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岁男孩喊杀姐姐,母亲的举动令人愤怒:女性就该认命?我不同意

  6岁男孩喊杀姐姐,母亲的举动令人愤怒:女性就该认命?我不同意

  “把她杀了,把她杀了!”

  男孩峰峰躺在妈妈怀里大声叫嚣。

  他要“杀”的,不是别人,而是姐姐蕊蕊。

  蕊蕊站在他和妈妈跟前,一动不动看他吵闹。

  6岁男孩喊杀姐姐,母亲的举动令人愤怒:女性就该认命?我不同意

  起初,弟弟和妈妈依偎在一起,盯着电视看球赛。

  可蕊蕊想看少儿节目。

  她倚在门边,试图问妈妈,“你想看《狮子王》还是球赛?”

  妈妈说:“我和弟弟想看球赛,你就少数服从多数吧。”

  蕊蕊依旧倚在门边,默不作声。

  双脚无处安放。

  6岁男孩喊杀姐姐,母亲的举动令人愤怒:女性就该认命?我不同意

  没一会,姐弟俩因此发生争执。

  蕊蕊把攥在手中的穗儿,扔向弟弟。

  妈妈边说,“你们再吵我不管了”,边搂着弟弟。

  弟弟顺势抱紧妈妈的手,放声大哭。

  看到妈妈起身要走,蕊蕊迅速躺地上翻滚。

  带着哭腔说:“俺从地上给你打滚。”

  6岁男孩喊杀姐姐,母亲的举动令人愤怒:女性就该认命?我不同意

  妈妈并未理会,直接走开。

  爸爸从厨房闻声而来。

  我以为爸爸会对女儿进行安抚。

  事实证明,我太天真了。

  “咱家4个人,爸爸妈妈和弟弟都爱看,你顾着自己看,我们三个都不愿看怎么办?少数服从多数。”

  “听话,你是姐姐,让人笑话,起来。”

  “女孩子哪能这样,穿上鞋,听见吗?”

  6岁男孩喊杀姐姐,母亲的举动令人愤怒:女性就该认命?我不同意

  从头到尾,没有安抚,只有“数落”和“说教”。

  妈妈如此,爸爸亦然。

  她的情绪还没得到缓解,又被卷入下一场崩溃。

  6岁男孩喊杀姐姐,母亲的举动令人愤怒:女性就该认命?我不同意

  “姐姐”这个身份,蕊蕊是被强行赋予的。

  蕊蕊和峰峰是龙凤胎,同年同月同日出生。

  在剖腹产时,父母觉得姐姐可以照顾弟弟。

  于是先取出女孩,蕊蕊便成了姐姐。

  6岁男孩喊杀姐姐,母亲的举动令人愤怒:女性就该认命?我不同意

  一生下来,仿佛姐姐就注定要处处忍让、顺从和照顾弟弟。

  弟弟喜欢玩国际象棋,蕊蕊就得全程陪玩。

  哪怕自己很想去画画。

  有次发现弟弟下棋耍赖,她愤怒地表示不玩了。

  弟弟第一时间跑去跟妈妈告状。

  妈妈劈头盖脸怒骂蕊蕊一顿:

  “爸爸不在家,你是姐姐,你陪弟弟玩一会儿不行吗?我还要洗衣服、做饭,没时间陪他玩,你懂点事行吗?”

  6岁男孩喊杀姐姐,母亲的举动令人愤怒:女性就该认命?我不同意

  听到这句话,蕊蕊委屈地说:

  “你不是说不喜欢我吗?”

  妈妈没有回答,脸上挤出尴尬的笑容。

  6岁男孩喊杀姐姐,母亲的举动令人愤怒:女性就该认命?我不同意

  蕊蕊坚决不肯陪弟弟玩象棋。

  弟弟转身跑去房间,拿出一盒姐姐刚收拾好的积木。

  蕊蕊怕他又弄脏,不让再玩这套。

  奈何拗不过弟弟的哭哭啼啼。

  妈妈又跑出来。

  她一边把积木送到弟弟手上,一边呵斥蕊蕊:

  “怎么回事儿今天?”

  6岁男孩喊杀姐姐,母亲的举动令人愤怒:女性就该认命?我不同意

  甚至还对正在拍摄的导演说:

  “这个女孩子不讨人喜欢。”

  显然,在妈妈眼里,蕊蕊无比任性和叛逆。

  但是,当时她才6岁。

  还有一次,妈妈抱着弟弟,看他牙齿有说有笑。

  蕊蕊坐在一旁的桌子,远远望着。

  蕊蕊对妈妈说:“你看看我的牙。”

  妈妈瞟了她一眼说,“你的牙也不好。”

  随后又把目光放回弟弟身上。

  6岁男孩喊杀姐姐,母亲的举动令人愤怒:女性就该认命?我不同意

  待妈妈走开,蕊蕊小心翼翼对着镜子,看自己的牙齿。

  6岁男孩喊杀姐姐,母亲的举动令人愤怒:女性就该认命?我不同意

  曾几何时,蕊蕊也期待得到妈妈的关注。

  哪怕一点点。

  可能她不会表达,没有弟弟那么会撒娇。

  她只会反复问妈妈: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一半试探,一半肯定。

  本自同根生,蕊蕊却成了局外人。

  6岁男孩喊杀姐姐,母亲的举动令人愤怒:女性就该认命?我不同意

  蕊蕊爸爸在外忙工作,经常不在家。

  那天他难得有空回家烧一顿饭。

  刚好碰到姐弟俩抢电视而吵架。

  他对蕊蕊说教一通后,叫她去洗手吃饭。

  姐弟俩先后进厨房洗手。

  弟弟洗好出来,随手把灯关掉。

  无视姐姐的存在。

  6岁男孩喊杀姐姐,母亲的举动令人愤怒:女性就该认命?我不同意

  蕊蕊站在一旁,迟迟不肯上桌。

  她叫嚷道:“你们老训俺。”

  6岁男孩喊杀姐姐,母亲的举动令人愤怒:女性就该认命?我不同意

  他们边吃饭边数落蕊蕊,好像都没有听到那句话

  “你爸爸好不容易回家一趟,你就在那儿闹腾,真是!”

  “你这么自私还行啊,什么事光顾你个人,你是姐姐。”

  6岁男孩喊杀姐姐,母亲的举动令人愤怒:女性就该认命?我不同意

  蕊蕊向爸爸倾诉不想陪弟弟下棋的事情。

  爸爸却说:

  “妈妈批评你是应该的,

  她不说你,

  你永远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听到这里,蕊蕊声音低下来,哽咽地说:

  “妈妈不喜欢俺。”

  妈妈急了,朝她吼道:

  “你这样我永远不喜欢你。

  一个小孩,

  我还能给你认错去啊。

  我每天管他们吃喝、接送幼儿园,

  这些我能干,

  但要整天给他俩当法官,我真的干不了。”

  6岁男孩喊杀姐姐,母亲的举动令人愤怒:女性就该认命?我不同意

  弟弟快速跑到妈妈身边,不断地添油加醋。

  “你这样爸爸不喜欢你,我也不喜欢你,全家人都不喜欢你。”

  6岁男孩喊杀姐姐,母亲的举动令人愤怒:女性就该认命?我不同意

  爸爸左右为难。

  为了体恤妻子的辛苦,他一再要求女儿道歉。

  替妻子说尽好话。

  “每次回来,妈妈都跟我说你舞蹈练得可好了。”

  蕊蕊则反驳:“她没说过一次。”

  弟弟坐不住了,朝着蕊蕊指手画脚:“谁让你说妈妈的。”

  6岁男孩喊杀姐姐,母亲的举动令人愤怒:女性就该认命?我不同意

  蕊蕊再也忍不住,瞬间爆哭。

  爸爸赶紧连哄带骗,止住女儿的眼泪。

  目的只有一个:让她跟妈妈道歉。

  一番劝说后,蕊蕊哭着说:

  “妈妈我错了,不该发脾气。”

  妈妈终于露出欣慰的笑容,一把揽过她:

  “今天爸爸回来,怎么叫你也不过来吃饭,以后要记住了。”

  6岁男孩喊杀姐姐,母亲的举动令人愤怒:女性就该认命?我不同意

  “妈妈对你和弟弟都是一样的,你就是太任性了。”

  6岁男孩喊杀姐姐,母亲的举动令人愤怒:女性就该认命?我不同意

  一天的闹腾在道歉中结束。

  以上故事,并非虚构。

  它来自1996年在央视播出的纪实性纪录片《姐姐》。

  片长只有短短20分钟,却令人窒息。

  这是一个典型的“重男轻女”家庭。

  姐姐必须要懂事,照顾弟弟。

  哪怕背后埋藏再多心酸和委屈,也要憋住气。

  看完之后,既心疼,又忧心。

  不知道这个6岁的“姐姐”,未来人生会有多少坎坷?

  6岁男孩喊杀姐姐,母亲的举动令人愤怒:女性就该认命?我不同意

  纪录片摄于二十多年前,今天的“姐姐”们又如何呢?

  3月23日上午,杭州某派出所接到报警:有人跳河!

  民警赶到河边时发现,有个女子漂在河面,半截身子浸在水中。

  民警迅速展开救援,把女子拉回岸边。

  所幸救援及时,经初步检查女子无大碍。

  事后才知道,女子是云南人,年仅20岁。

  独自一人来到杭州工作,家庭生活重担全落她肩上。

  父母很早之前已离异。

  她要一边打工,一边养活3个弟弟妹妹。

  躺在病床上,她说:

  “其实我已经不止一次想过自杀了......

  她两只手腕上,有数十道割痕,触目惊心。

  在场民警看着这个小姑娘,心疼不已。

  他们安慰她:

  “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没有过不去的坎,好不好?不要轻易的把自己的生命不当回事,生命只有一次,所以一定要珍惜。”

  6岁男孩喊杀姐姐,母亲的举动令人愤怒:女性就该认命?我不同意

  道理都懂,可作为“姐姐”,这是真实存在的痛。

  2018年春节,我和堂姐一起唠嗑。

  如今3年过去了,那一次的对话,我还记忆犹新。

  她说:“很多次,我都想过自杀。”

  我对她生活略知一二,却不知道她一直被阴影笼罩。

  她是留守儿童,从小跟着爷爷奶奶生活。

  那时,生活不富裕,所有家务都是她包办。

  直至弟弟出生。

  然而,弟弟的出生,让她彻底变成“透明人”。

  父母不给她买衣物,都是捡堂哥堂姐不要的。

  一年四季,都只穿着洗到发黄的衬衫。

  甚至,一件衣服脱下后要马上洗干净晾干,第二天接着穿。

  父亲责备她:“衣服都那么旧了还穿,不嫌丢人吗?”

  说完就拿起剪刀把衣服剪碎。

  也是那一次,她的自尊心连同衣服,碎成一地。

  往后的时光,她依旧被冷落,被讽刺。

  于别人而言,可能只是寥寥数语,却贯穿她二十几年人生。

  那天我问她,“你恨他们吗?”

  她说:

  “恨,但又能怎样,碎成一地的衣服,我也得捡起来缝好穿上。”

  6岁男孩喊杀姐姐,母亲的举动令人愤怒:女性就该认命?我不同意

  这些令人痛心的事件背后,是严重的男女失衡问题。

  1982年,我国的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08.47;

  2000年,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飙升至119.92;

  2010年,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17.93。

  你知道为了生男孩,有些父母有多拼吗?

  《南风窗》曾报道过一个案例。

  案例中的姐姐说,“父母已经生了4个女孩,还坚持生第五胎,只为了要男孩。”

  她父亲还曾因生4个女儿而生闷气,觉得自己没有福分。

  根据自然生物学规律:

  出生人口性别比的正常范围应在103~107之间。

  而放开二胎政策后,男女婴性别比一直居高不下。

  6岁男孩喊杀姐姐,母亲的举动令人愤怒:女性就该认命?我不同意

  重男轻女,是当代中国的社会顽疾之一。

  讽刺的是,上面那个案例中,儿子受尽宠爱,顽劣不成器。

  父母晚年生病,只有4个女儿陪护。

  养儿防老,到最后成了养老防儿。

  这种让人笑不出来的荒诞剧,正在许多中国家庭中上演。

  还有更讽刺的事。

  据报道,近年来,中国单身男性已经超过3000万。

  2015年,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表示: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

  中国仍将是世界上人口性别比失衡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按照传统观念,养儿不只是为防老,还包括延续“香火”。

  现在好了,许多人养儿防老不成,“香火”也续不上。

  他们拼命多生的儿子,注定要孤独终老。

  6岁男孩喊杀姐姐,母亲的举动令人愤怒:女性就该认命?我不同意

  最近热播的电影《我的姐姐》,也侧面反映了女孩遭受的系统性剥削与压榨。

  片中的主角姑妈说:

  “我是姐姐,从生下来那天就是。”

  6岁男孩喊杀姐姐,母亲的举动令人愤怒:女性就该认命?我不同意

  “姐姐”,在许多中国式家庭中,并不只是一个亲切的称谓。

  这个词,对很多女性来说,还是一生的重轭。

  片中的姑妈为了弟弟,放弃上大学,放弃工作。

  甚至她已经走到莫斯科红场,还被叫回来帮弟弟照顾孩子。

  这已经够虐心了,但跟现实相比,仍然太轻飘。

  在现实中,许多自愿的或被道德绑架成为“扶弟魔”的姐姐,连走到红场的机会都没有。

  她们的积蓄和时间,早已被“家用”二字占尽。

  文到恨处,真想说:

  愿来生,不再有这女儿身!

  不过,纪录片《姐姐》的导演李玉给了我一丝安慰。

  她告诉人们:

  “当年纪录片播出后,

  舆论给这个家庭带来很多困扰,

  但也引起了父母的反思。

  他们给了姐姐更多关爱和尊重。”

  6岁男孩喊杀姐姐,母亲的举动令人愤怒:女性就该认命?我不同意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还是有很多人会反思、会改变。

  可是,那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今天,这样的父母多吗?

  每一个看到这篇故事的姑娘,你们遇到了吗?

  如果你们也做了妈妈,会重走父辈的老路吗?

  作者: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