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空机构又来袭:无人机第一股亿航反击 股价反弹7成

牛年伊始,又有中概股遭遇大空头突袭。美东时间16日,做空交易机构狼群(Wolfpack Research)发布报告称,中国无人机制造商——亿航智能(下称“亿航”,代码EH)是“一支精心拉抬的个股”,该公司在其产品、制造、营收与合作伙伴关系上都存在谎言。当日亿航股价大跌62.7%至46.30美元,市值一夜蒸发41亿美元(合264亿元人民币)。

做空机构又来袭:无人机第一股亿航反击 股价反弹7成

不过,亿航在2月18日回应了狼群报告中指出的一系列质疑。在正面回击之下,亿航股价反弹67.83%报77.73美元。去年,狼群因和浑水联手唱空过爱奇艺而为人们所熟知,被唱空当天爱奇艺的股价大跌11%,但最后这次唱空以失败告终。此外,这家机构还做空过跟谁学。

亿航被称作“无人机第一股”,成立于2014年,2019年12月12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在被做空之前,亿航股价一路走高,从去年12月至今年2月15日,股价从14美元飙升至124美元,累计涨幅达到750%。

做空机构又来袭:无人机第一股亿航反击 股价反弹7成

某国际投行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里所指亿航的“财务造假”与瑞幸性质并不相同,这是最关键的一点。此外,交易数据显示出18日对冲基金投机买入和空头回补的动能也较强,但后续反弹能否持续仍要看市场情绪的恢复。海外的确不乏恶意做空的案例,但业内人士认为,对于多数中概股而言,如何更好地处理投资者关系和进行危机公关是更需要补的功课。

狼群来袭,亿航正面回击

在做空亿航的报告中,狼群主要的质疑点包括几方面:与主要客户关系存在虚假、经营活动不实、涉嫌收入造假、宣传稿叙述不实和存在误导嫌疑。

狼群做空报告提出的主要质疑

做空机构又来袭:无人机第一股亿航反击 股价反弹7成

沉寂了整整一天后,在投资人的焦急等待下,亿航创始人胡华智终于进行了全面回应。

首先,关于与鹍翔的合同,胡华智称,做空机构错误地指控亿航的客户鹍翔也是亿航的股东,并签署了“虚假”的销售合同,以使其投资受益。在亿航IPO之前和之后,鹍翔从来都不是亿航的股东。亿航向鹍翔提供的产品价格和其他条款与向中国其他主要客户提供的价格和条款没有本质区别,所有与鹍翔的合同都是基于正常交易。

关于狼群对亿航生产设施的质疑,即做空机构称在他们所谓的“访问”期间,亿航总部和制造设施”实际上是空的”,胡华智也强势回应称:“亿航现有的广州生产基地占地面积达8750平方米,并为我们的自动驾驶飞行器配备了生产设施。亿航位于广东云浮的新工厂也正在建设,计划初期年产能为600架载人级自动驾驶飞行器。需要指出的是,通过公司监控录像,亿航确实发现一个伪装成送货员的人在做空报告提及的时间段潜入了我们公司,但他们的照片和拍摄地点却完全是在故意误导读者。”

此外,关于“亿航广州”股权被冻结,做空机构称广州亿航智能技术有限公司(“亿航广州”)的股权“很可能”因亿航广州的债务而被中国法院冻结。 胡华智说,正如这家做空机构在截图中承认的,亿航广州根本不是相关诉讼程序的被告方。做空报告引用的法律程序涉及亿航智能上市前原始股东之间的仲裁程序,与亿航智能的资产负债表上4000万人民币的可赎回非控股权益的科目无关,预计不会对亿航的业务或经营结果产生任何重大不利影响。

“空中特斯拉”艰难破局

说起亿航,这个有“空中特斯拉”之称的中概股公司从2020年底以来风光无限。

美东时间1月19日收盘,亿航暴涨53%,收盘股价达到了61.39美元,相较3个月前8美元的股价上涨幅度高达6倍多。即使是在被做空后,该公司股价目前也逼近了80美元。而2021年1月4日-1月19日的短短11个交易日里,亿航股价上涨了近200%。

但亿航一路走来也几经波折。毕业于清华大学的胡华智从2014年开始投身于无人机产业,并将公司搬到了无人机产业链最发达的珠三角地区。彼时的广东省已汇集了无人机产业排名靠前的公司:2006年成立的大疆创新和2007年成立的极飞科技。亿航入局之年,大疆创新凭借着技术实力和先发优势,已经在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占据了绝对优势,其“大疆精灵Phantom 1”型无人机在2013年问世之际年销售额就达到了近10亿元人民币;而在同一年,由于在消费级无人机市场无法与大疆展开竞争,老对手极飞科技便早已开始转型行业应用,开始在新疆、海南等地区进行植保无人机对棉花、水稻等农作物的喷洒实验。

在这种背景下,亿航从一开始便将公司的主营业务与大疆、极飞区分开来,寻找了另一条赛道,公司定位于智能自动驾驶飞行器科技公司。

但在过去几年间,因为技术不成熟、交通管制诸多原因,亿航的载人无人飞行器充满争议,不过亿航对此十分笃定。2019年,亿航上市时定位已成为“智能自动驾驶飞行器制造商”,其业务主要分为城市空中交通((Urban Air Mobility ,即UAM,包括载人与物流)、智慧城市管理、空中媒体三个板块。摩根士丹利最近发布的行业报告预测,未来全球UAM市场将达1.5万亿美元的规模。亿航正是瞄准了这一领域,创造性地推出了AAV(Autonomous Aerial Vehicle),即自动驾驶飞行器的新概念,强调的是全自动无人驾驶、主要应用于载人载物的飞行器。

尽管特意差异化,但相比未上市的大疆,亿航还存在着较大的差距。亿航2020财年第三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显示,第三季度总营收为7100万元,同比增长104.3%;净亏损110万元,同比收窄89%。此前的招股书显示,亿航2017年、2018年营收分别为3169万元、6649万元,同期的净亏损分别为8658万元、8046万元。而根据公开信息,大疆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营收分别为27.2亿、59.8亿、97.8亿、175.7亿,分别同比增长257.7%、120%、63.5%、79.6%;同期,净利润分别为7.1亿元、14.2亿元、19.3亿元、43.0亿元。

国际投资人追捧的长线概念

根据2019年的年报,截至2020年3月31日,胡华智持股42.2%,拥有87.8%的投票权;亿航联合创始人、CMO熊逸放持股3.1%,拥有0.6%的投票权。机构方面,GGV持股10.1%,真格基金持股6.9%。据记者了解,众多华尔街机构此前对亿航趋之若鹜。

多位了解亿航的投资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无人机概念受到众多国际投资人追捧,再加上已经上市的中国无人机公司非常少,亿航自然备受瞩目。但关键在于,“长期逻辑”在短期内也极易受到业绩难以兑现、做空风波等事件的冲击,这也极度考验投资人的信仰和研究深度。

从市场成熟度来看,目前空中交通仍处于早期概念,不论是载人还是物流,都存在一系列问题,包括:缺少相应的配套支持,物流方面可能因成本高企而不具备与现有物流公司竞争的优势,用户的接受度还有待考量等等。

政策方面则最为关键。目前,市场期待看到的是亿航能够在近两年获得载人无人机公开飞行牌照,从而实现大规模商业化,这将成为公司的拐点。根据亿航此前披露的招股书,因为各种限制,目前亿航所售的载人无人机主要用于测试、训练以及展示,短期内很难有国家或地区发放载人无人机公开飞行牌照,大规模商业化短期内很难实现。 虽然在2020年二季度财报中,亿航提到已通过从民航总局获得全球首个用于航空物流的客运级AAV的商业运营批准,并在美国和挪威均获得了216AAV首飞许可,但这距离真正市场化还有很远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