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酒如何从国企变为汪氏家族企业?IPO问询引关注

  郎酒如何从国企变为汪氏家族企业?IPO问询引关注

  

高管薪酬远超同行,负债率居高不下......

  撰文/郑新

  出品/每日财报

  位于川黔交界处的郎酒股份再一次成为资本市场的热点。5月28日,证监会就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IPO(首次公开募股)提出了53项反馈意见,要求保荐机构广发证券核查并披露。有关郎酒如何从国有企业变身为家族企业,以及郎酒的负债率居高不下等问题再次引起市场的高度关注。

  郎酒主营业务为“郎”牌白酒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主要产品有酱香、浓香及浓酱兼香型白酒。由此,郎酒与与贵州仁怀地区的茅台、国台以及四川本地白酒企业“六朵金花”都存在很强的竞争关系。

  这也是证监会关心的问题之一。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必须在30天内对问题逐项落实并提供书面回复,如未能按期提交反馈意见,证监会将予以终止审查。面对证监会的“严刑审问”,郎酒会做出何种回应呢?《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

  再次IPO ,家族式控股惹争议

  这已经不是郎酒第一次申请IPO了。早在2007年,郎酒就想上市,最后因企业规模、经营业绩等多项指标不满足要求而折戟IPO。郎酒董事长汪俊林曾在2010年表示,公司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再考虑上市。

  时光飞逝,距2007年整整过去了13年,2020年5月28日,郎酒递交招股书再次启动IPO。但IPO之路注定不平坦,随着保荐机构广发证券因违规行为被证监会处罚,郎酒也暂缓IPO。在苦苦等待一年后,郎酒迎来的却是证监会的多达53项的问询。

  令人关注的是,郎酒股份的前身是国企,后来通过改制成为汪俊林的家族企业。1998年,四川省古蔺县政府同意设立郎酒集团,由四川省古蔺郎酒厂、四川仙潭酒厂、四川古蔺制药厂、古蔺县印刷厂共同出资。

  2001年,古蔺县政府将上述股东持有的100%郎酒集团的股权全额转给古蔺国资。2006年,古蔺国资出具《关于<四川郎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产权变动方案> 的补充说明》进行改制,宝光集团入股郎酒集团。宝光集团的股东为汪俊林和张燕夫妇,夫妻二人100%持股宝光。

  截至目前,郎酒最大的股东是四川郎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最终受益人是汪俊林,约占75%的份额,汪俊刚对郎酒持股约15%,张燕对宝光集团持有1%的股份,且汪俊林和汪俊刚为兄弟关系,张燕与汪俊林为夫妻关系,汪氏家族已经取得了郎酒集团的绝对控制权。如果郎酒完成IPO,那么汪氏家族的财富将会大幅度增加。

  除了汪氏家族的财富外,郎酒股东与公司是否存在内幕交易也受到市场的质疑。企查查显示,周良骥享有郎酒1%的股份。周良骥恰恰是郎酒第一大供应商四川泸州三溪酒厂有限公司的实控人,其持股比例为91.09%。资料显示,2017年开始,四川泸州三溪酒厂成为郎酒的第一大供应商,而在2016年12月,周良骥“高价”成为郎酒的自然人股东。

  此外,郎酒与汪俊刚控股的成都万华新城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也有着一定的业务往来。

  郎酒与股东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让市场怀疑其中是否涉嫌一定的利益输送。这种家族式管理制度是否能够带领企业走向未来?

  股转受益颇丰,高管薪酬远超同行

   涉嫌利益输送的不光业务往来,还有几次郎酒的股权转让。这几次转股权都让汪氏家族赚的盆满钵满。

  招股书显示,2016年11月,郎酒股份发生第一次股权转让,万华投资、宝光集团、郎酒集团分别与汪俊刚、汪俊林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同意万华投资将持有的2500万股郎酒股份以25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汪俊刚;宝光集团将持有的2500万股郎酒股份以25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汪俊林;郎酒集团将持有的郎酒股份5000万股以50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汪俊林。也就是说,每股转让的价格是1元。

  一个月后,2016年12月,郎酒集团进行了二次股权转让。郎酒集团以21元每股的价格将其持有的郎酒股份500万股转让给周良骥、150万股转让给江祖明。2017年1月,郎酒集团又以21元每股的价格将其持有的郎酒股份1428.57万股转让给博裕三期、5619.04万股转让给CGL、952.38万股转让给APL。

  短短一月,转让价格相差20倍。汪氏家族两次股转获益总计18.17亿元。

  此外,郎酒的高管薪酬也值得关注。招股书显示,2018年和2019年郎酒关键管理人员薪酬同比增幅为262.07%、60.90%,普通销售人员涨幅分别为26.25%、8.81%,高管薪酬增幅远高于普通销售人员。

  媒体报道,郎酒董监高的薪酬远高于同行,在郎酒需要通过上市募集资金补充流动资金的情况下,还要维持管理层的高薪,其意义在哪里?

  负债率居高不下,频繁提价备受质疑

   较高的资产负债率也是郎酒备受争议的一点。数据显示,从2017年到2019年,郎酒合并口径资产负债率为 67.06%、67.02%、66.06%,而2019年,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22%、28%、32%,均远低于郎酒。

  从具体负债看,2017年至2019年,郎酒短期借款分别为28.67亿元、33.08亿元、23.87亿元,占各期末负债总额的比例分别为31.66%、31.52%、17.26%。

  郎酒股份解释称,近几年通过负债方式大力拓展基酒产能与储能,增加营销投入导致负债率飙升。即便此举是为郎酒以后的产能做准备,但是郎酒短期内的压力可想而知。

  郎酒在招股书中也表示,在资产负债率较高的情况下,如果公司未来经营活动现金流入不及预期,对会公司的还本付息造成不利影响。

  另一方面,郎酒通过不断的营销“比肩”茅台,高端产品的价格扶摇直上。媒体报道,郎酒在核心经销商的沟通会上宣布“青花郎”未来的目标零售价为1500元/瓶,将通过三年六次提价完成。

  在竞争激烈的白酒市场,不断提价的郎酒能否打开更多的消费市场?有媒体报道郎酒曾向经销商压货以实现业绩快速增长的目标。显然,仅仅靠频繁提价来深耕高端市场是远远不够的,也不具备可持续性,没法让市场为之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