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罗斯“亲密战友”:美联储的容易钱给了投资者“虚假的安全感”

  有“华尔街天才”之称的Stanley Druckenmiller,又一次炮轰了美联储。

  6月10日周四,Druckenmiller在一封邮件中表示,美联储持续的宽松货币政策扭曲了资产价格,并诱使投资者产生一种虚假的安全感,只是市场现在尚未就美国5月通胀作出表态。

  他还称,直到美联储停止消除市场信号为止,市场参与者都将继续忽视开始冒头的通胀等风险。

  近来,美联储反复强调,伴随着后疫情时代的经济复苏,通胀只是暂时走高。这也就意味着,美联储为应对疫情危机而实施的宽松货币政策或将在可见的未来继续下去。

  但是,Druckenmiller对此相当不满,此前就已发声警告过好几次。

  上月,他曾在接受采访时称,美联储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旨在维持市场和经济稳定的政策,最终可能会威胁美元的长期健康。

  此外,美联储在市场和经济繁荣的情况下仍然坚持压低利率,并买入数万亿美元的债券是一个长期风险。

  从长远来看,美联储继续推行其政策,以及它们所支持的沉重债务和财政赤字还将威胁到美元的全球储备地位。

  他甚至还曾《华尔街日报》发表题为《美联储在“玩火”》的专栏文章,将美联储骂了一顿。

  他看到在拜登政府麾下,三分之二的失业救济金是在疫苗被证明有效并且复苏加速之后发放给民众的。除了泛滥的流动性,通货膨胀率也达到了历史平均水平。

  Druckenmiller认为,美联储的独立性应该起到制衡作用,应该平衡而不是推高资产价格。正因为这种“怀柔政策”,助长了金融市场的过度行为。因此应该立马调整政策,将风险降至最低。

  此外,文章还称美联储对通胀预期的关注是非常狭隘的,毕竟2022年因为收紧政策带来的经济踩刹车的短期风险与资产泡沫和财政泛滥带来的长期风险相比,根本不是事儿!

  几十年来,Druckenmiller被认为是全球最成功的宏观对冲基金经理之一。30年里,他创造了年均复合增长率30%的业绩,并且保持着投资生涯无负收益年份的记录。

  Druckenmiller曾是索罗斯的“亲密战友”。1988年受索罗斯邀请,Druckenmiller正式进入量子基金公司。1992年,Druckenmiller准确预测英镑对德国马克汇率将下跌。当时他帮助索罗斯“狙击英镑”,在与英国央行的较量中大获全胜。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欢迎下载APP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