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春风一吹40年

  曾经的时髦男女如今青春已逝

  放眼当下,回望过去

  那个纯粹的旧时代似乎更动人

  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妈妈说

  她的青春里绝对离不开歌舞厅

  如今武汉的歌舞厅屈指可数

  但几乎场场爆满,门庭若市

  穿紧身衣、烫法式卷

  一群平均年龄50+的人

  演绎着武汉版的“夜上海”

  复古、怀旧、神秘

  这些象征着新鲜与浪漫的形容

  吸引我们勇闯歌舞厅,一探究竟

  出品 |WHat时长 |1分10秒

  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字幕上写着“西区市二宫林慧生日舞会1989”,扇形壁灯与彩色射灯交相辉印,身穿老式西服和喇叭裤的人们随着音乐摆动。这是娄烨的电影《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中的画面,也是很多人记忆里舞厅的黄金年代。

  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贾樟柯《江湖儿女》

  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娄烨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1993电视剧《海马歌舞厅》

  上世纪70年代后期,公益性舞厅被营业舞厅取代,以上海百乐门为例,去舞厅来个迪斯科大概是青年们宣泄的出口。

  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作为上世纪风靡90年代的青年休闲好去处,当年的歌舞厅是集卡拉OK、迪厅、酒吧于一体的大型娱乐场所。

  如今40年过去,在武汉的各个角落,还存留着鲜活的舞厅影像,那里有着一群“不服老”的人。

  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那时候的武汉,大大小小的舞厅也应运而生,武昌三角路的白玫瑰,汉口从民众乐园到璇宫饭店,如今走到江汉路还能依稀窥见当年的盛况。

  我们循着地址找到3家,它们都分别有着早、中、晚三个场次,无论哪个场次,几乎都是爆满状态。

  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有人曾说,没去过浩天歌舞厅,就不算了解武汉的夜生活。

  浩天歌舞厅处于武昌首义路的巷子背后,剥落的墙皮,褪色的招牌,墙上多次贴上又撕下的海报见证着这座传奇舞厅的岁月。

  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而另一边的老汉口,坐落在胜利街一元路的梦星辰舞厅由之前的解放电影院改造,周围是原为法租界的三德里,这里曾是汉口最繁华的地方,也承载着曾经众多年轻男女的休闲时光。

  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如今解放电影院旧址已被翻新,梦星辰大舞厅的招牌仍保留上世纪的复古味道。历史与现实的色彩在此重叠,如梦一场。

  梦星辰虽然仅成立3年,但极具历史感的选址加上旁边蔡锷路的夜市,让梦星辰成了很多叔叔阿姨的新秀之地。

  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从一元路来到硚口区,穿过一条小巷,我们找到了已有近十年的时间的百老汇舞蹈会所

  虽然外观看起来像是“某xx会所”,但实际上也许是武汉最纯粹、舞龄最大的现存歌舞厅了。

  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在这里,爸爸妈妈唱唱跳跳,一不小心,就到了爷爷奶奶的年纪。

  但关上那道铁栅门,时间就好像停滞在过去。他们的“小情歌”和“小幸运”也永远存留在这。

  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前段时间,一场名为“城市野人舞会”的活动在浩天歌舞厅举办,吸引了各路复古爱好者前来打卡。

  时光的轨道在此交错,转念想来,在此“藏身”的乐趣,不也正是当代年轻人高呼“今晚不蹦迪,明天变垃圾”的原因之一吗?

  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狂欢迷离的音乐伴随着有节奏的舞姿,犹如穿越到娄烨的片场……出发之前我们大概是这样想象的。

  换上装备,今天编辑部95后姐妹花走复古港风路线,决定蹦一场妈妈当年的迪!

  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晚上7点,我们走进了浩天歌舞厅,发黄的售票厅前,一位大爷正在用小音箱听着汪明荃的《万水千山总是情》,楼上传来此起彼伏的音乐声。

  “你们小姑娘伢来跳舞?晚场门票12块。”大爷带着疑惑撕给我们两张票。

  忐忑不安的我们走上破旧的台阶,二楼负责检票的阿姨满脸惊讶。

  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内里布置简单,除了角落的茶水售卖处之外就是百平舞池,舞台上乐队和驻唱配合默契,一位女歌手正唱着今日的歌单。

  我们坐在旁边的“卡座”上,点上两杯清茶,昏昏沉沉的灯光中时常伸手不见五指,四周夹杂着潮闷味。在人群中我们显得尤为突兀。

  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当我们反应过来,舞池中央已没有我们的位置。她们摩肩擦踵,快三五舞步中可以迅速调换位置,但又顷刻之间“腻”在一起……混迹于各大蹦迪场所的我们在此甘拜下风。

  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女歌手唱完下场,一首不知名复古迪斯科响起。“走!就是现在!”两人拉起手鼓起勇气“闯入”舞池,用仅剩的一点交谊舞记忆,僵硬地跳了起来。

  一个旋转动作,啪!不小心撞到了身后的叔叔阿姨,他们斜眼一瞥,我们迅速收回动作,回到座位。老板建议我们白天场次再来,“晚场的人各行各业,太杂了”。

  30分钟,我们仓皇出逃。

  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第二日,一个普通工作日的上午,我们10点来到硚口区的红燕巷,放眼望去,错落交织的电线和满满当当的电动车,市井气息十足。

  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百老汇保持着老上海歌舞厅的装潢,这些年一直没重新装修过,唯一变化的就是售票处增加的微信二维码。

  高盘发、眉目鲜明的眼妆以及大耳环,阿姨们的时尚造型让我们倒退三步。

  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已经70多岁的刘奶奶没办法坚持跳很长时间,休息的时候就在茶座消遣观看。武汉那些大大小小的舞厅,她是看着被拆的。

  “只有在这里才能听得到以前的歌,等哪天真的跳不动了,舞厅可能也就没了。”

  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王阿姨和丈夫的舞鞋留在柜子里,但丈夫去年去世了。十几年来,几十双舞鞋磨擦过舞厅的木质复合地板。

  一年没跳舞的王阿姨,今天过来拿出了这双最爱的镶钻舞鞋,她说最近认识了一位十分默契的舞伴,年龄样貌、富贵贫贱、文化高低这些都无关紧要,只知道跳舞的时候每个人都很快乐。

  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一首《女儿情》响起,慢节奏的靡靡之音中,我们终于鼓起勇气融入舞池中央,叔叔阿姨都很热情,耐心地教了我们基本舞步。

  “不要紧张,慢三步,1、2、3……”紧张情绪消散,我们终于体验了一把旧时代的快乐。

  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教我们的老杨其实是上海人,年轻时陪老婆来汉口做服装生意,后来两个人就定居在这边。

  “以前忙着赚钱,现在退休啦,只想陪着爱人跳到老。”

  跳舞这件事似乎浓缩着他们最美好的青春岁月。

  高腰阔腿裤、紧身上衣,阿姨们烫着个性十足的卷发。巨大灯球下,她们继续舞动,忘记平日里的琐碎,此刻便是年轻时那个最快乐的自己。

  95后姐妹花勇闯武汉歌舞厅 30分钟仓皇出逃

  他们大概没想到

  有那么一天

  歌舞厅也变成了一个怀旧的名字

  不必伤感也不要遗忘

  对于他们来说

  这场旧梦终究是回味后再告别的

  而此刻

  他们仍旧享受着滚烫的人生

  没有人永远年轻

  但永远有人正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