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花两套房子当聘礼娶来的老婆,突然发病去世了,真相我没法接受

  01

  陈萱坐在高端名牌店的绿皮沙发上,焦虑地看着银行卡的余额。

  表姐王娇在导购小姐的簇拥下,神色傲慢地试了一条又一条裙子。

  镜子前的美人儿长发如瀑,皮肤白皙,美得像海报上的女明星。

  最终,王娇把“战利品”锁定在一条三千多的真丝裙上,努努嘴示意表妹买单。

  陈萱按出付款码时,感觉钱包在大出血。她恨自己嘴贱,在拿到心仪医院的入职通知时,一时冲动说了句“生日礼物随你挑”。

  王娇果然像预想的一样,拉着她直奔市中心的繁华商场,毫不客气地玩起宰羊游戏。

  导购小姐殷勤包好衣服后,王娇一派大小姐的模样,示意陈萱拎好东西先回家,她要赶下一趟儿的派对。

  见陈萱扶了扶鼻翼上的黑框眼镜,王娇不屑地嗤笑:“一天到晚只知道读死书,我知道你喜欢跟冷冰冰的/尸/体打交道多过见帅哥。今晚我不带你去玩了,你早点回去陪我妈看电视。”

  说完,王娇扭着婀娜的腰肢,上了一辆在外头等了许久的豪车。

  陈萱疲惫地走到公交车站前,为自己跟表姐截然不同的人生叹了口气。

  我花两套房子当聘礼娶来的老婆,突然发病去世了,真相我没法接受

  02

  陈萱爸走得早,在她十二岁那年,妈妈也得了晚期癌症。

  临走前,陈萱妈把她和家里的房子以及财产,全部托付给自己的姐姐。

  姨妈和妈妈感情很好,保证一定善待陈萱,将她好好养大。

  陈萱还记得,刚搬进姨妈家的第一天,王娇发起大小姐脾气,把她的行李丢到外面垃圾桶。

  姨妈连忙去捡回来,买了王娇最爱的灯影牛肉,又答应带她去念叨许久的游乐园,才哄得她让表妹住进房间。

  拥有一个校花表姐是什么感受?

  貌不惊人的陈萱很有话语权,从初中到高中,她是王娇的跑腿跟班,以及情书转达站。

  众星捧月长大的王娇,个性骄矜,在学校勾勾指头就有不少青春期的萝卜蹲献殷勤。

  高二时,学校转来富二代马仲,家里是做生意的,贼有钱。

  那天,他拿着一盒包装精美的进口巧克力站到陈萱面前,她激动坏了。

  原本,陈萱以为自己像丑小鸭天天跟在白天鹅屁股后面,被烘托得毫不起眼。

  没想到有人能在人群中注意到她,而且是玉树临风,打篮球像一阵旋风的马仲。

  可结果证明陈萱想多了,马仲是为了套王娇的近乎,才先送礼物收买她。

  03

  王娇端着天之骄女的架子,没有轻易答应马仲的追求。

  马仲明白从外围包抄的道理,给王娇送漂亮项链时,不忘给陈萱选精致的手链。

  拿人手软,陈萱有时也提供有用的情报,诸如王娇周末去哪个商场,马仲就打扮得帅气去偶遇。

  高考后,陈萱考上医科大,王娇的学校恰恰在同一座城市。

  马仲勉强考上二本,但作为马家独子,将来要继承家里的矿,学历也没看得那么重。

  在一众绿叶中游走许久,王娇总算答应马仲的追求。没办法,谁让他在众多追求者里综合排名第一,又舍得给她花钱。

  马仲把王娇惯得没边没际,王娇看上的化妆品,名牌包,他一眼不眨就买下来。所谓爱情,也得用金砖银砖堆砌!

  马仲抱得美人归,依旧对陈萱挺好。他记得她的生日,充满仪式感地订鲜花、送卡片。

  抱着闪耀金粉的蓝色妖姬,陈萱很羡慕被马仲深爱的王娇。

  她不是羡慕马家有钱,而是妒忌王娇能得到专一又体贴的爱。

  先一年毕业的王娇到外贸公司上班,马仲游说亲爹成功,在她落脚的城市开了分公司。

  为免夜长梦多,马仲很快求婚,他还诚意十足买下两套房子当聘礼,大的归他和王娇,小的让王娇妈进城跟陈萱住。

  他还给王娇买了一辆四十多万的车,让她妥妥地赢在同龄人的起跑线上。

  王娇原本想多玩两年,可她妈说马仲是个好女婿,这年头实在的男孩不多了,得抓紧啊!

  权衡一番后,王娇同意穿上婚纱,找了陈萱当伴娘。

  婚礼上,陈萱看着穿西装的马仲,抑制住疯狂跳动的心脏,在心里流了一缸子的眼泪。

  从此,她暗恋马仲的秘密要永埋心底,让它永远见不到太阳。

  我花两套房子当聘礼娶来的老婆,突然发病去世了,真相我没法接受

  04

  给王娇买完衣服,陈萱自我安慰,姨妈这些年对自己不错,尤其是姨夫过世后,她把两个女孩带大也不容易。

  那条三千块的裙子,就当她报答姨妈的一点利息好了!

  可话是这么安慰,陈萱心仍然不平衡,长得美真占优势,王娇一毕业就有了房子车子,而她苦哈哈学医,除了收获潮水般后退的发际线,还有什么?

  爸妈留下的财产花得七七八八了,姨妈再好,她也得节衣缩食,攒钱买属于自己的房子。

  这么想着,陈萱去医院食堂打饭时,只要了一份最便宜的酸辣土豆丝。

  坐下不久,同科室的八卦小天后凑了过来,说外科最近来了一个叫李洋的大帅哥!

  帅哥脖子以下都是腿,平时不苟言笑,看起来又帅又酷。听说好几个女生无病呻吟,就是为了挂他的号多看两眼。

  话音刚落,小天后捅了捅陈萱的胳膊,示意李洋正往她们面前走来。

  这种场景陈萱并不陌生,以前她跟王娇出去的时候,经常遇到男生搭讪。可她是谁,烘托娇花的绿叶而已。

  但事情出乎意料,李洋一开口就是:“陈医生,我可以坐到这里吗?”

  陈萱差点被土豆丝呛着:“你怎么知道我姓陈?”

  他嘴角清扬,用修长的手指从白大褂口袋拿出一张带照片的胸牌。

  陈萱大窘,估计是她刚才在病房不小心掉的。

  缘分就是这么奇妙,两人挺聊得来。日子久了,陈萱与他对视一眼,心跳都会莫名加速。

  有次,王娇路过医院找她吃饭,陈萱下意识拒绝。不知为何,她不想让王娇看到李洋。

  从小到大,王娇从她手上抢过很多东西,小到橡皮擦、酸奶、笔记本,大到勤工俭学买下的电脑,手机。

  陈萱试探李洋,会不会更喜欢胸大腰细的女生?

  李洋亲了亲她的鼻子,说当医生这一行什么鸡零狗碎没看过,最重要是性格合拍。

  05

  感情稳定后,陈萱的戒心没以前重了。

  小长假时,马仲说客户邀请他们到度假村,让陈萱一起去,可以带上男朋友。

  陈萱知道姨妈也去,索性把李洋带给老人家看一下,免得她心心念念地给她介绍对象。

  一群人在露天烧烤,王娇凑到陈萱耳边:“看不出来啊,就你这样的条件,居然找了个潜力股。”

  陈萱连连否认:“他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哪比得上姐夫,一毕业给你买车买房。”

  王娇露出漂亮的锁骨,凑到正在烤鸡翅的李洋身边,青葱般的指尖拿起刷子涮了一层蜂蜜。

  她把烤好的鸡翅膀塞到李洋嘴边,他淡淡拒绝了,说不爱吃甜的。

  这时,陈萱拿了一根烤好的火腿过来,李洋探头过去,在她吃过的地方咬了一口。

  姨妈咯咯咯笑:“你们年轻人哦,不要到处撒狗粮。”

  李洋宠溺地摸了摸陈萱的头,眼角压根没看王娇。不知为何,陈萱心里甜丝丝的。

  我花两套房子当聘礼娶来的老婆,突然发病去世了,真相我没法接受

  06

  偶尔,陈萱去李洋的公寓过夜,但大部分时间她都回姨妈家。

  那天值完夜班,王娇打电话催她赶紧回姨妈家,说假如马仲来问,就说她在娘家睡着了。

  陈萱想追问,可她啪一下把电话挂了。

  马仲果然打来电话,问她知不知道娇娇在哪,十二点了不见人影,连岳母手机也关机。

  陈萱怕引发争吵,只好违心地照王娇说的回答。

  次日陈萱下楼买早餐时,她看见王娇从一辆商务风的车下来,显然车上还有另一个男人。

  王娇风情慵懒告别,陈萱拎着豆浆油条上前问:“他是谁?”

  “少管我的事,昨晚马仲打电话来,有没有按我说的做?”

  陈萱咬着唇点头,但直觉告诉她,王娇背叛了马仲。

  王娇打了个哈欠,扭着柔软腰肢上楼洗澡,还专挑她新买的裙子穿回家,说要证明给马仲看。

  陈萱无语,王娇结婚才两年,就红杏迫不及待出墙了?

  07

  整整大半个月,王娇回来过夜三次。

  姨妈有些担心,王娇最近为了业绩喝酒熬夜,年纪轻轻老嚷着胸口疼,会不会得了心脏病?

  陈萱也疑惑,一向矜贵的表姐怎么突然热衷搞事业?

  那天上完夜班,姨妈打电话来说王娇在KTV喝醉了,让她赶紧去看看。

  到了包厢门口,陈萱看见王娇软软的身子,挂在一个油腻肥胖的大男人身上。两人嘴对嘴亲得正欢,那辣眼的画面让人不敢直视。

  忽然,王娇捂着胸口露出痛苦的表情,陈萱急忙进去给她按压心脏。

  缓过来后,陈萱有些生气:“你知不知道夜夜笙歌的年轻人,也很容易猝死?”

  其实,她更想质问王娇为什么丢下马仲,跑出来跟油腻的肥佬厮混!

  王娇一把将她推开,怒气冲冲地拦的士走了。

  到家后,陈萱看到姨妈在抹泪。她说娇娇太要强了,为了面子什么都不说,还是找女婿打听才知道。

  毕业后,马仲搞了不少投资,不知能力问题还是运气问题,他投入的钱全打了水漂。

  亲家前阵子还着了黑心客户的道,把钱亏得七七八八,欠下不少债。为了这事,王娇跟马仲吵了很多次。好在她能力不错,在公司努力也能往上爬。

  听到“往上爬”三个字,陈萱的心往下一沉。

  我花两套房子当聘礼娶来的老婆,突然发病去世了,真相我没法接受

  08

  家庭事业都不顺的马仲,天天心烦意乱地喝酒,直到胃出血进院。

  陈萱心里不是滋味,再怎么说,他也是她第一个喜欢的男生。

  过去高大帅气的马仲瘦了一大圈,憔悴得不成样子,像是生了什么大病。

  陈萱不由分说让他检查身体,说钱没了可以东山再起,身体没了才最要命。

  体检后,马仲浑浑噩噩走了,背影有股丧家之犬的味道。

  陈萱叹息钱真是男人的胆,有胆勇闯天涯,没胆连老婆都不敢管。

  她打电话给王娇,说马仲为她付出过很多,再难也要一起面对。王娇的语气透着不耐烦,说等下她去医院,让她废话少说。

  大中午,陈萱跟李洋去饭堂吃饭,忍不住吐槽几句。

  谁知,被吐槽的王娇在背后出现,敲了敲她脑袋:“我的事你少管,安心当你的小姨就好。”

  小姨?

  王娇得意地挥了挥手里的纸,那是她刚在妇科楼取的怀孕通知单。

  陈萱愣了,敢情人家是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看来她对婚姻的认知有待修炼!

  我花两套房子当聘礼娶来的老婆,突然发病去世了,真相我没法接受

  09

  凌晨三点,陈萱睡得迷迷糊糊时,被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

  那头,传来王娇痛苦不堪的声音:“我的心好痛,快,快来救我。”

  陈萱赶紧拨120,外套来不及穿就拖上姨妈去医院,并马上打电话给马仲。

  可惜,在送院途中,王娇心脏病发死了。

  姨妈不可置信,女儿才二十几岁,怎么走得这么突然。

  陈萱黯然,作为医生的她清楚长时间熬夜喝酒,确实可能诱发心脏病。

  看着身子逐渐冰凉的王娇,想到她不久前还说怀上了孩子,她的心里不是滋味。

  见马仲哭得差点晕厥,同事把陈萱拉到一边:“你表姐夫前阵子不是入院吗?我看到体检报告在你桌面,你赶紧留意一下,免得他伤心过度诱发疾病。”

  陈萱上楼翻开报告,霎时脸上血色全无:马仲居然有弱精症。

  一团团浓浓的迷雾逼近,遮挡住眼前所有光线。

  正在太平间哭得要死要活的男人,为何凌晨三点不在家,让妻子错过最好的抢救时机?

  马仲知道王娇怀孕了吗?他清不清楚,孩子有可能不是自己的?

  一阵刺骨的凉意沁上心头,陈萱忽然想到,从前王娇可没少干跳舞跑步之类的剧烈运动,区区一阵子的喝酒熬夜,真的让她死于心脏病?

  正在这时,马仲闯了进来,语气带着几分阴寒:“陈萱,我跟妈商量好了,尽早让娇娇火化,这样她也能早点安息。”

  看着那双布满红血丝的眼球不断靠近,陈萱下意识地攥住掌心。

  这时,空荡荡的走廊突然传来一阵清晰的脚步声,陈萱吓得心脏骤然收紧,下意识地想往外逃。

  PS: 王娇到底是怎么死的?陈萱又会如何做?请关注明天下集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