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秀波:活在裆下

  我是老徐。

  2018年11月。

  陈昱霖刚下飞机,就被警察带走了。

  紧接着,她因涉嫌敲诈勒索吴秀波被拘留。

  而这一切,都要从她发的一条朋友圈开始说起。

  这一年九月,陈昱霖在自己的朋友圈发文,曝光自己和吴秀波长达七年的地下情。

  吴秀波:活在裆下

  吴秀波与陈昱霖

  她声称,在这七年中,吴秀波以佛经洗脑自己,哄骗自己不要外出工作,留在家里给他生孩子。

  结果一转眼就把自己甩了,陈昱霖这才愤而发文,曝光吴秀波男女关系混乱。

  因为和吴秀波的情感纠葛,陈昱霖患上抑郁症,一直在国外散心、治病。

  内容被传播之后,吴秀波立马要求陈昱霖出来澄清,承认她所说的一切都是假话,好挽回他的声誉。

  为了让陈昱霖点头同意,他还保证自己会给予陈昱霖经济上的补偿。

  没想到,这其实只是吴秀波抛下的一个诱饵。

  几个月后,吴秀波假意要和陈昱霖商量经济补偿的相关事务,诱骗陈昱霖回国。

  结果陈昱霖刚一下飞机,就因涉嫌敲诈被带走了。

  吴秀波:活在裆下

  死之前,先写首歌给女朋友

  1985年,这是吴秀波考进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的第二年,刚刚十七岁,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

  谁料到,就是这一年,他被医生诊断患了肠癌。

  吴秀波如遭晴空霹雳。

  在住院做手术之前,他思绪万千,做的最后一件事竟是写下了一首歌送给当时的女朋友。

  他想着,自己要是真的有不测,那么女朋友还算有个纪念。

  真是做鬼也风流。

  吴秀波:活在裆下

  年轻时的吴秀波

  年少的时候,吴秀波很是浪荡了一段时间。

  16岁那年,吴秀波看着自己的哥哥以北京市高考第二名的好成绩被北京大学录取,心里五味杂陈。

  他心想,自己这辈子再怎么读书都不可能赢过自己哥哥了,倒不如唱歌去。

  说干就干,吴秀波立马报考了军乐队,却被刷下来了。

  回家的路上,他随手买了张报纸,见到上面写着铁路文工团正在招生。他寻思着,文工团也不错,不如再试试。

  这一试,还真就叫他给考上了。

  就这样,吴秀波一边在文工团报着幕,一边在酒吧、夜总会驻唱。

  一晚上下来,他能挣个一百来块,相当于文工团一个月的工资了。

  吴秀波:活在裆下

  年轻人好面子,那阵子他和朋友们出去吃饭,十有八九都是他买单。

  他曾有一个绰号叫“吴半本”,皆因他朋友众多,出手阔绰,每每出去吃饭总要将菜谱上一半的菜给点上桌。

  这样的仗义疏财,自然也是朋友如云来,吃喝玩乐不在话下。

  上世纪八十年代,娱乐活动渐多,娱乐场所也随之兴起,卡拉OK就是其中之一。

  吴秀波:活在裆下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上海的一家夜总会卡拉OK

  那年代的卡拉OK还不像现在的KTV这样,一个个包厢单独开来,而是十几二十张桌子挤在一个大厅里。

  年轻男女坐在一起难免情思浮动,想在人前露个脸,就像开屏的孔雀一样。

  要想有面子,自己桌子上就要有个会唱歌的人,于是吴秀波就成了拿出来显摆的人。

  每次去到卡拉OK,朋友们就起哄吴秀波上去亮个相,吴秀波也不怯。

  正是风华正茂的好时候,又会唱歌,显得多才多艺又多情,活脱脱一个文艺浪子。

  吴秀波就这样俘获了不少女人的心。

  吴秀波:活在裆下

  后来他回忆这段时光,直言自己那个时候的恋爱史是很混乱的,甚至自己都不记得到底在这几年时间里交了多少女朋友。

  他也不记得,到底哪一段才能算得上是恋爱。在他心里,这些所谓的恋爱经历多半只能算是艳遇或者是邂逅。

  毕竟对付女孩,他有一个“三不”原则: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

  换句话说,但凡是个漂亮姑娘,他都来者不拒,也都别指望他会负责。

  吴秀波:活在裆下

  那么多段恋情,他唯一记得的是十几岁情窦初开时爱上的姑娘,那个时候他们谈恋爱没有地方待着,大半夜轧马路,从建国门桥穿过长安街,一路走到复兴门桥。

  牵手就已经胜过所有亲昵。

  但到了这个时候,风花雪月已经占据了他大半个生活。

  一手捧红了那英、毛阿敏、孙楠等人的谷建芬曾有心要招揽吴秀波,打算将其选入自己的训练班。

  谁知道吴秀波闻言兴致缺缺,对他来说正儿八经的歌手,远不如这样走穴唱歌来得自由、风流。

  吴秀波:活在裆下

  当初和他一样曾在酒吧驻唱的人先后都一炮而红,唯有吴秀波依旧沉溺于花天酒地、男欢女爱。

  只顾着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吴秀波:活在裆下

  “白嫖”来的男主角

  吴秀波的朋友曾评价他这个人“吊儿郎当”,他听了反而很高兴,觉得这样的自己很真实。

  但是真实并不能填饱肚子,有情饮水饱只是浪漫的说法,人要是只喝水迟早还是会死的。

  眼见着越来越多的玩伴收心,过起了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子,自己手头的钱也越来越少,吴秀波心里开始焦虑。

  吴秀波:活在裆下

  他不再在歌厅唱歌,开始做起了生意,又是开饭店,又是开发廊,还自己开了一家酒吧。

  但是他实在是没什么做生意的天赋,屡屡亏本。女朋友也没多话,放弃自己的事业,跟着他一起熬。

  他垂头丧气,深以为自己最好的日子就是在夜总会唱歌的时候,现在好日子都过去了。

  现实的打击叫吴秀波开始颓废,随之而来的还有和女朋友不断的争吵。最后,二人分道扬镳。

  和曾经为自己放弃事业的女友分手,吴秀波第一个感觉却是欣喜,毕竟自己已经见证过对方最青春靓丽的时刻,这就足够了。

  多年后,他在节目中又一次聊起了这段感情。

  主持人问他,当初女朋友的离开是不是因为嫌弃他没钱、不上进?

  他却默认了。

  吴秀波:活在裆下

  尽管心里多少有点怅然若失,但是很快的,他就顾不上这件事了。

  因为他又有新女友了。

  新女友和前女友、吴秀波都是好朋友,她叫何震亚。

  何震亚比吴秀波大几岁,在吴秀波急需人关心的时候,她如邻家大姐姐的关怀温暖了他。

  二人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

  虽然爱情又有了,经济却依旧是困顿的。

  好在这时候,吴秀波曾经的“恩客”刘蓓伸出援手,请了吴秀波做自己的经纪人,也算是给他补贴点儿钱花。

  吴秀波:活在裆下

  刘蓓,曾主演电影《甲方乙方》

  刘蓓和吴秀波的相识,还要从夜总会说起。

  那个时候吴秀波还在夜总会唱歌,有一晚刘蓓带着朋友去到那儿,给她过生日。

  就找了吴秀波给她唱生日歌,还捎带着唱了另外一首歌。

  歌唱完,刘蓓觉得这个帅哥唱歌不错,人也好看。

  一来二去就交上了朋友。

  吴秀波说是经纪人,其实一应经纪人该做的事,吴秀波都没做。就连合同都是刘蓓自己去谈的,吴秀波最多只能算是个拎包助理。

  刘蓓对吴秀波可谓尽心尽力。不仅雇了吴秀波做经纪人,解了他经济上的燃眉之急,刘蓓还为他牵桥搭线。

  有一次,刘蓓和赵薇、韩红、江珊一起参加了一个晚会。

  吴秀波:活在裆下

  刘蓓和江珊

  晚会之后,她们约着去吃饭。照理说饭桌上这些助理都是要离开的,但是刘蓓却出声留下了吴秀波,和别人介绍他。

  吴秀波这个经纪人也不只是拎包,那个时候刘蓓和丈夫张健时常吵架,吴秀波和两个人关系都不错,就充当他们的润滑剂,经常帮着两头递话。

  礼尚往来。

  在知道吴秀波有意开始演戏之后,张建立马和刘蓓商量着开一部戏来捧吴秀波,这部剧就是《立案侦查》,这也是吴秀波首次出演男主角。

  那部戏可谓是群星荟萃,就连客串的都是大腕,刘蓓、尤勇、陶虹、张嘉译……

  一个个都是正当红的明星。

  吴秀波:活在裆下

  《立案侦查》中年轻的郭涛和吴秀波

  就算是这样,也没能叫吴秀波一时就大红大紫起来。

  因为某些原因,这部戏并没有如期播出,吴秀波被耽误了。

  但他不能再重回曾经的不羁放纵爱自由,因为这时他的妻子已经为他生下一个孩子,他不再可以再吊儿郎当,失去了所有的退路。

  他一头扎进演艺圈,沉浮多年,直到2009年的《黎明之上》,他才终于在娱乐圈有了点名气。

  编剧六六曾透露,当初吴秀波出演《心术》的时候,片酬几乎等于白送。

  吴秀波:活在裆下

  当时吴秀波见到自己,点头又哈腰,还得毕恭毕敬喊自己一声“六六老师”。

  只是六六没有想到,仅仅几年时间,下次再见的时候,吴秀波就从“白送”的男主角变成了圈中炙手可热的大叔代表。

  吴秀波:活在裆下

  女人映照了我的青春

  2013年,对于吴秀波的演艺事业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一年。

  这一年,他和汤唯主演了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留起胡子的他平添了一种中年大叔的沧桑气息。

  凭借着这部电影和儒雅的大叔形象,吴秀波彻底火了,一炮而红。

  吴秀波:活在裆下

  饱暖思淫欲,吴秀波也不例外。

  他曾拍过一组照片,其中一张女模特的脚骑在他的脖子上。

  朋友戏称这是“活在裆下”,吴秀波反而很得意,他觉得人本就是赤裸的,裆下与当下本就是一回事。

  他说:“女人像一面镜子一样,映照了我的青春。”

  2011年,陈昱霖这面镜子终于姗姗来迟,出现在吴秀波43岁的“青春”岁月之中。

  吴秀波:活在裆下

  二人相识于电视剧《下一个奇迹》的拍摄中,之后陈昱霖在个人社交网页上称呼他“吴秀波老师”,显得那么的生疏又尊敬。

  私底下两人却已经暗通曲款。

  陈昱霖后来在长文中回忆,吴秀波还和她计划生孩子,糖衣炮弹不绝,许诺自己将会一辈子都和她在一起,把她哄得团团转。

  2013年,事业上,吴秀波沉浸在一炮而红的喜悦之中;情场上他也没闲着,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当时陈昱霖还没有放弃自己的演员事业,她正在拍摄《吉祥天宝》,作为投资方,吴秀波自然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吴秀波:活在裆下

  他以监工之名出现在片场,以演员前辈的面貌和陈昱霖光明正大地接触,二人还会以教授演戏技巧的名义,避开众人单独热聊。

  吴秀波笑眯眯地称呼陈昱霖“特别特别小的小妹妹”,亲昵之情不言而喻。

  当陈昱霖演戏的时候,吴秀波就坐在监视器前面,聚精会神地看着自己的小情人。

  旁人问起他“监工”是什么感觉?

  他则看着监视器中的陈昱霖,半真半假地说:“比自己拍戏还紧张,恨不得把她(陈昱霖)给撤出去”。

  陈昱霖心中甜蜜,自以为自己就是吴秀波的唯一,才得到他这样的关心。

  吴秀波:活在裆下

  这一天,她早早地来到化妆间开始化妆。

  忽然,一则信息发送过来,对方在信息中告知陈昱霖,自己和吴秀波有亲密关系。

  陈昱霖如遭晴天霹雳。

  她竟然天真地以为,吴秀波没有对妻子忠诚,却会对小三忠诚。殊不知,出轨对于吴秀波来说,只是一种自然现象。

  等到空闲下来,她马上联络吴秀波,希望对方能给自己一个解释。

  吴秀波自然是一口否认自己还有别的情人。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陈昱霖在患得患失之中拍完了这部戏。

  见状,吴秀波告诉她,娱乐圈太过复杂,真真假假的绯闻又多。他劝说陈昱霖,干脆别演戏了,省得她再为“假消息”伤神。

  吴秀波:活在裆下

  陈昱霖,本名陈梦琳

  陈昱霖同意了,此后就和何震亚一样,成为吴秀波背后不为人知的女人。

  2016年,吴秀波拍摄《军师联盟》,陈昱霖就跟着他躲在酒店的房间里。

  除了偷偷摸摸地外出游玩,她每天就是给吴秀波洗衣做饭,活像吴秀波的免费保姆。

  就算是这样,吴秀波仍然瞒着她和别的女人有往来。

  不久之后,陈昱霖又收到了挑衅信息,约陈昱霖出来见面好好聊聊。

  吴秀波又是一番斩钉截铁地否认,坚称自己和对方并不熟。

  吴秀波:活在裆下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素有“第一狗仔”之称的卓伟就曾暗示过吴秀波并非表面看起来的正人君子,隐晦地指出吴秀波曾在婚后还交往过不少年轻女生。

  其中更有比他小了三十多岁的年轻女孩。

  有一次,陈昱霖实在是忍不住了,偷偷查看了吴秀波的手机,想要看看他有没有和别的女人联络。

  谁知道,这一次吴秀波没有再费劲和她解释,他直接和陈昱霖动起手来,全然不复平日对她甜言蜜语的模样。

  陈昱霖顿生寒意,到了这个时候,她终于看透了吴秀波儒雅外表下的狠毒和自私。

  吴秀波:活在裆下

  都是电视剧惹的祸

  陈昱霖发文曝光地下恋的时候,人还在国外治疗抑郁症。

  而吴秀波却因为《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和《虎啸龙吟》的播出,地位更上一层楼。

  吴秀波:活在裆下

  这两部戏是吴秀波由演员到幕后的漂亮转身,也许在那个时候,他就预料到,台前的工作充满了危险,唯有幕后的工作才更方便隐藏自己。

  没想到就是这部戏引出了无数祸端。

  陈昱霖发文之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吴秀波的形象岌岌可危。

  眼见着事态愈演愈烈,吴秀波和经纪人、律师纷纷联系陈昱霖,要求她出面作证所说的一切都是假的,吴秀波本人和她并没有任何瓜葛。

  只要她愿意出面“澄清”一切,吴秀波也愿意破财挡灾。

  于是双方达成了协议,吴秀波花钱买个“清白”。

  没多久,吴秀波就告知陈昱霖,因为自己帐户被冻结,所以不能一次性给清所有钱。

  之后,吴秀波又以给她剩余的钱为理由诱骗陈昱霖回国。

  吴秀波:活在裆下

  结果陈昱霖一下飞机,就被警方带走了。

  吴秀波称陈昱霖曝光个人隐私是为了威胁他,以此对他敲诈勒索,又有之前的转账记录为证据,陈昱霖最终被拘留。

  最终,陈昱霖敲诈勒索罪名成立,锒铛入狱。

  但是事情并没有结束。

  从陈昱霖发布那条朋友圈开始,吴秀波已经被牢牢钉在耻辱柱上了。

  比起出轨更叫人心惊的,是这个男人在面对昔日枕边人表现出来的狠辣无情。

  丑闻曝光之后,最直接影响的是吴秀波参演的影视作品和广告代言。

  原本定于春节档上映的《情圣2》,立马紧急撤档,推迟了上映时间。

  吴秀波:活在裆下

  原本录制好的北京卫视2019春晚,也在后期的制作下,再也看不见吴秀波的身影。

  拍好的杂志封面和品牌代言也随即暂停了相关的宣传,可想而知,吴秀波还将面对着相关合作方的索赔。

  表面上的停止活动尚是小事,更严重的背后的资本已经在悄然地瓦解。

  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多年,又有贵人相助,吴秀波在资本市场的动作自然也少不了。

  他直接和间接持有和影响多家上市公司股份,同时也是其中两家上市公司的股东。

  其中一家叫幸福蓝海,隶属于江苏广电,曾经参与了多部热门影视作品的制作,例如《让子弹飞》《十月围城》《人间正道是沧桑》。

  吴秀波:活在裆下

  《让子弹飞》

  吴秀波是幸福蓝海的第七大股东。

  在丑闻曝光之后,幸福蓝海自然也没能幸免于难,股价下跌了3.36%。

  除了幸福蓝海,吴秀波还是当代东方的股东,当代东方同时也是吴秀波拍摄的《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虎啸龙吟》《北京遇上西雅图》的投资方。

  在丑闻曝光之前,当代东方已经因遭遇重组失败,股价遭遇断崖式下跌。

  更叫吴秀波焦头烂额的是,由他担任最大股东的不二文化,不仅在《军师联盟》的利益分配上不清不楚,公司的原法人张坚还涉嫌私刻公章、职务侵占、伙同投资方诈骗。

  这大概也是吴秀波最终元气大伤的根本原因。

  《军师联盟》还有一个出品公司叫盟将威影视,它的控股人徐佳暄恰好就是陈昱霖提到过的吴秀波和张芷溪的介绍人。

  吴秀波:活在裆下

  吴秀波与徐佳暄

  陈昱霖没有说出来的是,当年引致她和吴秀波相识的电视剧《下一个奇迹》,出品公司也是归徐佳暄所有。

  换句话说,当年的吴秀波和陈昱霖,某种程度上,也是因为徐佳暄而相识。

  今年年初,吴秀波担任最大股东的不二文化,终于因为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拍卖。

  吴秀波的商业版图,瓦解已经必然。

  吴秀波:活在裆下

  多年前,吴秀波曾经在采访中表示,自己一直很想拍所谓的狗血剧,因为他很想把所有的东西都试一下。

  他万万没想到,多年之后,自己的生活已经成为了狗血剧本身。

  曾经,有记者问吴秀波圈子里的诱惑是不是很多?

  当时恰逢不少已婚男星曝出出轨丑闻,吴秀波自然也夸夸其谈,表示人之所以过得不好就是欲望太多,面对着各种诱惑,内心蠢蠢欲动。唯有和诱惑、欲望不断地对抗,战胜它们,才有可能和解。

  彼时的这段话,是作为他抵抗诱惑的宣言。

  到了今日再看,未免不是他自己的个人写照。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从全年龄阶层女性的理想男人,到人人喊打的渣男。

  吴秀波有今天,未必不是自食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