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执行3.7亿元背后 金科股份、黄红云“生命线”之思

  强制执行3.7亿元背后 金科股份、黄红云“生命线”之思

  小风波,也是一次警钟提示。

  作者:木宁

  编辑:浩克

  风品:蓝湛 司廷

  来源:铑财——铑财研究院

  巴菲特说过,一生中最重要的投资并不是买入哪种股票,而是选择跟谁结婚。因为“在选择伴侣这事上,如果你错了,将让你损失很多。而且,损失不仅仅在金钱上”。

  想来,房企大佬黄红云对此应有深刻感触。

  01

  “3.7亿元”被执行人背后

  “3.72亿股”分割4年未果

  LAOCAI

  事情起因,要从5月20日说起。

  “520”,本是象征爱情的网络情人节,但就在这天,黄红云却被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被执行标的金额约3.7亿元,原因竟是延期兑现前妻股权。

  5月24日,金科股份公告证实,实控人黄红云因财产纠纷,被其前妻告上法庭,立案日期为2021年5月20日。该事件起因系2017年黄红云与陶虹遐离婚后涉及的股权财产分割而引起分歧,其中,陶虹遐将要分走股份约3.72亿股,以最新股价计对应市值约21亿元,可谓天价离婚费。目前,相关股票分拆、过户手续尚未完成。

  换言之,黄红云与前妻间的财产纠纷远不止被强制执行的3.7亿元。

  事件曝光后,业界一阵惊呼:4年了,这事儿竟然还没完?

  强制执行3.7亿元背后 金科股份、黄红云“生命线”之思

  说到黄陶离婚,其实并不复杂。相比比尔盖茨的花边新闻,或法哈德·阿赫梅多夫的对簿公堂,两者算是和平离婚、相当低调。

  据金科股份2017年报,实控人黄红云和陶虹遐经友好协商,办理了离婚手续、解除婚姻关系。为保障、促进公司稳定经营、持续发展,双方于2017年3月31日签署《一致行动协议》。黄红云与陶虹遐解除婚姻关系后,能控制公司表决权不变,公司实控人由黄红云、陶虹遐变为黄红云。

  值得强调的是,黄红云与陶虹遐离婚后签署的《一致行动协议》,也为后来击退融创“野蛮人”起到重要作用。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9月融创集团以40亿元认购金科非公开发行股票9.07亿股,占金科扩大后总股本的16.96%,2016年底已合计持有公司23.15%股权。2018年10月,融创系更将持股比例增至27.67%,超过黄红云家族,一跃成为第一大股东。

  直到黄红云与女儿黄斯诗结成一致行动人,才以29.95%持股比的微弱优势,夺回第一大股东之位。

  可以说,在长达4年的金科股份控制权争夺中,陶虹遐功不可没。现实版的“分手还是好朋友”,也被传为佳话。

  不妨试想,如果当初陶虹遐坚持与黄红云分割股权。内忧外患下,金科股份如今姓“孙”还是姓“黄”,还真不一定。

  于情、于理、于法,在重夺金科掌控权后,黄红云本该早已完成分割,为何过了4年,时至今日反被告上法庭呢?

  公告中,金科股份表示:此前考虑公司实际情况,为维持公司稳定,截至本公告日,涉及相关股票分拆、过户手续尚未办理完成。

  黄红云则表示,其本人有能力且有意愿积极、快速推动金科控股将已质押至陶虹遐指定人名下的股票(即 371,670,000 股)完成分拆、过户及相关手续。作为金科股份实控人,其个人及其投资的其他公司与金科股份在经营上完全独立,从未占用金科股份的资金及资产。截止5月31日,正积极与相关方沟通协调。此事为离婚后涉及股权分割事项,与上市公司经营无关,将会尽快解决,不会对上市公司正常经营产生任何不良影响。

  平心而论,黄红云应也没想闹上公堂。但或受限资金充裕度,腾挪也是需时间的。今年5月5日,黄红云将其质押给国信证券的股份,延期半年购回。6月9日,金科股份公告称,金科控股解除2321.42万股股份质押,其质权人为光大银行。此外,金科控股质押了300万股给质权人中信证券,黄红云质押了1000万股股份给质权人国信证券,均为补充质押。

  截至公告披露日,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未来半年内到期的质押股份累计数量为20,729.00万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12.94%,占公司总股本比例3.88%,所对应融资余额5.95亿元;未来一年内到期(含上述半年内到期)的质押股份累计数量23,829.00万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14.88%,占公司总股本比例4.46%,所对应融资余额6.95亿元。

  对企业而言,也真没影响吗?

  且不提黄红云上述“分手费”最终解决的时间表,金科股份对此事件前期处理方式是否恰当,也有待商榷。

  火车快不快,全靠车头带,当家人决定企业发展。作为上市公司实控人,黄红云肩负的不仅家庭责任,还有背后一干投资者利益。实控人离婚涉及财产分割,自然也给企业带来波动变数可能。

  往期看,惨痛教训不少。如当年名噪一时的土豆网,就因创始人王微离婚案,耽误了上市进程,从而与优酷的竞争中失利,并被后者收购;俞渝与李国庆的离婚战,更是当当网由盛到衰的重要原因。

  因此,作为一家负责任的上市公司,金科股份本应对此事提前信披预警,而不是等到媒体、投资者质疑时,才出来“救火”。

  有股民表示:当事人双方为维护其他股东利益,有必要站出来说说,最好当事双方出具个联合申明,利于维持企业正常经营,稳定股价。

  强制执行3.7亿元背后 金科股份、黄红云“生命线”之思

  也有股民认为:黄红云既然承诺有能力解决离婚款,就不要再拖了,祸害公司、泱及股民。

  强制执行3.7亿元背后 金科股份、黄红云“生命线”之思

  针对金科股份未及时信批是否合法,市场不乏质疑声。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冯娴英律师表示:“首先,需要说明的是二人离婚签署的补充协议本身没问题,该协议在在签署后即刻生效。二人应按照约定办理目标股票的过户事宜。因此,就目前鉴于黄红云一直无理拖延的状态,陶虹遐是可以通过诉讼解决的。最后结果应该是,陶虹遐成为金科投资的实际控制人,但二人在金科投资内的股权转让并不会导致金科投资对金科股份的持股比例发生改变,仅会改变二人间接持股金科股份的股权比例,从而间接导致实控人可能发生变更。但具体实控人能否发生变更还要根据二人股权转让比例进行计算。”

  冯律师表示,黄陶离婚一案,属于应当上市公司应该披露的信息。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上市公司被执行财产情形属于重大事件,应当真实准确披露,对于执行金额披露错误或是蓄意隐瞒实际金额或属于违规披露,建议尽早更正补充披露相关信息,一旦出现被检查或举报可能对上市公司造成较为不利的影响。

  02

  降债是与非 明股实债质疑

  LAOCAI

  或许,金科股份也有难言之隐。毕竟,上述纠纷可能涉及公司实控权的稳定性考量。

  据蓝鲸财经报道,金科股份实控人地位稳固,已获广东弘敏、阳光保险等主要股东坚定支持。

  黄红云曾直言“金科就是我的生命”,单从此看,其也会为实控权奋力一搏。

  玩味在于,既然视金科如生命,那么就该更用心经营,使企业能更健康、更稳健发展。然实际情况,恐并不乐观。

  或许对此,有人会表示异议,毕竟从业绩看,金科股份表现还是不错的。

  4月1日晚,金科股份发布2020年年报,年报显示,金科股份及其所投资的公司2020年实现销售金额2232亿元,同比增长20%;营收877.04亿,同比增长29.41%;净利70.3亿,同比增长23.86%。

  客观而言,疫情冲击、政策收紧,金科股份取得如此成绩属实不错。

  然不可否认的是,金科股份的盈利增速逐年走低。

  2018年-2019年,金科股份净利润增速分别为93.85%、46.06%,2020年为23.86%。

  除疫情、政策等因素外,还有一个重要考量:降负债。

  2020年8月,住建部、人民银行召开重点房地产企业座谈会:明确重点房企资金监测和融资管理规则,即三条红线:房企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不得大于70%;房企的净负债率不得大于100%;房企的“现金短债比”小于1。

  “三红”之后,各大房企可谓如临大敌。

  聚焦金科股份,截至2020年6月,其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74.08%、净负债率124.62%,现金短债比0.98倍,成为TOP20中少有的“三红”全重房企。

  而在牺牲净利增速后,金科股份“触线”情况又如何呢?

  2020年财报显示:金科股份扣除预付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69.85%,净负债率为75.07%,现金短债比为1.34,均满足监管层要求,被划入“绿档”房企。

  仅用半年时间,便由“红”便“绿”,降负债速度,令人惊叹。若是如此,值得为黄红云及金科“点赞”。

  只是,梳理舆论不乏质疑声。

  “三红”深意在于去化加速,既稳定了房价,也让房企负债缓解,降低系统衍生风险。更深层面看,行业也将彻底告别规模至上、速度至上、短利至上的野蛮生长,回归质量深耕、品质发展。

  初衷不错,但一些企业“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通过隐藏负债方式,来躲避监管。

  聚焦金科股份,有舆论指其存“明股实债”可能。

  首先是少数股东。

  资深财税专家马靖昊指出,金科股份有息负债率的下降伴随着少数股东权益的大幅上升,可能存在明股实债情况。

  数据显示,2018-2019年年末,金科股份的少数股东权益分别为145.86亿元、247.84亿元,同比分别大增461.58%、69.92%;归母权益分别为231.81亿元、273.67亿元,同比仅增17.26%、18.06%。

  不难发现,金科股份的少数股东权益增幅,要高于归母权益。

  2015-2019年,金科股份的少数股东损益分别为-3331万元、3.95亿元、2.81亿元、1.35亿元、6.81亿元;归母净利润12.67亿元、13.95亿元、20.05亿元、38.86亿元、56.76亿元。

  同时,ROE方面,2015-2019年,金科股份分别为10.84%、8.49%、10.08%、18.10%、22.46%;少数股东ROE分别为-1.30%、15.77%、10.96%、1.57%、3.46%。

  即伴随着金科股份少数股东权益上涨,利润却未能匹配。

  放着钱不要,难道都是“活雷锋”?

  民生证券研报曾指出,如果房企少数股东权益出现大幅波动,企业可能是明股实债集中到期回购或新的明股实债方案注入推升少数股东权益规模;如果房企“少数股东损益/净利润”比率与“少数股东权益/所有者权益”比率长期差别较大,说明少数股东损益并非等于“权益比例×净利润”,而是存在其他分配方式,此时企业存在明股实债情况的可能性较大。

  少数股东之外,永续债也是一个考量

  据媒体统计,2020年8月份以来,金科股份发行6笔信托计划,拟募资规模达15.75亿元,融资项目包括金科仁怀礼悦东方、金科安顺东方天悦及金科阜阳一方城、金科杭州博翠碧蓝湾和金科遵义汇川城。

  其中,百瑞信托发行的“宝盈817号(金科可续期债)”信托计划投资建议书显示,该计划募资将向金科股份进行永续债权投资,用于杭州博翠碧蓝湾项目部分工程建设。

  换言之,该信托计划是一款永续债信托。

  行业分析师李晨表示,相比其他债券,永续债因其“可计入权益项目”特质,能帮助房企隐藏优化负债水平,但杠杆、利息、风险也很高。比如企业出现利润率被限制,又面临还债压力,就会出现资金链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克而瑞数据显示,2021年1-4月,金科股份的拿地金额仅39.7亿元,新增货值112亿元,均排在行业60名之后。

  资金流是否充裕呢?

  要知道,金科股份喊出了2025年4500亿元的销售金额目标,靠啥实现呢?

  不过,拿地放缓也不是坏事。

  2021年3月29日,央广网发布一篇铭文《金科地产10栋洋房推倒重建 “洋房教父”遭多方质疑》报道,其中指出,2020年,金科在重庆南岸区一在建项目刚封顶的10栋洋房,未交房即变危房,被住建部门要求拆除重建,震惊各界。

  与此同时,金科近年来在四川、湖南、郑州等多省市遭遇业主维权,深陷“质量”指摘。甚至有四川业主发出“请重庆房企金科善待四川兄弟”的“呼吁”。文中直指,金科存在请保安殴打业主的行为。

  不知黄红云知晓这些,会有何感想?

  强制执行3.7亿元背后 金科股份、黄红云“生命线”之思

  03

  “低容错率”时代 生命线之思

  LAOCAI

  一番梳理,麻烦不是一宗离婚官司那么简单。深层发展隐忧,更值金科及黄红云思考。

  相比速度体量,也许重温上文的“三红”调控深意更为关键,对黄红云而言,金科股份是生命。而对一家房企来说,房屋质量口碑、负债健康度无疑是“生命线”。

  过去20年时间里,房地产行业容错率非常高。就算个别拿错地、一时资金紧张、部分房屋质量不佳,只要不断高周转基本都能滋润过活。

  然时至今日,行业游戏逻辑早已生变,步入比拼内功阶段,倒逼企业及管理者从粗放型经营转向精细化发展。市场、监管乃至竞品,给予两者的容错率越来越低,每个关键环节都需如烹小鲜、如履薄冰。

  从此看,上述被执行事件,虽是一个小风波,但也是黄红云亦或金科的一次警钟提示。

  低容错大背景下,一不小心就可能失去一家好企业、失去一个转型时代。两者如何维护好生命线,且行且珍惜!

  本文为铑财原创

  如需转载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