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复失控的人生——惊恐发作

  我们到底怎么了

  “医生,请你一定要救救我!救救我!”

  一名青年男子双手紧紧抓住急诊科医生的白大褂下摆,表情惊慌,甚至可以称得上惊惶失措,他张大嘴巴,呼吸急促,左手按住自己的左侧胸前区,仿佛沙滩上缺水的鱼。

  反复失控的人生——惊恐发作

  急诊医生的脑海中顿时呈现出两个诊断:1.急性心肌梗塞;2.呼吸衰竭。

  然而,随后的心电图、血气分析、氧饱和度等检查却发现,患者只是呼吸性碱中毒,而且还是因为他过度换气导致的。套在头上的塑料袋随着男子的呼吸而一张一合,30分钟以后,他终于彻底平静了下来。

  半年里,这是他第9次被救护车送到急诊科,这也是他第9次被医生宣布,心肺没有严重疾病,这也是他第9次被同样的症状折磨,生不如死。

  自从第一次发作,每一天,他都生活在惴惴不安中,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那种可怕的体验将再次降临,而这一切,只是出自他的一个念头。当时,正准备入睡的他心血来潮,去感受了一下自己心脏的跳动和呼吸的节律,还试图去控制呼吸和心跳,结果就把自己控制进了急诊室。

  反复失控的人生——惊恐发作

  一位年轻的高级女白领,今年也是祸不单行,年前一次饮酒后,她突然感受到心悸、胸闷,还有一种自己可能马上就要死掉的可怕感受,之后她便成了医院急诊科的常客。

  医生对她说:“你的心脏和肺真没有病!”但是她经历的症状又是如此真实,医生的回答让她万念俱灰。“我明明有病,只是你们查不出来!”她的内心在呐喊,多次送她去医院的同事眼神中的揶揄更是让她抓狂。

  “我们的人生失控了!我们究竟怎么了!”越来越多被急诊科医生判断没病的人在追问,急诊科医生也在苦苦追寻着答案。

  实际上,他们患的,并不是什么世所罕见的疑难杂症,只是,这个问题的答案,在精神心理科才能找到。结合病史,精神心理科的医生很轻易就能想到,他们可能遭遇了一次典型的惊恐发作

  

  • 心跳急剧加快,突然大汗淋漓,大脑仿佛对四肢失去了控制,不停地震颤;
  • 胸口仿佛压了块大石头,喘不上气,胸部疼痛,恶心和眩晕感也随之而来;
  • 浑身发冷或发热,感觉错乱;尿频、尿急;
  • 等等。

  更令人心有余悸的是,这样的发作是不可预测的,这些痛苦的症状会在几分钟内集中爆发,而且事先毫无征兆——有的患者是在放松休息的时候发作,甚至有患者在睡眠当中突然发作。

  这些患者无一例外都曾反复到各个科室,完善了各种检查,结果却都是正常的,或者仅仅只有因过度换气导致的呼吸性碱中毒。(当然,如果确实被查出有二尖瓣脱垂、低血糖、嗜铬细胞瘤、甲状腺功能亢进等躯体疾病,这些情况就不在我们今天讨论范畴了。)

  更加糟糕的是,这种疾病如果不治疗,会不断地反复发作,让患者的社会功能遭受严重的损害。

  什么是惊恐发作

  我们要先全面地了解这种疾病,才能制定出完善的作战方案与它抗争。惊恐障碍是多种易感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01 性格因素

  作为焦虑症的急性发作形式,惊恐发作的患者跟其他类型的焦虑症患者一样,大多有神经质的倾向,这是一种基本的性格特质。简单地说,就是即使没有负面事件的影响,这类人也容易感受到消极的情绪,或者天生消极情绪持续的时间较长。临床上的抑郁症患者常常也具有这样的性格特质。

  02 认知特点

  其次,他们有着共同的认知特点,就是对自己身体疼痛不适的特别关注,说白了,就是对死亡有着特殊的超出常人恐惧;还有就是比较偏执,认为一件事情非黑即白,缺乏灵活的认知调整。

  03 饮酒习惯

  有一部分患者的罪魁祸首在饮酒。酒精类的物质本来就特别容易激发交感神经兴奋,带来心跳加速,再加上患者的焦虑情绪,情况便一发不可收拾。

  惊恐发作的时候,通常都是突然的、没有明显刺激源的、也没有明确恐惧对象的。它不像我们一般意义上所说的慢性焦虑,但它的危害是显而易见的,而且,反复发作严重影响了我们的学习、工作和生活,我们又该如何去应对呢?

  反复失控的人生——惊恐发作

  我们建议立即到正规精神专科医院进行诊断和治疗,主要的治疗方法包括药物和心理治疗两种。

  药物治疗主要起到快速改善焦虑状态的作用,但这种治疗方式仅仅只能缓解症状,起到决定性治疗作用的还是心理治疗。

  惊恐障碍的心理治疗有支持性心理治疗、认知行为治疗、低阻抗意念导入疗法(TIP技术)和精神动力取向心理治疗、精神分析治疗等,常用的技术包括心理健康教育,认知矫正、放松训练、暴露治疗等。对酒特别敏感的患者还需要戒除酒类使用。

  一般来讲,大多数惊恐障碍患者经系统治疗后预后均较好,少数合并了广场恐惧、抑郁症、物质滥用和人格障碍的患者预后不良。

  总之,用科学的方法是可以打败这种让人感觉人生失控的疾病的,竖立对疾病、对健康的正确观念。

  作|者|介|绍

  反复失控的人生——惊恐发作

  米莉 教授

  中国康复医学会作业治疗专业委员会社会心理作业治疗学组委员

  四川省医学会精神医学专业委员会青年委员

  四川省医学会行为医学分会委员

  四川省康复医学会理事

  国家中级心理治疗师

  副主任医师

  成都市第四人民医院慢性科主任

  有17年临床治疗经验,对重症精神障碍及心身疾病等有丰富的治疗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