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自己的身体里创造了一支2500人的军队,一起对抗恶魔”

  “我在自己的身体里创造了一支2500人的军队,一起对抗恶魔”

  一个人最多可能拥有多少个人格?

  澳大利亚的杰妮·海因斯说:2500个。

  2019年的3月,杰妮站在法庭的证人席上,准备出庭作证指证她父亲对她的强奸和极端暴行。但真正作为证人出现的,并不是杰妮,而是杰妮身体内的6个人格。

  杰妮患有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DID),也就是我们熟悉的多重人格障碍

  这其中,最早出现的人格是四岁的小女孩森芬妮

  四岁,正是杰妮的苦难开始的日子。4岁到11岁,别的小朋友正享受着快乐的童年,杰妮却在兽父里查德·海因斯的折磨下生不如死。

  日复一日,父亲的暴力虐待从未停止过。他享受对杰妮的虐待,杰妮受伤、流血、尖叫、哀求,她的痛苦和祈求都成了这个魔鬼的享受,后来,他更是直接性侵了杰妮。

  “我在自己的身体里创造了一支2500人的军队,一起对抗恶魔”

  不仅如此,这个恶魔还试图控制杰妮的思想。他不断对杰妮洗脑,说自己能读懂杰妮的心,他不准杰妮在心里想到那些虐待,更不准杰妮向别人提及那些遭遇。他威胁杰妮,她一旦想到这些事情,他就会杀了杰妮的母亲和兄弟姐妹。

  在学校,杰妮依然找不到安宁。为了彻底控制杰妮,父亲不允许她以任何方式被别人注意到。学校的游泳教练发现了杰妮的游泳天赋并且找到了杰妮的父亲,这份关注给杰妮招来了一份恶毒的惩罚。

  杰妮变得越来越安静,总是习惯于把自己缩成小小一团。

  弱小的杰妮逃不掉,也不敢逃。

  长久的绝望中,森芬妮出现了。既然没有人能拯救我,那我就当自己的英雄。

  每当父亲开始漫长的虐待,森芬妮便挺身而出,她将杰妮安置在最安全的角落,而后勇敢地迎上前去,承受每一分钟的虐待。

  “我在自己的身体里创造了一支2500人的军队,一起对抗恶魔”

  图 / BBC(杰妮)

  人格分裂的来源正是重大精神伤害下触发的自我保护机制,在大多数DID患者的病例中,他们都曾遭受过虐待,被理应爱他们的人殴打、囚禁或者遗弃。

  “我在自己的身体里创造了一支2500人的军队,一起对抗恶魔”

  她为自己建了一只军队

  森芬妮出现后不久,她便开始创造出其他人格来分担痛苦。正如她在采访中所说,她并不知道一句身体只应该住着一个人,于是一旦她遇到了她无法解决的局面,她便会创造出另外一个人来帮她承担。

  比如,一个叫“肌肉”的18岁少年,他身强体壮,冷静且具有强大的保护欲,他会帮助森芬妮承受那些更暴力、更不堪的侵犯;

  而“琳达”则在杰妮遇到糟糕的人际关系时出现,她又高瘦,身穿一条50年代的裙子,头发扎成一个发髻,行为端庄而优雅;

  8岁的小男孩“瑞克”总是身穿一件灰色的旧西装,他负责的工作尤其重要——他选择每一个场景下应该出现的人格。他判断当前的情况,选出那个适合的人格,然后拍醒ta:hey,该你出场了!

  森芬妮创造出的人格中都是大多数男性。这也正是DID的特征之一,每一个显现出来的人格都与原本的自己有着显著反差,性别也会是一个重要的反差。

  在杰妮的体内,藏着的上千个人格,每一个都有自己独特的名字、身份和性格,就像是一只无坚不摧的军队,在每一个时刻帮助杰妮继续前进。

  “我在自己的身体里创造了一支2500人的军队,一起对抗恶魔”

  我们站 在一起,对抗那个恶魔

  不同的人格代替承受了各种各样的痛苦,也牢牢铭记着那些黑暗的记忆。直到有一天,杰妮终于勇敢地站起来,他们便和杰妮一同走上法庭,指控父亲的罪行。

  “我在自己的身体里创造了一支2500人的军队,一起对抗恶魔”

  图 / 长大后的杰妮

  法庭准许森芬妮和其他五个人格出庭作证,并分别叙述了他们所经受的折磨。这场姗姗来迟的陈述太过残酷,陪审团的环节被取消了,只有法官一人听取了证词。

  杰妮清楚的知道是谁帮助自己度过了那些难关,她知道是森芬妮帮她面对了父亲的折磨,那个说话时手舞足蹈,音调更高一些,也更快乐的四岁小女孩,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英雄。他们是独立的人格,但却又共享那些记忆。

  但并非所有DID患者都能了解到自己体内住着其他人,或者有其他人格出现时的记忆。比如经典电影《24个比利》的原型威廉·斯坦利·米利根,在他的主人格无知觉的情况下,他的两个人格犯下了包括强奸、武装抢劫在内的几项重罪。

  “我在自己的身体里创造了一支2500人的军队,一起对抗恶魔”

  图 / 威廉·斯坦利·米利根(右)

  这也正是DID患者对于自己的人格的两种认知模式,一是像杰妮那样,人格间互相认知,轮流上任,甚至有可能展开内外部会议,比如在对杰妮的采访中,森芬妮就应主持人的要求,直接将肌肉喊了出来。

  人格的交换并不十分戏剧化,只是对话中的一个短暂停滞,森芬妮晃了晃脑袋,神情、动作、嗓音甚至表达方式便统统发生了改变,那个快乐的四岁小女孩消失了,更强壮的少年肌肉出现了。人格切换受到多方面的影响,比如对于杰妮而言,经历一场异常可怕的殴打、目睹暴力血腥的画面、嗅到与父亲身上相仿的气味,又或者社交场合中一个被人关注倒的瞬间,都有可能诱使另一个人格的出现。

  第二种认知模式则是像比利那样,人格间互相无感知,甚至出现明显的时间缺失。这也正是比利得以脱罪的关键点。一旦其他人格占领了身体,他便陷入沉睡,醒来后记忆一片空白。

  “我在自己的身体里创造了一支2500人的军队,一起对抗恶魔”

  “我在自己的身体里创造了一支2500人的军队,一起对抗恶魔”

  消灭了恶魔,接下来是拯救自己了

  杰妮的人生,从2009年开始发生变化。

  那一年,她勇敢地揭开自己未愈的伤疤,她向警察报案,然后开始了一场为期十年的奔走。

  而后,她站在了法庭的证人席上。在森芬妮等6个人格的陪伴下,勇敢地望向那个曾经高大,如今却显得怯懦不堪的父亲。

  2019年9月6日,澳大利亚法庭认可了杰妮的控诉,并判处理查德·海因斯45年监禁。时年74岁的理查德,将监狱中度过他的余生,并且要在服刑33年后才能申请假释,至于他能否活到那个时候,谁知道呢?

  恶魔已被绳之以法,朝阳已经将黑暗驱散,杰妮的未来是能够重新迎来曙光吗?

  DID是可以治愈的,它可以通过专业咨询以及药物治疗,让人格逐渐融合,最后成为一个完整的杰妮。

  但是对于杰妮来说,这似乎并不重要。她更想要去完成自己的学业,然后度一个长长的假期。就像每一个普通人一样,享受灿烂的阳光,享受人生的每一分每一秒。

  毕竟,她本来就是一个普通人,只不过身体里住的人比其他人多一些罢了。

  PS:“杰妮案”被认为是世界首例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DID)受害者,通过其他人格出庭作证令罪名成立的案件。

  更多关于 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DID) 的文章:

  Extra Minutes: Jeni's army

  60 Minutes Australia: Woman with 2,500 personalities says they saved her from shocking child abuse

  BBC:人格分裂者的首宗案件:父亲性侵时我变成了另一个人

  或许你正在为自我成长、亲密关系等问题感到焦虑,当你陷入困境时,不妨试试【简单心理·心理评估】服务,首期限量预约中,扫码给心理健康做个“体检”

  “我在自己的身体里创造了一支2500人的军队,一起对抗恶魔”

  这世界太丧了,我们想做点治愈的事儿。

  点击名片,让我们陪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