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舍得》编剧打脸“强行大团圆”,6次“解扣”太自然

  曾经有网友这样评判《小舍得》的结局,TA们说:国产剧的套路最后一定是he,闹成这样还强行大团圆,不尬吗?

  如今,《小舍得》即将收官,一层又一层的矛盾扣子逐渐解开,而每一次“解扣”,编剧都紧紧抓住了“边缘点”,让扣子解得流畅自然。

  《小舍得》编剧打脸“强行大团圆”,6次“解扣”太自然

  《小舍得》结局来临之际,编剧把时间定在了新冠疫情期间。这场疫情是真实的,而且尚没有离我们远去。即使过去一年多再谈起,仍然让人揪心。

  南俪因为在雨中寻找欢欢,回家之后便发烧了。2020年春节期间,我们还不知道这个新冠病毒到底是什么,一句“我发烧了”绝对能让人闻风丧胆。

  看着温度计上的数字,南俪害怕极了。而此时,唯一出现在南俪面前的人是田雨岚,那个曾经给她穿过小鞋的人,那个曾经破坏她家庭的“小三”的女儿。要强的南俪,不愿意低头向田雨岚求助。

  再看田雨岚呢?她对南俪的“仇视”有过之而无不及,当她看到温度计上的数字时,下意识地扔掉了温度计。她的第一反应绝对是避之唯恐不及,可是她很快地冷静下来,选择了带南俪去医院。

  《小舍得》编剧打脸“强行大团圆”,6次“解扣”太自然

  疫情期间的医院是什么样子的,我们或许未曾亲眼所见。但在各种直播和纪录片中,我们还是能够了解到的。一个本来很健康的人,走进那样的医院里,恐惧的深渊能够瞬间吞噬掉人的心。

  在等待检查结果的时候,南俪和田雨岚看到了一位重症病人被推出来,她们脑海里应该闪过了同样的情景:死亡。发烧的南俪知道自己不能避免面对这样的深渊,可平时很少来往的田雨岚,其实是可以躲掉的。

  所以在知道自己没有感染了新冠之后,南俪抱着田雨岚,真心地说了声谢谢。

  《小舍得》编剧打脸“强行大团圆”,6次“解扣”太自然

  只有经历过黑暗,才能明白光明的美好;只有经历了生死的边缘,才能明白没有什么仇恨化解不了。一个在生死之际,选择和自己并肩战斗的人,绝对不是敌人,是朋友、是亲人。

  南俪的真心换来了田雨岚的真心,让颜鹏照顾欢欢,自己则是照顾了南俪一天一夜。

  第二天一早,赵姨来到南俪家看见了田雨岚,本能地感到“敌意”,她先入为主地认为田雨岚没安什么好心。

  当听南俪叙述完整个过程之后,赵姨送田雨岚出门,也和她说了一声谢谢,露出了从未对田雨岚展现过的真心的笑容。

  《小舍得》编剧打脸“强行大团圆”,6次“解扣”太自然

  对于赵姨来说,想让她彻底原谅南建龙和蔡菊芬或许没那么容易,毕竟他们曾经深深地伤害了自己。因此,赵姨一直把田雨岚和蔡菊芬归为一类人,充满了敌意。

  但是田雨岚在这样的特殊时期照顾自己的女儿,一天一夜,足以让赵姨平心而论了。在自己过往的那段婚姻中,田雨岚并没有错;在当下生活中遇到棘手的困难时,田雨岚的做法,让赵姨感受到了人心向善。

  新冠疫情是一场人性的考验,通过这场考验的人们,都会懂得什么是真正的“舍得”。南俪原谅田雨岚如此,赵姨原谅田雨岚如此,欢欢和夏妈妈也是如此。

  欢欢知道,妈妈是因为在雨中找自己才发烧的。此刻的欢欢,对妈妈再不是满心地排斥,而是希望妈妈在自己身边。

  《小舍得》编剧打脸“强行大团圆”,6次“解扣”太自然

  夏君山的妈妈在剧中是个非常奇怪的存在。

  赵姨生病瘫痪的时候,夏妈妈拒绝来帮忙。过年的时候,夏君山带着超超回到家里,夏妈妈也是面无表情。就连夏君山和超超住的房间,夏妈妈也是堆满了杂物,好像根本没有想让孩子们过年回家一样。

  不过因为夏君山选择冒着“疫情”的风险,带着超超坐飞机的时候,夏妈妈塞了两副手套在超超的兜里。一副是给孙子超超的,一副是给儿子夏君山的。

  从小没怎么相处的母子俩,各自有着心结,总在观望着,等待着,总觉得会等到那么一天,一切迎刃而解。可当分别来的那样突然,又那样充满危险的时候,他们才发现,有些结不去解,便怎么也不会开。

  《小舍得》编剧打脸“强行大团圆”,6次“解扣”太自然

  生命是无可替代的,健康也并非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

  田雨岚的彻底醒悟,是因为子悠生病。突如其来的精神科疾病,让田雨岚彻底地进行了反思。

  南俪请蔡菊芬回到父亲身边,也是因为父亲的健康。

  当她从田雨岚口中得知父亲饮食上的禁忌时,当她从父亲的口中得知当年的病情有多么危急时,她沉默了。不管她有多恨,她的内心深处,总是希望见到父亲健康。

  《小舍得》编剧打脸“强行大团圆”,6次“解扣”太自然

  人生,注定了有舍有得。

  当你拼命想要得到的时候,总会失去些什么。相反,当你以为失去了所有的时候,你也会发现拥有了很多。

  舍舍得得之间,又岂是是是非非可以论清楚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