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全面放开生育限制,正在带偏中国人口的真问题!

网易研究局稿件未经同意禁止一切媒体转载,包括友商。内容不构成投资决策。

作者|杨泽宇

最近,人口又再次成为公众热议的话题。专家学者们也按捺不住,大部分的声音是呼吁放开生育限制。需要提醒公众和舆论场注意的是,中国人口问题由来已久,不是因为某件事的出现,或某个提案的出现,才让问题变成了问题。在当前形势下,更需要强调一些关于人口的常识。放不放开生育限制,这不是中国人口的真问题,部分专家学者呼吁放开生育,没有说在点子上,反而带偏了舆论导向。

第一,全面放开生育,生育率也不会显著上升

很多专家在呼吁全面取消生育限制,或者放开三孩,这是杯水车薪的。比如,我们可以看看先例。中国已经实行了两孩政策。2016年,当时原卫计委曾经对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做过人口变动测算研究,这个研究最后在成书出版了。在他们的预期里,实施两孩政策后,2018年应该出现一个“生育小高峰”,他们乐观地估计,2018年的出生人口会达到峰值2188.6万,但实际情况是,2018年,中国的出生人口只有1500多万人,不到这一所谓“峰值”的七成。

所以,中国的人口问题,早就不是生育限制的问题,隐藏在其背后的,是更深层次的生育负担问题。这个负担不只是指生养小孩的物质成本,还包括时间、精力等其他隐性成本。这些成本在过去30年里,急速上升。指望靠放开生育限制,就能提高生育率的想法是天真的。

第二,放开生育不行,鼓励生育行得通吗?

除了放开生育限制之外,有学者也进一步提出了鼓励生育的方案。既然放开生育限制不是中国人口问题的症结所在,我们要考虑生养孩子对家庭的成本负担,那么鼓励生育,是否能够显著提高生育率呢?

首先要说的是,鼓励生育,是发达国家们的“惯例”。但遗憾的是,生育是很难被鼓励起来的。

为什么这么说?我们从源头说起。

首先,要明白的第一个问题是,如何保证在代际更迭中,每代人不比上一代人减少。

按照人的生理特点,女人会在20-30岁时(学界定义是15-49岁为育龄妇女)迎来生育高峰期,所以我们讲的“一代”,大概是30年左右。通常来说,如果要保证下一代人比上一代人的人口数量不减少,总和生育率(TFR)要保持在2.1,意思是每个育龄妇女平均要至少生2个孩子,这多出来的0.1是因为每个出生的孩子并不能全部都长大成人,总会有一些情况的夭折。所以,判断一个国家未来的出生人口是否会减少,通常最核心的指标要看总和生育率是不是能达到2.1,这个指标就是生育更替水平。比如,一个国家的总和生育率如果是1,那么下代人的数量会至少比当代人减半。

但是,如果只用这一个统计上的指标来衡量人口增长问题,也有失偏颇。我们放眼全球,能够达到这一生育率水平的国家,实际上很少。联合国2019年统计的198个国家和地区中,有92个都达不到这一水平,而世界上大部分发达国家和最富裕的国家都在其中。比如,我们再细分一下,如果看占世界GDP八成以上的G20国家,其中有13个国家(澳大利亚、巴西、加拿大、中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韩国、俄罗斯、土耳其、英国、美国)生育率都达不到更替水平。能达到的是哪些:阿根廷、印度、印度尼西亚、墨西哥、南非、沙特阿拉伯。所以,从生育率的地区分布上来看,虽然世界各地区也会受传统观念影响,但整体上经济发展水平高的国家生育率要比经济发展水平低的国家低,这是一个趋势,也是一个事实。比如,现在最能生孩子的十个国家,全部都在非洲,它们的总和生育率都在5以上,最高的尼日尔,平均一个育龄妇女生7个小孩。

呼吁全面放开生育限制,正在带偏中国人口的真问题!

表1世界生育率排名前十国家(数据来源:Totalpopulation: United Nations Population Division. Regional aggregates calculatedby UNFPA based on data from United Nations Population Division. 2019.)

呼吁全面放开生育限制,正在带偏中国人口的真问题!

图1世界各地区平均生育率水平(数据来源:Totalpopulation: United Nations Population Division. Regional aggregates calculatedby UNFPA based on data from United Nations Population Division. 2019.)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生育率很难被“鼓励”起来的原因:随着经济的发展,生育率降低是一个规律。

西方发达国家现在基本上都在鼓励生育,但是收效并不显著,几乎没有国家能够靠政策上的支持将生育率推高到2.1及以上。在鼓励生育这件事上,做的最好的当属北欧,北欧做的最好的当属瑞典(很多人认为鼓励生育就是直接发钱,但实际上真正要保障生育这件事,光靠砸钱是远远不够的,笔者以后会详细论述瑞典的生育政策,这里不再赘述)。瑞典人生孩子,父母在头390天每天可领取最高110美元的补助。也就是说,在瑞典生孩子,可以得到最高超过4万美元的补助金,约合人民币30万元,同时父母还能享受长达480天的育儿假,基本上生孩子就相当于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而且还有一年多的带薪假期。但即便是这样的待遇,瑞典的生育率也只能维持在1.9左右,也没有超过2.1。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鼓励生育是没有用的。因为,鼓励生育更重要的作用,在于防止生育率过度偏离2.1。也就是说,即便鼓励生育不能将生育率提高到2以上,但如果措施得当,可以将生育率稳定在1.8-2等接近于2.1的水平上而不至于产生剧烈的下跌。如果一个国家能够保持在1.9左右的生育率,那么下代人虽然会减少,也只会减少10%左右,如果加上移民、人才引进等政策的配合,实际上人口不会产生太大的问题。比如像美国的人口状况一直维持的比较好。最令人担心的就是像日本那样,生育率断崖式下滑的状况的发生(日本生育率一度在2005年跌到1.26)。

下面说本文的最后一个问题,什么才是中国人口的真问题。

中国人口的真问题,不是数量,是结构

不少专家对人口问题的认识,还停留在中国人是不是太多这种类似于中世纪转向近代之初蒙昧的马尔萨斯式的层次上。用一句话来说清楚:中国人口的真问题,不是数量,是结构。

假如,中国人口数量减少一半,但人口结构能够保持不变(或保持10年前的人口结构),那么即便只有6亿或者7亿人,人口也没什么大问题。但现实中的人口更替不是这样,人从出生到死亡,有自己漫长的生命周期,而儿童期、青年期、老年期所承担和扮演的社会角色也并不相同。

如果生育率能够维持在2左右,比如下一代人比上一代人的减少控制在5%-10%左右,那么当每一代人老去成为老年人以后,都会有充足的年轻人口作为劳动力补充进来。劳动力是否充足一方面促进社会总产品(当然与劳动生产率有关,但劳动力也是重要生产要素)增加,一方面决定了养老金是否充足。

但当生育率大幅偏离更替水平后,最严重的后果是,每一代成为老年人的人口会激增,而年轻劳动力数量会大幅减少。如果没有劳动生产率的大幅提高,最终结果就是社会总产品下降和养老金不足。

这才是我们为什么要关注人口问题的核心原因。比如,下图所示的日本人口结构图,蓝色代表劳动力人口,橙色和红色是老年人。自1975年日本的生育率跌破2之后,日本生育率就像坐上了过山车,一路下滑,到2005年时,一度降至最低点,生育率只有1.26。这种断崖式下跌的后果在下图上很明显,我们看到日本人口结构快速从以年轻劳动力占主体的纺锤形,变成了头重腰细的老龄化人口结构。

呼吁全面放开生育限制,正在带偏中国人口的真问题!

图2日本人口结构演变(来源:日本统计局)

那么,按照目前的生育率趋势,中国的人口结构未来会怎么变化呢?

按照联合国给出的数据推算,未来10年,中国15-59岁劳动力人口占总人口比将下降5%左右,60岁及以上老年人占总人口比将上升7.5%左右。到本世纪末,中国人口中将有38%左右为老年人,劳动力在人口中占比将比现在低约16%。

 呼吁全面放开生育限制,正在带偏中国人口的真问题!

表2中国未来人口结构变化表(数据来源:UnitedNations, Department of Economic and Social Affairs, Population Division (2019).World Population Prospects 2019.)

呼吁各位专家学者对人口问题的讨论,能够回归到中国人口问题的本质上来,回归人口的结构问题,并针对此提出真正有建设性的建议,而不是跟着舆论的热点,说些不痛不痒,解决不了问题的话。

网易研究局(微信公号:wyyjj163) 出品

网易研究局是网易新闻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针对经济学热点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解读,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欢迎来稿(投稿邮箱:cehuazu2016@163.com)。

移驾微信公号 看这里看不到的内容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中国版>>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国际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