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贫富差距加大谁之过

  疫情之下,百万富翁的数量不仅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且越来越富了。低利率货币政策的刺激、持续不断的"放水"、股市的繁荣,共同造就了财富持续积累的局面。但在激增的背后,全球财富并非按比例增长,贫富之间的差距正在逐渐被拉大。

  根据英国智库决议基金会(Resolution Foundation)12日发布的研究结果,尽管英国去年经历三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但英国家庭平均财富增加7800英镑(约合7万元人民币),这一数字远远高于英国央行估计的消费者在封锁期间积累的财富。

  具体来看,财富增幅最大的是那些处在财富分配中间层的家庭。得益于房价大涨,这一阶层每名成年人的净资产价值增加9%,达到8.05万英镑(约合72万元人民币)。

  与中产家庭相比,最富有的10%的家庭持有的股票比例更大,而房产财富的比例更少。因此,这些家庭的财富增幅较小,但绝对增幅最大,为每位成年人 4.4万英镑(约合39万元人民币)。

  相比之下,最不富裕的30%的家庭的财富平均仅增加了86英镑(约合772元人民币)。面对越来越明显的贫富差距,决议基金会认为,英国政府应当更仔细思考如何向富人增税。

  对于这一结果,英国中央银行也指出,如果英国家庭把一些额外财富用于消费,或许能提振本国经济。

  不过,民众的消费习惯已经发生了改变。民意调查发现,疫情期间储蓄增加的家庭中,仅有14%的家庭表示"非常可能"去花费储蓄。而35%的家庭预期在疫情后会攒更多钱,因为已经习惯节约省钱。

  富人更富的现象不只发生在英国。以法国为例,过去一年间,法国最富有500人的财富暴增30%,资产超10亿欧元(约合77亿元人民币)的富翁达到109人,创下历史纪录。

  与英国类似,向富人征税来缩小贫富差距的方法在法国也被提及。据法国《西部报》报道称,一项最新民调显示,在列出的三种偿还国家债务的方案中,66%的法国人选择向富人征税来减轻国家债务负担。

  放眼全球,富人也是疫情期间的赢家。6月22日,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发布的年度《全球财富报告》显示,全球百万富翁的人数在去年增加了520万,达5610万人。

  若从个人角度来看,财富更加集中于金字塔顶端的人手中。2020年,超高净值群体(财富超过5000万美元)增加了41420人,同比增长24%,超过了本世纪除2003年以外任何一年的增长率。全球最富有前10%的人群财富占比上升0.9个百分点,全球最富有1%人群财富占比上升1.1个百分点。

  瑞士信贷指出,巴西、南非和俄罗斯的财富不平等程度居全球之首,而在发达国家中,美国的贫富差距最为严重。据牛津经济研究院计算,2020年3月至2021年1月,美国国内收入排名前20%人口的财富增加了约两万亿美元,排名后20%人口的财富则减少了1800多亿美元。

  英国广播公司(BBC)指出,是股市和房价的上升提升了这些人的财富。这两项增长了约418.3万亿美元,按固定汇率计算,增幅达到4.1%。该增幅仅略低于过去二十年的年平均水平,这还是在疫情肆虐、全球经济受到打击的情况下的结果。

  其中,房地产价格飙升对财富的影响最大,为房产所有者带来了不成比例的巨额收益。在英国,由于购房税降低且对适合居家办公的大房子的需求增加,房价从去年3月到今年3月的一年间上涨9.9%,是2007年以来最大涨幅。

  而在房价和股价上涨的背后,是全球货币政策的"大放水"。今年5月,加拿大央行行长蒂夫·马克勒姆指出,量化宽松(QE)增加了社会中分配不均的资产价值,从而可能扩大财富不平等,"零利率"、无限量QE、财政刺激三管齐下,意味着大规模廉价货币流入市场,这使得社会财富的两极分化更加严重。

  亿万富翁基金经理Stan Druckenmiller更是直接将矛头对准了美联储,称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无限量化宽松的政策只是让富人从中获益,没有比美联储更大的不平等引擎了。

  "QE通过推高资产价格来刺激经济,资产价格的波动必然同时产生赢家和输家,因此必然加剧贫富不均。财富增长的收益绝大多数流向了富裕群体,QE使富人更富,因此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扩大了贫富差距。"凯恩斯主义者、前英国金融局主席阿代尔·特纳(Adair Turner)在《债务与魔鬼》中指出。

  对于这一问题,世界经济论坛年初曾警告,疫情加剧了贫富差距和社会分化,可能将在未来三至五年里阻碍全球经济发展,并将在未来五至十年里加剧地缘政治紧张局势。

  北京商报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