小严给他俩穿上大衣,各背一位快速出门,与小严各背一位快速出门,到离房六米外的汽车后面,打开档板放倒氧气瓶,扭开阀门对准战友鼻孔吹氧,动作连贯一气呵成。这种应急措施我们“西藏高原钢铁运输班”曾经学习演练过。好在闲时准备急时用,使这次惊险得以排除。

  两位战友精力逐渐恢复,第二天早晨入列车队继续向阿里进发,全连终于提前一天圆满完成任务。

  羊圈惊雷:战友一氧化碳中毒!看我“钢二班”战友临危不乱

  (本文插图均来自网络)

  作者简介:

  黄钢拳 原名黄芳泉。1968年入伍,1969年从团警卫排分到“西藏高原钢铁运输班”历任副班长,班长1970年入党,荣立三等功一次,1971年出席“总后”表彰会。任三排副排长,在团司令部工作一年半1976年下西藏地方,1981年调成都工作到退休。

  羊圈惊雷:战友一氧化碳中毒!看我“钢二班”战友临危不乱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