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珠集团销售费用超过疫情前 丽珠单抗商业化尚未实现启动重组

  丽珠集团销售费用超过疫情前 丽珠单抗商业化尚未实现启动重组《投资者网》蔡俊

  6月2日,丽珠集团公告,将使用不超过3亿元闲置资金购买理财产品。同时,这家医药业的巨头,正在加紧做两件事。其一,加大市场推广;其二,推动丽珠单抗的药品研发。

  在市场推广方面,丽珠集团今年一季度的销售费用,已超过疫情爆发前的同期。其各类市场推广活动,通过线上与线下,正密集展开。

  而在丽珠单抗的药品研发方面,丽珠集团不断加大研发费用。尽管丽珠单抗出现两次高层变动,研发进度或不尽如人意,但各路资本依然愿意持有。如云锋基金通过旗下机构,持股丽珠单抗8.43%。其中的故事,也耐人寻味。

  销售费用超过疫情爆发前

  今年一季度,丽珠集团的销售费用11.35亿元,同比上涨45.34%。为此,丽珠集团解释称,2020年同期受疫情影响造成市场推广活动受限,本期因业务正常开展,才导致费用的同比增加。

  不过,在没有疫情因素的2019年一季度,丽珠集团销售费用9.39亿元。对比之下,丽珠集团今年同期的销售费用,已超过疫情爆发前。

  水涨船高的销售费用,背后事出有因。尽管丽珠集团没有披露今年一季度销售费用的构成,但参照2020年报,人员成本增加与推广活动频繁或是重要因素。

  2020年,丽珠集团的销售人员1809人,较2019年的2609人大幅下降。对应产生的员工薪酬达2.52亿元,较2019年同比上涨11.6%。以此计算,虽然丽珠集团的销售人员于2020年减少800人,但人均薪酬却从期初8.6万元抬升至期末13.9万元,导致总薪酬不降反升。

  推广方面,丽珠集团在报告中披露,“通过减少跨区域市场推广使企业节省销售费用”,但实际支出上,2020年其市场宣传费27.2亿元,较2019年的27.08亿元有所增加,并占同期销售费用的88.3%。

  今年以来,丽珠集团仍活跃在各大活动,如参与“消化、心理、药学三方专家论坛”、“第三期京津冀生殖护理论坛”、“精神科青年医师病例演讲大赛”等,这些活动邀请众多医院的专家、教授,甚至年轻医生进行讨论、演讲。

  可以看到,丽珠集团的学术推广主要针对消化、神经、妇科等领域。2020年,丽珠集团的消化道、心脑血管、促性激素的销售额分别为24.7亿元、2.6亿元、19.1亿元。其中,消化道的销售额同比上涨40.85%,占主营收入的23.63%。

  对此,《投资者网》就是否存在频繁举办市场活动导致销售费用大增的情况致电丽珠集团,但一直无人接听。

  丽珠单抗不断烧钱

  一边是推高销售费用,另一边,丽珠集团也在加大研发投入。

  2020年,丽珠集团研发费用8.84亿元,同比上涨20.63%。其中,丽珠集团特别提到了一款药品,重组人源化抗人IL-6R单克隆抗体注射液(以下简称“IL-6R注射液”),正开展临床三期试验。

  该药品由丽珠集团子公司丽珠单抗研发,截至2020年,丽珠单抗未上市任何产品,同期净利润-2.2亿元。直到今年4月,丽珠集团公告丽珠单抗的注射用重组人绒促性素收到国家药品监管局签发的《药品注册证书》。在业界,创新药研发向来以“烧钱”著称,丽珠单抗同样如此。

  2020年11月,丽珠集团同意为丽珠单抗提供连带责任担保,事项是后者向6家银行申请最高9亿元的授信融资。今年4月,丽珠单抗的融资规模升级。丽珠集团公告,丽珠单抗计划向6家银行申请最高10.05亿元的授信融资。

  不过,巨大投入之后,丽珠单抗的研发进度却与官方信息有所出入。

  根据丽珠集团2020年报,报告期内IL-6R注射液的三期试验全部入组。药监局药物临床试验登记与信息公示平台显示,丽珠单抗的该款药品有2个适应症,其中风湿关节炎处于临床三期,目标国内入组640人,但实际入组栏目中,表明“登记人暂未填写该信息”。

  同时,企查查显示,2020年苏州丁孚靶点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技术合同纠纷为由,向丽珠单抗提起诉讼。资料显示,该企业主营创新药研发,方向为肿瘤领域。

  在该领域,丽珠单抗有研发的PD-1药品。丽珠集团在2020年报中披露,该产品胸腺癌适应症,已进入临床二期并完成2/3入组。药监局药物临床试验登记与信息公示平台显示,丽珠单抗确实有该产品记录,目标国内入组47人,但实际入组人数没有任何信息。

  对此,《投资者网》就年报中披露的试验进度是否属实等问题向丽珠集团求证,对方未予置评。

  重组丽珠单抗

  丽珠单抗对于丽珠集团,不只是创新药平台,还是与资本大佬的共同纽带。

  2018年,丽珠集团与YF Pharmab Limited(以下简称“YF Pharmab”)签署协议。该机构隶属于马云创办的云锋基金,主要投资创新药公司。协议中,YF Pharmab出资5000万美元(约4亿元)认购丽珠集团控股的Livzon Biologics Limited部分股权。

  公告显示,Livzon Biologics Limited旗下最主要的资产为丽珠单抗,当时增资目的也是加快丽珠单抗的药物研发进程。值得注意的是,协议特别约定丽珠集团“应尽其合理最大努力”于2022年底前实现Livzon Biologics Limited的IPO工作,上市地可以为香港或美国。

  不过,之后丽珠单抗的发展或不尽如人意。除此之外,高层人员也出现两轮变动。

  2020年5月,丽珠集团披露副总裁戴卫国离职。根据资料,戴卫国在丽珠集团分管药物研发,同时兼任丽珠单抗的总经理。

  在此之前,该工作由前丽珠集团副总裁兼丽珠单抗总经理的傅道田负责。戴卫国于2019年接棒傅道田,但直到离任,都未能实现丽珠单抗的药品商业化。

  一头是丽珠单抗商业化尚未成行,一头是约定的IPO大限逐步逼近。在两难时刻,丽珠集团做出了重要决定。

  2020年12月,丽珠集团公告,与YF Pharmab、健康元、包括丽珠单抗等众多子公司签订重组框架协议。本轮资本运作前,丽珠单抗的股权穿透结构非常复杂,但根据计划,重组后丽珠单抗将被剥离出Livzon Biologics Limited。同时,丽珠集团、健康元、YF Pharmab将通过新平台,分别持股丽珠单抗51%、33.07%、8.43%。

  腾挪过后,Livzon Biologics Limited会被注销。换言之,丽珠集团与YF Pharmab的上市约定,也随着标的企业的注销成为过往。

  对此,《投资者网》就是否因为Livzon Biologics Limited不能按约定上市才启动重组等问题向丽珠集团求证,对方未予置评。(思维财经出品)■

  丽珠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