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岁姑娘新婚在即 男友亡妻"复活"给她打电话:别嫁

  29岁姑娘新婚在即,男友的亡妻“复活”,给她打电话,亮明身份,叫她别嫁。此时,姑娘已经怀孕40天,又收到了男友与妻子的离婚判决书。原来,男友对两个女人同时说谎,还拿走姑娘全部积蓄6万元。现在,姑娘只能住在公厕阁楼,被迫打掉孩子,离开这个伤心地。

  29岁的湖北姑娘林女士,和湖南男友黄先生相恋一年多。就在他们筹备婚礼时,男友忽然神秘失踪,音讯全无。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家里冒出了一个陌生的女人,登堂入室,口口声声自称是黄先生的老婆。

  半个月前,男友黄先生突然转身离开,就再也没出现过。林女士接到电话,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她清楚地记得男友黄先生说过,自己的老婆已经过世。林女士却接到了男友妻子的电话。

  29岁姑娘新婚在即 男友亡妻"复活"给她打电话:别嫁

  林女士拨通了黄先生的电话,依然是那个陌生女人。

  林女士一眼就认出了,停放在店铺外的男友的摩托车。

  这个正在打牌的男人就是黄先生,见到林女士的到来,他欲言又止。

  此时,黄先生的妈妈突然从人群中冲了出来,横在两人中间,要把自己的儿子拉开。

  半个月来,那个让林女士朝思暮想日夜担心的男友,就这样在自己眼前再次消失了,没有一句解释和半句安慰,只给她留下了一连串莫名的谜团。

  短短半个月时间,男友对她的态度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难道男友的亡妻复活了?想到这里,这一夜,林女士失眠了。

  一年多以前,林女士通过朋友介绍,和原在内蒙古打工的黄先生相识了。因为同情对方丧偶的遭遇,又感觉黄先生忠厚老实,林女士心动了。

  为了爱情,她追随黄先生一路辗转来到湖南。在老家的镇上,两人合伙开了一家不锈钢材料店,开始共同生活。

  林女士对待黄先生9岁的儿子视如己出,和他的家人相处融洽。就在她等待着,终于能与男友喜结连理时,突然冒出了一个老婆,更巧的是,在这个时候林女士发现自己怀孕了。

  第2天一早,林女士再次前往男友家。

  这时,从后屋走出来一个女人,她自称是黄先生的合法妻子,何女士。

  29岁姑娘新婚在即 男友亡妻"复活"给她打电话:别嫁

  见到结婚证摆在自己面前,林女士一时间手足无措。她愣了很久才回过神来,要求上楼拿回自己的衣物,却被男友的家人拦了下来。

  时隔半月,这个屋子的女主人显然已经换做他人。而那个自己用倾心来构筑的家,在她面前也轰然倒塌。

  两个气急败坏的女人,唇枪舌战的在街边僵持着。直到傍晚,林女士才被劝离开。

  林女士望着生活了一年多的村庄,久久不愿离去。

  这里有着她认为幸福的爱情和美好的回忆,然而现在,她却深陷在这场微妙而尴尬的三角关系里。

  当晚,男友黄先生主动打来电话,他让林女士多给他一些时间,来处理自己和妻子那边的问题。

  之前,男友黄先生送来的法院判决书,并称还依然爱着她。这样,林女士更加不懂了。男友如此犹豫和反复的态度,像是在掩盖一些真相。

  29岁姑娘新婚在即 男友亡妻"复活"给她打电话:别嫁

  据法律人士得知,这份判决书已经公告生效,黄先生和何女士的夫妻关系,早在上一年已经解除了,黄先生却迟迟没有和林女士结婚。

  面对法院的判决书,何女士拒绝承认和黄先生的婚姻关系已经解除。

  她说,两人结婚11年,有一个9岁大的儿子,不是说分就分的。

  原来这几年,黄先生用谎言纠缠于两个女人之间。最近回家,何女士才发现了异常,于是为了捍卫自己的家庭和孩子,她要求黄先生做出最后的抉择。

  何女士很无奈,黄先生分明是想要放弃与林女士感情,回归家庭,却要把法院判决书交给林女士。

  两个是势不两立的女人,无法平心静气的沟通。她们用嘲讽的话语刺激着对方。

  眼看着真相逐渐浮出水面,男友飘忽不定,悲愤的林女士,越发不能容忍的。

  如今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有40天了,林女士已经无法割舍,然而在眼下这个不恰当的时候,如果这个小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上,却难以得到幸福。

  林女士最后到医院打掉了孩子。这时,痛苦也许能让林女士更清楚地明白,在残酷真相的背后,是她需要面对和承担的现实。

  街边一个公共厕所的小阁楼,是林女士现在的住处。当年在广东打工时,为了维持生计,林女士自学了日语这项技能,让她在同龄的女孩子中出类拔萃。

  省吃俭用下来,两年里,她攒下了6万元。

  林女士自幼丧母,作为家中的大女儿,她辛苦打拼,受尽磨难,才将弟弟妹妹养大,终身大事也因此被耽误。

  原本以为自己今生遇到了今生的真爱,林女士带着全部积蓄。远离家乡,陪黄先生一起创业。

  她在钱财散尽后,却落得空欢喜一场。

  短短一年。林女士的积蓄就这样一笔一笔地花销出去。现在的黄先生不愿放弃何女士,不肯对林女士负责任。

  双方始终无法达成一致意见,一直僵持不下,谈判不欢而散。

  林女士决定不再坚持,要离开这个曾经令她以为有幸福,却落得满心失落的地方。最终,她决定用法律来解决问题。

  延伸阅读:

  婚后8年发现妻子竟"一女二嫁" 丈夫崩溃:对不起前妻

  鸳鸯的双宿双飞让人羡慕,美好的婚姻也同样让我们为之向往,“此生只择一良人,终此一生”是我们对待爱情最理想的态度,一旦牵起对方的手,就意味着双方此生不离不弃,即使外界存在种种诱惑,也应发自内心地抵制,这是一份承诺,更是一份责任。

  忠诚是夫妻之间的强制义务,两人决定在一起必然是经历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理智决定,有些错一旦铸就将再也无法挽回,这个世界并没有后悔药可供食用,爱一个人不容易,而一旦彻底地伤害了一个人,对方将颇有点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觉,从此相爱的两人成为了平行线。

  二婚妻子“一女二嫁”,真假结婚证让人迷惑

  马威(化名)和妻子白英(化名)结婚已有8年之久,可是在2018年清明节的时候,白英借口回湖南邵东老家就消失不见了,这一消失就是3年,而且还拉黑了马威的微信和电话。

  

  颇感蹊跷的马威在3年后得知白英在湖南益阳与一名叫做刘昭文(化名)的男人登记结婚,这让他感到非常不可思议,自己的合法妻子为何会与他人二次登记结婚呢?为了搞清楚事情真相并挽回妻子白英,马威求助记者帮忙解决自己的情感婚姻问题。

  

  马威带着哥哥嫂子一起驱车来到白英目前的生活地方,进村后找到了刘姓男子的母亲,希望刘母能帮忙让白英现身沟通解决问题,面对马威嫂子谢桂华(化名)一连串的质问,刘母均以不清楚为由进行搪塞。

  而当嫂子拉着马威对刘母指着表示这才是她儿媳白英的合法丈夫时,刘母也并未流露出惊诧的神态,似乎对一切心里早已清楚,面对想搞清楚真相的马威家人,刘母不愿对白英有过多的涉及。

  就在一行人一筹莫展之时,马威大哥发现了在家带孩子的白英,面对一行人气势汹汹的质问,白英表示自己与马威的结婚证是假的,两人并不存在结婚和离婚一说,并直言两人当初的结婚证是花了1000块钱购买所得。

  这时的马威拿出法院判决两人离婚的判决书,而一旁的记者指出如果结婚证是假的,那么法院不可能判决双方离婚,既然有法院的离婚判决书,那说明两人的婚姻合法有效,白英涉及重婚罪。

  

  面对记者的质疑,白英依旧坚称两人并没有结婚,即使马威有结婚证也是他找人托关系造假,自己从来没有与之结婚。

  

  马威听后感到气愤不已,他表示白英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去了法院起诉离婚,也不知道白英如何拿到这份离婚起诉书,为了还原事情的来龙去脉,马威讲述了自己一方的事情经过。

  

  当年马威在贵阳做批发生意30年,生意做得非常好,白英只是一个售货员,自己鬼迷心窍迷恋上白英,背叛自己的家庭与白英走到一起,为了讨白英欢心,他出钱为其在贵阳购买一套住房,并登记在白英名下,之后白英却将房子卖掉套现64万之后就消失了,所以自己有足够的理由质疑白英是看中自己大老板的身份,她与自己在一起的动机并不单纯,自己走到如今这一步都拜白英所赐,自己太傻太天真落进了白英设计好的圈套。

  面对昔日丈夫的指责,马威的说法在白英这边却是截然不同的另一个版本,白英表示自己是浙江户口,当时也是做生意,生意做得比马威要好,自己也远比马威有钱,当初自己想在贵阳购房,根据政策需要夫妻才能买房,基于此,她才和马威领证结婚,房子全部是自己掏钱签字,与马威毫无关系,指责马威吃软饭不成倒打一耙。

  

  回想当初的冲动,前妻成了最对不起的女人

  两人争执不休,外人也很难研判谁在撒谎,这其实已经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事到如今应该如何解决一女二嫁的问题,马威依然表示自己深爱着白英,希望白英能和自己回家继续过日子,但白英却并不乐意,表示只愿意和刘昭文在一起过日子,他对自己很好,对自己和马威的女儿也视如己出。

  白英的表态让马威心凉,当初正是因为她死心塌地要跟着自己,自己才不顾前妻的苦苦挽留决意与前妻离婚而与白英结婚,为此,自己还与儿子断了父子关系,如今众叛亲离之下,自己从当初批发市场的大老板沦落到蜗居在仓库的普通打工人,着实让人可惜。

  第二天,马威带着记者来到民政局,经过核验,白英确实是马威的合法妻子,在系统里面能够调出二人的证明资料,因为白英和刘昭文是在浙江领证结婚,两人极有可能利用全国没联网的漏洞二次领证,白英涉嫌重婚罪的事实已是板上钉钉。

  

  事到如今,事情真相已经基本清晰,马威的诉求有两点:第一、要回自己的女儿,第二、自己一定要劝白英回来和自己过日子,自己还想和她在一起。

  

  马威的诉求让嫂子非常气愤和不满,嫂子谢桂华表示自己如今只认马威这个弟弟,白英那个女人自己不会承认她是自己弟媳,自己将马威看作是自己的亲弟弟,为了马威,自己和丈夫卖了邵阳一套房50万又外加20万,在老家给自己和马威都修建了气派的洋房,自己作为嫂子,替马威这个不懂事的小叔子操碎了心,希望他能迷途知返,不要再对白英那个女人抱有任何希望。

  

  现在她的要求就是要马威要回女儿,不管怎么样,女儿也要归马家所养,甚至都可以不要白英出一分钱抚养费,与此同时,她心里只承认自己的前弟媳,也就是马威的前妻王秀洁(化名),自己非常想念贤惠的王秀洁,她希望王秀洁能与马威复婚,这是自己作为嫂子最大的希望。

  对于嫂子的要求,马威面露难色,他自称当年辜负了前妻,目前自己毫无脸面去乞求前妻原谅,也不好意思再见到前妻,但嫂子谢桂华依旧拉着马威去看望王秀洁,一看到前夫的到来,王秀洁就坦言自己对他恨意难消,当初马威借口欠客户钱骗自己离婚,两人离婚不离家过了2年,直到后来自己知道白英的存在,她哭得撕心裂肺,不断挽留前夫,可是前夫却铁了心要跟那个白英结婚。

  

  即便丈夫背叛了自己,自己依旧在原地等前夫回心转意,心里想着他总有一天会回来,哪知自己等来的却是前夫马威和白英生下一个女儿的消息,这让她感到崩溃不已,在原地等了两年之后,她才决心忘记马威重新开始生活。

  

  自己死心之后才在他人的介绍下再婚,前夫给自己带去的伤害依旧让自己难以忘怀,前妻表示自己永远忘不了马威的背叛以及白英拆散自己家庭的恶行。

  

  前妻的控诉让马威羞愧不已,他没有过多地狡辩,眼睛泛红,无人之时,马威哽咽地忏悔表示对不起前妻,希望其他人以自己作为反面教材,不要背叛家庭步入歧途,最终受到伤害的不仅是对方,还有自己。

  

  马威再次来到白英家,他考虑到女儿尚且年幼,虽然起诉白英能让她坐牢,但这样女儿就会失去妈妈的照顾和庇护,况且自己也不忍心伤害自己曾经深爱的女人,现在他只希望白英跟自己回家过日子,这个要求被对方一口拒绝,他想要回女儿同样被拒绝,白英表示如今马威非常落魄,养活自己尚且够呛,又如何能够抚养好女儿,两人一度现场发生激烈冲突。

  眼看着无法谈拢,马威提出白英对自己进行20万经济赔偿,白英及其家人对该要求嗤之以鼻,痛斥马威的勒索行径,经过艰辛的调解,白英提出愿意赔偿马威5万元,女儿归自己抚养,不用马威出任何抚养费,两人从此没有任何瓜葛,马威考虑再三后表示同意,并与白英握手言和,彼此祝福对方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婚姻纠纷就此解决。

  激情下的畸形恋情,必然走向自我灭亡的结局

  起初看到马威的二婚妻子背叛他再度嫁人,为马威感到心疼,为这种女人对婚姻不负责任的做法感到愤怒,但当我们看到事情的全过程时,不难发现马威如今的下场其实也是咎由自取,外界的客观因素固然存在一定的影响作用,但马威的主观因素则更为重要。

  

  在婚姻的夫妻关系中,彼此坚守底线,固守对对方的忠诚,这是夫妻间的强制义务,要知道婚姻关系一旦缔结,就表明对方是自己这辈子最重要的人,与自己共患难,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命运共同体,意即无论贫富贵贱,无论生老病死,对方都是自己不可抛弃之人。

  

  但马威作为已有家室的人会背弃这条真理,鬼迷心窍之下坠入了白英的温柔乡,而白英作为有夫之妇,同样为了所谓的利益而背叛了自己的家庭,两人在这种背景下结合并不值得称道,也不是什么所谓的爱情,充其量,也就是头脑发昏下的激情而已。

  一方贪图对方的温柔体贴,一方图谋对方的财产资源,彼此只是在各取所需,互相利用,根本没有感情那种因心动而在一起的纯粹,当感情中掺杂了利益因素以后,这份所谓的感情其实就已离经叛道,一旦对方无法从自己身上获取到想要的利益,那么离开只是时间问题。

  当然,白英这种“一女二嫁”的做法不仅违反公序良俗,而且严重违反道德法律规范,理应受到公正的严惩,8年时间里,她等于说背叛了两段婚姻,嫁给过3个男人,婚姻在她眼中毫无神圣性和严肃性可言,她这一系列的操作均是受到利益的驱使,婚姻成了她实现自己私人目的的手段和工具。

  可惜的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们不难判别出这种女人其实并不可靠,但马威却沉陷其中不可自拔,在这段畸形的恋情中,马威是受害者,但马威的前妻其实才是最终的受害者,她对前夫的绝对信任,换来的却是无情的背叛,而且采取了令人不齿的欺骗手段,多年的原配感情在外界的诱惑下显得如此不堪一击。

  马威自以为遇到了真爱,可是当现实给了他当头一棒之后,他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自己一厢情愿,对方从来没有爱过自己,这场所谓的恋情真的不过是一场交易罢了,这场注定的结局终于还在2018年的清明来临了,白英的消失等同于宣告这段畸形恋情的破产。

  

  一时之间,他成了孤家寡人,沉迷在感情的人往往缺乏起码的理性,只有当残忍的现实摆放在其面前时,对方才会勉强意识到这是一场错误,但有一点却很矛盾,人的思维和行动却是两张皮,行动远远滞后于思维。

  

  就像马威明知道这是一场骗局,这场所谓的婚姻真的是空中楼阁,但是他依旧不可自拔,希望白英能随同自己回家过日子,一边自己内心清楚这一切的真实面目,一边又在向那个背叛自己的女人委曲求全,这根本不是爱,这是卑微,希望通过自己的低姿态赢得对方的同情。

  要知道当一个女人变心了,她很难有回头之意,如果能回头那么当初她也就不会下决定离开这个男人,所以我们看到马威三番五次的卑微求和,其结果无一例外被白英无情地拒绝,最后落得这般如此凄凉的下场。

  

  这件事也给了我们一个忠告:珍守自己的婚姻才是最大的幸福,外界的玫瑰虽美,但却带刺,稍有不慎,伤害的将是所有爱着自己的人,尤其在外界诱惑面前,一定要保持最起码的理性,一旦不顾一切地沉迷其中,这种如同飞蛾扑火般的行为无异于自灭,其下场也势必在一地鸡毛中走向凄凉。

  你们如何看待马威乞求白英回家的做法?对于白英“一女二嫁”的行为又有何看法?欢迎大家留言讨论,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