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自己死掉可以吗?" 深漂女孩遭男友"PUA" 跳楼身亡

  "你自己死掉可以吗?" 深漂女孩遭男友"PUA" 跳楼身亡

  (摄影:摄图网)

  朱勤跳楼身亡后,警方从她的手机里翻出好几条其男友李俊发给她的信息,“再见到你,我杀了你”“你自己死掉可以吗?”。然而,面对朱勤父母的“讨要说法”,李俊坚持认为自己对朱勤的死不存在任何过错。

  但在朱勤的闺蜜陈萍看来,这场悲剧的苗头,其实早就显现了。

  深漂女孩被“PUA”

  2019年,朱勤大学毕业,应聘到广东省深圳市一家广告公司做文案。她与同来深圳工作的闺蜜陈萍合租了罗湖区的一套公寓房。

  朱勤在单亲家庭中长大,性格敏感内向。2019年12月末的同乡聚会,她认识了餐桌上相邻而坐的李俊。李俊频频搭讪朱勤,他知晓朱勤刚刚工作不久,便吹嘘了一通在深圳打拼的履历。

  朱勤由此知晓了李俊的大概情况,他比自己大8岁,本科学历,在深圳一家互联网公司做网管,“深漂”9年,已经有房有车,至今尚未婚恋。

  散席后,朱勤正准备乘坐地铁回公寓,李俊的车子停在她身边,热情相邀她搭顺风车。朱勤推托不过上了车。一路上,李俊谈吐幽默风趣,朱勤觉得很放松,下车时,李俊表示,以后用得着他的地方,他会竭尽全力,两人互加了微信好友并留下手机号码。

  此后一段时间,朱勤每天早晚都会收到李俊的问候信息。面对暖男型的“大哥”,朱勤也以礼相待。有时甚至会跟他微信聊天到凌晨。聊天过程中,李俊一个劲地夸朱勤有颜值、有才华。渐渐地,朱勤对李俊心生好感。

  朱勤的室友陈萍已经谈了男朋友,经常不住在公寓里。2020年2月的一天,李俊约朱勤出外吃饭,送朱勤回公寓时,见陈萍不在,便强行与朱勤发生了关系。完事后,李俊信誓旦旦“不离不弃”,朱勤同意确立恋爱关系。

  交往初期,李俊显得非常关心朱勤,朱勤时常加班做广告文案,哪怕再晚,李俊都等着她下班,请吃夜宵,并开车把她送回宿舍。朱勤体验到满满的幸福,她跟李俊讲了经历父母离异的痛苦,母亲张秀芬对自己的学习抓得非常紧,稍有松懈,母亲就哭哭啼啼,或者数落不停。

  李俊说:“这是她用情感绑架你。”他还感慨了“父母皆祸害”的言论。两人在微信聊天时,李俊还让朱勤远离父母,不要受家人控制。

  朱勤很快对李俊产生了心理依赖,就连工作上的琐事也告诉他。然而,朱勤渐渐发现,李俊经常干涉自己生活的细节。一次,两人约好去看粤港澳大桥,朱勤穿的黑颜色上衣,李俊嘲笑她不会穿搭,没见过世面。朱勤生气地要下车,李俊说:“我这都是为你好,以后不准耍小性子。”

  在认识李俊之前,朱勤经常与闺蜜陈萍逛街购物,自从恋爱后,朱勤只要单独外出,都必须向李俊请假。

  2020年5月下旬的一个周末晚上,陈萍的男友临时有事,她硬拉着朱勤去听音乐会。晚上10时多才回来,李俊在公寓门外等候,他当着陈萍的面咆哮了起来。陈萍进入公寓回避,李俊把朱勤拦在单位门口,大骂了一通,还拳脚相加。

  发泄了怒火后,他又百般安慰朱勤,然后说:“谁让你不听话的,外出要跟我请假,知道不?”逼着朱勤点头认错。

  在李俊的要求下,朱勤递上手机,李俊打开她的微信等社交软件或地图导航软件,设置了手机位置共享,说:“你的行踪我要第一时间知道,去哪儿,做什么,必须经过我同意,否则就是不爱我。

  朱勤回了公寓,陈萍见她左眼部位有块淤青,愤怒地说:“趁早离开这个渣男,竟然动手打女人。”还要打电话质问李俊,朱勤竟哀求道:“不要找他,都是我不好,违反了纪律。”

  陈萍诧异地问:“你是不是被他打傻了?”经再三追问,朱勤讲了李俊的各种规定。陈萍错愕,她提醒朱勤说:“你莫不是遇到了PUA男。”朱勤困惑地问:“什么是PUA?”

  陈萍向朱勤科普了PUA男的几个典型特征,比如通过伤害女友的自尊建立绝对权威,从精神上、生活上处处控制女友等。朱勤表示虽然有的特征比较相符,但她相信李俊不是这样的人,认为类似的事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高楼飞身而下

  朱勤虽然不相信男友是陈萍所说的那种“渣男”,但还是试探着跟李俊聊了聊PUA,李俊追根问底:“你头脑简单得很,从哪里听来这个新名词?”朱勤据实相告陈萍对他的怀疑。李俊勃然大怒,立刻用朱勤的微信辱骂了陈萍,指责她蓄意挑拨离间,并宣布朱勤与陈萍断绝交往。

  第二天晚上,朱勤回公寓见到陈萍,向她表示了歉意,陈萍直言不讳地说:“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朱勤摇了摇头:“我离不开他。”

  此后一段时间,两人都在公寓时,朱勤总是回避讨论李俊的话题。陈萍好几次看见她的情绪消沉,禁不住问是不是又被李俊欺负了,朱勤总是沉默不语。

  2020年6月下旬,天气闷热得很,陈萍下班回到公寓时,看见朱勤躺在床上,室内空调却没有打开,不由觉得奇怪,遂关切地问朱勤是不是生病了。朱勤脸上挂着泪珠,转过头没有吭声。

  陈萍更加不放心了,说:“我现在就陪你到医院去”,到床前拽住朱勤的胳膊要把她拖起来。朱勤“哇”地哭出了声,她断断续续讲了李俊的种种行为。

  自从李俊不许朱勤与陈萍交往后,他几乎每天都要盘问朱勤,陈萍有没有再说坏话挑拨他们的恋爱关系?是不是两人一起出去逛街了?等。朱勤均给出了否定性回答,李俊仍然不放心,非要朱勤起誓发愿才肯罢休。

  朱勤劝他不要对陈萍有意见,李俊大发雷霆说:“陈萍心机深得很,你跟她交往会吃苦头的,只有我才能保护你。”

  与李俊相处,朱勤觉得越来越累,她也试图摆脱这样的处境,但都被李俊连哄带吓打消了念头。某天,朱勤在李俊的住处过夜,无意中从李俊的手机上看到一条聊天记录,对方称呼李俊为“老公”,朱勤追问究竟,李俊解释是前女友。

  朱勤表示不相信,也想着借机离开李俊,遂心平气和地表示:“既然你早已经有了别人,我们就当没认识过。”起身收拾东西要走人。李俊怒不可遏地拦下她,并用力抓住朱勤的手腕说:“分手得由我说了算,我不准你离开!”

  朱勤拼尽全力挣脱,却被李俊逼到角落里动弹不得,他还掐了朱勤的脖子。之后,李俊又是下跪又是保证,朱勤心软了,同意继续相处。

  朱勤还哭诉说,李俊会打着为自己好的旗号,规定自己应该吃什么,必须几点睡觉,几点起床,甚至连朱勤应该穿什么衣服,看什么剧,与什么样的人交往都有严格的要求。

  李俊还经常通过伤害朱勤的自尊,来显示自身的优越感,经常挑刺贬低朱勤,朱勤长相漂亮,李俊却故意说她长得很一般,不如某某人有颜值。有一次,上司对朱勤做的广告文案不满意,要求返工,她感到委屈,告诉了李俊。李俊却以蠢、没脑子、窝囊废等侮辱性词汇骂了朱勤。

  陈萍听了朱勤讲的李俊这些行为,觉得他更像PUA了,遂抓住朱勤主动向她倾诉的机会,因势利导,劝她趁早结束这场恋爱,朱勤微微点头。

  然而,此后半月,朱勤仍沉浸在伤感的情绪走不出来,时常在深夜哭泣,甚至通宵失眠,陈萍百般安慰,朱勤仍郁郁寡欢。陈萍的男友是心理医生,他听了陈萍讲述的情况后,认为朱勤的状态需要心理干预,建议朱勤去医院看心理医生。

  经陈萍再三鼓励,朱勤去精神卫生中心进行心理测试,结果显示中度抑郁症。朱勤约了心理咨询门诊。

  没几天,李俊知晓朱勤看心理门诊的事,他径直冲到公寓大吵大闹,当面指责陈萍故意带偏朱勤,这天,陈萍的男友也在公寓,他与李俊发生了肢体冲突。陈萍报了警,派出所进行处理,陈萍的男友和李俊互相赔礼道歉。陈萍临时搬出了公寓。

  2020年8月5日,陈萍突然接到派出所的电话,朱勤从公寓高坠身亡,勘验现场的初步结论排除他杀。民警通知陈萍去派出所做调查笔录。

  承担侵权之责

  8月7日,朱勤的父亲朱立平、母亲张秀芬从老家赶到深圳,看见女儿的遗体,张秀芬当即晕了过去。朱立平听闻女儿谈了男朋友,且发生高坠时,李俊居然就在室内,他坚持认为,朱勤不可能自己跳楼,肯定是李俊推下去的,要求刑事立案,严惩凶手。

  但是,现场勘验和法医鉴定结论表明,排除他杀的可能。事发后,办案民警将李俊带到派出所进行调查。李俊说,他与朱勤自2020年2月起建立恋爱关系,期间因感情问题以及人际关系产生矛盾,两人时常有争执和复合。

  2020年8月4日晚,李俊在公司加班,他打电话让朱勤到公司附近等自己。当晚8时许,两人见了面。李俊开车送朱勤回公寓的路上,接到了朋友的电话,遂转道去酒吧喝酒。

  8月5日凌晨1点许,朱勤自行离开酒吧,李俊的朋友以及酒吧工作人员目睹双方脸上都充满了愤怒。李俊的朋友证实,朱勤离开之后,李俊和她互拨过电话和发微信。李俊在微信语音中说朱勤有背叛言行,朱勤否认说“我没有”。

  警方调取的微信记录显示,李俊所发微信中有对朱勤各种不堪入目的辱骂内容,并有“再见到你,我杀了你”“你自己死掉可以吗?”等话语。

  至凌晨3时30分,朱勤还在拨打李俊的电话。凌晨4时,李俊致电朱勤说,要去找她。5时许,李俊到达朱勤租住的公寓,并打电话给朱勤,朱勤下楼接李俊回住处。

  通往公寓的走道上方有监控显示,李俊呈醉酒状态。大约10分钟后,朱勤从住处窗户坠楼。半小时后,附近派出所接到报警,到达公寓处理坠楼事件。

  陈萍认为李俊对朱勤PUA的证言,因缺少客观证据,没有被相关机关认定

  李俊说,他和朱勤回到公寓室内后,两人发生激烈争吵,因为他“喝大了”,进入房间即倒在了床上,没有注意到朱勤跳楼的行为。李俊还承认,自己一直另有准备结婚的女朋友,但仍然与朱勤保持“恋爱”关系。朱勤对此并不知情。

  朱勤父母经此打击,痛不欲生,追究李俊刑事责任未果,张秀芬和朱立平共同具状将李俊告到了法院。他们要求李俊赔偿朱勤跳楼死亡的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134万元。

  针对张秀芬、朱立平的起诉,李俊当庭答辩称,对于朱勤的突然跳楼身亡,他深感惋惜和悲痛,但自己不存在任何过错,也无法通过合理的注意,预见到此悲剧事件的发生。朱勤的死亡完全是突发意外,而且极有可能是基于原生家庭的不幸以及对朱勤的影响等情况下所发生的意外事件,请求法院驳回两原告的诉讼请求 。

  本案焦点是,李俊对于朱勤之死是否有责任,是否构成侵权的问题。对此,法院审理认为,李俊作为朱勤的情侣,屡次发出让朱勤去死的信息,以成年人的理解程度当知道这些侮辱性、损害性的言辞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意味着伤害,何况作为情侣。李俊应该但并未意识到朱勤受此反复羞辱刺激有主动结束生命的可能。

  本案庭审中,李俊对朱勤之死依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责任,对于其所发羞辱信息内容等仅仅归结于醉酒,这是不诚恳的行为。被告李俊在事发前的言行与朱勤高空坠楼之间存在联系,此行为的因果关系也非高深智识才可以理解,而存在于普通人普遍的常识常理之中。

  被告李俊未构成犯罪,但并未免除其在民事上的赔偿责任。考虑到朱勤跳楼的主观性,酌定被告李俊承担朱勤死亡30%的责任。

  以深圳上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按20年计,法院确定朱勤死亡形成的经济损失125万余元,李俊应承担37.5万余元。另应承担丧葬费1.4万余元。关于精神损害赔偿费,因朱勤跳楼的主观性,被告所承担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已对应其过错,法院不再支持。

  2021年4月7日,深圳市罗湖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李俊赔偿张秀芬、朱立平共计39万元。宣判后,李俊没有提出上诉。(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

  "你自己死掉可以吗?" 深漂女孩遭男友"PUA" 跳楼身亡

  本文为《方圆》杂志原创稿件,转载时请在醒目位置标明作者,并注明来源:方圆(ID:fangyuanmagazine)。

  "你自己死掉可以吗?" 深漂女孩遭男友"PUA" 跳楼身亡

  编辑丨肖玲燕 王丽设计丨刘岩

  文丨复林

  本文有删减,扫描二维码

  购买《方圆》2021年5月下期

  好看的人都点了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