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银行的“不良资产处置疑云”

  从去年12月首发过会,到今年4月底监管核准申请,中间长达近半年的等待,齐鲁银行的IPO一度成了“悬案”。虽然申购也姗姗来迟,但最终还是迎来了上市前的临门一脚。然而跟随“山东省第一家城商行”一起上市的,还有其“疑点重重”的不良资产。

  6月8日晚间,齐鲁银行披露了网下初步配售结果及网上中签结果。经测算,此次网下发行配售比例为0.032%,网下超额认购倍数达3121倍,创下2018年以来银行IPO发行配售比例新低与申购倍数新高。

  此前,由于首发询价被高估,齐鲁银行IPO申购曾被推迟近三周。如今配售结果的出炉,意味着作为山东省第一家城商行的齐鲁银行即将登陆A股市场。然而,跟随这家城商行一起上市的,不仅有近2600亿存款、1800亿信贷资产,还有“疑点重重”的不良资产。

  1

  齐鲁银行不良率“高低”之辩

  作为观察银行经营状况的一项重要指标,银行资产质量素来是市场关注的焦点。对于有IPO计划的银行来说,保持资产质量指标的良好状态更是必要条件。其中,反映不良贷款占比高低的不良贷款率则是关键的考察维度之一。

  根据齐鲁银行5月14日披露的最新版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2018年末、2019年末和2020年末,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64%、1.49%和1.43%,呈现出明显的走低态势。而与同行相比,齐鲁银行近几年的不良率也都处于行业平均水平以下。据统计,54家AH上市银行2020年的不良贷款率平均为1.55%。

  而齐鲁银行维持较低不良率的秘诀,则是依靠大力处置不良资产以及对大量贷款进行展期。

  齐鲁银行的“不良资产处置疑云”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截至2017年至2020年末,齐鲁银行的展期类贷款余额分别为10.77亿元、19.97亿元、16.79亿元及18.11亿元,而2016年末这一数据仅为5.24亿元。可以看出,在2016年以后,齐鲁银行的展期类贷款明显增加,2017年末的展期贷款规模较上一期末骤然翻倍。

  贷款的大量展期,也为不良贷款的形成提供了“缓冲期”。数据显示,在2017年、2019年两个年度,齐鲁银行未划入不良贷款的展期贷款占比均达到了九成以上,在2018年度和2020年度该比例也在八成上下,对不良率的上升起到了一定的“遏制”作用。据银行人士介绍,正常的贷款展期一般不会列入不良,但企业的还款来源可能有一定压力,因此银行一般会高度关注企业的经营状况,不敢掉以轻心。

  尽管齐鲁银行的不良率近年呈现出明显的走低态势,但是在不同行业和不同区域则出现严重的分化之势,异地扩张或面临更大的信贷风险。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年末,齐鲁银行济南地区的不良率仅为0.85%,但在天津地区、聊城地区的不良率则分别高达11.33%、3.61%。这种特征不只是在2020年出现,2016至2019年不良贷款率的地区差异均十分明显,整体呈现出“非济南地区高于济南地区”的格局。

  齐鲁银行的“不良资产处置疑云”

  济南地区不良率相对较低,可能与齐鲁银行深耕济南的发展历史有关。据公开资料,齐鲁银行前身为济南城市合作银行,由十多家城市信用社于1996年组建而成,1998年改名为济南市商业银行,2009年才更名为齐鲁银行。目前,齐鲁银行仍有一半的贷款业务集中在济南地区。长期的扎根济南,也使得齐鲁银行对当地的经济和人文环境的了解更为深入、评估上更为准确,从而在资产质量的把控上也更有优势。

  随着济南地区客户挖掘潜力逐渐缩小以及自身的信贷扩张需要,齐鲁银行也在积极探索山东省内外业务拓展的机会。不仅在天津、青岛、聊城、泰安等地开设分支行,还发起成立了章丘齐鲁村镇银行,并在2017年从澳洲联邦银行手中接盘了部分银行股权,控股了河南、河北15家村镇银行。

  不过,作为齐鲁银行第二、三大贷款来源地的天津地区、聊城地区,明显高于济南地区的不良贷款率。2016年至2018年,齐鲁银行第四大贷款来源地青岛地区的不良率也“领先”于济南地区,近两年才明显下降。

  对此现象,齐鲁银行的解释是“经营区域范围内经济和金融环境差异较大”。然而,不良率在不同城市存在的巨大差异,仍然反映出齐鲁银行在地域扩张上或面临水土不服,这为其资产质量和财务状况埋下一定隐忧。

  2

  “蹊跷”的不良贷款剥离

  在不良贷款率备受市场“争议”之外,齐鲁银行对不良贷款的处置也存在不少“谜团”。

  拉长时间看,齐鲁银行对不良资产的处置、不良率指标的变化与融资动作,隐隐藏着某种“协同”规律。

  自2009年更名以来,齐鲁银行大致进行了两轮不良资产的剥离。更名头两年,齐鲁银行的贷款规模极速扩张,贷款余额同比增速一度超30%。与此同时,不良贷款也在2010年集中爆发,期间“济南伪造金融票证案”的暴露更使其雪上加霜,不良贷款率从2009年的1.99%骤升至13.97%,到了2011年依然高达9.56%。

  为了降低不良达到监管要求,2012年,齐鲁银行对大量不良资产进行了首轮剥离,其中核销约7.59亿元,不良率随即从高位降至2012年末的1.15%,到了2014年末小幅回升至1.72%,但距离5%监管红线已处于十分安全的位置。在成功优化指标后,2015年6月,齐鲁银行顺利登陆新三板,随后两次通过增发再融资65亿元以补充资本金。

  但在登陆新三板后不久,齐鲁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便再次抬头,当年末即升至2.19%。同时,信贷扩张也再度加速,2016年的信贷增速高达24%。

  经历过一轮信贷风波的齐鲁银行这次没有久等,很快便开启了不良资产的第二轮剥离。2016年至2018年,齐鲁银行核销贷款分别为8.5亿元、8.37亿元、10.11亿元,转让债权余额分别为2.41亿元、9.61亿元、9.22亿元,不良资产核销和转让的金额整体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

  就在不良资产大处置的同时,2018年11月,齐鲁银行向山东证监局提交上市辅导备案材料,同时公司股票在新三板暂停转让,正式开启A股上市之路。

  随着第二轮不良资产的持续剥离,至2020年末齐鲁银行的不良率已降至1.43%。而同年12月,齐鲁银行IPO首发过会。鉴于齐鲁银行的历史“神操作”,在A股上市后,齐鲁银行的不良资产是否会再度大举暴露,也引发市场担忧。

  此外,尽管处置和核销属于银行降低不良的合规手段,不过齐鲁银行在不良贷款的转让上,却多有蹊跷之处。

  齐鲁银行的“不良资产处置疑云”

  据招股书,2016年至2020年,齐鲁银行1000万以上的不良资产转让共发生了40笔,处置的不良贷款金额合计30.05亿元。

  其中,2016年有7笔转让,均为原价转让。而在2017年至2020年,齐鲁银行不良贷款的转让价格则出现了明显打折现象,折让率分别为45%、57%、42%和28%,前后定价依据似乎明显不一致,这也引发市场的普遍质疑。

  如果2016年的转让定价是合理的,那么随后几年的不良贷款严重打折转让,是否意味着存在经济利益的流失?招股书显示,齐鲁银行2019年度和2020年度的不良贷款转让对报告期净利润的影响均为负值,分别为-0.31亿元和-1.03亿元。

  如果2017年至2020年的转让定价是合理的,那么2016年的原价转让是否意味着报价存在“虚假”的可能?鉴于在转让之前,2016年的不良贷款已经计提了减值准备,因此此次原价转让显然将对当期利润造成“虚增”。

  对于上述质疑,齐鲁银行在招股书中则表示,“本行不良资产转让价格的确定方式包括:协商确定、招标或挂牌确定,不良资产转让价格公允,转让对象与本行不存在关联关系,不良资产转让不存在需要本行承担回购、保底、承诺收益、承担服务以及额外义务等责任条款或变相条款,报告期内本行不良贷款转让的定价均公允合理,符合监管规定”。

  3

  新一轮资本消耗周期开启?

  作为首家在新三板挂牌的城商行,齐鲁银行也曾有过高光时刻。

  新三板挂牌期间,公司业绩逐年提升。2016年至2018年,齐鲁银行实现营收51.54亿元、54.26亿元和64.02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21.79%、5.27%和18%;同期实现净利润16.42亿元、20.15亿元和21.52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38.33%、22.71%和6.83%。其中,在2017年,齐鲁银行净利润超越九鼎集团,一跃成为新三板的“盈利王”。

  然而近年来,齐鲁银行已不像在新三板时增速强劲。尤其自2018年以来,齐鲁银行净利润“双位数”增速已经不复,2020年营收、净利仅有个位数增长。

  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齐鲁银行营收同比增长14.36%至22.32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8.12%至7.59亿元。其中,净利润水平在15家A股上市的城商行中排名靠后,仅高于厦门银行、青岛银行和西安银行。

  尽管业绩增长出现“减速”,但是齐鲁银行的信贷扩张的步伐并没有就此放缓。近三年来,该行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不断提升,并且有逐年提速的趋势。2018年至2020年,齐鲁银行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同比增长分别为17.84%、18.14%和22.6%。

  这里值得注意的是,在贷款业务中,截至 2020 年末,齐鲁银行个人按揭贷款余额占贷款总额比重为17.73%;房地产贷款总额为394.28亿元,占贷款总额的22.95%。根据银保监会最新出台的“房贷新规”要求,城商行的个人按揭贷款占比和房地产贷款占比上限应分别为17.5%和22.5%,齐鲁银行的这两项指标已经明显高于监管要求。

  此外,大步的业务扩张,也在快速消耗着齐鲁银行的资本。2018年-2020年,齐鲁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63%、10.16%和9.49%,不断下滑,该行亟需补血以解资本之渴,而上市显然是持续补充资本的最佳选择。

  与之相对,在上市之后,是否也意味着齐鲁银行也将开启新一轮的资本消耗周期呢?值得关注。

  您的财富号数字ID 105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