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牛20家公司的变迁

  一年一度的巴菲特股东大会又来了。

  90岁的巴菲特和97岁的芒格一起出席,这件事儿本身就很吸睛。我想不出自己90岁的时候在做什么,但大概率不会还在工作了吧。

  对他们来说工作肯定不是为了钱了,就是人生的趣味,看两个90多岁的老人侃侃而谈,传递一个世纪的智慧,这本身就足够吸引人。

  股东大会有文字实录,很长,我就不复述了,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左下角阅读原文看。我就把其中我感兴趣的部分挑出来说说。

  最有意思的观点,是巴菲特分享的全球市值最大的20家公司名单,截至2021年3月31日。

  这20家公司里,有13家美国公司,4家中国公司,沙特、韩国、法国公司各1家。

  这就是当前资本世界的格局,仔细看会发现非常有意思。

  美国的13公司:苹果、微软、亚马逊、谷歌、脸书、特斯拉、伯克希尔哈撒韦(巴菲特的公司)、VISA、摩根大通银行、强生、沃尔玛、万事达、联合健康。

  中国的4家公司:腾讯、阿里巴巴、台积电、贵州茅台。

  沙特:沙特阿美石油。

  韩国:三星。

  法国:轩尼诗-路易·威登。

  扫一眼就会发现,主要都是些互联网科技类的公司,后面跟着些消费类的公司。

  巴菲特还分享了30多年前,1989年全球前20大市值公司。日本公司有13家,且包揽前4名,美国公司6家,1家荷兰公司。

  日本的13家公司:日本兴业银行、日本住友银行、日本富士银行、日本第一劝业银行、东京电力公司、丰田、野村证券·、新日铁(钢铁企业)、日本东海银行、三井银行、松下、关西电力、日立。

  美国的6家公司:埃克森美孚公司、通用电气、IBM、美国电报电话公司、菲利普·莫里斯(烟草)、默沙东(制药)。

  荷兰:荷兰皇家石油公司。

  日本的金融企业毫无疑问是主角,随后的是制造业和石油。

  巴菲特的一个感悟,就是时代的变迁。30年前的20大,和如今的20大,竟然没有一家重合,行业的兴替现象十分明显。

  1989年的日本,正是银行财团当道的时代。那时候也是日本股市经历泡沫化大繁荣的末期,资产价格都很高,大家对经济前景都有无穷的期许,号称一个东京可以买下半个美国。就在当年,日本三菱花了2000亿日元,购买了纽约CBD洛克菲勒中心14栋摩天大厦。

  但随后没多久,日本的经济泡沫破裂,股市和楼市都大跌,三菱也被迫出售了14栋大厦中的12栋。

  巴菲特还分享了一个汽车行业的故事。在汽车代替马车出现的时候,大家也是认为汽车就代表了未来,做汽车能赚大钱。从1900年到1911年,就有2000多家公司进军汽车行业,但到了2009年的时候,活下来的企业只有3家。

  在巴菲特看来,跟随市场的热点去买一个行业,往往是不太聪明的。因为拥挤的交易往往导致价格过高,且行业能否持续发展,本身存在不确定性,即便行业成功了,在发展过程中大部分企业也都会被淘汰。

  他认为选股的时候,与其关注行业,不如还是去关注公司的竞争力。

  巴菲特曾经很排斥科技股,如今苹果却是他的第一大持仓。他解释说苹果是一家卓越的公司,产品受全世界喜爱,很多人宁愿不买汽车,也要买一台苹果手机。苹果的管理也非常出色,库克是他见过的最棒的CEO,在创新上他不如乔布斯那么有天赋,但在管理上却比乔布斯更出色。

  你们听这话的意思,对巴菲特来说,与其说苹果是个科技股,倒不如说是个消费股。人人爱苹果,人人都要买,苹果的用户忠诚度极高、满意度极高,这和巴菲特在30年前买可口可乐,又有多大区别?

  巴菲特说看不懂科技股的时代,是2000年科网泡沫的时候,科技股的成长性尚具极高不确定性。那时候的科技股交易拥挤,正是巴菲特所反对的“买一个看起来前景光明的行业”,就像1900年代之初的汽车业。而如今,部分科技巨头,已经成为了人们日常消费中的重要组成。

  巴菲特说,他认为现在科技股的估值并不算高,特别是考虑到当前的低利率环境,猜测未来二三十年的市值前20名单,不至于有太大的变化,这也是他重仓苹果的原因。他仍然看好美国,认为美国公司在未来会保持强大的竞争力。

  但他也建议个人投资者,说如果你对股票不够了解的话,那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买标普500指数。不论是选择股票还是指数基金,最重要的是先上船。当然如果能上对船,就能有更好的收益。

  这和咱们买中国股票的道理是一样的。我一直觉得,咱们投资中国股票,有个大前提,就是相信中国经济会发展得越来越好,这就是最根本的信念。

  30年前我们在20大公司里不见一席,30年后的今天,我们已经占了20%。如果30年后,我们的公司能成为20大里的主角,那投资中国股票就一定能像过去30年的美股一样,获得可观的收益。

  最简单的,只要坚持长期持有指数或者主动基金就行了,比如可以A股的中证800、港股的恒生指数、美股的标普500各买一些,那你的财富就等于绑定了全球最主要的企业们。

  至于互联网企业是不是在30年后依然是全球的市值霸主,我倒不完全赞同巴菲特的看法,觉得不确定性更高。美国现在货币和财政这么宽松,当前的美股估值偏高,有没有可能重蹈30年前日本的覆辙呢?

  但相对来说,对行业更替的判断也没有那么重要。因为无论如何更替,指数也都会通过调整成分股的机制保持常新,对于非专业的投资者来说,买指数,肯定是精力效益比很高的选择了。

  上一条足够大的船,无论路途上有怎样的暴风雨,都抓紧了,保证自己活在船上,这肯定是个不会错的选择。这就是巴菲特建议买标普500的道理,近一个世纪的智慧,落实起来就是这么一条简单的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