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纳斯达克到标普500,点位均超越上证指数,还可以反超吗?

  从纳斯达克到标普500,点位均超越上证指数,还可以反超吗?

   2009年初,上证指数的指数点位高于纳斯达克,但是十二年后的今天,纳斯达克指数却达到13700点左右,上证指数却仍然徘徊于3500点附近。十二年间,纳斯达克指数点位从低于上证指数,到追平上证指数,再到大幅超越上证指数,目前纳斯达克指数的点位已经高出上证指数超过1万点的空间。

   如果说十二年前纳斯达克指数的起跑线不算低,追赶并超越上证指数的可能性很大,那么对十二年前,只有6、700点的标普500指数来说,在当时看来,要想超越上证指数的指数点位,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然而,十二年后的今天,标普500指数已经达到了4080点左右,已较09年低点涨了数倍的空间,并成功超越上证指数的指数点位。

   相对于美国科技指数纳斯达克而言,标普500指数主要覆盖了工业股票、运输业股票、金融业股票以及公用事业股票等。标普500在投资风险角度来看,更容易体现出分散性与广泛性的特征。但是,从过去十二年的市场表现来看,标普500指数的走势,同样显得比较亮眼。

   截至目前,道琼斯指数、纳斯达克以及标普500指数,均已超越了上证指数的指数点位。在市场担忧美股牛市拐点何时到来之际,美股市场却在不经意间屡创历史新高,新高常态化却成为了美股市场的真实写照。

   从市场估值的角度出发,目前美股市场的估值水平已处于历史高位的状态,从估值优势上,显然比不上A股与港股市场。但是,即使美股市场整体估值处于历史估值高位阶段,但对美股的部分巨头科技股,尤其是传统金融股、消费股来说,目前的估值水平也不算特别高,市场持续维持这一种高估值状态,也反映出市场逐渐适应美股企业中高估值常态化的现象。

   从盈利增速的角度出发,部分美股科技巨头的盈利增速开始存在分歧。在过去一两年的时间内,部分科技巨头的股价上涨,已经从业绩增速驱动演变为单纯涨估值的行为,但这一种涨估值的现象,很大程度上受益于美联储宽松货币的影响,但美联储长期超低利率环境,终究会有一个转折点,一旦拐点确认,单纯涨估值的行为恐怕得不到市场的支持。

   但是,从近期美股市场的一些数据来看,似乎对当前美股市场的走势存在较大的包容性,美股牛市终结的信号未必会在短时间内确认。

   其中,作为部分成长股估值定价“锚”的十年美国国债收益率指标,经历了前期的快速飙升后,目前有逐渐走平,且有从高位回落的迹象,这似乎为部分高估值成长股带来了一些喘息的机会。

   此外,美国经济数据有所起色,美国3月份非农部门新增就业岗位达到91.6万个,这一数据创下去年8月份以来的最大增幅。这些数据指标,都为市场指数的亮眼表现创造出有利的条件。

   从纳斯达克到标普500,这些曾经远远落后于上证指数的指数,如今却已经超越了上证指数的指数点位。或许,对美股市场来说,支撑美股长期牛市走势的根本因素,还是得益于美联储长期超低利率的市场环境,美联储宽松政策何时出现实质性的拐点,届时可能会是美股市场的重要转折点。

   不过,从目前的市场环境分析,美联储快速收紧宽松货币的概率并不高,起码会给市场一个足够长的适应时间。从某种角度来看,美联储还是非常呵护美股市场的,但这种过度的呵护,反而会带来更多的后遗症影响。

   与之相比,中国股市同样受到政策环境的呵护,但与美联储的政策力度相比,却显得有所逊色。或许,这些年来,国内金融市场对“防风险,守底线”的要求比较严苛,所以对股票市场的异动表现,也会有着严格的监管,3500点成为了过去多年的股市政策顶部。

   不过,与上证指数相比,例如上证50、沪深300等指数,却更具有参考意义。越来越多的机构投资者,也逐渐弱化了上证指数的指数波动,反而更重视上证50、沪深300指数的走势。因为,相对于上证指数,上证50及沪深300指数的针对性更强、样本股更具有代表性,所以未来创新高的概率会明显高于上证指数。

   随着纳斯达克与标普500指数屡创历史新高,在美联储宽松货币环境下,与上证指数的点位差距似乎越来越大。或许,从某种程度上分析,虽然经历了去年的指数编制改革,但相对于沪深300等市场指数,上证指数却显得有所失真,在市场过多关注上证指数的同时,还不如多留意上证50、沪深300等指数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