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时代的"坏女孩":小孩要是像我以前一样 打断她腿

  学生时代的"坏女孩":小孩要是像我以前一样 打断她腿

  我和亮亮认识是在高一,那个时候她是班里的吊车尾,符合世俗意义上“坏学生”的形象:早恋、抽烟、纹身…我们本应交集甚少,但她作为班里最先拥有智能手机的人,用“我把手机给你玩愤怒的小鸟”为交换条件,换我的作业来抄。

  从那以后我们俩成了死党。

  大学毕业以后,我们各自在生活上狂奔。我在北京读书并工作,她留在了家乡。

  今年过年再见,我恍然发现这些年她和过去已截然不同。纹身洗了,烟也戒了,不熬夜了,再开心的局到点了也回家做饭——她在成为一名兢兢业业的人民教师的路上一路狂奔。

  我很好奇,所以约她来聊聊。

  学生时代的"坏女孩":小孩要是像我以前一样 打断她腿

  学生时代的"坏女孩":小孩要是像我以前一样 打断她腿

  学生时代的"坏女孩":小孩要是像我以前一样 打断她腿

  学生时代的"坏女孩":小孩要是像我以前一样 打断她腿

  学生时代的"坏女孩":小孩要是像我以前一样 打断她腿

  学生时代的"坏女孩":小孩要是像我以前一样 打断她腿

  学生时代的"坏女孩":小孩要是像我以前一样 打断她腿

  学生时代的"坏女孩":小孩要是像我以前一样 打断她腿

  学生时代的"坏女孩":小孩要是像我以前一样 打断她腿

  学生时代的"坏女孩":小孩要是像我以前一样 打断她腿

  首先声明,这是一场属于我和她两个人的对话,我不代表所有来到大城市闯荡的小镇青年,她也不代表所有留在小城市的留守青年。

  和她聊完,我的确动摇了一定要在北京扎根的决心。

  我在深圳的同学说,深圳是一个只适合工作不适合生活的城市,它的地铁站里有你需要的一切,这种设计仿佛是巴不得你别去地上,赶紧吃饱了上班。我在上海的同学也说,那里的节奏太快了,当所有人都在跑,你跑得慢了就是退步。而我在北京,感受大体相同。

  家乡当然不是世外桃源,但它意味着一种可能性,你可以与不那么奋进、不那么激昂的自己和解,过一场相对舒服的七分生活。

  愿我和她都顺着自己的路到达向往的彼岸。

  策划:GQ实验室

  编辑、撰文 : 辰儿

  视觉 : aube

  学生时代的"坏女孩":小孩要是像我以前一样 打断她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