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变成这样,都是工作“害”的。

  蔡康永曾经说过,

  “恋爱最珍贵的纪念物, 是你留在我身上的, 如同河川留给地形的,那些你对我,造成的改变。”

  我觉得恋爱两个字换成“工作”也依然成立。

  我会变成这样,都是工作“害”的。

  我们从事过的职业,也会潜移默化地给我们带来巨大影响,这种影响会深深地融入生活习惯之中,让人浑然不觉。

  春节假期,朋友约我去吃饭。她之前是一名临床医生,刚刚转行做企业的医学顾问。

  我俩落座开始要点餐时,服务生递给我们纸质菜单和一支圆珠笔,“想吃什么您就打勾”,服务生说。

  我会变成这样,都是工作“害”的。

  我俩就一边商量一边给要点的菜打勾,点餐完毕,朋友很自然地按动了一下笔,然后顺势把它别在了衬衫口袋上。

  看到她这一通行云流水般的操作,我愣住了,“喂,姐姐,你干嘛拿人家的笔啊!”

  “啊!噢噢噢噢, 职业病又犯了!” 朋友笑着赶紧把笔还给服务员。

  我会变成这样,都是工作“害”的。

  朋友说,医务工作者普遍有一个很有趣的“职业病”,就是容易丢笔和收集笔。

  她有的同事是经常找不到笔,带一支丢一支;有的同事则是转完几个科室后发现兜里居然有四五支笔,就是条件反射地一签完字就把笔别在了自己的上衣口袋上。

  尽管她现在已经不做医生了,可是这个爱收纳笔的习惯恐怕一时半会儿改不过来了哈哈。

  我会变成这样,都是工作“害”的。

  (韩剧《blood》剧照 口袋里都是签字笔)

  朋友的描述让我不禁想到了曾经就读于护理专业的歌手毛不易。

  他好像在采访中也提起过,他上衣口袋里总是习惯别一支笔,这是之前的职业习惯造成的。

  后来我又在超话里搜索了一下,发现毛不易的粉丝总结得更为有趣,戏称他是一个把护理专业刻在DNA里的男人......

  比如,不经意间保持的护士站姿:

  我会变成这样,都是工作“害”的。

  比如弹荧光棒的手法,像是给针管排气泡。

  我会变成这样,都是工作“害”的。

  (图片来源于网络)

  比如,他在节目中下意识地展现出“内外夹弓大立腕”的七步洗手法等等。

  这些由粉丝总结出的职业习惯,真的融入了毛不易的生活里,就像粉丝调侃时说的那样,“出道三年,归来仍是护士员”。

  我会变成这样,都是工作“害”的。

  其实别的专业和行业也是如此,那些职业带来的习惯长久地刻在了我们的日常生活中。

  比如我同学的爸爸是资深英语老师,我和他们一家出去聚餐过几次。我发现叔叔对电梯里,商场里,菜单上,还有各种提示牌上的英语都很有敏感度。

  凡是看到比较雷人的英语翻译,叔叔都会当场纠正,或者拍下来,想找机会告诉标识的所有者去修改。

  我会变成这样,都是工作“害”的。

  (图片源自网络)

  比如饭馆菜单上把“夫妻肺片”翻译成"Couple Lungs"这种,作为英语老师真的忍不住要马上纠正过来。

  我会变成这样,都是工作“害”的。

  再讲一个关于职业习惯的真事儿。

  我以前有个同事是军嫂,有一次赶上她爱人休假,正好来接她下班一起吃饭。

  同事本来马上都要下班了,但是客户临时打来电话要碰方案,一下子就说了二十多分钟,同事怕老公等得着急,就捂着电话拜托我,到楼下咖啡厅和她爱人说一下,恐怕要多等她一小时了。

  我呢,做事雷厉风行,我没等同事说完全,就飞奔下楼了。到了咖啡馆才想起来,我没问清楚人家老公叫什么长什么样啊,晕!

  我会变成这样,都是工作“害”的。

  不过这时候我突然想起同事老公的职业!我就环顾了一周,对着电脑视频谈项目的那个肯定不是;梳着油头,戴着耳钉的那位男生肯定也不是......

  这时候我发现一位男士,他留着干练的寸头,坐得笔直,安静地在看一本书,他是整个咖啡厅里腰板最直的人了!

  于是我走上前去核实,果不其然,那位身姿挺拔的男士就是我同事的爱人。

  后来我上楼跟同事反馈了以后,她乐了半天,夸我聪明。我说我人生中背挺得最直的时期就是军训的那两周,我能不印象深刻嘛!

  我会变成这样,都是工作“害”的。

  “职业病”这件事也发生在我自己身上。

  熟悉我们的朋友应该知道,以前我和排版、保安都做过新媒体的文案编辑。我们都曾是让人充满好奇的杜杜小编。

  这份工作也带给我不少“后遗症”。

  比如,刚告别那份工作时,一遇到明星结婚,或者官宣恋情的热点事件时,我就会不由自主地肾上腺素飙升,想着祝福的文案要怎么写才够得体和巧妙,思索了半天,突然反应过来现在不需要我去想了......

  我会变成这样,都是工作“害”的。

  比如,刷微博时看到一些网友的留言评论,我会忍不住去纠正。

  什么为了更保险,一次使用两层套套。错!那样易破损,更危险!

  什么在安全期可以不用采取保护措施。我看了会吓出一身冷汗,赶紧回复那位朋友这是绝对错误的。安全期并不安全。

  以及,听不得亲近的女性朋友谈及男友不愿使用安全措施(在没有任何备孕计划的前提下),我一听就炸,他完全不为女性考虑!渣男!

  此外,当我在公众号里看到很好的两性科普文章时,会不自觉地在朋友圈分享,可能别人看到会有点惊讶,但我非常坦荡自然。

  还有在面对个别异性微信聊天中一言不合就开车时,我的反应都是非常淡定的,就是一副见过世面,内心毫无波澜的样子。

  说句自大的话,就是感觉对方在班门弄斧.......

  所以,我很感激上一份职业,给我带来的“后遗症”都是积极的。

  因为有过那段职业经历,所以自己对亲密关系中的健康与安全更加敏感,对待“生命的大和谐”也有更多理性的认识,心态更健康,我也不由自主地愿意用自己知道的一些科学知识去帮有需要的人科普。

  怎么说呢?就是一朝当过小编,十年都忘不了那种责任感吧。

  我会变成这样,都是工作“害”的。

  不管你喜不喜欢你的工作,在告别校园之后,职业都会像是另一所学校,培养我们,改变我们,影响我们。

  你们曾经或者正在从事的职业,都给你带来了什么“职业病”或者“后遗症”呢?

  欢迎在评论区说出你的故事。

  文字源自| 少女心001

  封面图源自|《新白娘子传奇》

  背景音乐|brite boy (cover) by clairo

  “写公众号的职业病是发际线后移。”

  我会变成这样,都是工作“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