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之殇:压力焦虑交织,呼唤制度温良与人性善意的互动

  复旦之殇:压力焦虑交织,呼唤制度温良与人性善意的互动

  6月7日,是高考的第一天。

  一千多万学子,怀着对象牙塔的美好向往,怀着对人生的无限憧憬,奔赴考场。

  高考不是终点,而是起点。

  本科、硕士、博士……,还有一条遥远艰辛的道路等着他们。

  按照考试计划,6月7号下午3点钟,数学准时开考。

  2点52分左右,复旦大学数学学院发生一起悲剧,学院党委书记王永珍被杀害,作案人是青年教师姜文华。

  日月光华,旦复旦兮。

  崇尚严谨理性的大学校园,发生如此血腥事件,确实让人感到困惑好奇。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一个头脑冷静、心思缜密的数学系特聘教授掏出利刃呢?

  复旦之殇:压力焦虑交织,呼唤制度温良与人性善意的互动

  据警方通报的情况,姜文华自述,因工作关系对受害人怀恨在心,故实施了侵害。

  公开信息显示,姜文华是复旦数学与应用数学专业2004届本科毕业生,2009年在美国获统计学博士,2011年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从事博士后研究。

  回国后,先是在苏州大学工作了几年,后来又应聘到复旦大学工作。

  他与复旦大学签订的是“非升即走”合同,也就是说如果第5年学校认为他没有达到要求,就会无条件解聘。

  目前,国内高校对青年教师普遍施行“非升即走”,这是一项非常严酷的竞争制度,并且不可避免掺杂着管理瑕疵。

  往往在只有一个空缺岗位情况下,却招聘多个青年教师进行竞争,到最后只能保留一人,其余的全部到期离任。

  从科研人才成长规律看,30至40岁是贡献智力的黄金期,也是科研成果产出的顶峰阶段。

  “非升即走”最大程度挖掘了人才潜力,但也同时带来了巨大压力。

  有压力就会有焦虑挤压,就会产生矛盾冲突,就会有人无故成为牺牲品。

  王永珍书记曾任过学校的人事处副处长,具有相当丰富的工作经验,但是也没有预料到姜文华会如此极端暴力。

  无论基于何种压力与诉求,这种挥刀相向的罪恶绝对不能容忍。

  复旦之殇:压力焦虑交织,呼唤制度温良与人性善意的互动

  谴责罪恶的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无处不在的竞争压力与心理焦虑已经侵袭到每个细胞,那些有着高学历高智商的人也不能幸免。

  各行各业激烈竞争的跑道上,总有一些人摔倒、掉队。

  不指望他们奋起直追,但求能够平和冷静。

  整个社会制度建设需要柔和友好一点,在宏大刚烈的节奏中,更加关注纾解极端失落的个体困境。

  如果确实无能为力,也允许顺其自然地躺平。

  至少躺平之后,不会滥施互害。

  这既是制度设计,也是人性关怀。

  制度温良,人性善意,是社会稳定的基石。

  促进二者之间的互动,或许多少能够消减和规避恶性事件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