漯河首富,一年杀猪5000万头

  漯河首富,一年杀猪5000万头

  河南首富是养猪的,漯河首富是杀猪的。

  在中原大地上,与猪有关的故事有很多,雏鹰农牧留下了“猪饿死了”“以肉偿债”的笑谈。要说耀眼的,还数牧原股份与双汇发展。在河南上市企业中,此二者是总市值排行榜上的冠亚军。

  位于南阳的牧原股份,靠养猪造就了河南首富秦英林夫妇两千多亿的身家;位于漯河的双汇发展,属于牧原股份的下游,一边杀猪卖肉,一边卖火腿肠,造就了一个漯河首富——万隆。

  在2021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万隆以1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5亿元)的财富上榜。

  从44岁当上漯河肉联厂厂长,万隆以铁腕手段治理,将这个濒临破产的猪肉厂变成了中国最大的猪肉加工企业。同时,他又善于资本运作,隐藏在全球最大的猪肉加工企业万洲国际背后。

  “中国肉类工业教父”“杀猪大王”“世界第一屠夫”……诸多标签加身的万隆,如今已经81岁了,却仍然掌舵着双汇发展、万洲国际两家上市的巨头企业。

  不过,万隆却常说:“我不过是个杀猪的。”

  01、“中国肉类加工第一股”

  在上个世纪,将一个濒临破产的企业,变成一家上市公司,万隆用了14年。

  双汇集团的前身是漯河肉联厂。这个国营小厂自1958年建立以来就连年亏损。到1983年,厂子已资不抵债,成了河南同行中的亏损大户,一年中有半年“烟囱不冒烟”,处在倒闭的边缘。

  这个老破厂的转机,是迎来了新厂长——万隆。

  漯河首富,一年杀猪5000万头

  (图注:万隆)

  万隆于1940年出生在漯河。生长在那个年代,童年都没吃过饱饭。高中还没毕业时,村里征兵,他就入伍当了铁道兵。复员后,万隆既没关系也没钱,最后去了大多数人都不愿去的漯河肉联厂。他从办事员开始,踏实肯干,后来当上了办公室主任、副厂长。

  随着经济体制的改革,统购统销的品种和范围持续减少,农产品统派购制度逐步取消。随之,猪价放开,随行就市,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国家不再给予经营亏损补贴。

  漯河肉联厂只能自找出路。1984年,漯河肉联厂全部家当只有一座3000吨的冷库、一座日加工500头生猪的车间和一座炼油坊,发工资还得靠银行贷款。同年7月,漯河市肉联厂的职工第一次“票选”厂长,已经44岁的万隆全票当选。

  1968年就进厂工作的万隆,对厂子的积弊再清楚不过。800多人的厂子,有背景的副厂长就有很多,他这个厂长并不好当。不过,当过兵的万隆,性格中就有一个“敢”字。

  万隆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他先将那些不干活还指手画脚的副厂长全给换了,打破了铁饭碗,将各种关系户清除出厂,连一位市领导的侄女都给开除了;然后,打破干部和工人的身份界限,能者上,平者降,庸者下;还打破铁工资,薪酬奖金向一线工人倾斜,多劳才能多得。

  在当时,这无异于一场地震。《大河报》报道称,有人打电话到万隆家里威胁,有人往他家里扔黑砖,甚至有员工拿着杀猪刀当面恐吓,寄往各级部门的告状信,更是不计其数。

  万隆手段强硬,大家给他的评价是:“头发少,头皮硬”。

  他的这些做法,也相当于给自己断了后路,只有把厂子搞好这一条路。他每天早上醒来想的第一件事,就是怎么使厂里烟囱冒烟,怎么使厂子有活干,让职工拿到工资。

  改革当年,漯河肉联厂就扭亏为盈,不仅填平了负债,还上报了8000多元的利润。到1991年,依靠对苏联的外贸出口,肉联厂已经攒下了1600万元的家底。不过,随着苏联的解体,外贸出口的路又走不通了,肉联厂再一次面临危机。

  幸好在这之前,万隆已经上马了一个新项目,那就是如今人尽皆知的双汇火腿肠。

  漯河首富,一年杀猪5000万头

  有一次在火车上,对面旅客吃火腿肠,万隆察觉到了这个新鲜玩意儿的广袤市场。后来,他力排众议,赌上肉联厂的积累,跑了100多个部门,盖了200多个公章,终于从日本、德国、瑞士、丹麦等国家引进了10条先进生产线,火腿肠项目正式上马。

  其实,在1990年前后,国内最有名气的火腿肠当属洛阳的“春都”,其凭借在中央电视台斥资砸广告,火遍了全国。

  漯河肉联厂的第一支火腿肠诞生于1992年2月,万隆将其命名为“双汇”。1994年,万隆以漯河肉联厂为核心,组建并成立了双汇集团。次年,万隆又推出“双汇王中王”高档产品,并请来葛优、冯巩代言,销售盛况空前,“商场超市有,大街小巷有,乡里村里有”。

  在原有业务的基础上,万隆一心做大火腿肠业务。而“老乡”春都的心思多,跨界涉猎的业务越来越广,以致于发展上越来越吃力,最终将行业老大的位子让给了双汇。

  1997年,脱胎于双汇集团的双汇实业(即现在的双汇发展)的营业收入已达21.64亿元。其中,火腿肠及熟制品收入17.73亿元,占比约82%;冻肉产品占比约18%。1998年,双汇集团对双汇实业发起上市。同年12月,双汇实业在深交所成功上市。

  至此,“中国肉类加工第一股”正式诞生。

  02、“世界第一屠夫”

  双汇的总部位于河南漯河,沙河、澧河在这里交汇并穿城而过。据说,“双汇”这个品牌名就是由此而来。更重要的是,“双汇”这两个字,在中国肉类工业发展史上,也举足轻重。

  双汇实业上市前后,肉制品市场竞争格局发生过巨变,早期的春都、郑荣、双汇三巨头只有双汇守住了阵地,再后来,“新三国”格局属于双汇、雨润、金锣。

  在火腿肠市场占据绝对的领先优势后,双汇又找到了新的商机——冷鲜肉。

  万隆借鉴发达国家的成熟经验,引进了现代化的冷鲜肉生产线,率先将“冷链生产、冷链运输、冷链销售、连锁经营”的冷鲜肉模式引进了国内,正式开启了国内冷鲜肉的品牌时代。

  漯河首富,一年杀猪5000万头

  (图注:上海,双汇冷鲜肉供应点)

  因此,万隆还被称为“中国肉类品牌创始人”“中国肉类工业教父”。

  2000年,“河南双汇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河南双汇投资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简称也由“双汇实业”变更为“双汇发展”。更名后,双汇发展也有了新气象。

  在冷鲜肉的助力下,2005年,双汇发展主营业务收入达到了134.6亿元,生鲜冻肉已成为公司第二大业务,营收占比为39%,同期,屠宰生猪433.52万头。

  双汇发展在2005年年报中提到,公司高温肉制品已发展成为具有绝对竞争力的国内第一品牌,低温肉制品通过全国的运作实现了规模的快速扩张,双汇冷鲜肉开创了中国肉类品牌,结束了中国卖肉没有牌子的历史。

  此后,双汇发展进一步确立肉制品、冷鲜肉两大产业的主导地位,还表示,要做大、做强、做久双汇,使公司成为中国最大、世界领先的肉类供应商。

  2006年,双汇国际(即现在的万洲国际)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同时,万隆开启了一系列眼花缭乱的股权变更和资本运作。最终,双汇国际成了双汇发展与双汇集团的控股股东;2012年,双汇集团及其控股股东罗特克斯将肉类资产及关联业务装进了上市公司双汇发展。

  漯河首富,一年杀猪5000万头

  2012年,双汇发展的营业收入已经到了397.05亿元,生产高低温肉制品155.13万吨,屠宰生猪1141.86万头。在国内,双汇已经是最大的肉制品企业,也是最大的屠宰企业。而万隆,也早已成为名副其实的“杀猪大王”,有人将他称为“中国第一屠夫”。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万隆在2010年时表示:“现在我考虑的问题也不一样了,现在侧重考虑双汇的大事。以后双汇怎么实现跨国经营,建立国际性的大公司,国际性品牌,我主要想这些事情,具体业务由经营班子来做。”

  2011年,双汇发展陷入了“瘦肉精”事件,不过,影响尚未消散时,万隆就在“跨国”之路上迈出了空前的一步。

  2013年,万隆作出了一个重大决定——双汇国际斥资71亿美元,“蛇吞象”式并购了美国最大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的猪肉企业——史密斯菲尔德(Smithfield)食品公司。

  漯河首富,一年杀猪5000万头

  (图注:万隆与史密斯菲尔德公司总裁C. Larry Pope出席新闻发布会)

  彼时,这是中美历史上最大的跨国并购案。并购完成后,双汇国际成为了全球最大的猪肉加工企业。

  至此,一个来自漯河的73岁老头儿,改变了世界猪肉行业的格局。同年,万隆入选了美国《时代》杂志评选的全球十三大“食神”。

  2014年,双汇国际更名为万洲国际,并且在整合上百家所属公司后在香港上市。

  2016年,京东、美的、万洲国际等企业首次登上《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其中,万洲国际是中国上榜企业中唯一一家食品类公司。那一年,万洲国际营收215.34亿美元,生猪屠宰量达4930万头。而董事会主席兼行政总裁万隆,稳坐“世界第一屠夫”的宝座。

  万洲国际年报显示,2017年,万隆的薪酬高达2.9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0亿元),其中包括200万美元的基本薪金及2.89亿美元的股票奖励。他成了全球薪酬最高的高管之一。

  03、到底是谁的双汇?

  双汇的股权关系错综复杂,这背后藏着“杀猪大王”万隆的另一面——资本运作高手。

  到目前为止,明面上,万隆是万洲国际与双汇发展的掌舵者。但是,通过境内外层层注册的公司,仍然不能十分清晰地看到万隆对这两家巨头企业的持股数量。

  2006年之前,也就是在漯河肉联厂时期和双汇实业早期,万隆虽铁腕治理企业,带着这家企业不断壮大,但他只不过是一个杰出的“打工人”。那时候,双汇发展的控股股东是双汇集团,实际控制人是漯河市国资委,并且,后者100%持有前者。

  之后,万隆有几次重要的资本运作,使得双汇发展的实际控制人变更了多次。

  2006年,双汇改制,万隆引来了高盛集团和鼎晖投资,此二者通过共同控制的香港罗特克斯有限公司(简称“罗特克斯”),以20.1亿元取得了漯河市国资委持有的双汇集团的100%股权。股权转让后,双汇集团整体变更为一家外商独资企业。

  由此,双汇发展的实际控制人也变成了罗特克斯。

  这在当时引起了广泛的讨论,甚至不乏“贱卖国有资产”“国有资产的流失”的声音。不过,万隆很坚持,他的说法是,双汇要做大,尤其是做成跨国性的公司,没有国际上大财团的支持做不到。

  紧接着,又进行了管理层收购(MBO)。2007年,双汇开始了一系列的股权变更,最终,在英属维尔京群岛设立的兴泰集团,成为了双汇国际的实际控制人,双汇国际又控制着罗特克斯,间接控制着双汇发展。

  由此,双汇发展的实际控制人又变成了兴泰集团——由以万隆为首的双汇管理层和员工控制。

  这之后,在万隆的主导下,又有两起重大资产重组,即2012年将双汇集团肉类业务注入双汇发展,以及2013年万洲国际并购史密斯菲尔德。

  2019年,双汇发展吸收合并了双汇集团,双汇集团就此成为历史。

  双汇发展与万洲国际的规模不断扩大,2020年,万洲国际营收255.89亿美元,双汇发展营收738.63亿元。但是,近几年,公司的营收增长都不稳定,且增长较快的年份常常伴有并购等资本运作。

  漯河首富,一年杀猪5000万头

  同时,盈利能力也在下降。2020年,万洲国际的毛利率为19.64%,净利率为4.27%;双汇发展的毛利率为17.26%,属近9年最低水平;净利率为8.62%,属近8年最低水平。

  2015年,双汇发展的屠宰业收入首次超过了肉制品业收入,成为了公司最大的收入来源。到2020年,屠宰业的营收占比已经达到了65.35%。问题是,陷入增长瓶颈的肉制品业才是公司最主要的利润来源,其毛利率为30.54%,而屠宰业的毛利率只有7.17%,并不怎么赚钱。

  2020年,双汇发展通过定向增发募集资金70亿元,称要发展上游养猪业、鸡产业,完善产业链,进行屠宰业、肉制品业技改,升级工业的自动化、信息化、智能化水平,进一步增强企业综合竞争力。

  养殖行业的利润率要好于下游的屠宰业,如行业龙头牧原股份,2020年的毛利率高达46%,净利率也高达40%,但是,这需要模式和规模等做支撑,且上游受周期性影响更明显。既养猪又养鸡的行业巨头温氏股份,2020年毛利率还不到20%。

  截至2020年年末,双汇发展的间接控股股东为万洲国际,而这两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仍为兴泰集团。

  漯河首富,一年杀猪5000万头

  年报显示,兴泰集团的三名登记股东作为受托人(名义股东)通过信托安排代表包括公司及其关联方在内的员工(截至2020年年末,共计218名,简称“受益人”)持有兴泰集团股份。其中,受益份额最大的为万隆,其直接和间接持有的受益份额比例约为45.55%。

  已经81岁的万隆,还未退休,但是,关于接班人的讨论未曾断绝过。万隆的两个儿子早已进入了两家上市公司的核心决策层。2020年年报显示,长子万洪建任万洲国际副主席兼副总裁,次子万宏伟任万洲国际董事长助理,同时为双汇发展副董事长。

  目前,双汇发展的总市值近1300亿元,万洲国际的总市值超千亿港元,支撑起了万隆这个漯河首富。

  《财富》曾如是评价万隆:杀猪和把猪杀好,是万隆最喜欢做的事情。万隆也曾在多个场合笑谈:“我不是什么企业家,我只是一个杀猪的。”

  (作者丨雷彦鹏,编辑丨刘肖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