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我是老徐。

  2016年,10月。

  卓伟爆料徐峥和好友黄渤、宁浩、刘仪伟在成都四天三夜K歌放松。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一开始徐峥三人在助理的陪同下出现

  中间的某一晚,徐峥更是带了一名神秘女子回酒店过夜。

  事情发生后,徐峥和陶虹夫妇一直保持沉默,不予回应。

  有趣的是,就在徐峥疑似出轨事件发生的前一个月。

  他的妻子陶虹刚刚接受了金星的采访。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徐峥与陶虹

  节目中,金星问陶虹:“成为名导演以后,往上扑的人特别多。作为名导演背后的那个女人,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原本落落大方的陶虹开始闪烁其词,推说自己对徐峥在外面的事情并不清楚。

  因为她一不爱喝酒,二不爱出去玩,徐峥在外面的活动交际,她都很少参加。

  见一计不成,金星干脆单刀直入。

  金星问,有些报道说徐峥又被哪个女的跟着了,她看完这些是什么感觉?

  陶虹笑笑:“那也不错,说明我的眼光不错。”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让人不禁想起同为名导夫人的徐帆,也曾就冯小刚和异性的亲密新闻表态——

  “有一个算一个,倒在我们家枪底下,我不吃亏。”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出师不利

  1990年,徐峥正准备考大学。

  在他的设想中,自己也算是演艺经验丰富,考入北电、中戏这些个戏剧学院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

  没想到,第一场考试就打了脸。

  当时他人在上海,北电的考场设在了南京,他特意买了票去到南京考试。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年轻时的徐峥

  第一场试题是小品,徐峥胸有成竹,演完就回了酒店。

  中午吃完饭,他兴致勃勃地准备了一段霹雳舞作为第二轮考试的内容,为此他又是穿上白球鞋,又是戴手套的,还特意买了一把伞做跳舞时的道具。

  结果一看榜,傻眼了。

  自己根本就没过初试。

  只好又灰溜溜地回了上海。

  徐峥从小就招人喜欢,小时候的他虎头虎脑,有一双滴溜溜圆的大眼睛,带着点婴儿肥,十分讨喜。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徐峥和母亲

  有时候母亲去幼儿园接他,没时间先送他回家,就干脆把他放在办公室的桌子上。

  他也不怵,坐在桌子上就开始给办公室的人表演节目,摇头晃脑地背古诗,天真可爱。

  也许是缘分,童年时他的家就在上海人艺大院的隔壁,冥冥中注定了他将与演艺结下不解之缘。

  四五岁的时候,广播电台播放《英雄儿女》的电影录音剪接,听到广播中喊出的“向我开炮!向我开炮!”,徐峥心里也痒痒的。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他开始扮演剧中角色,没有人陪他演对手戏,他就自己对着镜子演戏,一人分饰两角,演完好人演坏人。

  这边演好人枪击坏人,那边演坏人被枪击卧倒在地,忙得不亦乐乎。

  三年级的时候,少年宫的老师想挑个小同学去演个戏。一选,就选中了徐峥。

  那场戏几乎在上海各大少年宫的剧场里都有过演出,直到徐峥上了六年级,剧场还会邀请他出去演这出戏。

  徐峥俨然成了一个小明星。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出演话剧的小徐峥

  从此以后,演戏就成了徐峥的一个爱好。

  别的小朋友一有空闲时间就弹琴打球画画,徐峥则往各个剧场跑,开始排戏。

  中学时期,他已经参演了多部电视剧。

  尽管角色基本上都以龙套为主,但对于学生时期的徐峥来说,能够在电视上露脸,已经是一件十分难得的事情。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跑龙套的徐峥

  有一次,他和少年宫其他同学一起去演一部抗日题材的戏,他们都换上衣服演起了日军。

  小小的徐峥坐在摩托车斗里,举着道具枪,忍受着颠簸。

  他的同学则坐在摩托车后面,整个人被挡得严严实实的,根本看不出来是谁。

  看着被挡住的同学,徐峥安慰自己,还算是能露个脸。

  有那么多的演艺经历,徐峥在考大学的时候自然而然地选择了戏剧学院。

  不料出师不利,报考北京电影学院的时候就给他当头棒喝。

  有了这个教训,徐峥调整了自己的表演,顺利地考上了上海戏剧学院。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凭啥叫我演猪八戒

  徐峥满心欢喜地考进了上戏,就在他以为可在演员之路上渐行渐远的时候,又叫现实给吃了一个闭门羹。

  毕业整整一年,竟没剧组上门找他拍戏。

  这一年,他整日在家过得跟个退休老人一样,除了买菜做饭,就是打扫家务。

  不务正业之中,他安慰自己,既然没人找自己拍戏,那么演话剧也算是一条出路。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演话剧的徐峥

  柳暗花明又一村。

  话剧反叫他演出了个名堂,不止如此,还给他带来了一个机遇。

  上世纪九十年代,上海曾有人做过一个评选,中间列举了十几件“到上海不可不做的时髦事儿”。

  看徐峥演的话剧就是其中之一,可见徐峥话剧的影响力。

  就在这时候,他接到一个电话。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对方称他们那边有个香港来的监制,看过徐峥演的话剧,觉得演技也好形象也好,后面有部戏打算找他演,问他意下如何。

  徐峥喜出望外,急忙问对方是什么戏?

  对方答道:“叫《春光灿烂猪八戒》。”

  徐峥有些茫然,他问对方,那自己演的是哪个角色啊?

  对方说:“猪八戒。”

  撂下电话后,徐峥还处在费解之中。

  一直到吃饭,他都没有想明白:凭啥啊,自己也算得上是一个先锋艺术家,怎么会被找去演猪八戒?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徐峥版猪八戒

  尽管有困惑,徐峥还是答应了这一邀约。

  2000年《春光灿烂猪八戒》播出以后引发了收视狂潮,横扫各大卫视,叫徐峥一夜之间就家喻户晓。

  这部戏给徐峥带来的还不止一夜成名,还有一个漂亮老婆。

  陶虹。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和徐峥一心为成为演员奋斗不同,陶虹是一个半路出家的演员。

  她原本是一个花样游泳运动员,多次获奖。直到姜文来游泳队挑演员,把她挑中了,这才开始演戏。

  《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小试牛刀之后,陶虹也是时候退役,她干脆就考进了中央戏剧学院继续学习表演。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阳光灿烂的日子》中的陶虹

  徐峥和陶虹的爱情故事,说起来颇具戏剧性。

  早在拍《春光灿烂猪八戒》之前,徐峥就知道陶虹这么一号人物。当初徐峥愿意接演这部剧,很大一个原因就是他知道陶虹将会出演女主角。

  尽管素不相识,但是徐峥很是欣赏陶虹这个女演员。

  拍戏的时候,二人算得上患难与共。

  为了造型逼真,徐峥每天化妆的时候,都要在脸上粘很多东西,以变成猪脸。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中间吃饭的时候是不会把这些东西拆下来的,这样一来,徐峥吃饭就很不方便。

  陶虹见状,干脆就交待人帮忙带蛋炒饭给徐峥,然后自己一勺一勺喂给他吃。

  都说患难见真情。

  陶虹的善解人意叫徐峥很是受用,不知不觉间,他对陶虹渐渐动心。

  有一天,他们在山洞中拍了一场长达二十多个小时的戏,直接拍了一个通宵。

  但是徐峥看着他的「小龙女」,一点也不觉得累,依旧精神抖擞。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拍完这场戏之后,徐峥就约陶虹一起出去逛逛,逛着逛着,徐峥就偷偷牵起了陶虹的手。

  陶虹没反应过来,立马就把徐峥的手甩开了。甩开之后才反应过来,她就拿手拍了拍徐峥的肩膀,以表示自己并不是拒绝她。

  经此一事,徐峥和陶虹也算是互通了心意。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泰囧带来的「囧事」

  确定心意之后,徐峥和陶虹谈的却一直是异地恋。

  陶虹在北京,徐峥在上海,有时候匆匆见一面就又开始投入拍摄之中,根本没时间谈恋爱。

  久而久之,两个人一看这根本就没时间谈恋爱,干脆直接先结婚好了。

  就这样,徐峥和陶虹领了结婚证。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由于没有办婚礼,徐峥和陶虹商量着两人一起排一出话剧巡演,用来代替婚礼,这样就既有时间在一起,又有纪念意义。

  无巧不成书。

  这出话剧讲的是一个渴望有婚外情的男人,幻想多次背着妻子约会别的女人的故事。

  多年之后,陶虹半真半假地感慨:“那戏好像选得不太对。”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最后一个情圣》

  婚后第五年,陶虹产下一女。此后她将更多的心思,都放在家庭和对于女儿的养育上,逐渐减少作品。

  相反的,徐峥却因为主演了《疯狂的石头》《人在囧途》《人再囧途之泰囧》等喜剧片,渐渐在国内喜剧电影中崭露头角。

  人们对陶虹的称呼也从“女演员”陶虹变成了“导演徐峥的太太”。

  在徐峥主演的喜剧电影中,《人再囧途之泰囧》无疑是特别的。作为徐峥电影导演的处女作,《泰囧》多次刷新当年的票房纪录,最后拿下12亿票房。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人再囧途之泰囧》

  这部电影却也给徐峥带来了一宗官司。

  2010年,徐峥和王宝强主演了电影《人在囧途》。

  两个喜剧大将的强强联手,加上诙谐幽默的剧情,一经上映便成为了票房黑马,以800万的成本斩获5000万的票房。

  见《人在囧途》大热,制片方华旗影视准备趁热打铁,开始筹备《人在囧途2》,并且向徐峥表示希望第二部继续合作。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人在囧途》

  为表诚意,华旗影视在这一年的10月将《人在囧途2》的剧本发给了徐峥,征求他的意见以做修改。

  没想到的是,徐峥早有了自己的打算。

  他找上编剧杨庆,告诉对方说自己准备拍《人在囧途2》,希望杨庆能和自己一起创作剧本。

  见徐峥想要脱离自己,自立门户,华旗影视自然不答应,何况《人在囧途》的版权本就在自己手上,于是华旗影视和徐峥一拍两散。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徐峥与杨庆

  与此同时,华旗影视因为《人在囧途》和徐峥王宝强的个人形象捆绑过于紧密,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人来出演续集。

  事情陷入僵局。

  就在这个时候,小马奔腾的老板李明找来,他十分看好徐峥他们的剧本,许诺一定帮他们和华旗影视解决版权的事情,叫他们大胆地放手把剧本写完了。

  可是来来回回几个月过去了,版权的事情还是僵持不下。

  杨庆一拍脑门,和徐峥商量:不如干脆换个地方拍摄,去泰国,拍一个新的故事出来,这下就没版权纠纷了吧。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说干就干,杨庆干脆把找到的相关的资料和自己的构思都打包成一个文件夹,直接发给了徐峥,还给起了个名字叫《泰囧》。

  杨庆告诉徐峥:“哥,我只能到这儿了,剩下的路你自己走吧。”

  徐峥开始自己找投资方投资,但是却屡屡碰壁。

  见好友碰壁,刘仪伟给徐峥出了个主意,叫他去找光线传媒的王长田聊聊。

  王长田果然感兴趣,他甚至在筹拍的时候就对徐峥说,到时候票房的10%归徐峥。

  2012年,《泰囧》上映大获成功。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华旗影视也闻讯而来,和《人再囧途之泰囧》打起了侵权官司,徐峥也卷入了剽窃风波。

  最终光线败诉,赔钱了事。

  然而徐峥没想到这件麻烦事,在几年之后,又被另外一位导演翻了出来。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徐峥打人了

  2020年,疫情爆发,很多原定春节档的电影全部搁置,无法正常上映。

  徐峥当机立断,将《囧妈》卖给了视频平台,在网络上免费播出。

  此举遭到院线方的抵制,被认为破坏了行规。

  曾经自编自导自演的《逐梦演艺圈》的毕志飞更是直接发文抨击徐峥。

  他翻出徐峥当年拍摄《泰囧》时的旧账,指徐峥以不正当的竞争关系来谋取利润。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毕志飞

  毕志飞所说的事情中最叫人瞠目结舌的,还是徐峥醉酒殴打女记者事件。

  2017年,徐峥和风行工作室的女记者发生冲突,他一怒之下竟将重创对方面部,对着女记者的脸连踹三脚,致使对方眼部出血,视力模糊。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被打的女记者隶属卓伟的风行工作室,其实是一个跟拍的「狗仔」,这次也是她第一次跟拍徐峥。

  据她所说,她于当天十点左右在丽都附近看到徐峥。由于那里经常有明星出没,所以蹲守的狗仔也特别多。

  一般来说,艺人在那里出现对于自己会被跟拍是心知肚明的。女记者也表示,后来徐峥在警局中承认自己知道在丽都会有人跟拍自己。

  女记者回忆,当时徐峥身边还跟着一堆年轻女孩儿。因为之前徐峥就爆过类似的新闻,于是她觉得也许有新闻可挖掘,便跟着徐峥一行人一路来到大望路的东来顺。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一到地方,徐峥他们就停了车,随后徐峥下车。

  他警告她们不要再跟着了,她答应下来。

  就在这时,徐峥忽然一把拉住她,想要拿走她的摄像机,也把她拉倒在地上。紧接着,徐峥就一脚踹向了她的脸,连踹了三下,把她的眼镜也给踢弯了。

  这时候,车上徐峥的朋友下了车,把怒气冲冲的徐峥拉了回去。

  而她也赶紧报警,并且在工作群里告知同事这件事。

  之后,女记者被送往医院就医,徐峥并没有去医院探望,只是委托了工作人员替自己去代为探望。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事件曝光之后,徐峥回应称由于自己“长期以来对类似事件的厌恶感”,才导致了这次殴打女记者的事件。

  他表示,自己当天只是给朋友过生日,但是却发现在饭店门口就有人开始偷拍自己。

  一开始他确实没有在意,是因为对方的车子一直在后面紧追不舍,并且在自己叫司机将她们甩掉却无果之后,他才忍无可忍下车。

  他也承认,自己确实试图和对方抢摄像机,这才会发生肢体冲突,也确实把对方的眼镜给打落在地。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他解释,自己之所以不去医院,是因为自己要拍戏太忙了,没时间去医院,这才叫别人替自己去。

  最后,他还再次声讨跟拍记者,指自己遭遇不明来由的跟踪和偷拍,这是对自己个人隐私的侵犯。

  对于徐峥的解释,女记者完全不买单:“他根本不是真心实意道歉,他的人品也就这样了,是你自己做错事,不是人家做错事,不要把狗屎抬到自己朋友身上去!”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肉体上的不叫事儿

  徐峥和狗仔的恩怨由来已久。

  早在2008年,陶虹怀孕的时候,徐峥就曾被拍到抛下即将临盆的陶虹,和朋友在酒吧里谈笑风生。

  几年之后,徐峥又一次被拍到搂着一个白衣女生,疑似出轨。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随后,白衣女生的身份被曝光,原来是当时中戏表演系在读的学生王熙然,和徐峥在圈内朋友的聚会上认识的。

  徐峥随即澄清说,王熙然是自己的学生,两个人外出不过是为了商讨工作事宜。

  自己只是想找王熙然拍摄《泰囧》的MV而已,并没有什么亲密关系。

  然而拍下照片的风行工作室却对比了照片拍摄的时间,揭穿了徐峥在解释中给出的时间和实际的时间并不相符。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据照片显示,徐峥应该是八点半带着王熙然进店,之后十一点左右离开。

  可是到了徐峥口中,就变成他们九点多才见面,之后就吃了一个多小时的饭,吃完饭就离开了。

  巧合的是,在徐峥被拍到和王熙然的亲密照片之前,陶虹刚刚好带着女儿离开北京。

  她前脚刚走,后脚徐峥就和王熙然被拍搂腰。

  之后,徐峥再曾就此事进行回应就只剩:“解释了也没用”这一句话了。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这件事之后,曾经有周刊采访陶虹,忠诚对婚姻来说是否重要。

  陶虹打太极:“形式上的忠诚和内心上的忠诚是两回事。”

  记者进一步追问,肉体和精神上的忠诚,更看重哪一个?

  陶虹说:“肉体就是生理层面上的嘛,生理上的事儿那都不算事儿……一段关系和忠诚根本没有关系,如果你愿意接受,他忠不忠诚你都觉得挺好的。”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2016年,徐峥又和黄渤、刘仪伟等人拍到在成都四天三夜K歌放松,中间有12个女生跟着他们进出酒店。

  即便是几人出门去吃火锅的时候,也一直都有神秘美女全程作陪。

  吃完饭后,徐峥和美女单独交谈,之后美女们就开车走人。

  而徐峥一行人又转场一家酒店48楼的KTV,在酒店的门口,常有不明身份的美女进进出出。

  当徐峥几人上了楼之后,助理才带着两个美女出现,还在大厅等来了另外两个年轻美女。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在成都的这几天,徐峥一行人多次来到这家KTV,期间更有一晚单独带着一个女子回到这里。

  这件事之后,忽然有知情人开始爆料,称徐峥和陶虹早就是貌合神离。

  爆料人还称陶虹出轨的导演叫杨磊,二人还曾到三亚密会。

  然而这件事却遭到杨磊的否认,他表示陶虹和自己老婆是好朋友,他和陶虹之间并没有什么不轨。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有网友曾上传自己在成都这家KTV和徐峥的合照

  可是经此一事,陶虹尽管没有被任何人拍到出轨的照片,却开始背上和徐峥“各玩各的”罪名。

  大众提起徐峥陶虹这对夫妻,也开始下意识地觉得他们就是所谓的“开放式婚姻”。

  随着徐峥导演事业的蒸蒸日上,他的花边新闻也成了大导演事业的点缀。

  2019年,陶虹出演《小欢喜》,凭借女配角宋倩拿下了第26届白玉兰奖最佳女配角。

  再一次向观众证明,自己是“女演员”陶虹,不止是徐峥太太。

  她略显怅然地表示,自己现在出来演戏,别人拿她当一个过气演员,甚至有很多新的影迷都不知道她曾经的成就。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2012年,《人再囧途之泰囧》即将上映之前,徐峥上节目宣传电影。

  也许是出于片酬各方面的考虑,这部电影里陶虹也有份出演。

  就像陶虹自己说的,她和徐峥是自家人,又是个演员,万事好商量,简直成了徐峥电影的备胎。

  主持人问徐峥,是不是在陶虹面前要特别摆谱,做出导演的范儿来?

  徐峥急忙否认,笑着说:“她很了解我,她知道我是什么样工作的。”

  陶虹无奈吐露:我永远是徐峥的备胎

  他强调,他们夫妻二人间有一种默契,有些事其实都不需要多说什么,陶虹就一定会配合他。

  自己掌控着一切事务,陶虹向来都尊重他的意见。

  讲到最后,他说:“没给我添什么乱。”

  主持人笑了,不赞同地说:“陶虹怎么会给你添乱。”

  闻言,徐峥也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