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女孩被猥亵后自杀,凶手却无罪释放:她还能等来正义吗?

  甘肃女孩被猥亵后自杀,凶手却无罪释放:她还能等来正义吗?

  “跳啊,快跳啊,犹豫什么?”

  李奕奕坐在8楼平台,低着头摆弄手机。

  楼下挤满围观者,面带笑容,叫嚣欢呼。

  甚至,还有人现场直播。

  “快跳,看完你跳楼,我还要去接娃娃。”

  “热门你上定了,消防也救不了你。”

  甘肃女孩被猥亵后自杀,凶手却无罪释放:她还能等来正义吗?

  “1、2、3,跳!”

  甘肃女孩被猥亵后自杀,凶手却无罪释放:她还能等来正义吗?

  “没穿安全裤,把咱们女人的脸丢了。”

  甘肃女孩被猥亵后自杀,凶手却无罪释放:她还能等来正义吗?

  围观者毫无人性拍手叫好,不断狂欢。

  他们似乎完全意识不到,悲剧正来临。

  晚上七点过后,李奕奕开始向外挪动身体。

  消防员立刻扑过去拦住她。

  她跟消防员说:“放开,我活着真的很痛苦。”

  奈何挣扎过于激烈,她从消防员手中滑落。

  那一瞬间,围观者欢呼声,救援人员哭嚎声,几乎同时响起。

  甘肃女孩被猥亵后自杀,凶手却无罪释放:她还能等来正义吗?

  她父亲李军明听到“巨响”后,晕倒过去。

  他还没来得及见女儿最后一面。

  19岁的生命,就永远停留在2018年6月20日。

  6月29日,李军明发了一条朋友圈。

  “疾风暴雨后,

  小草小花抖落水珠,

  坚强地挺立着,

  可我最艳丽的那朵,

  却怎么也找不回来了。”

  丧女之痛,无疑把他推向深渊。

  可怎么也想不到,这仅仅只是悲剧的开始。

  如今2年多过去,他还没能为女儿讨回公道。

  而害死女儿的凶手们,早已脱罪。

  甘肃女孩被猥亵后自杀,凶手却无罪释放:她还能等来正义吗?

  悲剧要从2016年9月5日晚上说起。

  正读高三的李奕奕,因胃病请假在宿舍休息。

  班主任吴永厚前来探望,同时带来噩梦。

  据李奕奕自述:

  “趁停电,

  班主任双手抱住她的头,

  强行亲吻额头、脸和嘴巴,

  并试图撕掉衣服。”

  直到另一位老师推门进来。

  甘肃女孩被猥亵后自杀,凶手却无罪释放:她还能等来正义吗?

  事发当晚,她反复漱口,可还是洗不掉羞辱和恐惧。

  这给她留下巨大的心理阴影。

  无奈之下,她只好求助心理辅导室的老师。

  这是她第一次发出求救信号。

  可老师什么都没做,直接把情况上报给学校。

  学校安排吴永厚道歉。

  “糊涂,一时冲动,感谢李奕奕放我一条生路。”

  甘肃女孩被猥亵后自杀,凶手却无罪释放:她还能等来正义吗?

  于吴永厚,确实是生路。

  于李奕奕,却是死路。

  她说:“那种伪善让我觉得丑陋和罪恶。”

  对学校的信任崩塌了,只好求助她爸爸。

  李军明赶到心理辅导室后,看到女儿靠墙蹲在地上。

  他说:

  “那天女儿像变了个人,

  脸庞通红,眼圈和嘴唇发青,

  哭得直打哆嗦。”

  她沉默了很久,才说:“爸爸,我想回家。”

  他一头雾水,跑去问心理老师。

  老师说:“问你女儿去。”

  他只好去问班主任吴永厚。

  吴永厚背对着他,轻飘飘说了句:

  “没事,好着呢。

  你见你女儿了吗?

  你女儿跟你说啥没有?”

  李军明老实回答,“啥也没说。”

  随后他把女儿带回家。

  不料,回到家后,女儿的情况变得更糟糕。

  她不吃饭,整日整夜不睡觉。

  李军明以为是高三压力过大所致。

  连忙带女儿去医院检查,都没问题。

  可奇怪的是,女儿竟要独自一人去妇科和心理科问诊。

  检查结束后,她什么都没说,拿好药就拉着父亲回家。

  她没把实情告诉父亲,并打算隐瞒到底。

  直到她出现第一次自杀行为。

  甘肃女孩被猥亵后自杀,凶手却无罪释放:她还能等来正义吗?

  李奕奕回到学校上课。

  发现吴永厚仍是自己的班主任,

  备受打击,

  病情加重了。

  没过几天,她晕倒在课堂。

  据透露,她还曾揪头发,放声大哭。

  种种行为,令李军明越来越不解。

  有一次,他看到女儿躺在床上,眼神迷糊。

  这才发现,女儿吃了很多安定药物。

  幸好抢救及时,才捡回一条命。

  可即便这样,依然没有人告诉李军明到底发生了什么。

  女儿不说,心理老师也不说。

  这样耗着不是事,李军明决定带女儿去上海检查。

  李奕奕深知不能再隐瞒,于是选择说出来。

  但事先请求父亲:

  “你别生气,别冲动,也别离开我,你要和我在一起。”

  陈述过程中,她泪流满面。

  那段猥亵经历,像一根刺,深深扎进她的心。

  说不得,逃不了。

  李军明问为什么之前不肯说。

  她说:“老师们警告我,要是跟你说,你会闯大祸。”

  听完后,他既愤怒又无奈。

  作为单亲爸爸,他没有照顾好女儿。

  伤害已经形成,他只能告诉女儿:

  “不管发生什么事,爸爸帮你,不要害怕。”

  他立刻带女儿去上海精神卫生中心看病。

  医生没有说具体诊断结果,只开些药。

  由于不放心,他们再次前往北京安定医院检查。

  诊断结果显示:创伤后应激障碍。

  甘肃女孩被猥亵后自杀,凶手却无罪释放:她还能等来正义吗?

  李军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开始跟校方交涉,却屡次“碰壁”。

  学校回应道:“我们没有人事管理权,要去找教育局。”

  教育局同样和稀泥,发了一则通报,迟迟没下文。

  校长曾和李奕奕聊过,李军明不在场。

  校长劝李奕奕回学校上课,这不是多大事。

  从始至终,没有一句“对不起”。

  涉事班主任照常任教,没有任何处罚。

  这对相依为命的父女,再无他法。

  李军明决定报警。

  甘肃女孩被猥亵后自杀,凶手却无罪释放:她还能等来正义吗?

  眼看“魔鬼”就要现形了,结果却出乎意料。

  2017年5月2日,班主任吴永厚涉嫌强制猥亵罪。

  被行政拘留10天。

  甘肃女孩被猥亵后自杀,凶手却无罪释放:她还能等来正义吗?

  以为等来正义,结果一场空。

  希望的火苗燃起又被扑灭,反反复复。

  如同李奕奕的生活,时而明朗,时而暗沉。

  她一直想考大学,所以转校换个新环境。

  可长时间服用药物,她身体状态越来越差。

  嗜睡、发胖,甚至浑身无力。

  李军明说:

  “那段时间,

  家里的农药不见了,

  床单被撕碎结成绳子等等事件,

  前后差不多发生十几次。”

  李奕奕还是没有走出阴影。

  时间来到2017年的高考季。

  离高考仅剩13天时,李奕奕再次试图自杀。

  好在,又被解救下来。

  醒来后她问父亲:“为什么要救我?”

  这个问题也许永远没有答案。

  但只有她好好活着,他才有力量与世界对抗。

  李奕奕出院后,再次鼓起勇气学习。

  她不甘心放弃大学梦,更不信命。

  然而,她“输”了,输得彻彻底底。

  噩梦还是来了。

  甘肃女孩被猥亵后自杀,凶手却无罪释放:她还能等来正义吗?

  2017年7月23日,

  也就是李奕奕试图自杀不久后。

  教育局对涉事班主任吴永厚进行处分。

  降低岗位等级,调离教学岗位。

  甘肃女孩被猥亵后自杀,凶手却无罪释放:她还能等来正义吗?

  划重点,降低!调离!

  这意味着,他还能继续教书。

  李军明的心凉了一次又一次。

  一边是女儿的状态不佳,一边是没等到合理处罚。

  他再次向警方进行申诉。

  经相关部门调查后,一致认为吴永厚情节显著轻微。

  最终对吴永厚作出不起诉决定。

  为什么说情节轻微?

  报道称:

  李奕奕的抑郁症与吴永厚行为,无法界定直接因果关系。

  甘肃女孩被猥亵后自杀,凶手却无罪释放:她还能等来正义吗?

  李奕奕得知这个结果后,对父亲说:

  “爸爸,两年了,哪有公理呀,你还奔波个啥?”

  于表面,她好像放弃寻回正义。连同大学梦也放弃了。

  这两年因她生病,家里欠下很多债,她提出要去工作。

  于内心,《不起诉决定》成了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绝望、愤怒和屈辱感,让她再一次走向天台。

  那天是2018年6月20日。

  天台底下看热闹的围观者,乌泱泱一片。

  他们起哄,拍掌叫好。

  他人因痛苦而身处死亡的边缘,

  围观者却表现得如此没人性和冷血,

  不禁令人触目惊心。

  这一次,她真的走了。没有奇迹。

  她父亲接到噩耗,

  哭都哭不出声,

  悲到深处无声。

  一个大男人,一夜之间,彻底垮了。

  自2016年以来,女儿自杀十来次。

  他不敢睡觉,要时刻保持清醒,看住女儿。

  结果,女儿没看住,自己身体也熬坏了。

  他先后被确诊为2型糖尿病,有眼底出血、末梢神经病变。

  还有心脏、肝脏、肾脏都有不同程度并发症状。

  女儿离世后,身体无法支撑他继续工作。

  医生建议他住院,但因负债累累,不敢住院。

  加上还要抚养十来岁的儿子,他不能倒下。

  曾经有记者在报道后面附上打赏,想让网友给他捐款。

  他拒绝了。

  他说:“我只想为女儿讨回公道,不是要钱”

  如今,

  2年多过去,

  他没等来公道。

  却等来又一顿暴击。

  甘肃女孩被猥亵后自杀,凶手却无罪释放:她还能等来正义吗?

  2018年10月12日,李军明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法院最终判决:吴永厚涉嫌强制猥亵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

  于2020年4月6日生效。

  可仅仅4个月,吴永厚就被释放。

  理由是:李奕奕之死,与他无关。

  根据民事一审判决,他只需赔偿6.7万元。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吴永厚是把李奕奕推上天台的第一个魔鬼。

  然而就这点处罚?讽刺吗?

  还有讽刺的。

  屡试甩锅的涉事学校辩称:

  “这起案件,

  由吴永厚的犯罪行为和李奕奕个人轻生行为导致,

  与该校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该校无过错。”

  最终该校只需赔偿1.6万元。

  好一个无过错!

  事情发生后,李奕奕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向心理老师咨询。

  结果呢?

  连一句道歉都没有!

  该校到底是教书育人,还是教书毁人?

  实在令人心寒。

  目前,李军明继续民事诉讼。

  他足足提交了530份票据,证实至少14万元损失费用发生。

  这一次,他能讨回公道吗?

  前几天看到一审处罚结果后,我特别愤怒。

  尤其是了解到李军明的心酸和无助后,

  不管怎样,

  我一定要声援他。

  当初李奕奕自杀案引起很大轰动,轰动过后,早已被遗忘。

  而那些把李奕奕“推下”天台的恶人,都在逍遥法外。

  如果猥亵学生的老师得到应有的惩罚,

  如果心理辅导老师能真正关注学生的心理健康,

  如果学校领导能为学生着想,

  如果围观者能有一丝良知……

  可是没有如果。

  李奕奕带着决绝离开了。

  李军明很无奈地说道:

  “我女儿的生命如果能唤醒大家共同努力,

  还孩子们一个风清气正的校园,

  让天下父母放心,

  让孩子们安心。

  我女儿就没有白死。”

  所以我恳求大家,持续关注这个案件,帮帮这个父亲吧。

  只要我们多一些关注,正义就会早点到来。恶人就能早点被严惩!

  作者:凌一

  甘肃女孩被猥亵后自杀,凶手却无罪释放:她还能等来正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