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死网破?熊磊揭底婆婆:割肝救子是假 姚策也说过谎

  鱼死网破?熊磊揭底婆婆:割肝救子是假 姚策也说过谎

  姚策妻子熊磊正式开始揭底婆婆(姚策养母许敏),这是她在房产之争以来,亲自下场进行的揭底动作,而之前她所谓的回应式揭底,多半是以媒体报道的方式释出。所以在很大程度上,这算是婆媳争产舆论战正式打响。

  先简单捋一下“第一揭”的料:其一,姚家父母在姚策不知情的情况下去验血对血型、做亲子鉴定,姚策是从新闻中得知自己非亲生;其二,“割肝救子”是配合捐款的宣传故事,姚策为此说过谎,并且也很后悔;其三,养母说未见到姚策最后一面,可是姚策一直在等养母来见他;其四,房子的事情不是不沟通,而是养母变本加厉,并且很可能就此基础上继续放料。

  就“其一”来讲,这个说法早在先前的媒体采访中姚策妻子熊磊就有谈到过,这次算是作为揭底的引子放在长文的开头。当然作为立场性的情绪,其中可能或多或少夹带个人倾向,但是作为事实澄清来讲,养母要是不出来否认,个中是非也只能任凭舆论评说。

  而“其二”来讲,算是揭底的核心部分,也就是“割肝救子”不成立,“伟大母亲”是人设。这方面从早期传出的“社交对话”也能有所印证,只是那个时候,朴素的善意势头正浓,对于掰扯事情真相和人性幽微而言,根本就腾不出空来。

  可“其三”来讲,就更有意思一些,养母说未见到姚策最后一面,姚策妻子说姚策一直在等养母来见他,到底其中谁是谁非,确实也是让人感到匪夷所思。当然姚策已经去世,所以掰扯这个问题,只能是走向埋怨的地步。

  至于“其四”,本是舆论战的重点讨论,但是作为舆论策略来讲,姚策妻子留下悬念,只是发出一系列追问,并且看起来手握重料。只是不知道,这波操作过后,养母还会不会给出回应,但是仅凭这次揭底,真是信谁也不保准。

  先来讨论一下“信谁也不保准”这个问题的存在性。从某种层面上而言,无论是“当事人们”的自我讲述,还是媒体以非虚构报道的呈现,其实都是弥合性的图景释出,很难走向绝对的是非呈现,所以罗生门是常态,真相永远都只是相对的真相。

  以这个为前提,再去看姚策妻子揭底婆婆的料,似乎就能稍微平静一下。说到底,她们都在阐述更有利于自己的“相对真相”,以至于从她们的立场出发都能讲得通,但是真要是放到法理的尺度上,可能都也站不住脚。

  所以对于争议房产最后到底归属谁所有,以目前“当事人们”公开的信息真还是不好判断。但是从姚策妻子熊磊揭底养母的行为来看,似乎已经做好鱼死网破的准备。说到底就是,你既然不讲情面,那我也不讲武德。

  另外对于“割肝救子”是配合捐款的宣传故事而言,也该掰开来看。因为在“当事人们”并没有进入对峙阶段时,只能说有些事情经不起追究。甚至从立场的角度来讲,姚策妻子和姚策的养母在筹款的事情上是站位一致的,所以此时戳破这个事情,真是值得玩味儿。

  事实上从房产之争触发起,就意味着婆媳争产会走向不可控制。因为作为姚策来讲,在去世前都没有和养母达成和解,就意味着这种情绪会被传递下去。说到底,姚策妻子和姚策养母的关系是建立在姚策的存在感上。

  如果姚策的养母都已经不能跟姚策达成和解,那么又怎能轻易跟他的妻子达成和解呢?反过来当然也是一样的,所以这事儿闹到如此地步,也就不足为奇。但是当房产成为是非的实物尺度时,也意味着情理层面的关系和人性幽微的底线正在走向溃败。

  与此同时,在姚策妻子的长文中还提到一个细节,姚策明显感觉到养母和郭威认亲后对他的态度明显有转变。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可以做个假设,如果姚策就是姚家父母的亲生儿子,那么姚策去世后,是否还会存在争产的闹剧。

  之所以假设这个问题,就在于世俗中朴素的亲子关系构建,到底是把养育之情摆在何等地位。如果说就因为血缘关系就要扯断曾经的养育关系,那么人们对于血缘关系的看重又到底是什么呢?并且从这个意义上推导过继建立起来的亲子关系,又该怎么评价其中的情与爱呢?

  就如一些报道中提到姚策和“郭家父母”始终客客气气,想必郭威和“姚家父母”也是这般的情况,起码短时间内不好彻底改观。只是当纷杂被不断的连根拔出时,那些曾经的熟络关系,反而变得吹弹可破,甚至变得面目可憎,这种况味之下,“当事人们”可能都想说一句:“不认识该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