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不给力,梦洁股份能否重稳阵脚?

  业绩不给力,梦洁股份能否重稳阵脚?

  

梦洁股份不断尝试新的销售渠道和业务模式,但目前处境仍然不容乐观。

  撰文/赵景致

  出品/每日财报

  2020年,受疫情影响,家纺产业深受其害,全年业务表现不佳。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973家规模以上床品企业实现营收970.22亿元,同比下降2.68%;实现利润总额38.92亿元,同比下降1%。中国家纺协会的数据显示,2020年协会跟踪的122家床品样本企业主,营业收入同比下降5.49%,利润总额同比下降4.66%。

  被称为家纺产业“三巨头”的梦洁股份、罗莱生活、富安娜,2020年的营收和净利都出现了不同程度下滑,其中罗莱生活2020年营业收入仅增长1%,净利润增长7.13%,富安娜去年营业收入增长3.06%,净利润增长1.89%,而梦洁股份是三巨头里唯一“双降”的企业: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4.73%,净利润更是同比下降50.48%,处于近年来最低点。

  疫情在带来了困难的同时,也催促着梦洁加以改变。梦洁股份自去年来,大力开拓线下渠道和线上渠道,并布局高端市场。然而从一季报数据分析,效果并不明显,发展存在风险。今年一季度,公司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甚至流出4502万元,同比下降143.45%。与此同时,其股东大幅减持,也给梦洁股份蒙上了阴影。

  营收下行,净利润十年来最低

  2020年,梦洁股份的营业总收入22.2亿,同比下降14.3%。从净利润来看,梦洁股份2020年更是断崖式下跌,净利润只有2019年的一半不到。如果将原因全部归结于疫情,似乎并说不过去。

  同样经历疫情的另两家竞争对手,业绩要比梦洁股份好很多。罗莱生活的营业总收入去年仅在一季度同比下降21.94%,到年终已经扭转局面,同比增长1.04%;净利润5.85亿,同比增长7.13%。富安娜在去年一季度营收下降2.02%后,全年同比增长3.06%;净利润5.16亿,同比增长1.89%。

  同为家纺产业三巨头,梦洁股份是其中唯一一家营收和净利润双降的企业。不仅与可比企业相比落于下风,从整个行业来看,梦洁股份的表现都不尽如人意:床品企业去年总营收同比减少2.68%,而梦洁降幅为14.73%,远低于行业水平。

  梦洁股份去年的表现并非偶然,从其历史业绩来看,便可观出端倪。

  业绩不给力,梦洁股份能否重稳阵脚?

  从图中数据可以看出,从2017年开始,梦洁股份的业绩就处于下滑态势,2017年到2019年其营业总收入分别为19.33亿元、23.08亿元、26.03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33.69%、19.35%和12.08%,增长不断趋缓;净利润分别为8千万、9.2千万和9.4千万,分别增长-18.32%、14.65 %和2.29%,增长并不稳定。

  与梦洁股份的失意形成对照的是,国内家纺市场一片向好。随着我国供给侧改革的深入,居民收入水平提高,国家对于品牌发展的支持以及出台促进居民消费政策,消费观念的转型升级,城市化进程的加快等都为家纺行业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机遇。根据中国纺织网数据,2015年国内床上用品销售额为1073亿元,2019年增长至1345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5.8%,预计2021年市场规模将达到1530亿元。

  在这种背景下,业绩逐年下降的梦洁股份压力越来越大,为了应对困难,梦洁不断寻求突破。

  线上线下,业务难突破

  “公司将经营重心转移到线上,组织专人对线下门店进行培训与指导,充分利用各种线上工具进行推广与销售,并利用官方小程序、直播以及社群营销等新方式进行全员推广”,对于业务拓展方向,梦洁股份如此表示。

  线上业务是梦洁股份发展的重心。在2020年5月,梦洁股份就曾与网红主播薇娅进行过合作,切入了电商直播新赛道,以期能给拓展公司业务。这次合作确实给梦洁带来了巨大的惊喜,去年五月八号到五月二十一号,梦洁的股价直接从4.1元每股暴涨到10元每股。与此同时,梦洁股份提出尝试一种轻“C2M”模式:消费者直接通过平台下单,工厂接受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订单,小批量多批次进行生产。遗憾的是,梦洁股份所提出的“C2M”模式成效并没有体现在业绩上,而网红效应对股价造成的影响,也随着被深交所询问的事件而回到原位。

  线下业务是梦洁股份目前主要的营收来源。从梦洁股份的年报来看,截至2020年末,梦洁直营店共492家,加盟店1573家。

  早在2019年,梦洁的公司渠道就开始向三四线城市及重点社区下沉,重点布局“轻小快”的智慧小店,品牌集合店及标准门店有序推进, “一屋好货”平台正式上线。从公司2019年报中看,本次业务布局效果并不明显:梦洁股份营业总收入增长12.8%,不温不火,净利润更是只增长了2.29%。

  智慧小店真可谓是“时运不齐”,在2019年初创,对于智慧小店,刚创立时梦洁股份认为该店 “12个月就能实现回本”,并保有极大期望,然而不曾想直接撞车疫情。梦洁股份在2020年报中认为 “智慧小店因经营时间短,经营能力有限,抗风险能力相对较低,在疫情期间经营压力非常大。公司将经营重心转移到线上,组织专人对线下门店进行培训与指导,充分利用各种线上工具进行推广与销售” ,但“轻小快”的小店同样也容易破产,从2021年一季度报中可知,一季度的资产减值损失达到423.8万元,同比增长92.1%。

   尽管2021年一季度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8.68%,净利润同比增长20.07%,但也只是在2020年的基础上的增长,与同行可比公司相比,罗莱生活今年一季度营业总收入同比增长47.69%,净利润同比增长156.15%。

  雪上加霜,股东减持严重

  在梦洁股份重点布局线上线下渠道、进军家纺高端赛道之时,公司重要股东却正在进行减持。

  从公司公告中可以看出,仅仅通过二级市场渠道,梦洁股份重要股东减持力度就相当大。公司的重要股东伍静、伍伟、彭卫国主动减持,以及重要股东李军因触发股权质押回购协议被动减持。

  同时根据ifind数据,公司主要持股人股权质押比例相当之高,董事长姜天武、副董事长李菁、董事李建伟、董事张爱纯和董事李军的质押股数占出质人持股比分别为59.96%、99.63%、67.48%、81.65%和81.72%。

  至于近来梦洁股份股东频繁减持原因,以及为何重要股东质押比率如此之高,梦洁股份暂时并未给出原因。

  业绩不给力,梦洁股份能否重稳阵脚?

  梦洁股份近年来业绩持续走低,在疫情到来后更是受到重挫,股东接连减持。但目前国内疫情好转,且家纺市场环境趋好,而梦洁也正大力发展高端家纺,并在渠道方面左右寻求突破,对于其能否打开新的市场空间,《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