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橘生淮南》:丁水婧认为洛阳跟自己才有真爱,自以为是罢了

  文丨萱小蕾、图丨网络

  《暗恋橘生淮南》:丁水婧认为洛阳跟自己才有真爱,自以为是罢了

  《暗恋橘生淮南》中的丁水婧,喜欢洛阳。可洛阳一直没有接受,而且也有了未婚妻陈静。

  可是这丁水婧纠缠不休,这种感情我一般都持怀疑态度,怀疑它的纯粹程度。

  总觉得多半是不甘心、没得到所以才锲而不舍的。

  因为被拒绝对有些人来说、代表着伤自尊、代表着损害自己的面子虚荣心或魅力。

  所以他们不肯罢休,特别当对方有了别的对象,他们又总觉得自己比那个对象优秀,就更容易追着不放了。

  丁水婧也是如此,知道洛阳有女朋友,平时各种“撩”就算了,人家都要结婚了,她还在继续抢。

  看到洛阳跟未婚妻陈静拍婚纱,丁水婧像个幽灵一样跟着躲着看。

  《暗恋橘生淮南》:丁水婧认为洛阳跟自己才有真爱,自以为是罢了

  趁洛阳走开时,她还跑到陈静面前去说些刺激人家的话。

  说什么洛阳跟她在一起都不开心不高兴,说陈静浪费糟蹋了洛阳的绘画才华。

  反正意思就是陈静不懂洛阳,不懂洛阳,对洛阳不是真的好,不是真的爱……

  发信息给洛枳时还说:洛阳在她面前笑得很开心,却还要撑着假笑跟别人结婚。

  搞得她自己跟洛阳才般配一样,咋了,跟你在一起画画,不用吃饭了?梦想可以有,现实也得顾啊。

  最怕那些才华撑不起梦想的人、一味沉溺梦想,不肯面对现实,还觉得自己的梦想多美好多崇高,还觉得自己不被理解很痛苦。

  陈静显然是真的为洛阳考虑,当然也是为他们俩的以后考虑,才会想办法让他找个靠谱的工作。

  让他递名片这一幕,洛阳厌烦了,一般“自觉有才华”的人,多半有点清高孤傲,所以不太习惯跟人套近乎求得利益。

  《暗恋橘生淮南》:丁水婧认为洛阳跟自己才有真爱,自以为是罢了

  陈静可能也有点操之过急,洛阳显然不太能接受这个方式。

  丁水婧恰好看到这一幕,就自以为陈静不懂洛阳,是在消耗他的才华。

  可是洛阳要真跟丁水婧在一起,两人都不用吃饭生存,一起画画喝西北风就行了吗?

  不排除一些有才华的人在成功之前比较狼狈,因为坚持梦想过穷日子,艰难过去后,春天便来了。

  但也有更多人,只是高估了自己,认为自己怀才不遇或无人赏识,抑或是没有背景没有机遇,其实多半属于自己能力有限却不肯承认的情况。

  当然,这不是说人就不能为了梦想坚持和受苦受穷,而是说不能用梦想这个东西逃避现实。

  若是洛阳一开始就没有跟陈静恋爱,没有打算结婚,那么他可以不用考虑责任和生活,可以跟丁水婧画个痛快。

  《暗恋橘生淮南》:丁水婧认为洛阳跟自己才有真爱,自以为是罢了

  可惜的是,他已经选择了现实的生活,那就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任,不能一边放不开现实利益,一边又想轻松沉溺于所谓的梦想。

  丁水婧认为洛阳跟自己在一起很开心,跟陈静在一起不开心,有一句话最能诠释。

  那就是:“他跟你在一起开心,是因为你没有参与他的柴米油盐,只参与了他的吃喝玩乐。”

  洛阳见到她时,没考虑现实问题,而且只是偶尔见一次,当然没啥不开心。

  若真在一起,要吃饭睡觉要生存,处处要花钱时、彼此还能继续开心才算是真爱。

  现实中很多人犯这样的错,就是觉得跟外面某个人一起很开心,回家面对伴侣,就是各种烦躁。

  因为家里可能有许多琐碎的事情要解决,比如孩子,老人,房贷车贷,亲朋好友礼尚往来之类的。

  《暗恋橘生淮南》:丁水婧认为洛阳跟自己才有真爱,自以为是罢了

  这些是一个家庭正常运转必须要做要面对的事,结婚前,就得考虑到可能会有这样的局面。

  婚后才觉得这些很烦人、不想面对,那是幼稚不懂事的心理。

  很多人觉得,生活过得不顺利,问题解决得不好,压力太大,所以不想回家,不想面对另一半。

  这时在外面认识的异性,在一起不谈琐事,不谈现实,只谈风花雪月或吃喝玩乐,当然自在舒适很开心。

  可很多人把这当成是爱情,认为跟家中那位已经没有爱了,于是换个人在一起。

  结果换个人在一起时间稍微长一点就发现:两个人光顾着开心了,接下去饭都没得吃了,混不下去了。

  这时候彼此原形毕露,彼此责怪埋怨,情况比曾经面对家庭琐事更让人寒心和愁苦。

  《暗恋橘生淮南》:丁水婧认为洛阳跟自己才有真爱,自以为是罢了

  而那些插足人家生活的第三者,觉得对方放弃伴侣跟自己在一起,是自己更有魅力,所以多少有些沾沾自喜,自以为是地觉得那才是真爱。

  但这些都经不起长时间在一起生活的消磨,短时间的浪漫开心过后,解决不了现实生存问题的两个人,麻烦和矛盾也就随之而来了。

  那时候,第三者才会明白:说爱很简单,抢人也简单,持续爱和持续在一起生活都很难。

  《暗恋橘生淮南》:丁水婧认为洛阳跟自己才有真爱,自以为是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