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的梵高,据说一生只卖出去一幅画作

  一起做一个爱学习,愿成长的人

  可怜的梵高,据说一生只卖出去一幅画作

  人民群众的审美啊

  文/羊羊

  两年前,在一个自媒体群里聊天,聊及另一个纸媒时代知名度挺高的作家A。我说,A写得很好的,纸媒时代锻炼出来的,文字和思想水平都很在线。A写的小说,曾被拍成电影,请了娱乐圈大咖来主演。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A是有一定地位的。一个自媒体作者B接话:有什么可吹嘘的呢?TA(指A)的号,粉丝量和阅读量都那么低,估计也赚不了多少钱。这年头,数据说明一切。我看TA现在都沦落到要靠卖土特产才能生存下去了。然后,我就沉默了,没再搭话。在我心中,的的确确是有“服气”这回事的。哪怕别人可能已经过气了,赚的也没我多,但人家曾经达到过某个高度,我踮起脚来也够不到,那么,我对TA才华的“服气”也会持续很久。文艺圈里,才华与财富未必能成正比。很有可能一个正经写文学的,挣钱能力远不如一个在公众号上写狗血情感文的。但是,有才华就是有,没才华就是没……流行的,和经典的,根本就是两条道上的东西。如果我们评价成功的标准只剩下“赚多少钱”这一项,这世界得多可怕。

  一个很遗憾的事情是:人民群众的审美,总是带有滞后性的。普罗大众的审美,根本配不上去欣赏同时代的天才。

  梵高的画,多有特色、多有视觉冲击力,但那个时代的人们并不买账,搞得梵高在经济上困窘一生。

  可怜的梵高,据说一生只卖出去一幅画作

  据说梵高一生只卖出去一幅画作,他的画作甚至被人们视为垃圾。他去世以后,他的母亲清理房间的时候,把他留下的四大箱子画都当垃圾扔了。

  莫奈的画,是印象派,不写实,可刚开始的时候,他的画作也不受人们欢迎,直到晚年,他才声名鹊起。

  贝多芬、巴赫也是如此。早期他的作品也不受市场欢迎,人们欣赏不了他们编曲的音乐。

  写了《瓦尔登湖》的梭罗,根本找不到一家愿意出版其作品的出版社,生活极其不易。他曾经自费出版作品,最终也只是卖出一小部分。

  临死前,他肯定想不到自己写的《瓦尔登湖》会在全世界大卖。

  杜甫生前也没啥名气,死后因为元稹等人的推崇,他才能与李白齐名。

  人民群众有啥审美?大多是人云亦云,因此,艺术家想要过得好,还是得靠炒作。

  你敢于炒作,把自己的作品弄得奇货可居,人民群众就乌泱泱跑来排队了。

  刘海粟会炒作,毕加索也会炒作,李白家境好、人缘好又到处跑宣传,所以,他们生前过得很好。

  古代人们都欣赏些什么呢?我估摸着,他们最爱看的文章、欣赏的画作和音乐,跟我们今天很多人爱看的八点档狗血剧、知音体故事、满街贴着的海报以及口水歌《老鼠爱大米》《小苹果》也差不多。

  艺术的,和市场的,是脱节的。

  人民群众没有很高的审美,大多只懂得看个热闹。

  我也是这样的人民群众。

  --END--

  谢谢你的时间,我们相约下次见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作者:晏凌羊,80后,情感专栏作者,新女性主义作者,中国作协会员。著有畅销书《那些让你痛苦的,终有一天你会笑着说出来》《愿你放得下过往,配得起将来》《愿你有征途,也有退路》《我离婚了》《有你的江湖不寂寞——金庸武侠小说的另类解读》以及儿童绘本《妈妈家,爸爸家》。拥有13年金融从业(管理)经验,现为广州某文化信息咨询公司创始人、某文化传媒公司联合创始人。出生于云南丽江,现居广州。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晏凌羊 微博:晏凌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