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钦点接班人选 继任计划不料招致大股东抨击

  据CNBC,巴菲特说如果自己卸任,伯克希尔哈撒韦(420000, 7500.00, 1.82%)公司非保险业务阿贝尔(Greg Abel)可能是他的接班人。巴菲特表示:

  巴菲特钦点接班人选 继任计划不料招致大股东抨击

  

“董事们一致认为,如果今晚我发生什么事,Greg将在明天早晨接任我。”

  巴菲特头号接班人选曝光

  一直以来,巴菲特从未公开表示过任何辞任计划。自2018年以来,阿贝尔和贾恩一直担任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副董事长,这就巩固了他们作为首席执行官职位“领跑者”的地位。巴菲特在2018年表示,提拔这两人是该公司“继任运动的一部分内容”。

  而在阿贝尔和贾恩之中,阿贝尔一直被视为更有可能接替巴菲特的人选。在前头号接班人大卫·索科尔(David Sokol)离开后,阿贝尔就一直负责伯克希尔能源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Energy)的运营。对于阿贝尔而言,不到60岁的年龄(现年59岁)和惊艳的业绩是他最大的优势。

  阿贝尔将当年的MidAmerican Energy逐渐打造成全美最大的能源供应商之一,同时也为伯克希尔贡献了大约10%的盈利。对阿贝尔的赞扬是巴菲特每年股东信几乎必备的内容。

  除了业绩,在年龄方面阿贝尔优势也很大。巴菲特指出,年龄是决定人选的关键性因素。在2014年的年度致股东信中,巴菲特就曾表示,未来的首席执行官应该相对年轻,这样他或她就可以有一个长期的工作。

  当然,负责保险业务的副董事长阿吉特·贾恩其实也常常受到巴菲特称赞,巴菲特曾这样介绍贾恩,“他为伯克希尔股东赚的钱比任何人都多,包括我自己”。但相比阿贝尔,贾恩现年已有69岁。

  巴菲特一直对谁来接班秘而不宣,但向投资者大致说明了伯克希尔哈撒韦已经制定了详细的计划。

  外界猜测,巴菲特可能会将其CEO的职位交给阿贝尔,同时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监督伯克希尔的投资组合,包括2700亿美元的股票。

  市场怎么看?

  在巴菲特公布其意向后,市场对此褒贬不一。

  圣路易斯爱德华琼斯公司(Edward Jones & co)的高级分析师吉姆·沙纳汉(Jim shanahan)表示:

  

“阿贝尔的加冕并不令人意外,大多数分析师都把他列入了候选名单。阿贝尔一直是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非常有效的领导者。 (他一旦上任)会议的基调可能会有所变化,他可能是一位更传统的CEO,专注于日常的事务管理。伯克希尔一直是去中心化的,而阿贝尔可能更像一位传统的CEO,他会让投资组合中的公司设定目标,并让他们负责实现这些目标。”

  值得注意的是,圣路易斯爱德华琼斯公司对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评级上调为“买入”。

  亨利·阿姆斯特朗合伙人总裁詹姆斯·阿姆斯特朗也对这个决定表示欢迎:

  

“格雷格是管理整个公司的正确人选,他在与监管机构打交道和进行收购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并管理过许多人;董事会有很多时间来观察他的行动。”

  Castlekeep投资顾问公司的合伙人哈伯斯特罗(Steve haberstroh)持有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份,他评论道:

  

“它(巴菲特的接班人选问题)一直是一些股东的担忧,或者是一些不愿意购买伯克希尔的人的担忧,因为他们认为一旦巴菲特下台或去世,伯克希尔就会被抛售。我认为格雷格已经证明自己能够分配资源和资本对能源部门的长期利润。这不仅仅是因为他对热门股票的投资,而是对长期资本的投资,所以他的心态非常适合伯克希尔的这一部分。 巴菲特的另一份工作,也就是他的继任者的另一份工作,就是保持公司文化,这也是我们这次谈话的出发点。当你看到格雷格说话和举止的时候,你会知道他简单、低调、学识渊博,但同时也很谦虚,而且很严肃。”

  值得注意的是,当巴菲特宣布决定之后,伯克希尔公司股票价格上涨了约2%,看得出大多数市场参与者都对此表示欢迎。

  但同时,巴菲特的继任计划招致了一些大股东的抨击。贝莱德(825.62, 6.32, 0.77%)集团就在今年的大会上投票反对董事会治理委员会主席沃尔特·斯科特(Walter Scott)继续任职,理由包括“对继任计划的信息披露有限”等。贝莱德称,巴菲特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内部扮演的领导角色过大,这就使得继任风险变得更大。

  另一方面,到阿贝尔接任时,伯克希尔哈撒韦或将面临一些挑战。

  首先,巴菲特计划捐赠他的大部分财富,而他财富主要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A类股。塞弗特称,随着巴菲特持有的A类股被转换为B类股并出售给新的投资者,该集团可能面临来自股东的更大压力,并可能招致激进投资者的审查。

  就连巴菲特本人,也已经承认了这一点。他曾在2019年说道,“没有什么永恒”,并表示伯克希尔哈撒韦“需要值得以目前的形式继续下去”。

  其次,今年投资者越来越多地表示,他们对伯克希尔哈撒韦在气候变化问题上所做努力不够而感到失望。一项关于气候变化披露的股东提案获得了大约25%的票,但这一数字掩盖了投资者想要让伯克希尔哈撒韦采取这些措施的广泛支持——与普通投资者持有的B类普通股相比,巴菲特所持A类股的表决权相当于前者的1万倍。

  可持续投资者网络Ceres的董事丹·巴卡尔(Dan Bakal)表示:

  

“投票支持该提案的剩余股东向该公司发出了一个强烈的信息,即需要承认气候风险的重要性。”

  华尔街投行Edward Jones的分析师詹姆斯· 沙纳汉补充说,巴菲特的持股扭曲了投票结果,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股东基础的转变将给该公司留下印记:

  

“我认为他拖延了时间,但不可避免的是,投资者和其他利益相关者会要求披露进展情况。”

  来源:金十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