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银行17名高管出137万稳定股价 股民:比我小散都少

  文|余洪

  编辑|孙月

  2021年6月8日,长沙银行发布一则关于稳定股价方案的公告。据披露,该行现任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在内的17名管理人员增持股份金额合计不低于137.91万元,增持实施期限为自2021年6日8日起6个月内。在此之前,长沙银行曾发布公告称,将召开董事会,制定稳定股价的具体方案。

长沙银行17名高管出137万稳定股价 股民:比我小散都少

  不过资本市场并不为这一所谓的利好消息并不买账。截至6月8日收盘,长沙银行报9.67元每股,跌幅为0.1%。AI财经社就股价下跌表现致电长沙银行,该行工作人员表示,已将问题进行记录,后续会反馈给领导。

  股民称增持计划“搞笑”

  长沙银行是湖南省首家上市的城商行,也是第28家登陆A股的银行,但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一直不尽人意。自2018年9月26日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以来,长沙银行已经四次触发稳定股价预案。

  2019年8月31日,因股价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8.78元的每股净资产,长沙银行第一次触发稳定股价预案,不过该方案最终没有实施。2020年2月27日,长沙银行再次发布稳定股价预案,长沙银行第一大股东长沙市财政局及董监高相关成员增持自家股票,累计增持金额190.42万元,2020年10月20日,长沙银行又一次触发稳定股价方案,同年10月19日晚,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监事长、纪委书记等17人合计增持219.45万元。

  拉开时间线看,长沙银行股价持续低迷,和其他中小银行一样,长期处于破净状态。频繁出台的股价稳定计划并未对其起到长期拉升作用。截至2021年6月8日,长沙银行的市净率为0.85,当前总市值为388.88亿元,收盘价较今年股价最高点11.23元每股,已经跌去13.89%。

  若以9.67元每股、137.91万元的总金额计算,长沙银行此次增持的股份数量仅为22.69万股,在其9.95亿流通股中所占比例可谓九牛一毛,对股价的刺激作用令人存疑。

  在东方财富股吧内,长沙银行的股民也对这一股价增持计划质疑连连。有股民感慨称,“我都持股500万手了,你搞笑呢”、“平均每人8.1万元,比我小散都少”、“我早就买了1000万股了,你们17个董事和董事长一点都不懂事,才买130万元,是不是你们的财务有问题?”

长沙银行17名高管出137万稳定股价 股民:比我小散都少

  业绩增幅放缓、内控乱象频出

  公开资料显示,长沙银行成立于1997年5月,是湖南省首家区域性股份制商业银行和湖南省最大的法人金融企业,2018年9月26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截至2020年12月末,长沙银行资产总额7042.47亿元。

  近年来,长沙银行的经营业绩全面放缓。截至2020年末,长沙银行的营业收入为180.22亿元,同比增长5.91%;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3.38亿元,同比增长5.08%,这也是长沙银行近年来经营指标首次跌至个位数。

  今年一季度,长沙银行的业绩也尽显疲态,该行实现营业收入48.1亿元,净利润为16.45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2%、5.17%。

  对于一季度业绩指标的下滑,长沙银行曾在业绩发布会上进行解释,首先受到今年债券市场影响,长沙银行的投资收益大幅下滑;此外,该行个人消费贷款和信用卡的业务一季度增长相对比较缓慢。

  业绩增长乏力的同时,长沙银行还屡屡收到监管罚单。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长沙银行合计收到8张罚单,罚单金额已经超过百万元,主要违规事由包括未将主要股东的关联方纳入该行的关联交易,导致该行重大关联交易未按照规定程序审批,贷后检查不到位,贷款资金被挪用等。

  此外,长沙银行还陷入了前副行长受贿、私藏枪支的丑闻中。2019年6月26日,长沙市纪委市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长沙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孟钢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长沙市纪委、市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19年6月27日,孟钢因个人原因辞去副行长职务。

  2020年12月3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了《孟钢受贿、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一审刑事判决书》,根据判决书,孟钢在任职期间,通过求职、采购等途径为他人创造所谓的方便,借此收受贿赂,还在信贷业务上动手脚,帮助企业取得低息贷款或为贷款审批提供便利,此外,孟刚还在网络途径购买了两支塑料仿真枪和一支气手枪。

  最终,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孟钢犯受贿罪,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决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十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五万元。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