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老公家外有家后,我故意问他要钱治病,直到掏空了他的口袋

  01

  我的前妻叫司光敏,一个挺小众的姓氏,但她却长得相当大气,身高167,肤白,鹅蛋脸,垂着一头长长的直发。

  初见她,我便对她一见钟情。

  她在一家大公司做文员,深受部门经理偏爱,别的部门文员经常要加班,但她,从不需要加。她部门的主管或其他同事,谁也不敢公开对她不满。

  这事,我和她正式恋爱之前便听说过。但我丝毫不介意,反而觉得这是因为她出色,所以她才能在公司混得这么牛气。

  我是她公司的客户,和她这个文员级别的员工本无多少交集。但为了接近她,每次去她公司对接业务,总会找机会主动和她攀谈。

  一来二往,两人便熟悉了起来。

  感觉到她对我也有些许好感后,我趁热打铁,向她提出约会。第一次,她委婉拒绝了,我没有气馁,又接着约,她最终答应赴约。

  我们第一次约会时,她穿着一条杏色的长裙,巧笑嫣然的样子,真的再次把我惊艳到了。我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把她娶回家,天天对着她看。

  因为我和她不同城,只能去她那里出差才能和她约会,所以我们的恋爱谈得有一点长,将近两年才步入婚姻的殿堂。

  新婚那晚,她艳若桃花,一脸羞涩。洞房时我才知,她竟然还是第一次。

  我在她之前谈过一个女朋友,那个女朋友是个熟女,但我的思想不古板,从没有那方面的情结,所以并不在意这点。

  但如今得知自己深爱的女人洁白无瑕,我也骗不了自己,我真的既惊喜又感动,感觉自己娶到了一个真正的绝世珍宝。

  发现老公家外有家后,我故意问他要钱治病,直到掏空了他的口袋

  02

  婚后,我和她确实过了一段比蜜还甜的日子。

  她从以前那家公司辞了职,到了我工作的这家公司做文员,和我成了同事。不过,我们不在同一个部门。

  同事们都知道她是我老婆,对她都很和气,她也很快适应了这边的工作。

  我仍然需要不时出差,也需要到她以前的那家公司出差。有次,我又去那边出差时,她以前的部门主管看到我,对我阴阳怪气地说了一番话。

  他说我眼光真好,把他们的厂花搞到了手,说他们的部门经理做梦可能都要被我气醒了。

  我当时听了很气愤,很想朝他发火,质问他是几个意思。但那个主管转而又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说他就是开开玩笑,叫我不要放在心上。

  他是主,我是客,在别人的地盘,我也不好因为这样的事搞得太张扬,所以这个不爽,我暗暗吞下了。

  出差回家后,我旁敲侧击,想套司光敏的话,打听以前那个经理是不是和她有些不清不楚。

  没想到,她倒也大度,坦率地告诉我,说经理以前确实跟她提出过,一个月给5000块钱,叫她不用上班,他长期包/养她。

  经理有老婆有孩子,她并不想做个见不得光的金丝雀,所以一口拒绝了,还当即提出了辞职。但经理不让她辞,说以后不跟她提这事就是。

  所以,她还是留了下来,直到遇到我。这期间,经理对她挺君子的,从来没有占她便宜,所以她也挺尊重他。

  听她讲完她和那个经理之间的事,我暗自松了一口气,确认了老婆和她曾经的上司是清白的。但转念细想一下,我又觉得她说的话,也不是完全可信。

  如果他们之间真的一点暧/昧都没有,那为什么她在那家公司上班时,别的文员都要加班,她却能一个人搞特例?仅仅是经理对她偏爱,而她私底下什么都没有付出吗?

  不知怎的,我脑子里一下想到了某种修复手术。

  也许就是在这一刻,我对司光敏的信任已经完全崩塌了,但我自己尚未意识到,她更没意识到。

  发现老公家外有家后,我故意问他要钱治病,直到掏空了他的口袋

  03

  表面上,我们俩的关系还和从前一样,人前人后都是恩爱夫妻的样子,但我其实不知不觉地,已经分了心。

  结婚四个多月时,一次,我又去司光敏以前那家公司出差,我发觉有一个女质检员似乎对我有意思。

  她每次看到我时,眼神总是欲/拒/还/迎,一副羞涩而勾/魂的样子。

  这个女质检员叫夏丽,很年轻,二十出头的样子,她个子也高,就是皮肤黑了点,但是五官挺耐看。

  我承认我是一个贪心的男人,发现有长相不错的女孩愿意送上门,内心确实无法抵抗。我像中了魔似的,很享受和夏丽互相用眼神玩暧/昧的感觉,觉得又新鲜又刺激。

  有时出差回来,晚上和司光敏躺在一起,我的脑海里都会不自觉地呈现夏丽看我时的娇羞样子,然后便会暗自沉浸在对她的不可描述的幻想中。

  我开始特别期待去夏丽的公司出差,感觉就像是去见自己读书时暗恋的女神一样。

  我在夏丽的眼神中,也看得出来她对我的相思之情,这让我心中的欲/望更加按捺不住。

  有一次,我在那边出差一周多,晚上一个人住在一家商务酒店里。

  一次快下班时,我把酒店名字和房号写在一张小纸条上,趁四下无人注意时,快速塞到了夏丽手里,然后深深看了她一眼,就装着若无其事地走开了。

  夏丽接过纸条,看了一眼,有一瞬间的震惊,但很快便一脸掩饰不住的喜悦。

  只一眼,我便知道,她晚上一定会来找我。

  04

  果不其然,晚上八点多,夏丽穿着让她的颜值好像一下提升了好几分的便装,还特意化了淡妆,独自过来了。

  她手上还拎了两大袋食物,一袋水果,一袋零食和饮料。见了我,有些羞涩地说,她估计我这次出差应该没那么快走,所以买点食物过来,要是晚上饿了我可以吃。

  夏丽晚上来找我,我并不意外,尽管我们在此前,加起来也就说过几句话。但她贴心地带着两大袋食物来,真的让我太意外了。

  我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对我,动了真感情。

  这份真,让我内心有些感动,如果说先前对她仅仅是欲,那么此刻,已经升华成了情。

  夏丽不是处,但她像只小猫一样柔顺地窝在我怀里时,我仍然感到拥有她,让我觉得十分珍贵和满足。我想呵护她,虽然我知道这样对不起司光敏。

  但爱情这东西,它来了就是来了,我无法自欺欺人。

  夏丽原本住在公司宿舍,我让她在外面找个稍微好点的房子。找到后,我先付一年房租,以后,那个房子便是我和她的小家。

  她听后,撒娇地说了句:“谢谢你,老公!”然后,竟然流泪了。

  我忙问她,怎么哭了?她才告诉我,她第一次在公司里,无意中看到我温暖的笑容时,就爱上了我,对我爱得不可自拔。

  但她知道我在和司光敏恋爱,司光敏是同事公认的厂花,她自知自己不如她,所以很自卑,一直只能远远地看着我,不敢靠近。

  得知夏丽对我竟然早已情根深种,我对她更是怜爱不已。我向她承诺,不管以后来不来这里出差,我每个月都会抽时间过来陪她。

  夏丽听到我的承诺后破泣而笑,软软糯糯地叫着“老公”,说我真好。

  跟这样温柔的可人儿在一起,我感觉自己的心像被融化了似的,对她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发现老公家外有家后,我故意问他要钱治病,直到掏空了他的口袋

  05

  和夏丽有了肌肤之亲,我们也在外面共筑了一间温馨的爱巢后,我开始过起了两个家两头奔波的生活。

  公司不安排在这边出差的日子,我便会跟司光敏编各种理由,周末偷偷过来看夏丽,和她一起做饭,一起看电影,一起窝在房子里疯狂地做二人运动。

  夏丽有了爱情的滋润,越来越有女人味,我每次看着她时,都觉得她长得比司光敏更好看,让我迷恋不已。

  我和她的感情,见一次面便升一次温,很快到了如胶似漆,难分难舍的地步。每次我要离开我们的爱巢时,她都哭得梨花带雨,问我下次什么时候过来。

  好多次,我都被她哭得心生内疚。

  因为我和司光敏结婚时间不长,两人也没有闹过什么矛盾,而且她和我如今又在同一家公司上班,我不可能突然提出离婚,这样公司领导和同事肯定会非议我。

  我不想工作和生活同时出现动荡,所以对夏丽只能尽力安抚。

  后来每次过来看她,我都会提前买份礼物送给她,要么是金项链,要么是价位中等的包包,要么直接发个大红包给她。

  夏丽并不贪图物质和金钱,但每次收到我的礼物和红包,她还是一脸欣喜。因为她知道,这代表我愿意对她用心。

  她说她所求,正是我的一颗心。

  就在我暗自得意,自己可以安抚好夏丽,有本事拥有两个家,两个女人时,原来司光敏早已察觉到我有了二心。

  我和夏丽你侬我侬的聊天记录,早就在我睡着后的一个个夜里,她暗自查看了一遍又一遍,但她为了保持婚姻的体面和她自己的体面,没有惊动我。

  而是在网上找了高付费的心理医生,一直让对方给她治病疏导。因为,我爱上夏丽这个沉重的打击,让她抑郁了。

  如果不是无意间看到那位心理医生发过来的微信,我至今还蒙在鼓里,以为自己多高明,以为司光敏在家里变得越来越沉默,只是结婚久了后夫妻间的常态。

  发现老公家外有家后,我故意问他要钱治病,直到掏空了他的口袋

  06

  尽管我确实爱上了夏丽,但对自己曾经用心追了快两年才娶回家的女人,我承认,我对她还是有一定感情的。

  得知她患了抑郁,且背着我,一个人偷偷治病时,我的良心受到了严重的谴责。但我没有勇气和她摊开来,谈她的病及我和夏丽的事。

  我怕承担未知的后果,怕面对不堪,所以,我选择了对自己最安全的方式来对待这件事——逃避。

  我和司光敏还和以前一样相处,只是,我心里清楚,我对她,多了亏欠和相敬如宾。

  至于夏丽那边,我自然不敢再过去,我怕万一刺激到司光敏。哪怕是公司要安排我过去出差,我也总是找理由让上司安排别的同事代替我去。

  夏丽几个星期没见到我,总是不停地发信息,催问我什么时候过去,说她想我,想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也无心工作。

  开始,我还觉得对夏丽有些愧疚,但她催得多了,而且永远都是这样一套陈词滥调,我渐渐地觉得有些厌烦。

  特别是工作时,一看到她发来的这些信息,就觉得头皮发麻,感觉受到了严重骚/扰,我只好冷着她,不再回她信息。

  但她比我想象得要难缠很多,我越不回,她越发得多。最多的时候,她能从早上一直发到第二天凌晨,我一气之下,把她的联系方式全部打入了黑名单,想让自己好好清静一段时间。

  可就在我独自清静的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我突然接到了夏丽姐姐的电话。

  她在电话里先是狠狠骂了我一大通,然后才告诉我,夏丽吞安眠药自/杀未遂,得了严重的抑郁症。而且,多年未发作的癫痫也犯了,如今时常发作。

  夏丽姐姐说,她家经济条件不怎么好,夏丽工作时间不长,也没存什么钱,现在她治病需要不少钱。

  言下之意,就是要我给她一笔钱帮夏丽治病。

  发现老公家外有家后,我故意问他要钱治病,直到掏空了他的口袋

  07

  我怕夏丽姐姐骗我,便说,钱我可以给,但我得先去看看夏丽。

  但对方不肯,说这辈子都不可能让夏丽再见到我这个罪魁祸首。为了让我相信夏丽真的得了病,对方发了几张医院的证明,还有夏丽躺在病床上睡觉的相片给我看。

  相片里那个曾和我如胶似漆的女孩,一脸惨白,完全没有从前的动人模样。

  我顿时心生愧意,知道对方没有骗我。随即瞒着司光敏,打了五万块钱过去,从此,和夏丽姐妹彻底断了联系。

  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司光敏和夏丽曾经是同事,她们有一些共同认识的人,在这些人的口口相传里,司光敏终还是知道了夏丽被我抛弃后得了病,回老家休养的事。

  继而,我打给夏丽姐姐五万块钱的事,也被她如福尔摩斯般揪了出来。

  结婚两年以来,她第一次像河东狮一样,对我狂吼,骂我给外面那个女人治病,一甩就是五万块,而她这个老婆治病,我这个老公却一毛不拔。

  看着她震怒的样子,我心虚地辩解了一句:“又不是我不舍得为你出钱,是你自己没跟我要。”

  我没想到,我这话赶话的话,让我最终失去了一切。

  司光敏没有再跟我计较夏丽的事,但她一直以治抑郁症的理由,每个月都跟我要钱,不是一千两千地要,而是两万三万地要。

  有时,我有些心疼她实在要得太多太频繁,快把我的老本掏空了,不大想给。

  但她说,她找的心理医生是全国最顶尖的,否则我出/轨,她怎么一直没和我闹,还让我一直过得这么安稳,这都是心理医生的功劳,所以她的收费当然也贵了。

  我想着,也是,如果她没有花钱求助专业人士开解她,我这婚姻肯定早就鸡飞狗跳了。

  而且,我也自知确实对不起她,用钱补偿她也是应该的。所以每次,她要多少,我最终还是咬牙都给了。

  08

  我比司光敏大几岁,工作这些年确实攒了一笔小钱,本来是留着买房的。但是,几个月时间,我所有的存款,全部都被司光敏以治病为由分次要走了。

  在我感叹自己因为出了个轨,害得两个女人都得了抑郁症,我也成了穷光蛋时,司光敏竟然跟我提出了离婚。

  她和我提离婚时,神情平静得像一汪湖水,让人看不出任何情绪,我一下懵了。

  我告诉她,我并不想离婚,我对她还有感情。

  但她冷冷地说,她对我早就没有任何感情了。这婚,我不离,也得离,否则,她便以我出过轨为由起诉离婚。她告诉我,她手机上存了我和夏丽所有的聊天记录和经济上的往来记录。

  起诉,她必赢。

  看着她胜券在握的从容样子,我才后知后觉,我娶回来的这个老婆并不是个心无城府的傻白甜,她先前对我出/轨的隐忍,她后来不停地跟我要钱,都是为了等这一天。

  我气愤地问她:“你得了抑郁症,一直要花钱治病的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她不动声色地回答:“真又如何,假又如何,你伤害我这件事是真的,难不成你还有脸把这些钱都要回去吗?如果你不介意不体面地分手,我也不介意。”

  气吗?悔吗?恨吗?无奈吗?

  当我听到司光敏这番暗含威胁的话时,这种种情绪都有。我知道,在和她的这场博弈中,我输了,输得一败涂地。

  我和她的婚,第二天便离了。离婚后,她辞了工作,穿着高跟鞋,披着风衣,头也不回地昂首阔步离开了这里。

  我和她及夏丽之间的事,在我们公司传得沸沸扬扬,女同事见我,时常一脸鄙夷,男同事见我,时常一脸轻笑。我自知无脸再继续待下去,不久也辞了职。

  如今,我在一家小公司上班,职位和工资都大不如从前,没有存款,没有人脉,没有建立起好的口碑,人生相当于从头再来。

  司光敏和夏丽已完全从我的人生中退出,我再也没有她们的消息。但她们带给我的负面影响,仍然在伴随着我。

  我不敢再轻易追哪个女孩,更不敢再轻易步入婚姻。

  我怕,自己又守不住婚姻,又娶了个城府比我还深的女人,最终伤心伤财,害人害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