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妈给弟弟30万拆迁款,他还嫌少,要让他的孩子随老婆姓

  01

  今年春节前夕,我给身在广州的弟弟打电话,希望他能领着侄女和弟妹早点回来。

  爸妈已经将近两年没有见过弟弟一家,对于三岁的侄女她们更是想念,他们曾不止一次地在我面前念叨弟弟一家。担心他们过的好不好,孩子高没高、胖没胖。

  我给弟弟说明情况,他沉思了良久后开口:“我真回不去,疫情还没结束,公司建议就地过年。而且妞妞还小,来回奔波劳累,等清闲了我再领他们回去。”

  说完,他不等我开口,就匆匆挂了电话。

  年关已近,周围人潮汹涌,气氛热烈,我的心却如坠冰窖,冷得心寒。

  爸妈给弟弟30万拆迁款,他还嫌少,要让他的孩子随老婆姓

  02

  我陈耀芳,弟弟叫陈耀家,其实他不是我亲生弟弟,而是堂弟。

  他的亲生父母,也就是我的大伯父和大伯母。在弟弟不到两岁的时候,开车去送货,回来时天太黑看不清路,夫妻俩连人带车跌落沟里。

  被人发现时,已没了气息。

  那时弟弟年幼,奶奶身体也不好,我爸就自作主张,将弟弟接到我家。

  刚开始,我妈对我爸的决定十分不满。

  一大家子全靠我爸养活,自己家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哪来的精力和金钱管别人?

  我妈让我爸把弟弟送走,我爸不肯,我奶奶更是泪眼婆娑地哀求。

  看着小地哭,老地嚎,我妈内心已经开始动摇,真正让她下决定的是我爸说的一句话。

  “你生了耀芳后,身体一直不好,要孩子是不可能了。你难道要让我老陈家最后的唯一的男丁,流落在外吗?”

  我爸的话戳中了我妈的痛处。没有给我爸生下一个男孩,她一直心有愧疚,现在好不容易可以圆了我爸的梦,她当然不会再拒绝。

  就这样弟弟不仅成了我家一份子,更成了我们一家的掌中宝。

  我妈心疼弟弟,从小没了爸妈,所以处处叫我让着弟弟。

  那会的我只有三岁,却在我妈干活时承担起了照顾弟弟的责任。

  很多时候我因为贪玩,常常忘了弟弟,导致他受伤无数,每次我妈都会对我一顿毒打,让我长记性。

  弟弟精神富足,物质上也没受过亏待。他们对弟弟是有求必应,要天上的星星,不敢摘月亮。

  好吃得好喝的,只有弟弟吃过之后,我才敢偷偷拿起来尝。

  让我最记忆犹新的是,有一年春节,我看上一件衣服。那时不像现在,过不过节都有新衣服穿,基本只有春节,爸妈才会大方地给我买件新衣。

  我盼那件衣服盼了好久,我妈答应我去集市上一定给我买回来。

  那天我从我妈出门就翘首以盼等在门口,天微暗时,我妈从集市上姗姗而归。

  我满怀欣喜地抢过我妈手里的衣服袋,不等进门就拿出来,可是翻遍袋子,只有弟弟的外套和裤子。

  我脸色瞬间暗了下来,我妈讨好地哄我说:“你爸工地拖着欠款,钱只够给弟弟买,等你爸有了钱,妈就给你买。”

  我不依不饶闹了好久,我爸一巴掌结束了我的哭闹。

  爸妈虽然最后向我道了歉,可心上的那条缝再也没有愈合。

  后来我妈解释说,其实不是不心疼我,而是怕对弟弟不好,别人说闲话。毕竟不是亲生的,稍微一点差池,都会遭人非议。

  年少时的我并不懂,在这样的环境下,父母双全的我,像野草一样疯长。而弟弟如珠如玉,被全家捧在手心。

  弟弟并没有因父母的宠爱,变得宽容豁达,反倒为他日后的性格埋下隐患,自私、懦弱。

  爸妈给弟弟30万拆迁款,他还嫌少,要让他的孩子随老婆姓

  03

  弟弟上了初中后,从别人的闲言碎语里,知道了自己并非我爸妈亲生的真相。

  他在家,也少了以往的那种乖张和暴戾。从没动手洗过衣服的他,甚至开始包揽家务,帮爸妈做农活。

  爸妈夸弟弟懂事的同时,还不忘损我两句。

  我把白眼翻到天上,再一斜眼,就看到爸妈身后弟弟嘴角上斜的冷笑,他的眼神隔空透了过来,直直射在我的身上,那种轻蔑和不屑让我在六月的天打了寒颤。

  我开始有意无意地观察弟弟,他在父母面前一个样,在背后又是另一副模样。

  失去父母的不安,和寄人篱下的惶恐,让他内心变得敏感多疑。

  我爸妈对我的一点偏心,都能在他内心掀起一场海啸。

  我考上重点高中那年,爸妈为了奖励我特地领我去买了一双球鞋,怕弟弟心里不平衡,他们也拉着弟弟买了一双。

  我的价格是六十五,弟弟的是五十三。这是第一次他的东西比我的便宜。

  回家的路上,弟弟一直小心抱着怀里的鞋,他夸我妈有眼光,每次东西都买在他的心坎上。我妈听了弟弟的夸赞,脸都笑成了一朵花。

  那双球鞋,我穿了将近三年,差不多度过了我的整个高中时代。

  弟弟的球鞋在买回来的第六天,底部开了胶,面上也被划了好几道。

  他说是去后山,给羊弄草时被树枝划破的。看着弟弟难过的脸,我妈安慰他:“没事,过两天妈再给你买更好的。”

  其实事情的真相只有我俩知道,那天半夜我正好要上厕所,起床发现弟弟房间门虚掩着,灯却是关的。

  我上前打算给他关门,透过门缝借着窗外的月光,看见弟弟,拿着小刀一下下划在鞋面上。

  那会我爸妈压根不听我的话,他们觉得我小心眼,故意污蔑弟弟。

  我独自伤心了很久,对弟弟以后的事也是睁只眼闭只眼。

  爸妈给弟弟30万拆迁款,他还嫌少,要让他的孩子随老婆姓

  04

  弟弟也是一个争气的人,学习上一路卯足了劲,重点高中,重点大学,一路青云直上。

  他大学毕业后,也顺势留在了广州,在一家外企做设计。

  后来认识了弟妹,弟妹的爸爸是科长,妈妈是一名医生。弟弟的事业也在弟妹一家的帮助下,扶摇直上,不到一年就成了公司小领导。

  弟弟工作后,跟爸妈的联系就变得很少,永远都是爸妈担心他,主动给他打,结婚后联系就更少,爸妈打电话,他也很少接。

  爸妈说弟弟肯定忙,忘了回电话。

  其实他们心里也清楚,弟弟是嫌他们身份上不了台面。

  记得弟弟第一次领弟妹回来时,他提前给我们全家通了气。说弟妹是大城市的人,怕看不上我们家,就说最近家里买了房在装修,领弟妹去酒店住。

  嫌爸妈太土,他甚至决定让我这个大姐代表全家接待弟妹。

  我气得破口大骂,骂他狼心狗肺,对他的决定也置之不理。

  他去央求爸妈来说服我,理由还冠冕堂皇。

  “爸妈,我这样都是为了这个家,我和清清要真成了,你们脸上也有光。而且她家有钱,对我家用处也大。”

  他话说得漂亮,其实内心就是看不上我们这个破败的家。

  曾经为他遮风挡雨的地方,在他飞黄腾达的一刻,成了他的耻辱。

  那天,父母也来劝我,为了弟弟就去一趟吧!

  最后,弟妹对这场老家之行特别满意,回到广州没多久,俩人就在那边结了婚,我爸妈包括这边的亲戚还是在朋友圈看到的消息。

  一时间很多人打来电话,问怎么回事?我爸妈脸色囧的通红,说弟妹不想大半只自己人吃了个饭。别人问,为什么爸妈没去,他们说老了坐不了飞机。

  每次挂了电话,爸妈都会哀叹一声,不知道那声哀叹是对弟弟的怨,还是对自己的怜悯。

  爸妈给弟弟30万拆迁款,他还嫌少,要让他的孩子随老婆姓

  05

  弟弟结婚后,爸妈第一次接到弟弟电话,是在弟妹怀孕八个月的时候。

  弟弟说清清怀孕了,特别想吃我们北方这边的菜。弟弟在外面找了好多饭店,总归没有自己家乡的味。

  他让我妈过去一段时间,一来可以在那边玩玩,二来可以帮忙照顾弟媳。

  我妈听完,当晚就迫不及待让我订飞去广州的机票。走时还发了朋友圈说去广州跟着儿子去享福,下面七大叔八大婶都点赞说弟弟孝顺懂事,没有白养。

  可到了弟弟家,我妈压根没时间出去。每次打电话,她不是忙着给弟媳煲汤,就是忙着收拾家,电话那边时不时还传来,弟媳斥责我妈的声音。

  等到侄女六个月的时候,弟弟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接我妈回来,说我妈想家了。

  那会公司正好有个项目,忙得压根脱不开身,我说要不让妈自己回来。

  弟弟吞吞吐吐开口说:“妈墩地时滑了一跤,伤了腰……”

  挂了电话,我替我爸妈感到莫名的悲哀。养了二十几年的儿子,在他们没有价值之后,就像破布一样被扔了回来。

  如果说爸妈之前疼爱弟弟,是怕别人非议,也是心疼弟弟,那之后漫长岁月的朝夕相处,他们则是把弟弟当成了自己亲生儿子来看待。

  现在弟弟这样,说不心寒,那是自欺欺人 。

  我妈从广州回来后,人都变得沉默了很多。

  对外人,她坚持说自己在那边享清福,儿子不让干活。可人后,她常常向我抱怨,说不是亲生的,对他再好也养不熟。

  抱怨归抱怨,她心里其实还是惦记着弟弟一家。就在今年,她还嚷着让我给弟弟打电话,让他们回来过年。

  看着他们一脸期待的眼神,我都不忍告诉他们真相。

  爸妈给弟弟30万拆迁款,他还嫌少,要让他的孩子随老婆姓

  06

  弟弟一家没有回来,我妈把年前给小侄女买的衣服,去店里换了一个大号,她说明年妞妞回来还能穿。

  可妞妞没等来,弟弟却通知我爸妈,要把妞妞的姓随了弟妹家。原因是因为拆迁款分配不均。

  我们的村属于小地方,依山傍水,风景极美,有一个开发商看中了我们那个地方,打算建一个旅游基地。

  规划的地段,正好有我家。

  拆迁款一百万,我爸妈决定三十万给弟弟,三十万给我,剩下的三十万在村里买个地基重新建一座房子。再留十万给她们自己傍身。

  弟弟知道后,十分不满,他说我是嫁出去的女儿,没有资格继承。即使要分,给我十万也算仁至义尽了。

  我爸妈没同意,因为从小到大为了弟弟。爸妈没少亏待我,现在我姐弟俩都成家立业,他们也不再偏向于谁,这钱就是一人三十万。

  而这决定让弟弟大为不满,他放话说:“要是这么分,那妞妞就随清清姓!”

  虽然大城市女性已经顶了半边天,可对于我们这个小地方,骨子里还是被旧社会的思想所蚕食。

  我们老陈家就弟弟这么一个男继承人,若他让妞妞改了姓,我们老陈家脸还往哪搁?

  我爸得知这一消息,气得差点晕过去,我妈也躲在一边一个劲掉眼泪。

  那几天家里的气氛,都是阴沉沉的。

  最后的决定是,给弟弟十万,算是对大伯和伯母最后的一个交代。

  弟弟拿到钱后,拉黑了我们全家的联系方式。

  爸妈做了决定后反倒看开了。

  他们没有留在老家,而是随我去了市内,首付买了一套房子,他们还自食其力摆了一个早餐摊。虽说辛苦,可每天过的都很开心,时不时还出去旅游一趟。

  接触了外面的生活,他们也不再耿耿于怀弟弟的背叛。

  他们以前眼界小,觉得男孩才是一个家的顶梁柱。现在才明白,男孩女孩都一样,没有孝心不懂感恩,即使生了男孩是虚担了一个性别而已。

  我们一家越过越好,倒是弟弟前几天打来电话,说他听了朋友的建议,投资了一个项目,结果血本无归,还欠了一屁股债。

  现在弟媳闹离婚,他希望爸妈能借五十万,帮他渡过难关。

  爸妈直接回绝了他,这次是该让他长点记性了。

  弟弟其实是幸运的,在父母双亡的悲惨命运下,遇到了我爸妈,可他不懂珍惜,所有的心思用在了耍心眼上。

  他一次次做错事,爸妈还不计前嫌帮助他,他不懂感恩,反而得寸进尺,最终伤了爸妈的心。

  现在落得如此结局,只希望他能反思自己,重新活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