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网售恒压阀被跨省带走获刑10年:被鉴定枪支散件

  自主研发、生产且获得国家专利的“自动恒压式减压阀”被鉴定为枪支散件,浙江台州的个体户卢灿被河南省平顶山市卫东区人民法院(下称“卫东区法院”)一审以非法制造、买卖、邮寄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

  2018年4月,河南省平顶山市公安局(下称“平顶山警方”)在吉林省白山市破获一起非法买卖枪支弹药案件,并通过层层调查找到了销售部分配件的卖家石某鹤。石某鹤到案后向警方交代,他在网上售卖的恒压阀是从卢灿处购得。

  2018年8月,卢灿在台州家中被平顶山警方带走,次年4月被提起公诉。2020年11月26日,卫东区法院一审作出判决,认定在卢灿家中查获的775只恒压阀均属于枪支散件,而他在明知其制造、销售的恒压阀具备组装枪支的情况下,利用网络向他人销售,构成非法制造、买卖枪支罪。

  卢灿不服判决,提出上诉。卢灿二审辩护人郭鹏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公安部《枪支散件的检验方法》明确规定,疑似枪支散件一般应与枪支密切相关,不包括民用市场上可合法任意购买且未经过改造的机械或者电子产品。而卢灿生产的同款恒压阀至今都可在电商平台任意购买,且广泛应用于水产养殖、矿山设备、潜水设备等民用领域。

  辩护人认为,本案中平顶山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河南省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将不能列入鉴定范围的物品进行鉴定”,使用检材不当,鉴定意见不具有合法性。

  2021年2月21日,澎湃新闻在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以“恒压阀”为关键词检索,仍能找到同款产品在售。

  拥有国家专利的恒压阀被认定为枪支散件男子网售恒压阀被跨省带走获刑10年:被鉴定枪支散件

  卢灿的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来源:受访者提供

  现年46岁的卢灿是浙江台州人,11年前,他在老家建起属于自己的机械配件加工厂,并购置了机床等生产设备,开始研发和生产空压机配件、减压阀等各种机械配件。

  男子网售恒压阀被跨省带走获刑10年:被鉴定枪支散件

  2017年,卢灿研发的恒压阀取得国家实用新型专利证书。来源:受访者提供

  2016年起,由他本人研发的一种“自动恒压式减压阀”投入生产,并于当年7月和12月前后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授予的国家“实用新型专利证书”和“外观设计专利证书”,也是自那时起,卢灿在开始通过网络销售恒压阀。翌年6月,他还为这款产品注册了商标。

  男子网售恒压阀被跨省带走获刑10年:被鉴定枪支散件

  2017年6月,卢灿为其专利产品注册了商标。来源:受访者提供

  卢灿称,截至案发前,他的工厂共生产了数万只以上的恒压阀,成本约每只53元,批发售价每只约60元至70元,当时他在全国范围内共有6个代理商,产品主要销售至河南、山东、湖南、安徽等地。

  不仅如此,卢灿的产品还曾出口海外。上海某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陈女士告诉澎湃新闻,该公司主要生产与高压气体有关的产品设备,他们自2016年起就向卢灿采购配件,还曾合作研发。陈女士称,卢灿销售给她公司的空气压缩机及恒压阀,主要用于应急潜水设备并出口海外。

  作为业内人士,陈女士对澎湃新闻介绍,该种减压阀主要用于与高压气体有关的各种设备、管道,将高压气体以设定的较低压力稳定输出,属于机械配件类中的通用部件,可用于鱼缸增氧、潜水氧气瓶调压等多种场景。

  因产品质量优良,陈女士还与卢灿达成了合作协议,将自家公司设计的新型空气压缩机交由卢灿制造。但令陈女士没有想到的是,合作尚未完成,卢灿却因卷入了一宗“枪支大案”就此失联了。

  2018年4月,平顶山警方在吉林省白山市核查一起非法买卖枪支弹药案件时,在该案嫌疑人家中查获了百余箱枪支配件及销售资料。此后,警方顺藤摸瓜,找到了销售部分配件的上家石某鹤。石某鹤到案后向警方交代,他在网上售卖的恒压阀是从卢灿处购得的,自己从中间赚取差价,一共获利5万元。当年8月,卢灿因涉嫌非法制造、买卖、邮寄枪支罪被平顶山警方从家中带走,并现场查获涉案恒压阀775只。

  2019年4月,卢灿涉嫌非法制造、买卖枪支罪被平顶山市卫东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2020年11月26日,卫东区法院一审作出判决,认定卢灿构成非法制造、买卖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卫东区法院认为,卢灿在明知其制造、销售的恒压阀具备组装枪支的情况,利用网络向他人销售,情节严重,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予以支持。

  一审判决书显示,认定卢灿所售恒压阀为枪支散件的主要依据是平顶山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和河南省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分别于2018年9月6日和11月23日作出的两份鉴定意见书。两次的抽检鉴定结果均认定,送检的恒压阀属于枪支散件。

  两次鉴定结果存质疑,民用机械是否为合法检材?

  一审开庭时,卢灿父亲曾至庭审现场旁听。他告诉澎湃新闻,检方在质证环节当庭出示了两份鉴定意见书。在首次鉴定的检材中,恒压阀是被作为疑似气门送检,此外还有一把未注明来源的非制式气枪作为参照的样枪。而到了第二次鉴定时,样枪来源则标注为湖南沅江公安从某一买家刘某处查获的气枪。

  河南省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书称,送检的恒压阀与样枪对应机件的外形结构、尺寸、材质基本一致,能够实现机件互换,且能与样枪上的两种机件相互作用,具有枪支散件的专用性,因此属于枪支散件。

  辩护人认为,平顶山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和河南省公安司法鉴定中心的两次鉴定使用检材不当,得出的鉴定意见不具有合法性。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4年公安部《关于枪支主要零部件管理有关问题的批复》(下称“《批复》”)附件“枪支主要零件及性能特征明细表”中列有气瓶、气门等,但恒压阀不在其中。

  依据《批复》,气门是指气枪中用于控制气室完成击发的枪支零件。郭鹏认为,涉案恒压式减压阀的作用是将高压气体减压并稳定在设定压力值的输出,不具备阻挡或控制气体排放完成击发的功能。因此,与气门存在显著区别,需要改装后才可能成为枪支散件。

  此外,2016年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制订的《枪支散件的检验方法》(IFSC 08-02-03-2016)也明确规定,疑似枪支散件一般应与枪支密切相关,不包括民用市场上可合法任意购买且未经过改造的机械或者电子产品。

  郭鹏表示,上述两文件都将通用机械部件排除在枪支散件鉴定范围之外,而本案中卢灿生产的类似款型恒压阀至今都可以在淘宝、京东网上任意购买,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没有进行过任何查处,且广泛应用于水产养殖、矿山设备、潜水设备等民用领域。

  除鉴定程序外,此案一审开庭时,卢灿及其辩护人对两次鉴定的机构资质也提出了质疑。

  全国人大会常委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第2条规定,国家对物证类司法鉴定业务的鉴定人和鉴定机构实行登记管理制度。同时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和司法部《关于做好司法鉴定机构和司法鉴定人备案登记工作的通知》第1条规定,公安机关自行审核认定的鉴定机构、鉴定人必须在司法行政机关备案登记并公告。

  截至目前,经公开数据检索,司法部及河南省司法厅网站上暂不能找到平顶山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河南省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及相关6名鉴定人员的登记公告信息。

  澎湃新闻注意到,卫东区法院在一审判决书中也曾就此作出简要说明,称上述两机构对涉案枪支散件的鉴定系侦查机关委托具有鉴定资质的机构依法作出的,该鉴定机构实行授权人审核制度,在鉴定过程中实际进行了鉴定,鉴定方法符合法律法规。

  被告人坚称无主观故意,一审法院:明知违法仍隐蔽交易

  除枪支散件鉴定结果外,卢灿是否存在非法制造、买卖枪支的主观故意也是案件审理过程中的另一争议焦点。

  2018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关于涉以压缩气体为动力的枪支、气枪铅弹刑事案件定罪量刑问题的批复》,明确涉以压缩气体为动力的枪支案件不唯枪支数量定罪。该批复规定,对于涉以压缩气体为动力的枪支、气枪铅弹案件的定罪量刑,应根据案件情况综合评估社会危害性,坚持主客观相统一,确保罪责刑相适应。

  事实上,在被平顶山警方带走之前,甘肃、湖南两地警方也曾于2017年底和2018年初先后找到他协助调查。

  2017年11月,向卢灿购买恒压阀的一名买家苏某菊及其丈夫粟某被湖南省沅江市公安局以非法买卖枪支、弹药案立案侦查,卢灿也是该案的嫌疑人之一。2018年4月,卢灿再次被带走,正是在他被沅江警方取保候审期间。

  一审判决书载明,苏某菊在到案后曾供述,其销售的配件主要来源于卢灿,她还曾问过他,所售产品是否属于枪支配件,对方的回答是肯定的,但同时他也叮嘱:“有人要问做枪的事,就不要卖给他。”

  对于苏某菊的说法,卢灿在接受询问及一审开庭时都予以否认。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卢灿始终未作出过一份有罪供述,他坚称警方首次找来后,他才知该配件被下游的买家用于组装气枪,此后便告知过代理商不能销售该配件用于违法事项,因此不存在主观故意。

  陈女士则向澎湃新闻回忆,卢灿确实曾在2018年初告知她,因为恒压阀被下游买家拿去改装后组成枪支,因此不会再生产了。

  一审判决书显示,卫东区法院认为,卢灿因买卖恒压阀被公安机关警示过,却在明知买卖恒压阀的违法性后,继续以隐蔽的方式进行交易,足以证明其非法制造、买卖枪支的主观故意。

  卢灿父亲告诉澎湃新闻,因对一审判决不服,卢灿已提出上诉,目前此案二审尚未开庭。

  卢灿在上诉状中写道,作为研发者,他对自己生产销售的产品特性有着基本的了解,但无法控制层层销售之后最终被他人作何用途,“菜刀不仅可以用于切菜,还可以拿来行凶;汽油不仅能用来加油,也可以拿来纵火,难道卖菜刀和开加油站的也都有罪吗?”男子网售恒压阀被跨省带走获刑10年:被鉴定枪支散件

  截至目前,涉案同款恒压阀仍在一些电商平台出售。来源:受访者提供

  2021年2月21日,澎湃新闻在淘宝、京东等多家电商平台以“恒压阀”为关键词检索,仍能找到同款产品在售。

  相关推荐

  男子售卖4厘米"枪形钥匙扣"被捕:涉嫌非法买卖枪支

  2012年,厦门人李安龙通过网络,从国外购买了一把形如枪支的4厘米长的金属制钥匙扣挂件(下称枪形钥匙扣),并委托他人进行仿制、售卖。2018年7月31日,李安龙因涉嫌非法买卖枪支罪,被辽宁省鞍山市公安局铁西分局逮捕。

  这一案件曾在2018年引发过一轮对枪支鉴定标准的争论。近年来,我国采用“测定枪口比动能法”,非制式枪支所发射弹丸的枪口比动能大于等于1.8焦耳/平方厘米时,一律认定为枪支,相较此前采用的“射击干燥松木板法”,有近10倍的降幅。

  有专家表示,这一标准是近些年来不少涉枪案件中,当事人坚称是“玩具枪”而司法机关却认定为“枪支”予以刑事追诉的争议根源,认为应该根据实际的致伤力大小、是否存在主客观故意等因素来具体判断。

  12月15日,“枪形钥匙扣”案件一审开庭,庭审围绕枪支鉴定的程序、细节,枪支认定标准等问题展开。历经三天审理,最终法院未当庭宣布判决结果。

  男子网售恒压阀被跨省带走获刑10年:被鉴定枪支散件

  2020年12月15日,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庭审现场。图片来源:中国庭审公开网视频截图

  生产销售“枪形钥匙扣”被提起公诉

  在李安龙好友张万(化名)的记忆中,李安龙从小喜欢机械技术,高中时期就热衷于研究手工模型,大学也选择了机械制造专业。婚后,李安龙开了一家淘宝店,主要售卖3D打印机零件,工艺模型等。

  据庭审中宣读的李安龙口供,2012年,李安龙通过互联网在国外购买了一个枪支形状的钥匙扣挂件,并从2013年开始,委托生意伙伴许江华以买来的钥匙扣为原型复制生产。

  据鉴定报告,枪形钥匙扣长度为4厘米。李安龙曾向张万展示过仿制的枪形钥匙扣,“个头很小,只有中指一半长,扳机可以摁动,摁下去有摔炮一样啪啪的响声,尾部还带着钥匙环。”张万说,李安龙告诉他,钥匙扣是用锌合金做的,硬度低,易变形,重量只有30克,可以当作装饰物,自己打算卖它赚钱。

  在李安龙妻子安宁(化名)提供的一份枪形钥匙扣讲解视频中可以看到,钥匙扣整体呈银白色,握把处为黑色,外观是缩小版手枪形状,内部有小拇指盖大小的转轮等装置。安宁称,她听李安龙说钥匙扣可以安装弹丸并发射出去,但没有见他演示过。

  据李安龙供述,经许江华联系,梁锋的五金加工厂接下了枪形钥匙扣的生产、组装生意,最终成品被邮寄给李安龙,在他的微信朋友圈和电商平台上以200元左右的价格出售。有时,李安龙还会将摔炮中的火药拆下来,做成自制“子弹”,免费送给买家。

  一个叫郭嘉(化名)的买主在李安龙的淘宝店下单后,两人互加了微信。郭嘉的妻子告诉新京报记者,丈夫也喜欢收藏机械模型等工艺品,他看到李安龙朋友圈里枪形钥匙扣的信息后萌生了兴趣,做起了下线代理商,“卖一个钥匙扣赚几十块钱。”

  由于钥匙扣形状特殊,这桩生意曾引起监管部门的注意。安宁向新京报记者表示,2015年8月末,厦门警方曾对李安龙出售的枪形钥匙扣进行检查,“但没有通知我们不可以销售,也没有任何处罚。”

  直至2018年,辽宁鞍山警方在网上巡查时,发现了一起涉枪信息,逮捕了有关嫌疑人,又在嫌疑人的聊天记录中发现了一单枪形钥匙扣的交易信息。

  据起诉书,根据这条线索,2018年7月31日,鞍山警方以涉嫌非法买卖枪支罪在厦门逮捕了李安龙,并在其家中与车内搜查出62只枪形钥匙扣和若干零件。经中国刑警学院物证鉴定中心鉴定,这62只枪形钥匙扣是以火药为动力的自制袖珍转轮手枪,属于非军用枪支,枪口比动能均超过1.8焦耳/平方厘米。随后,鞍山警方还逮捕了许江华、梁锋、郭嘉等人。

  2019年4月3日,鞍山市人民检察院以“非法制造、买卖、邮寄枪支”等罪名,对李安龙、许江华、梁锋、郭嘉等人提起公诉。经过一年多的审查,今年12月15日,该案在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公开庭审。

  男子网售恒压阀被跨省带走获刑10年:被鉴定枪支散件

  李安龙制售枪支钥匙扣,长度为4厘米。受访者供图。

  枪支鉴定细节惹争议,重新鉴定申请暂未通过

  庭审中公诉人提出,被告李安龙等人非法制造、买卖、邮寄枪支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在三天的庭审过程中,枪形钥匙扣的鉴定细节成了各方争论焦点。

  庭审第二天上午,两名中国刑警学院物证鉴定中心的工作人员出庭质证,并表示经鉴定中心对送检物质的检验,本案枪形物和特制子弹具备射击功能,枪口比动能均超过1.8焦耳/平方厘米,具有危险性。

  律师则首先对枪形钥匙扣的尺寸问题提出了质疑。许江华的辩护律师周玉忠表示,公安部《枪支主要零件及性能特征明细表》规定,枪管内孔直径应符合4.5、5.6、6、7.62、9、11、18.4毫米等常用制式枪支口径标准尺寸特征,因此,枪管内孔直径最低应为4.5毫米,但在鉴定书中,涉案枪形钥匙扣内孔直径仅为2毫米,不在明细表规定范围内,因此不应该被认定为枪管。

  但出庭鉴定人、中国刑警学院物证鉴定中心鉴定员于邀洋并不认同这一说法,他认为,该明细表对枪管内孔直径的规定只是举例,后面还有一个“等”字,因此枪管内孔直径也可以低于4.5毫米。

  对于这一争论,曾代理多起涉枪案件并撰写相关论文的广东律师陈亮告诉新京报记者,公安部《枪支致伤力的法庭科学鉴定判据》规定了枪支口径应小于20毫米,但对于枪支口径应大于多少毫米,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双方的说法都有道理,从法律角度来讲,无法明确对错。”

  除了内孔直径,枪口比动能鉴定过程也存在争议。

  枪口比动能数据是枪支鉴定的一个关键点。这一数据能直接体现枪支的杀伤力。要想测定它,需要向距枪口50厘米位置的测试靶水平射击弹丸,以此测算弹丸所具动能与其最大横截面积的比值。

  周玉忠认为,由于李安龙给枪形钥匙扣自制的弹丸直径仅1.8毫米,而依据《法庭科学枪弹测速仪通用技术条件》,用于测算枪口比动能的枪弹测速仪仅能检测直径在4毫米至20毫米的弹丸,因此无法对该案过小的弹丸进行测速。

  对此,在庭审中鉴定人员表示,“枪弹测速仪以前也测过4毫米以下的弹丸。”

  此外,庭审中鉴定人员称由于涉案枪形钥匙扣太小,无法在危险枪支发射架上进行测试,因此在测试枪口比动能时,采用了手持方式。

  对此,李安龙的辩护律师杨卫华认为,这一测试方式不符合法律及鉴定规程,会导致测算出的枪口比动能误差过大,“由于钥匙扣全长仅4厘米,手部的抖动很可能使钥匙扣位置移动,无法确保枪支与测试靶间正好是50厘米的距离,也无法保证枪支处于水平射击状态。”

  对于鉴定人员和辩护人员在枪支鉴定细节上的争议,陈亮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枪支管理法》等法律文件并未对枪支鉴定的过程、具体方式有细致规定,目前有关枪支鉴定的细节问题,“仍处于模糊地带。”

  正是由于上述争议,杨卫华等律师多次提出重新鉴定的申请。对此,审判长表示需合议庭进行商讨。截至庭审结束,该申请暂未通过。

  男子网售恒压阀被跨省带走获刑10年:被鉴定枪支散件

  律师称填装弹丸需拆开枪形钥匙扣。受访者供图

  枪支鉴定标准存争议,案件未当庭宣判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安宁曾收到一名网友转发给她的枪形钥匙扣威力测试视频,视频中钥匙扣在近距离条件下发射,仅能使鸡蛋壳移动几厘米,不能将其击破。

  李安龙也在庭审中表示,自己始终认为“那就是个钥匙扣,是个玩具。”

  通过安宁出示的讲解视频可以看到,涉案枪形钥匙扣设有挡板封死弹孔,还有一个被螺丝固定在枪体上的实心鼓轮,要想填装子弹,需要卸掉螺丝,将钥匙扣拆开,取掉实心鼓轮。

  “没有(真正的)枪支需要整个拆散才能填装子弹,这一结构说明产品设计之初就不是用来射击的。”杨卫华说。

  在本案中,枪形钥匙扣鉴定出的枪口比动能为4.21焦耳/平方厘米至73.88焦耳/平方厘米不等。按照2010年12月7日公安部发布的《公安机关涉案枪支弹药性能鉴定工作规定》,非制式枪支所发射弹丸的枪口比动能大于等于1.8焦耳/平方厘米时,一律认定为枪支。

  即使不考虑上述对枪形钥匙扣在鉴定过程、方式上的争议,仅针对这一标准本身,律师和业界也多有疑议。

  近年来,刘大尉走私武器案、天津赵春华气枪案等数起案件都曾引发人们对枪支鉴定标准的讨论。陈亮表示,“业内人士普遍认为1.8焦耳/平方厘米这个数据过低,而这也是这些枪支案件争议的源头。”

  我国枪支鉴定标准发生过变化。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志军曾撰文,2010年以前,我国采用“射击干燥松木板法”来做枪支鉴定,“将枪口置于距厚度为25.4毫米的干燥松木板1米处射击,当弹头穿透该松木板时,即可认为足以致人死亡;弹头或弹片卡在松木板上的,即可认为足以致人伤害。具有以上两种情形之一的,即可认定为枪支。”射击干燥松木板法认定具有致伤力而鉴定为枪支的数值是16焦耳/平方厘米。

  2010年12月7日公安部发布《公安机关涉案枪支弹药性能鉴定工作规定》后,枪支鉴定改为使用“测定枪口比动能法”,鉴定标准的临界点从枪口比动能16焦耳/平方厘米降到1.8焦耳/平方厘米,将近10倍的降幅。陈志军认为,这一变化是近些年来不少涉枪案件中,当事人坚称是“玩具枪”而司法机关却认定为“枪支”予以刑事追诉的分歧根源。

  针对舆论质疑枪支鉴定标准过低问题,公安部《枪支致伤力的法庭科学鉴定判据》的主要起草人季峻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1.8焦耳/平方厘米这一数据,是根据实验结果,并考虑到各种差异性因素,基于对眼睛的致伤力的考量得出的,是由许多专家经过多年研讨制定出来的。

  陈亮也认为,鉴定标准的变化也具有一定合理性,“1.8焦耳/平方厘米作为一个具体数值,衡量枪口比动能时相当精准,有利于快速鉴定枪支。相反,松木板射击实验因松木板选材、人员操作等因素会导致枪支鉴定结论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

  中国刑警学院痕迹检验技术系副主任吕晓森在媒体采访中说道:“对于舆论认为我国枪支认定标准偏低的问题,不能仅仅比照一个参数,还要看到各国的社会治安环境、枪支使用情况等方面的差异。”吕晓森表示,他曾出过不少持枪杀人现场,近年来,杀人案件数量确实大幅度减少,对社会治安环境的改变,也应该是枪支认定标准调整的考量因素。

  不过,季峻在介绍媒体采访时也表示,“1.8焦耳/平方厘米是看能不能致伤,但是能致伤和判刑,是两码事儿”。他认为,在量刑方面不要一刀切,“应该根据各个案情,适当处理,不可量刑过重”。

  12月17日晚10点,“枪形钥匙扣”案件庭审结束,法院并未当庭宣判。

  新京报记者 马延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