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过最天衣无缝的案件?广场舞大妈“骂杀”之谜

  你听过最天衣无缝的案件?广场舞大妈“骂杀”之谜

  有个女的,50多岁,一天晚上跑到广场去跳舞。

  她让老公跟着,在远处帮她拍视频。

  广场上有很多不同的团队,每个团队都有自己的着装,领队。

  这个女的跑到一处穿着绿色着装的队伍里,站在前面乱跳。

  由于她跳得实在是太差、太没有节奏了,领队就过来说,“大妈,你能不能到别的地方去跳?”

  这个女的不高兴了,嗓子扯得很大,“这广场又不是你们家开的,我想跳就跳你管得着吗?”

  同团队的几个大妈看不下去了,就过来和这个女的理论,“我们这是有团队的,我们会员都是收费才能跳的,要穿统一的着装,要排练演出的,你这样跳真的很影响我们队伍的整齐性。”

  女的声音更大了,“我就是要在这里跳。”

  “怎么这么没素质啊。”

  “你这是哪来的泼妇!”

  几个大妈开始数落这个女的,女的丈夫在一边看着,把手机视频对准这群广场舞大妈,放大。

  女的像是来闹事的,扯开嗓子说,“快来看啊!广场舞大妈争地盘了,广场舞大妈欺负人了。”

  “广场舞大妈”这个词本来就很不友好,来跳舞的大妈对这个词很敏感。

  女的这么一叫,那些跳广场舞的全都上来了,把这个女的围住。

  “你说谁是广场舞大妈。”

  “我看你是精神有什么问题吧。”

  “几十岁的人不知道羞耻吗?”

  接下来,话就很难听了,大妈们把这个女的围住,你一言,我一语。

  这个女的也在骂,可她哪里是这群大妈的对手。

  她这是一人战“群雄”。面对的是几十张口,几十倍的伤害。

  这个女的本来就有心脏病,被几句话气到了,用手捂着胸口,痛苦万分,倒在了地上。

  大妈们不依不饶:

  “呦,你看这人还碰起瓷来了。”

  “大家都作证,我们可没碰她,是她自己倒在地上的。”

  “就是,还会装死,报警啊,谁怕谁。”

  “啊。她好像真的不动了。”

  “不会吧。”

  人群吓得散开,这个女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被活活得骂死了。

  你听过最天衣无缝的案件?广场舞大妈“骂杀”之谜

  这个女的被送到医院,已经没气了。

  医生检查的结果是,死于突发的心脏病。

  由于涉及到死亡,警察开始调查,死者名叫刘玉,今年53岁。而在场的还有一人,就是她的丈夫张全柱。

  警察问这个张全柱,“你就看着老婆被人骂,也不上前阻止?”

  张全柱回答得含含糊糊地,警察一听就知道有猫腻,“你最好实话实说,我们是会调查的。”

  想了一会,张全柱说出了事情的全貌:

  原来夫妻二人是故意到广场去找骂的。

  有个网红博主给他们钱,让他们干这件事。

  由刘玉在广场上跳舞闹事,激怒广场舞大妈,张全柱躲在暗中偷偷拍视频。

  他们把这些视频发给网红博主,网红博主把视频传到网络上,抹黑“广场舞大妈”,以此来博眼球,制造热点,涨粉丝。

  光今天晚上,这个刘玉已经跳了三场了,而张全柱已经录了三段视频了。

  “整件事情就是这样。”张全柱悔恨地说,“我,我没想到老婆会被骂死。”

  事情如果是这样,就要去法院认定责任了。

  因为刘玉的死是属于“骂杀”,而骂她的每一个大妈都是凶手。

  大妈们一肚子委屈,她们没有想到自己说的几句话竟会让她们面临牢狱之灾。

  几个冲在前面骂的已经被叫到派出所问话了。

  可事件远比警察想的要“麻烦”,那几个大妈的队友、朋友、亲戚全来了,把派出所门口围得水泄不通,高举着“冤枉”的布牌喊冤。

  这可怎么办啊?

  几个年轻的警察在门口劝阻,可他们哪里说得过一群人。

  而越混乱,就越考验老警察的判断能力。

  凡事必须冷静、客观。

  你听过最天衣无缝的案件?广场舞大妈“骂杀”之谜

  既然张全柱说这件事是网红博主挑的头,那就把那个网红博主叫来问话。

  谁知网红博主说,“冤枉啊!那视频我压根没见过。”

  是,他是同意给钱买这些视频,不过这件事不是他想的,是张全柱告诉他,张全柱说,“我手上有几段广场舞大妈骂人的视频,你要不要买?”

  也就是说,这件事其实是张全柱策划的,他想把视频卖给网红博主。

  那么张全柱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将案件的重点放在张全柱和刘玉的夫妻关系上,发现了一些端倪。

  他们二人都是二婚,都各有一个孩子。

  刘玉比较强势,经常会暴打张全柱,张全柱胆小怕事,不过有邻居反映,最近两人好像因为什么事情有过激烈的争吵。

  这件事闹得很大,很多记者媒体采访。

  警方暂时把网红博主这条消息压下来,不对外透露。静静观察张全柱的反应。

  在事发后,张全柱很懂得利用舆论制造压力。

  一方面,他把过错全都推到广场舞大妈身上,又说自己失去老婆多么痛苦,想要广场舞大妈赔偿损失。

  一方面,他不断地强调,希望早日能把尸体领回来,让老婆早日入土为安。(由于涉及调查,尸体暂放停尸间)

  还有一点很可疑,难道骂真的能把人骂死吗?

  警察决定对刘玉验尸,在详细检验后,发现刘玉在生前曾经服下过一种禁药,这种药能够刺激心脏。

  刘玉是一个患有心脏病史的人,她是不会吃这种刺激、诱发心脏病的药物的。

  将重大嫌疑人锁定在张全柱身上,很快就有了突破口。

  在事发前,张全柱曾经去一个地下药贩子那边购买了这种禁药。

  药贩子那边的禁药和在刘玉胃中发现的成分一致。

  张全柱明知妻子有病,却故意让她服用这药,那么张全柱这么做的目的就是刺激妻子的心脏病发作——

  以这个为“引”,借助一群广场舞大妈之“嘴”,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死刘玉。

  警察对张全柱进行了问话,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张全柱终于承认了罪行。

  他和妻子刘玉说,有人出高价让他们拍广场舞大妈骂人的视频。

  刘玉比较贪小便宜,就同意合作。

  在事发前,张全柱将禁药放在水里骗刘玉喝下,然后妻子刘玉跑去和大妈们闹事,那天晚上他们特意去了三个地方,跳了三场。

  张全柱的目的就是利用几率,一定要刘玉在其中一场被人“骂死”。

  至于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说到底还是因为一套房子。

  刘玉老家有一套房子要拆迁:有两个选择,赔拆迁款或者赔一套房。

  刘玉想选拆迁款,把这钱给自己的儿子结婚。

  张全柱不同意,他想要房子,并且房子上要写他的名字。

  而这套老家的房子是在刘玉和张全柱结婚前,很早之前就有的,这房子刘玉认为是属于她自己的,和张全柱没有关系。

  而张全柱说他名下的财产,哪怕是在结婚前买的,刘玉也都“要求”加上了自己的名字。

  “我的就是她的,她的还是她的,我们都结婚五年了,她把我当成一个外人。”

  张全柱心灰意冷,在长期的被压迫中,他走上了极端的念头。

  只要刘玉一死,这房子就是他的了,同时他能让广场舞大妈赔上一大笔钱,用这钱他能逍遥快活。

  他机关算尽,却最终难逃法网。

  (本故事纯属虚构,文中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