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作品惊人一致的扭曲心理:同是借种生子,莫言比陈忠实更敢写

  前段时间看完了《白鹿原》,陈忠实笔下的45个女性人物个个悲惨。以田小娥为代表的封建礼教的反抗者,没能在反抗中得到平等对待;而活在男权社会统治下的冷秋月,在沉默和无穷无尽的冷漠中了结了自己的一生。

  在郭举人家里,田小娥是男人养生的工具,跟着黑娃来到白鹿原村,本以为可以过上平等自由的生活,却没有想到白鹿原容不下她,黑娃也抛弃了她,而她先后和白孝文和鹿子霖有了私情。

  冷秋月一生都活在自我压抑之中,一个守活寡的女人,一个被三从四德约束的大家闺秀。在和自己公公鹿子霖发生莫名的暧昧,又被扯下遮羞布之后,她死在了自我煎熬之中。

  田小娥和冷秋月是可悲的,陈忠实用极其开放的笔墨刻画出了她们的命运,但都离不开大胆的“xing描写”。

  文学作品惊人一致的扭曲心理:同是借种生子,莫言比陈忠实更敢写

  与《白鹿原》有异曲同工之妙的《丰乳肥臀》,在书中更大胆地描写了人们难以启齿的隐秘,从书名就可以看出这部作品有多么的少儿不宜。

  但是对于莫言来说,这部作品却是他写得最好的一本书,他说如果想要读懂他,那么一定要看这本书。

  在看了莫言的《丰乳肥臀》之后,我确实会被书中某些情节所吸引,但在回味之后,两个陌生不相识的人,会因为某些桥段而感觉到某种契合的灵魂,这就是一部文学作品的伟大之处。

  这是一本歌颂母亲的书,长达50多万字的长篇小说,莫言笔下的母亲并不是一个十全十美的人设,而是活在悲惨和压迫中的女人。

  在那个将传宗接代看得比命还要重要的年代,嫁给一个不能生的丈夫,她受尽屈辱和责骂,在她提出质疑之后,丈夫只说:“母鸡不能下蛋,还要责怪公鸡吗?”

  文学作品惊人一致的扭曲心理:同是借种生子,莫言比陈忠实更敢写

  在那个年代,不能生育的女人就像是没有利用价值的机器人。

  《丰乳肥臀》中的母亲被婆婆责骂:“你白吃了我们家三年的饭,公得不给俺生,生个母的也算你能,可你倒好,连个响屁都没给我们放出一个来。”

  同样不能生的还有《白鹿原》中白嘉轩的第三个儿子白孝义,在以仁义传家的白鹿村,遇见儒家文化的践行者白嘉轩,白孝义的媳妇没有遭到太多的辱骂,但也没有太好过。

  两本书中不同的女人,却面临同样的问题,那就是一个不能生育的丈夫。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她们自己身体好好的,但在男权社会的统治下,女人才是一切的原罪。

  两个人的命运出奇的相似,最终都是选择了借种生子,看起来有违人伦的做法,却是化解这个场面最好的办法,何其可悲。

  母亲上官鲁氏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振聋发聩:“姑夫,人活一世就是这么回事,我要做贞节烈妇,就要挨打受骂,被休回家,我要偷人借种,反倒成了正人君子”

  文学作品惊人一致的扭曲心理:同是借种生子,莫言比陈忠实更敢写

  不能生育的女人,被丈夫兔娃形容是一个漏勺子,盛不住东西。

  对于白嘉轩而言,大儿子和二儿子的媳妇都各有缺点,只有三儿子的媳妇最让他满意。但他可以容忍儿媳的懒惰和品性,却不能接受儿子孝义这一脉到这里绝户,所以即使她对儿媳很满意,却依旧决定要休了她。

  冷先生的话点醒了他:“要是毛病出在咱娃身上怎么办?你休了这个,重娶一个依旧是留不下后。”

  于是白孝义的媳妇在公公白嘉轩的精心策划下,和鹿三的儿子兔娃生下了一个孩子。在书中,陈忠实描写了农村的棒槌会,将女子送到一个陌生的山上,和附近村上有名的混混在一起生子。

  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但却维持着表面的和谐。

  对于白嘉轩来说,他不愿将自己的儿媳妇送上棒槌会,所以他自以为是机智的选择了在白家干活的长工。

  儿媳终于怀上了孩子,白嘉轩瞒天过海的策划了这场行动,连儿子兔娃都不知道。不仅维系了白家的脸面,更避免了将儿媳妇送上棒槌会的尴尬。

  白嘉轩的母亲看着孙媳妇一天天大起来的肚子,心里只觉得恶心,甚至不愿意吃她端来的饭,最终死于自己的抑郁之中。

  女人就像是一个生孩子的工具,任由摆布,还要看人脸色生活,但只要可以生下孩子,自己在婆家的地位就保得住,不然就是更悲凉的一生。

  文学作品惊人一致的扭曲心理:同是借种生子,莫言比陈忠实更敢写

  莫言笔下的母亲嫁给了一个懦弱的男人,不仅不能生育,还经常受到母亲的鄙视。

  这是一个更悲惨的女人,为了生下孩子,她在姑姑的设计下,成功和自己的姑夫生下孩子。离经叛道,有违人伦,可在那种环境下却是一种善意的保护。

  她说:“我这条船迟早要翻,不是翻在张家沟里,就是翻在李家河里。姑夫,她冷笑着道,不是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她和姑夫借种,可惜没能生下儿子,在婆婆日渐的逼迫中,她渐渐地放下了自尊自爱,主动的借种,也只有这样,她才能才婆家过得好一点。

  一连生了七个女儿,她再次陷入了被羞辱的场面之中。

  自从第四个女儿出生之后,她连“坐月子”的机会都没有。刚刚生完孩子,她就要换上裤子,头上蒙着肮脏的毛巾,用袖子擦干眼泪,拖着软绵绵的腿,强忍着剧烈的痛楚去田地里干活。

  五月的大太阳将她晒到昏厥,还要被丈夫痛打,醒来之后被婆婆冷嘲热讽的责骂,这就是莫言笔下的母亲,可悲并且可怜。

  在她第八次借种之后,终于生下了一个儿子,可却是一个懦弱的男人,一生都活在女人的温柔乡里。为此,母亲受苦一生,没能得到生下儿子应有的福报。

  文学作品惊人一致的扭曲心理:同是借种生子,莫言比陈忠实更敢写

  莫言和陈忠实笔下的女人都是悲惨的,关于借种生子这样惊人一致的情节也让人震撼。

  除此之外,两本书中都有大量的情节描写,让作品一度成为禁书。看到这样的书,总是忍不住猜想,文学家的想象力为何这么丰富,究竟是杜撰,还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呢?

  其一,作为文人,他们大胆地揭示了社会的黑暗。

  即使放在现代社会,也不缺乏书中描写的情节画面。在那个年代,有太多我们无法企及的社会阴暗面,暴露在作者的阳光之下,匪夷所思,却又令人深思。

  其二,不管是莫言还是陈忠实,他们笔下的女人都缺乏自尊自爱的意识。

  田小娥在郭举人长期的圈养之下,不再将贞节看得那么重要,所以她可以肆无忌惮地和黑娃在一起,然后又和白孝文和鹿子霖发生关系,这和社会有关,也和她的生长环境有关。

  而两个借种生子的女人,在这场有违人伦的计谋中,她们是主角,但又像是一个任人摆弄的工具。相反,他们非常乐意接受这种结果,这更让人觉得悲哀和无奈。

  文学作品惊人一致的扭曲心理:同是借种生子,莫言比陈忠实更敢写

  文学作品看似扭曲的背后,却是人性深处难以启齿的欲望和离经叛道。

  文人写了出来,但现实中却有人这样做了。看书的时候,我们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批评着书中的角色,他们的行为应该活在现实生活中的人反思。

  用真实的笔墨反映社会的现实,引起人的思考,这才是一部成功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