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和一个大和尚辩得面红耳赤

  一起做一个爱学习,愿成长的人

  我曾经和一个大和尚辩得面红耳赤

  我和大和尚的辩论

  文/羊羊

  大三那年,我跟着宁夏同学回老家,由她带着我在她家乡转转。

  我们俩转到了一个佛寺里,在钟楼上遇到一个出家人。

  他说自己的老家在南方,后来看破一切,选择出家。

  我和同学那时候是坚定的无神论者,跟他开启了一场有意思的辩论:如果老虎要来吃我,我是不是要任它吃。

  大和尚的观点是:任它吃。佛陀能做到割肉饲鹰和以身饲虎,佛教徒也要有这种舍己精神。

  这场辩论,显然是没有结果的。

  我和同学两个人PK他一个,我们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竟有点气急败坏,甚至开始人身攻击。比如,我们质问他:如果四大皆空,那你现在为什么不去死呢?如果你真的那么有舍己精神,为何不把俗世生活当成道场,而要跑来寺庙里静修呢?这不正好说明你害怕?你现在说自己可以任由老虎吃,估计也只是打嘴炮,真遇到这种情况,你做不到的。

  到后来,我和同学口干舌燥、气喘吁吁、面红耳赤,被那个冥顽不灵的大和尚气到不行。

  意识到这场辩论注定没结果,加之后来我们也辩论累了,就与大和尚匆匆道别。大和尚还平静地问我们要不要喝点水。

  回家的路上,我跟同学说:咦?刚才的辩论,我觉得他赢了。

  同学问:此话怎讲?他不是说不过我们吗?来来回回就会那几句话。

  我回答:我的意思不是他说的是对的。你想一下,刚刚我们俩和他辩论,他自始至终心平气和、不急不躁,可我们俩就像被火点着了一样,都成了斗鸡了。这些问题,原本就很难有标准答案,但是,他有信仰,而且很坚定,而我们没有。他不执着于改造我们、说服我们,而我们却执着于战胜他、戳穿他。对我们刚刚所维护的观点,我们真的有那么自信吗?真正自信的人不是这样的。

  多年后,我再想起这一节,只觉得所有“形而上的东西”,比如宗教、文艺等等,是没什么功用,但是,它的无用,就是它的大用。

  面对两个学生妹的唇枪舌剑,那个大和尚依然内心稳稳的,靠的就是这些东西。

  --END--

  谢谢你的时间,我们相约下次见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作者:晏凌羊,80后,情感专栏作者,新女性主义作者,中国作协会员。著有畅销书《那些让你痛苦的,终有一天你会笑着说出来》《愿你放得下过往,配得起将来》《愿你有征途,也有退路》《我离婚了》《有你的江湖不寂寞——金庸武侠小说的另类解读》以及儿童绘本《妈妈家,爸爸家》。拥有13年金融从业(管理)经验,现为广州某文化信息咨询公司创始人、某文化传媒公司联合创始人。出生于云南丽江,现居广州。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晏凌羊 微博:晏凌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