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股违规减持被抓现行

  药明康德爆出新闻,有股东违反限售规定,违规减持了近30亿。

  减持的股东叫上海瀛翊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这种合伙企业,实际上就是个私募基金,有个管理人拿了可投资额度,带着其他投资人一起买,是在药明康德上市前阶段就投资进来的。

  药明康德2018年5月8日上市,首发股东有3年的限售期,到今年5月8日解禁。这个私募持股0.8381%,本来解禁后就可以减持了,但他之前把投票权委托给了药明康德的实际控制人,就属于实际控制人的一致行动人,应该按实际控制人的减持规则,在减持前15个交易日公告才行。

  但这个私募没做公告,看自己解禁后就开始逐渐卖。上市公司一开始也不知道,直到6月8日因为要分红,去查了股东名册,才发现这位股东已经减持掉了0.6962%的股份,将近30亿,剩下0.1419%的股份还没来得及卖完。

  药明康德现在每天二三十亿的成交额,半个多月减持30亿的话,对股价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实际上这个股东减持过程中,股价也是持续上涨的。

  但是违规就是违规了,明星股买的人本来就多,关注的人也多,这一说股东违反限售减持,大伙就都炸了。

  去年新修订的证券法,对违规减持的处罚是很严厉的,要罚没违法所得,并处以买卖证券等值以下的罚款。

  证券领域的违法所得,一般就是指该笔交易的盈利,就是这次卖出得到的钱,再减去当初入股药明康德的成本,那就等于是这么多年白干了,如果还要有罚款,那直接血亏到爆。

  对于这个私募来说,持有的药明康德随便怎么卖都能赚大钱,犯不着冒被重罚的风险违规减持,所以肯定就是管理人操作失误,没有意识到作为一致行动人不能随意减持。

  后面看监管怎么处罚吧,希望按法律来,该怎么罚怎么罚,杀鸡儆猴,以后限售股减持的才都能严守规则,保护咱们中小股东利益。

  事件本身对药明康德影响不大,唯一的信号就是,这波上市前入股、现在已经过了限售期的股东,肯定都是有减持意愿的,除了这次违规卖的这家,其他人也都等着呢。将来按规则公告后,他们也都是要减持的。

  最倒霉的就是这个私募的投资者了,等了这么多年,眼看着果子熟了马上可以摘了,被自己的基金管理人坑了一把。来了个憨憨果农非着急拿杆子捅,BiaJi全摔烂了。我要是投了这么个基金,得气疯了不可,肯定就是今天封面图这个表情了。刚查了一下,这个私募最大的投资人是泰康保险,也是倒了霉。

  假期里还有个报道,是有“中国第一股民”之称的杨百万去世,享年71岁。

  他是中国第一批股民,在上交所刚成立,只有“老八股”的时候就入市了,那时候股票稀缺,不断有人听说股票能赚钱就来开户入市,股价炒作很厉害,他很快就赚了100万,也因为造富效应出了名,成为初代股民的精神偶像。

  但他的第一桶金,并不是炒股赚来的,而是套利,我倒是觉得这段经历更有意思。

  他最初的工作是仓库保管员,那会属于铁饭碗,但他就是不想干了,1988年辞了职,开始自己琢磨赚钱的办法。有一天,他注意到人民日报上刊登了国库券可以自由买卖的消息。

  那时候的通信和交通都不发达,国库卷都是去当地的银行买,大家都是在同城内做交易。但杨百万是有心人,他特地跑了几个城市对比,发现各地的国库卷买卖价格并不一样。

  这一下子就让他看到了机会,于是他拿出全家的积蓄2万元,又跟亲友借钱凑了10万块,每天坐夜行列车,奔赴价格便宜的城市,买进国库券,之后再赶回价格最高的上海,转手卖出。

  一趟下来能赚1000元,大概相当于当时工人平均年工资的3倍多。靠着国库券套利,他赚了人生第一桶金,也对金融市场产生了兴趣,之后看到沪深交易所开市,才带着第一桶金杀了进去。

  算是中国金融市场大发展的见证者和受益人吧,肯定是足够聪明,还得爱折腾,才能抓住到这种时代的机遇。

  其他资讯:

  1. 端午假期出游数据,和疫情前同期相比,出游人次恢复到98.7%,旅游收入恢复到74.8%。今年五一假期也差不多,出游人数基本恢复到疫情前,旅游收入恢复到77%。

  看起来旅游恢复到这个程度就进入平台期了,端午旅游业并没有进一步复苏。人还是那么多人,但是更多人选择短途游了,消费金额降低,疫情不全面消退,这个现象可能也会持续。

  2. 未来两周解禁股的重点预警,筛选标准是解禁量占当前流通量超过10%,且解禁股东数量大于10个的,因为越多人解禁,越容易抢着卖发生踩踏。解禁股东数量是预估的,因为有些股东可能不去申请解禁,在解禁日前几天,公司会发布一份解禁公告说明解禁人数,如果持股要留意这份公告,那上面是最终的准确信息。

明星股违规减持被抓现行

  3. 2021年6月14日,A股整体估值分位50.40%。私信公众号“估值”有估值方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